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6章 穿越怎能不制盐
    鲁若麟对白翎岛的定位是初始起步基地,培养合格的军政人才,要不然即使现在强行占领了更大的地盘也经营不了。他希望能建立一个初步完整的管理体系,能够良性的自我运转,这需要很多的人才做支撑,而他现在欠缺的就是人才,这需要他不断的培养和引进。

    一个体系的建立和运转,财力上的支持肯定是不能少的,靠打劫海盗来钱虽然快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白翎岛必须建立自己的资金来源渠道。目前适合白翎岛的产业鲁若麟暂时想出来两个,一个是制盐,一个是渔业。

    关于华夏从古至今的制盐、卖盐史,那是鸿篇巨制,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在大明朝,盐不但贵,而且质量差。

    把海水烧干后得到的混杂了无数杂质的盐,又苦又涩,却是大明老百姓的主要食盐来源。但是就连这样的货色很多老百姓还吃不起,可想而知其中有多少暴利了。

    对于靠海的白翎岛而言,其实也是缺盐的。主要是现在制盐都是拿锅煮海水,效率可想而知。加上这个年代的铁锅质量不行,盐的腐蚀性又大,用不了多久就会坏了,所以一般人还真煮不起。

    缺盐一直是华夏甚至周边地区的一个常态,一方面是制盐的成本比较高,另一方面则是朝廷要用盐来控制老百姓,并且牟利。所以中央政府一直对盐的生产和销售管控严格,没有一定的势力根本参与不到食盐贸易里面来。这也造成了民间私盐猖獗,屡禁不止,只因利益太大。

    在明末这个时候,东南盐商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利益集团了,从朝廷到地方都被他们打通了,他们依靠这种方式垄断食盐贸易,赚取巨额利润。可以想象,任何外来势力想要进入这个领域,都会面临他们方方面面、黑的白的等各种打击。

    鲁若麟要想用食盐与大明朝交换物资就必须与这些盐商们合作,因为销售的渠道都在他们手中,否则即使鲁若麟的盐再好,价格再便宜到不了老百姓的手里也是白搭。

    在周边地区还在煮海水制盐的时候,鲁若麟决定采用晒盐法制盐。其实大明有些地方也在用晒盐法制盐,只是他们的工艺不过关,没有把蒸发和结晶分开,造成制出来的盐泥沙很多,味道也很苦,质量很差。

    鲁若麟的制盐法是后世成熟的工艺,引水渠、蒸发池、结晶池流水线进行,不但效率更高,制出来的盐质量也更好,而且鲁若麟还会进行过滤和再加工,制出基本没有杂质的雪盐。

    在军训期间,白翎岛上的沙串海滩上也修建出了一处小型的晒盐场。

    沙串海滩是一个比较难得的地理现象,在后世被称为世界上仅有的两条天然飞机跑道,韩国军队甚至直接在上面起降过飞机。这个海滩坚硬、结实、平整,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天然盐场,在没有水泥平整地面的情况下用来建晒盐场可以省去很多的功夫。而且面积也足够大,等到这个盐场的效果得到验证,就会继续扩大规模,直到全部利用起来。

    听到鲁若麟要用海水晒盐,大家伙都是有些不太相信。登州临海,也是有用海水煮盐传统的。但是用海水晒盐的事情大家从来没有听说过,怎么想都感觉这个事情不靠谱。

    王四水特意找到鲁若麟:“麟娃,这事行不行啊?俺咋就觉得不太靠谱啊。”

    “您老就放心吧,绝对没有问题。再说哪怕不行也就是浪费一点时间和材料,损失也不大,赔得起。要真成了那就赚大了。”老一辈总是怕后辈瞎折腾,本质上没有什么坏心思,所以鲁若麟很是能够理解。

    “我们在这里制盐官府来了咋办?”王四水突然问道。

    “干爹,咱们这里没有官府,想制多少就制多少,没人管的。”鲁若麟有点好笑,大家突然脱离了官府的管控,还没有适应过来。

    “嘿嘿,人老了啊,老是忘了这茬了。还是在这里好啊,没人打扰,也没有人欺压,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简直是神仙过的日子啊。”这段时间王四水的精神明显放松了不少,没有了生存的压力,吃的又好,人都肉眼可见的胖起来了。

    不光是他,很多乡亲和流民都是这样的情况,大家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

    “干爹,这晒盐的事情还是要让乡亲们来做,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这晒盐场很可能是现在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了。”鲁若麟的晒盐方法还是有点小技术在里面的,让别人学去了就亏大了,还是交给自己放心的人来做最好。

    “那是当然,这样重要的事情还是自己人靠得住,我马上安排些年轻力壮的来给你帮忙。”这年头最靠得住的还是宗族和乡亲,很少有人敢背叛宗族和乡亲的,真要那样名声就全毁了。

    说到在乡亲中间的威信,虽然鲁若麟现在也不差,但是比起王四水这样的老人还是差得远了。而且论到对乡亲们的了解,还是王四水强得多,所以选人这样的事情交给他是最合适的。

    晒盐场做好之后,海水制盐的过程就相当简单。把海水引入蒸发池,等到快要饱和的时候再把盐水放到结晶池继续蒸发,直到逐渐析出粗盐来。

    这个时候必须注意不能将盐水完全晒干,必须留一部分残余的液体,因为这些残余的液体就是苦卤。

    苦卤是造成海盐苦涩的最要原因,里面含有很多的重金属,本来是重要的化工原料,可惜现在鲁若麟没有技术和条件去运用,只能直接抛弃掉。

    整个过程不断重复就可以得到大量的粗盐了。

    当然晒出来的盐杂质很多,味道也不好,品质是很差的。鲁若麟当然不会用这样低质的盐,再加工是必不可少的。

    将晒出的盐溶解成饱和盐水,加入少量的生石灰去除重金属,再用纱布反复过滤,清除杂质,再煮干就可以了。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保留部分盐水不完全煮干,那些液体是残留的苦卤,直接倒掉就可以了。

    当然想像现代一样完全去除里面的重金属,加碘制成营养盐就比较困难了,不过现在这样的盐已经足够让众人惊喜了。

    为了方便煮盐,鲁若麟还特地让人烧制了一些特别大的、结实的陶瓷罐。主要是现在岛上缺铁,而且盐水对铁制品的腐蚀太厉害,虽然陶罐的热传导效率比较低,但是用来煮饱和盐水,完成最后一道工序,鲁若麟还是能接受的,等以后钢铁产量上去了再替换。

    虽然方法并不复杂,但是其中一些工序的火候如何把握也需要多次的试验,鲁若麟也只是知道点大概的原理,具体的操作标准并不清楚,这就需要那些晒盐工们不断的摸索和总结了。

    鲁若麟能够知道这些晒盐的知识,还是因为当初他们家船厂附近就有一家晒盐场,没事的时候他还专门跑过去玩过,多少知道了一点晒盐的知识,没想到现在就用上了。

    当盐田里的第一批粗盐被晒出来的时候,大家都非常惊讶,原来这盐还真可以晒出来,而且产量还这么大,比起以前用锅一点点的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王四水拿起粗盐就放在嘴里尝,比起他们以前吃的盐强多了,至少苦味淡了很多,不由得感叹:“好盐啊,好盐啊。”

    “干爹,这才到哪啊。咱们要卖就卖最好的,这盐太次了,还要继续加工才行。”鲁若麟摇摇头说道。

    “这是要把它们制成和雷霆号上的一样吗?”王四水见过的最好的盐就是雷霆号上的现代食盐,通体雪白,粒细如沙,没有一点苦味,与他们往常用的大块海盐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那怎么可能,不过也八九不离十吧,差也差不了太多。”鲁若麟肯定无法将海盐的质量提高到和后世一样,但是按照他的方法制出来的海盐绝对可以吊打市面上的所有盐。

    鲁若麟亲自动手,将一批粗盐溶解、加生石灰、过滤、煮干,最后得到的盐比粗盐在质量又有了质提升,不但更白了,苦味也少了很多,与后世的盐差别已经不是特别大了。

    王四水和一众盐工看着鲁若麟做出来的成品,亲自品尝后,激动的简直语无伦次,惊呼:“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们不相信。

    “其实方法就是这么简单,只是大家没有往上面去想罢了。法子就是这个法子,但是如何把这法子更加完善就得靠大家了。”鲁若麟希望能够找到更精确的标准,制出更好的盐来。

    “这就已经顶好了,如何还能提升?”王四水觉得鲁若麟有点太苛求了。

    “几块初晒池配一个成盐池才能够更快、更多的出盐?我现在还不清楚,需要你们来决定。盐田里苦卤水留到多少才是最合适的,既可以继续晒出盐来,又不至于味道苦涩,这里的尺度也需要你们来摸索。还有最后煮的时候加多少生石灰才是最好的,也要你们来把关。所以这里面的事情还是很多的,这盐田关系到大家以后的生计,一定要做到最好。”鲁若麟将一些关键点说了以后,大家才知道鲁若麟还真不是谦虚,里面还真有很多门道需要大家摸索。

    “放心吧,这些事又不难,多试几次就行了。”王四水拍着胸脯保证道。

    说完王四水转头板着脸对着那些来盐场做工的乡亲们说道:“麟娃子好不容易找了个来钱的买卖,咱们这一大家子都要靠他来养活,谁要是把这制盐的事情说出去了,可别怪我王四水不讲情面。丑话说在前头,这盐场里的东西,哪怕是父母妻儿都不能讲,谁要是说出去了,就是要砸了咱们的饭碗,就是要把咱们饿死,他也就别想着好好过日子了。”

    这话鲁若麟说出来可能不太合适,由王四水这个鲁若麟的干爹说出来就很恰当了。这年头大家对技术和手艺那是藏得很严实的,很多人家甚至是传男不传女,王四水这样的反应实属再正常不过了。

    “不是若麟,我们只怕都饿死了,谁要是敢把这里的事情传出去,我第一个就和他拼命!”

    “对,做人可要讲良心,谁要是想砸了咱们的饭碗,他也就别想活了!”

    “俺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要是说了这里的一个字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

    一众盐工们马上群情激奋的在那里表态,保证不会把盐场的秘密说出去,还会监督其他的人,让鲁若麟和王四水满意的点点头。

    “咱们都是乡亲,大家要么是看着我长大的长辈,要么是从小就一起和泥巴的兄弟,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我怀疑谁也不能怀疑你们,否则我也不会让你们来盐场不是。大家放心,只要我鲁若麟还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饿着你们,以后还有大好的日子等着我们呢。”

    鲁若麟和王四水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很快就把这个事情圆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