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3章 去大上海看看
    随后通过轻松愉快的交谈,徐青松基本了解到了鲁若麟的路数。

    登州人氏,因躲避战乱跑到了朝鲜,在朝鲜海边占了个小岛,带着一帮人捕鱼煮盐为生。因为物资短缺,就想到江南来贩卖点鱼盐,顺便购买些物资。至于为什么有这样一艘大船,鲁若麟打哈哈般的给带过去了。

    可怜的北方人啊,有家不能回,流落他乡,逢年过节都不能祭拜祖宗了。

    徐青松自以为已经了解了鲁若麟的情况,对于他不能上岸交易也表示理解。

    这年头海禁还是存在的,能在海上行走的,除了水师和大户的船只,再就是海盗们了。私自出海的,逮到就是罚没,人也会判刑甚至砍了脑袋当做军功。当然凭借鲁若麟的这艘大船估计也没人敢拦他,但是想要上岸交易也是不可能的,这个时候像徐青松这样的地头蛇就很重要了。

    听到鲁若麟船上装的都是盐和咸鱼,还有辽东那边的人参和皮毛。再看了盐的样品,成色非常好,比市面上销售的盐要强一大截。这些货都是比较容易出手的,徐青松很想把这批货拿下来,只是自己手头上银钱不够,需要回徐家申请。

    “如果鲁掌柜相信在下,这批货我们徐家包了,只是我现在银钱有些不趁手,需要回去向主家调拨些货物和银子,至于交易地点嘛……我想鲁掌柜也知道,长江口是有水师把守的,你们的船太扎眼,进去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们徐家在松江北边有个小港口,用来做交易还是没有问题,不知掌柜的意下如何?”

    “徐家是松江累世名门,如何信不过。这样,我让人带你去看看我带过来的货物,你先估下价格,我再给你开个单子,上面有我需要的物品,只要价格公道,我们可以长期合作。”

    “买卖讲究公平,诚信为本,不敢说价格最低,保证不让鲁掌柜白跑一趟就是了。”听到以后可以长期合作,徐青松也更上心了点。徐家外事管事有很多,大家也是有业绩竞争的,谁赚的更多,谁的前程就会更大。

    “不过我们在海外开荒,铁器严重不足,就是不知道徐管事能不能弄批铁锭给我?”这趟来江南购买铁锭是重中之重,容不得半点闪失。

    “铁锭?铁器可是朝廷的严管物资,不过鲁掌柜运气不错,我刚从福建带过来一批铁锭,还在船上呢,不过最近铁价上涨,价格可以不便宜啊。”还真是瞌睡遇到枕头,这么快就可以把铁锭出手也算是喜事一桩。

    “哦,这可是巧了。价格好商量,保证不会让徐管事吃亏就是。既然徐管事有进货渠道,以后我这边铁锭用量很大,可以多预备些,我定期派人来交易。”这么顺利的找到铁锭来源还真有点出乎鲁若麟意料,原以为还要花点功夫呢。

    “好说好说,也是我们徐家在松江还有些薄面,一般人想要大量铁器肯定是买不到的。我们先去看看货。”拉倒一个长期客户徐青松也比较高兴,看来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以为被拦路打劫,没成想却做成了一桩大买卖。

    至于鲁若麟说的真假,徐青松不在乎。只要货品对路,银子对路,能赚到钱,哪怕是反贼又如何?这年头与海盗做生意的多了去。反正在松江也不怕他耍花招,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预估了下货物的价值,看了看鲁若麟的采购清单,与王福来讨价还价半天,终于达成了初步的协议。徐青松直言要花点时间准备货源,就约定十日后在自家的港口碰面交易。

    别人家的港口都是藏着掖着生怕被官府发现,徐家的港口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建在海边,没办法,谁让人家势力大呢。连水师都能拉来做马仔,区区一个小港口还不是小菜一碟。

    听说鲁若麟想到松江府去看看,徐青松直接送了面徐家的插旗,并且安排了一个得力的手下做向导,要不然鲁若麟的船还真进不了江,并且一再强调雷霆号太扎眼,最好不要开过去。

    徐青松下船的时候,鲁若麟拿出一颗极品的老山参,算是给冒然拦停徐青松座船的赔礼。在假意推辞了几次后,徐青松欣喜的收下了这份赔礼,心里最后一点小疙瘩也没有,只觉得鲁若麟不但见多识广,为人又豪爽大气,实在是一个可以结交的人。

    说实话,自从来到大明朝后,鲁若麟还没有到过繁华的江南。前身最多也只到过登州城,登州虽然也是府城,但商业氛围并不浓厚,本身的定位就是辽东的后勤基地,军事作用更高一些。

    因为雷霆号太过醒目和劾人,不方便靠近城市和港口,鲁若麟不得不坐福船来到松江府城,雷霆号则游弋在外海附近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不得不说,徐家的旗号很是管用,沿途水道上的哨卡和巡检船只在确认是徐家的人在船上后一律放行,连检查都免了。不过鲁若麟也不是不会做人,每次都给了些孝敬,让巡检人员很是满意。

    那个马姓的向导也得了一个大红包,满脸热情都要溢出来了,不停的介绍松江府的情况。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是卖东西的,哪家青楼最近来了新姑娘,怡红楼的柔云姑娘最近有多火,各种小道消息顺口倒来,一看就是个老司机。

    来到松江府城的时候正好夜幕低垂,华灯初上。停好船,安排好留守人员,其他的人都进了城。

    因为担心太过劾人,火枪没有带进来,但是刀具是人手一把,浩浩荡荡百余人在马向导的带领下走向了城门。

    城门口的带队小官老远就看到马向导,立马上前说道:“哎哟,马爷回来啦。难怪今早就听到喜鹊叫呢,看来这次外出发财了啊,您老别光顾着自己吃肉,小的们都还饿着肚子呢,有啥好事可别忘了小的们啊。”

    “少不了你的,拿去!”马向导满脸嫌弃的样子,但是随手就扔过去几块散碎银子,一看就知道熟的很。

    “这些是……”带队官麻利的接过银子,迟疑的问道。

    “这些都是徐青松管事的贵客,这位是鲁爷,今天到城里来耍耍,你们可要瞧清楚了,不要怠慢了贵客。”马向导立马把鲁若麟等人让出来介绍到。

    “好说好说,徐爷的贵客肯定要招待好,这位爷要是有什么事直管招呼一声,要是遇到不开眼的,就报我城北蒋门神的名号就行。当然,徐爷的贵客肯定没哪个敢冲撞,小的们就是帮您处理些小麻烦,免得您烦心不是。”一看就知道这个自号蒋门神的小官是个场面人物,混老了江湖的。

    “鲁爷要是在这松江府遇到那些蛇虫鼠蚁、下九流的东西,直管找他,省心省事也不会脏了您的手。”马向导也是提前叮嘱好,诺大的松江府,龙蛇混杂,三教九流齐聚,鲁若麟来的人又多,万一真遇到不开眼的恶心事,虽然有徐家的名头在出不了什么大事,但是让人不畅快也是很不爽的。

    “那就请蒋爷多多关照了。”鲁若麟也知道越是大城市越是灰暗的地方多,欺负敲诈外地人是常有的事情。不过自己人多势众,又有徐家的人带队,想来可以避开这些麻烦。

    “兄弟们也辛苦了,初来乍到,也不敢耽搁各位尽忠职守,区区薄礼,请众位兄弟打点酒喝,还请莫要推辞。”话音刚落,身后的周永胜递上了两封银子,足有十两。今天孙富贵坐镇雷霆号,周永胜带队负责鲁若麟的安全。

    “鲁爷敞亮!那小的们就谢鲁爷赐酒了。小七,你给城里的那些人都打个招呼,莫要坏了鲁爷的兴致。”这是个真小人,豪不做作,收银子不拖泥带水,拿钱财立马办事,倒是让鲁若麟有点刮目相看,虽然是走旁门的,但是职业素养还是不错的。

    “等蒋爷下了职一定要来喝一杯,至于落脚的地方鲁某相信难不住蒋爷。那就不耽搁大家上职了,告辞。”

    “好说好说,到时候一定敬鲁爷一杯,也祝鲁爷在松江府玩的开心点。”大家说的都是客套话,交情还没到那个份上,真当真就没意思了。

    在与地头蛇寒暄完了之后马向导就带鲁若麟来到了松江府最好的酒楼望江楼。

    “大哥,什么路数啊?我看这位鲁爷的手下都不简单啊,水上的?”看到鲁若麟走远,蒋涛的手下凑过来低声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徐家的事是我们能掺和的吗?徐青松虽然在徐家排不上号,但那也是徐家人,不是我们这些人比得了的。我看这位鲁爷也不是善茬,搞不好就是条过江龙,吩咐底下的弟兄们别没事找事给自己惹祸。道上的朋友们也提个醒,招子都放亮点。”蒋涛也是见多识广,哪些人不能惹心里明白的很。

    颠了颠手上的银子,蒋涛立马换了个笑脸,“这位爷也是大方的人,遇到了可要伺候好,搞不好手指缝漏点出来就够你们快活几个月了。今晚下职的都去清风楼,便宜你们这帮狗东西了。”

    “大哥,我看你是想清风楼的俏寡妇了吧?我路过的时候人家可是问你怎么好久没去捧场了。”底下的人听到有酒席吃也是非常高兴,开始打趣起蒋涛来。

    “MD,最近进项少,上官又抽的多,还要养你们这帮大肚汉,老子都快当裤子了,哪有钱去找俏寡妇。”蒋涛之所以在松江府道上混的不错,主要是他为人仗义疏财,名声比较好,大家都愿意和他交往,后果就是多数时候都是过手财神,很难有啥积蓄。

    “那大哥今天可要好好威武一把了。”

    “滚!老子什么时候不威武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