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28章 各取所需
    对于鲁若麟的这批盐货,李正仁是很期待的,无论是在朝鲜境内销售还是出售给后金,都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不过李家只是一个小豪门,放眼整个朝鲜完全不够看,而且盐这样重要的物资都是由豪门望族把持的,以李家这样的小身板贸然插手其中会死的很难看。

    所以李家马上找到自己家族的政治靠山,在朝堂内有一定能量的右参赞,说明了来意。

    右参赞听闻后立马来了兴趣,发动自己的党派势力,迅速的与朝堂上的其他势力达成交易,互换了利益,确保不会在以后的交易中有人阻扰。并且对于这批食盐和咸鱼的去向也做出了约定,少部分卖给境内的大盐商在朝鲜销售,避免冲击原有的食盐市场,其余的大部分都会销售给后金野人,换取银钱和毛皮等辽东特产。

    对于这个不会损害所有人利益的事情大家都是比较支持的,不用消耗国内物资还能赚差价,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有了身后势力的财力支持和政治保证,李正仁迅速调集了大量鲁若麟急需的物资准备贸易。不但有粮食等生活物资,还有一些糯米、石灰等建材,甚至是竹筐、麻袋这些大量需求的装具也是来者不拒,白翎岛物产太少了,根本供应不过来。

    这段时间随着盐场的建设开始加大,产盐量也是稳步提升,这次鲁若麟准备的食盐就足足有5000石,因为器具不够,很多就这样堆积在船舱里面。咸鱼倒是稍微讲究一些,都用绳子穿着鱼鳃,码在船舱里面。咸鱼经过这段时间紧急赶制,也准备了2000石左右。

    很快到了双方约定的交易日期,鲁若麟带队领着金大正和朴正焕前往交易的港口。

    有了朝堂的默认,大家虽然不能大张旗鼓的进行交易,但是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

    交易进行的非常顺利,两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鲁若麟和李正仁此时正坐在港口外的一座凉亭里悠闲的喝着茶,看着各自的手下搬运货物。

    这是李正仁第一次见到鲁若麟,虽然他们已经交易过两次了。李正仁原以为鲁若麟是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土匪模样,没想到却是相貌堂堂,唯一的缺点就是稍微黑了点。

    “来,鲁掌柜,喝下我朝鲜的人参茶。虽然比不上大明的龙井、雨前,也别有一番滋味。”李正仁亲自给鲁若麟斟上了一杯人参茶。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龙井、雨前虽好,但是在朝鲜还是人参茶更养人啊。”朝鲜不缺人参,所以才会用人参泡茶喝,就功效而言确实是茶中的上品,特别是李正仁拿出的还是上等品。

    “我朝鲜不比大明物华天宝,也就只有这人参拿得出手罢了。”李正仁虽然语带自嘲,但是隐隐中也有些自豪。

    “名参鬼盖须难见,材似人形不可寻。朝鲜山川有灵,得育人参,实乃天地之造化,以赐朝鲜万民,何其幸甚。”鲁若麟喝了一口人参茶,心中感叹万千,这样的极品老参,放在后世那都是价比黄金,论克卖的,就这样泡茶喝,实在是奢侈啊。

    鲁若麟一句赞叹人参的诗说出来,却让李正仁下巴都快要惊掉了。

    李正仁原以为鲁若麟是个五大三粗的文盲,还在可惜鲁若麟一表人才却是个睁眼瞎,结果现实很快就打了他的脸,这厮居然是个读书人!

    “陆龟蒙之诗确实道尽人参之珍贵,殊为难得。”李正仁确实博学多闻,连这个不甚出名的唐代诗人都知道。

    “李兄不用打哑谜了,我只知道这句诗形容人参非常贴切,作者是谁却是不曾记得的。”鲁若麟能够知道这句诗还是以前家里买了一根极品人参,包装盒上写了在,他觉得有点意思才记住的,至于是谁写的完全不知道。

    “哈哈哈,鲁掌柜真是性情中人!”李正仁不以为忤,反而非常欣赏鲁若麟的爽快。

    “惭愧,惭愧。书读的太少,祖宗的诗句还没有你这个朝鲜人了解的多,羞煞个人啊。”话是这么说,鲁若麟脸上半点愧色都没有,反而非常得意汉文化的传播力度。

    “我观鲁掌柜也是读书人,怎么就做起海商来了?”李正仁其实说的已经很委婉了,就差问鲁若麟既然读过书,干嘛还要做海盗呢?

    “大明虽大,奈何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啊。”鲁若麟惆怅的装着13。

    鲁若麟的话虽然简单,但是意境却非常深远,立刻就让李正仁联想到了大明连年的战乱,以及后金对大明的肆掠。再想到后金对朝鲜的压迫,心情顿时也沉重了起来。

    “蛮夷张狂,总有灭亡的一天。”李正仁的话其实代表了现在绝大多数人的想法,总以为后金长久不了,谁又能想到后金能够入主中原,而且活得比朝鲜还要长那么一点。

    “位卑言轻,还是先活下去再说吧。”鲁若麟可不想坐等后金入主中原,华夏沦丧,先让自己壮大起来,再与鞑子们好好干一场。

    李正仁现在发现鲁若麟不是一个粗鄙的海商,言语中少了很多轻视,带着更多的尊重,“鲁掌柜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否则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鲁若麟还是非常现实的人,现在去谈什么远大理想完全是痴人做梦,发展壮大才是硬道理。

    “那鲁掌柜是准备常驻白翎岛了?”李正仁的话有些敏感,让鲁若麟心生警惕。

    “李公子此话何意?”鲁若麟眼睛立刻眯了起来,语气虽然平淡,但是明显生疏了不少。

    李正仁完全没有在意鲁若麟态度的变化,好整以暇的说道:“白翎岛虽小,且孤悬海外,但毕竟是我朝鲜王土,鲁掌柜说占就占,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似乎有些不妥吧?”

    “怎么?以前王大彪一伙占着白翎岛劫掠过往商船,朝鲜一声不吭,现在我来了,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倒是让主人家不满意了,想要逼我拿刀子去抢吗?”鲁若麟讥讽道,要不是为了安稳发展,真要当海盗这大海上还没谁能干得过雷霆号。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鲁掌柜想要在白翎岛立足,与我们做生意,总要有个说道才好吧,否则大家心里都不踏实啊。”李正仁话里有话,看来是得了某些人的命令来与鲁若麟来谈条件的。

    “愿闻其详。”鲁若麟倒是想要看看朝鲜究竟对于他占据白翎岛是个什么态度。谈得拢就谈,谈不拢拉倒,反正走人是不可能的,在大海上他还真不怕朝鲜那点水师。

    对于鲁若麟消灭王大彪占据白翎岛,朝鲜的态度很是暧昧。

    能够如此干脆利落的干掉王大彪,说明鲁若麟的实力比王大彪更加强大。这样一个势力占据白翎岛,让朝鲜寝食难安。

    现在鲁若麟还表现得人畜无害,万一要是哪天凶性大发,肆掠沿海,朝鲜只怕会苦不堪言。

    但是你要朝鲜现在就派兵剿灭鲁若麟一伙,又明显没有那个实力,更没有那个意愿。将鲁若麟赶跑了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在白翎岛这个荒岛上驻军不成?

    当初朝鲜能够容忍王大彪占据白翎岛,一来是出兵不划算,二来是王大彪还算听话,一般不来朝鲜沿海劫掠,所以朝鲜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来了一个更加强大的鲁若麟,朝鲜那叫一个心塞啊。自家的地就这样让人白白占去,而且一个说法都没有,这让他们的脸往哪里搁。

    好在鲁若麟目前的表现还不错,只是一门心思做买卖,这就让朝鲜动了点其他的心思。

    那就是招安。

    “不知鲁掌柜有没有为我李氏朝鲜效力的想法?”李正仁试探道。

    鲁若麟倒是被问得一愣,他没想到朝鲜居然想要招安他。

    鲁若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为何贵主会想到招安我?”

    “明人不说暗话,鲁掌柜占据的白翎岛始终是我朝鲜王土,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你占据,朝廷的脸上也不好看。不过派兵围剿只怕成效不大,也未必打得过。”说着李正仁扭头看了眼雷霆号,哪怕再看几遍,也还是觉得可怕。

    “再则,鲁掌柜占据白翎岛后没有四处劫掠,反而安安稳稳的制盐、捕鱼做生意,一看就是个正经过日子,与王大彪那伙只知道抢劫的海盗截然不同,说起来对我朝鲜来说还是剿匪有功的。”

    “最重要的是你会赚钱,不需要我们承担军费就可以生存下来,还可以帮我们维持沿海的安全,对朝廷益处良多。”李正仁说得这么直白,一点难堪的表情都没有,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鲁若麟嘴角一扯,笑着说道:“说了半天都是对你们朝鲜有好处,我又能得到什么?”

    李正仁正色的说道:“朝鲜会承认你拥有驻扎在白翎岛的权力,并拥有正式的官职,可以和指定的港口进行贸易,并对你开放一定的物资购买权限,包括粮食和铁器,这些够不够?”

    李正仁开出的条件让鲁若麟沉默了,说实话,朝鲜官职什么的他倒不是很在意,但是与朝鲜交易的渠道对现在的他来说很重要,甚至可以说关系到他前期能不能够顺利起步的问题。

    虽然他也可以想办法去大明收购物资,但是始终没有朝鲜方便。特别是如果与朝鲜交恶,因为白翎岛离朝鲜太近,光是时刻保持迎战状态,对白翎岛的生产和生活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不要以为这些条件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给出去的,要不是你非常守规矩,又有朝中大臣为你说话,朝廷是不可能给你这个优待的。看看以前的王大彪,虽然看似逍遥快活,但是因为不能正大光明的与朝廷贸易,辛苦抢劫的那些钱财最后还不是落到了那些幕后黑手的口袋里。”李正仁就差没在脸上写着这一切都是我的功劳。

    “李兄如此热心,所图为何?”鲁若麟不相信这天下有无缘无故的爱,李正仁如此热心的招安鲁若麟,肯定是因为里面有非常大的好处。

    “鲁掌柜要是同意招安,那么李家的港口就会是指定的交易港口了。”李正仁一语道破天机,丝毫没觉得不好意思,大家都是成年人,还是谈利益比较实在。

    要是这样的话,里面的利益确实非常大,李家可谓占尽先机。看来还是食盐的事情让朝鲜上下都动心了,否则不会如此主动。

    “李兄就不怕我一口拒绝吗?”鲁若麟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会。鲁掌柜是个明白人,其中利弊自然会考虑清楚,与我朝鲜交恶对你绝对没有好处。”李正仁摇摇头说道。

    “看来我这是不答应都不行啊。”鲁若麟自嘲的笑道。

    “鲁掌柜也不必觉得委屈,互利互惠的事情,主要还是为了好好做生意。”李正仁怕激起鲁若麟的逆反心理,连忙劝解道。

    “丑话说在前头,我在白翎岛落脚主要还是为了好好过日子,安置家乡父老,如果朝鲜只是想拿我当枪使,就别怪我不给你们面子。”鲁若麟可不想被朝鲜拉去做炮灰。

    “这协助作战的事情双方可以友好协商,鲁掌柜视情况而定吧,朝廷不会强求的。”李正仁也不敢逼迫太甚,说到底招安鲁若麟还是为了让他稳定的供应食盐,作战的事情倒是其次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朝廷效力的事情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既然条件这么宽松,为了后面的发展,当个朝鲜的官儿也无所谓。

    “好!鲁兄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的。”李正仁见事情谈妥,心情大好,他们李家也会因为这件事情获得巨大的好处。

    “我为明人,终究有一天是会回到故土的,希望到时可以好聚好散,不要伤了大家的和气。”这朝鲜的官不过是暂时的过度,鲁若麟的目标始终在大明本土。

    “此乃人之常情,我朝鲜又怎么会阻拦。只是希望鲁兄到时候莫要做什么损害我朝鲜利益的事情就行。”李正仁也知道鲁若麟不可能为朝鲜尽忠,只要能保证朝鲜和李家的利益就可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