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2章 有你这样问路的吗?
    随着诸多事宜依次顺利进行,白翎岛已经安定了下来,开荒种地、围海晒盐、出海捕鱼,大家都是忙的不亦乐乎,充足的粮食供应也让众人不用担心饿肚子。安定祥和、美满幸福大概就是这样的了,这日子过的美滴很。

    当初因为没有落脚点而放在登州的部分家眷也应该接回来了,不能自己在这边过的悠哉乐哉,亲人们却在远方忍饥挨饿,朝不保夕是不。鲁若麟便安排王大海带着部分船只前往登州把那些家眷接回来。

    还好王大海去的及时,那些家眷们已经耗光了当时留下来的存粮,银钱也所剩无几了,再拖久了就又要走上卖儿卖女或者落草为寇的结局了。

    按照鲁若麟的吩咐,王大海悄悄的靠了岸,不但接走了家眷,其他愿意跟着走的也塞满了船舱。

    对于登州流民口口相传的仁义鲁老爷,流民们都是心向往之,想要上船的简直不要太多。王大海只能带走部分,留下一些粮食和钱财给其他人等待下次再走。如此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当然瞒不过当地官府,但是等到当地官府发现不对的时候,王大海已经扬帆回航了。

    这样大规模的人口流失本来官府应该详加追查的,但是现在流民太多,官府也管不过来。只要不造反,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去了别的地方我还少了责任和隐患。所以官府的调查就是走了个过场,搞不好老爷们还在暗自庆幸这些反贼预备役人员远走他乡呢。

    本来按照白翎岛方圆不过50平方公里的面积是养不活这么多人口的,不过那是传统农业社会的土地容纳比例,白翎岛不靠种田为生,通过与朝鲜的贸易和出海捕鱼,粮食问题得到了解决,更多的人手就可以转移到商品加工和服务等领域了。而这些领域都是可以大规模解决就业问题的,人口容纳密度就成倍上升了,城市就是这样的模式。

    鲁若麟对白翎岛的定位就是商品生产基地,有限的农田最后都会慢慢被工坊所取代。等到有了更好的生产基地,这里将会转变为一座贸易中转站,物流与服务中心。毕竟白翎岛还是太小,各种资源有限的很。

    比如燃料、铁矿、木材,这些工业生产必需的生产原料白翎岛都不具备,统统需要进口。在这些物资当中,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铁器的短缺。

    实在是铁器的使用范围太大,无论是武器还是农具、生产还是生活,没有铁器效率都会成倍降低。在与朝鲜取得更多互信之前,朝鲜是不会大规模交易铁器给鲁若麟的。何况作为一种战略资源,朝鲜本身就不够用,还要被后金勒索交易一部分,自己藏着掖着还来不及,怎么会大量卖给鲁若麟这种还在试用期的员工。

    所以赶紧寻找铁器的来源渠道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目前大明北方经过多年战乱已经残破不堪,生产和生活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各种物资也是奇缺,并且物价高昂。相反的是江南一带生活相对安定,商贸发达,各种物资也比较充足。所以鲁若麟决定往江南跑一趟,试着趟条路子出来。

    虽然北方战火纷飞,民不聊生,但是江南一带却是歌舞升平,丝毫看不出末世来临的景象。鲁若麟驾驶雷霆号,带着两艘福船来到了松江府,也就是后世的上海。

    这年头的松江府虽然不是后世开埠的大上海,也已经开始展露出江海交汇的水路优势,商贸非常发达,加上拳头产品松江布享誉海外,端的是商贾云集,一派繁华景象。

    对于一个黑户,冒然冲进松江城是很困难的。大明朝不是后世,人口可以随意流动,没有路引是不能出远门的。至于鲁若麟的朝鲜将军身份,在大明土着的眼中,本土的武将都地位低下,朝鲜的将军,哪是个啥东西?而且除了指定的衙门,其他人是无权处理外邦事宜的,拿出那个游击将军的身份反而徒增烦恼。

    在江南没有关系怎么办?简单,那就找一个。鲁若麟的办法是在松江附近海域直接扣押了一艘海船。

    徐青松觉得自己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作为松江徐家的外事管事,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出海贸易,走私物品,为主家赚取利润。

    徐家是松江府的坐地虎,自从出了徐阶这个首辅后,家业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虽然后来有所衰退,但依然是松江府响当当的一号家族。官场资源丰厚,人脉网络广泛,可谓当世豪门。田亩连阡陌,豪宅起万间,是一等一的富贵人家。

    徐家不但有海量田产,而且织机无数,涉足农业、纺织业、商贸物流,反正能赚钱的门道都不会放过,凭借靠海优势更是插足了海外贸易。

    这些豪门权贵凭借官场优势和社会地位不用上缴任何税赋,反而频频利用各种手段侵吞国家和社会的财富,造成国家财政年年亏空,他们却莺歌燕舞、生活奢靡,是明朝灭亡的重要因素之一。

    作为松江的老牌势力,徐家涉足海外贸易已经很久了,其实只要是江南的豪门大族,或多或少都有参与其中,谁让海外贸易来钱快呢。要是不远销海外,江南的海量丝绸、布匹、瓷器卖给谁?指望北方穷得饭都吃不上,已经开始造反的泥腿子吗?

    松江附近做海上买卖的有活力组织都知道徐家的威名,甚至有几股海盗就是徐家的黑手套,专职维护徐家的海上利益和打击敌对势力,所以挂有徐家标志靠旗的海船在附近海域是没有人愿意招惹的。

    曾经就有刚入行的愣头青动了徐家的船,结果不但有水师围剿,同行们也是纷纷落井下石,最后连远走他乡都没做到就成了水师清剿海盗的战利品,脑袋做成了腌制品挂起来展览。因此徐家的船只在江南一带外海还是畅通无阻,无人敢动的。

    事情就怕万一,今天徐青松就觉得自己出门肯定没有看黄历,在自家门口居然被人打劫了。

    看到迅速靠近的雷霆号等船只,刚从福建送完丝绸布匹,带回来一船铁锭的徐青松很明智的放弃了抵抗。

    实在是雷霆号的样子太吓人了,跑了这么多年的船,红毛鬼的船也见过不少,就没见过这么大的。加上自己的船上装满了铁锭,实在是跑不快,干脆放弃抵抗。准备搬出徐家的招牌好好说道一下,让这个愣头青长长见识,敢在松江拦截徐家的船,是嫌命长吗?不拿出点合理的赔偿这事就没完。

    鲁若麟是凭借实力完全碾压,丝毫不担心拿不下对方,所以神态轻松。

    徐青松则是靠山扎实,相信凭借徐家的威名,你要敢吃下去,多少都得加倍吐出来,顺便加上对方的脑袋,所以心态也是稳的一逼。双方根本就不像是打劫和被抢,反而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相聚一般,和谐安静的碰在了一起,没有丝毫的剑拔弩张。

    靠近后的雷霆号那压迫性的体积让徐青松惊讶不已,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真他娘的大啊!

    鲁若麟看到对方降帆减速,水手们聚集在甲板上对着雷霆号评头论足,丝毫没有大战前的紧张和恐惧,不知道是有恃无恐还是心态太好,只是觉得很有意思。好在他的目的也不是打劫,很快从雷霆号上放下了绳梯,邀请对方主事的过来一叙。

    徐青松一看对方的做派更加放心,真要是打劫的愣头青哪会这么客气,看来也是个上道的,就是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龙头过江跑到松江来了,看样子实力还不小。边想边神态轻松的顺着绳梯爬上了雷霆号。

    雷霆号甲板上站满了手持火枪的水手们,他们是准备应对突发情况的,一旦逼迫不成就会强攻。看到这些火枪手,徐青松倒是惊讶了一下,没想到这帮海匪居然有这般实力。

    在徐青松的眼里,在海上凡是没有后台的基本都是海匪。

    “在下孙富贵,多有得罪。我家掌柜的有请。”王大海在山东负责人口转运工作去了,现在雷霆号的二把手就是孙富贵。

    “有劳了。”徐青松也是拱手还礼。

    很快徐青松就被带到了会客厅,一路上徐青松四处张望,甲板上还看不出啥来,进了船里面,立马发现意外奢华的很,而且整齐干净,完全不似其他海船那样脏乱差。

    “幸会,幸会。这位朋友,如此相邀实非我愿,如有冒昧之处还请海涵。”鲁若麟从沙发上站起来赔礼道。

    “无妨无妨,想必掌柜的也是事出有因。”看到鲁若麟实力非凡,徐青松也放低了姿态。

    寒暄过后两人就坐下交谈起来。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用玻璃杯泡的茶水,徐青松觉得这艘船和上面的人似乎处处都透着诡异,心情居然稍稍有点紧张起来。

    “我等初到宝地,人生地不熟,还未请教阁下是……”鲁若麟需要一个可以与江南商家大户建立联系的中间人,就是不知道徐青松的路数宽不宽,接不接的上去。

    “我乃松江徐家外事管事徐青松,不知掌柜的仙乡何处?”掏底嘛,不清楚对方是什么路数接下来没办法交流啊。

    “松江徐家?可是徐阁老的徐家?”鲁若麟对松江的名人唯一记得的就是徐阶了。

    “正是。”徐青松一脸傲然的说道。

    “失敬了,失敬了。没想到居然能遇到文名传于世的徐家人,可真是三生荣幸啊。”这年头的人都注重名声,吹捧一下又不掉块肉。

    “那里,那里。我等只是徐家的下人,当不得此等赞誉。”徐青松故作谦虚的摆摆手,但是脸上的得意劲怎么也抹不掉。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徐管事身处徐相故里,这文气想必也是久居而染身,难怪一身气质异于常人啊。”居然是条大鱼,鲁若麟暗叹自己运气不错。

    “惭愧,惭愧,在下只是粗通文墨,实在有辱徐氏门风啊。”你一个徐家下人,又不是徐氏子弟,屁的有辱门风。

    “在下鲁若麟,登州人氏,现于朝鲜外岛暂居。听闻江南繁华,物产丰盛,人杰地灵,不胜仰慕,特来游历一番,顺便看看有无合适的营生。可惜人生地不熟,只得先问个路数,唐突之处还望徐管事见谅啊。”鲁若麟倒出了请徐青松过来的意图。

    神TMD问路,有你这样问路的吗?徐青松也是无语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