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5章 青楼自古出人才
    “谢过这位兄台,只是不知道这渣男是为何物?”李定成拱手回礼,疑惑道。

    “男人中的渣滓,是为渣男,是我们男人之耻,男人中的败类。”鲁若麟淡淡的说道。

    李定成愣了一会,然后一拍桌子,“说的好!渣男,杜渣男!哈哈!姓杜的就是个渣男!”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的食客也是反应过来,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对渣男这个词很喜欢,也很有感。

    “想来这位兄台也是性情中人,敢问高姓大名?”李定成二人对鲁若麟满是认同感,走过来施礼道。

    “登州鲁若麟见过李兄,王兄。”鲁若麟连忙起身还礼。

    “松江李定成、王仁学见过鲁兄。”相互见礼后,鲁若麟邀请二人坐下,马向导连忙起身让座,吩咐小二添加碗筷。二人也不做推辞,欣然坐下。

    寒暄过后,鲁若麟提到如此得罪杜君默是否会有后患。二人都言道自家在本地也是小有势力,官宦人家出身。杜君默所依仗的不过是岳家李氏的势力,不过李氏终究是一介商贾,影响不到他们这样的官宦之家,如此鲁若麟才放下心来。

    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彩袖姑娘身上,鲁若麟也确实对这个引起刚才争端的青楼姑娘有了点兴趣。

    彩袖从小就被卖到了轻语楼,因为长相出色,被重点培养。而在青楼界,真正能够大红大紫赚大钱的都不是做皮肉买卖的那部分,而是多才多艺的清倌人。所谓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而青楼的主要大客户都是些读书人,读书人都要脸皮,讲究一个你情我愿。说白了,真正的顶级青楼红姑都是你花钱也追不到的,而越是这样追捧的人越多,反而更赚钱。

    所谓有投入才有回报,青楼就会花重金培养资质好的女娃,从小就是琴棋书画样样教授,舞蹈唱歌通通都学,这样才能迎合青楼的主要客户群体读书人的喜好。有了读书人的追捧,那些趋风附雅的狗大户们才会舍得掏大笔的银子来跟个风,装个逼什么的。

    彩袖姑娘就是这样被选中然后培养的,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彩袖姑娘不但琴棋书画歌舞都相当出彩,诗词文章也同样不俗,令松江文人们大为惊讶。

    很多人都是听说后不服,前来挑战,结果纷纷落败。松江府的府学教授看了彩袖的文章也感叹:若为男儿必金榜题名。因此不但名扬松江府,江南一带也是美名远播。

    说到这里李定成不断哀叹,妄为男儿身,文采居然抵不过一介女子。想必他也是败在了彩袖的手下,转而折服的。

    对此鲁若麟心中不屑的一笑,兄嘚,你是没见过后世那些女学霸、灭绝师太吧。要不是你们搞性别歧视,不让女人读书,不知道有多少女学霸虐到你们绝望。

    不过彩袖不但是女学霸,还是美女学霸,这就相当难得了。再加上兴趣班都学的这么牛逼,多才多艺。别说如今了,放后世一旦曝光,啥都不用做也是妥妥的顶级网红,男女通杀的那种。看来美·才女自古就是大流量啊,在哪个时代都不缺关注度。

    对于这样一个流量巨星,轻语楼自然是捂得紧紧的,多少达官贵人公子哥儿想要出高价收入房中都被拒绝了,一直没有出阁。除了舍不得这个大财源外,轻语楼传说是徐家的产业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结果彩袖姑娘越是这样洁身自好越是名声响亮,受到的追捧也是越大。不但本地的士子,外地的士子也纷纷前来挑战,直到杜君默的到来。

    杜君默是南直隶常州府的秀才,不但长得风流倜傥,文采也是斐然,在常州一带也是小有名气。今年受朋友邀请到松江游学,有幸在轻语楼见到彩袖姑娘,顿时惊为天人。杜君默亲自下场,在文采比试中打败了彩袖,至此名扬松江,并得到彩袖的青睐。

    彩袖见杜君默家境贫寒但志向高远,便暗中倾囊相助,资助他进学,只待来日高中后有机会解救她出苦海。并且为了他不断找借口减少抛头露面的机会,引起轻语楼的不满,收入也日渐减少。而杜君默的开销却日渐变大,慢慢的彩袖也是囊中羞涩,无力供应,杜君默也逐渐变得冷淡。

    就在这时松江巨贾李氏的小姐无意中结识了杜君默,一见倾心。李小姐的父亲见杜君默一表人才,前程远大,也是当机立断,大笔银钱砸下来,更是发动关系为其扬名。展示了实力之后,杜君默也是考虑再三,决定借助李家的财力和势力往上爬,同意了这门婚事。

    听到消息的彩袖心灰意冷,羞愤成疾。轻语楼经过此次事件后更是想要将她拍卖出阁,大捞一笔。一旦出阁她就层次大降,从艺伎逐渐沦落为出卖皮肉的娼妓,不再高高在上受人追捧,最好的下场也是被人买回去当小妾。运气不好的话,年老色衰之时,被轻语楼卖给贩夫走卒也未可知,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心高气傲的彩袖如何能受得了如此打击,很快病情加重,变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肺痨,顿时成了轻语楼的烫手山芋。

    得了如此重病的彩袖别说拍卖出阁了,留在轻语楼都不行了,肺痨可是会传染的。于是很快被赶到一处偏僻破烂的小屋,任其听天由命,自生自灭了。

    在这个肺痨为不治之症的年代,彩袖耗光了所有积蓄病情也没有好转。最后还是李定成这些曾经青睐于她,又可怜她遭遇的士子们不时派人送些柴米,才苟活至今,不过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听完了李定成的叙述,鲁若麟也为这样一位奇女子感到惋惜,这样的姑娘放在后世随便拍拍视频都可以活的无比滋润,哪像现在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握。就这样任她香消玉殒着实可惜,既然让自己遇到了,就拉她一把吧。

    肺痨就是后世的肺结核,是重度传染病,按照现在的医疗条件是无药可医的。不过鲁若麟现在随身都携带了雷霆号上的青霉素和头孢以防万一,按照现在肺结核病菌的抗药性,治疗的效果简直不要太好。

    更重要的原因是鲁若麟一直为白翎岛上教师缺乏而头痛,实在是这个年代的识字率太低了,知识分子太少。而且以鲁若麟现在的身份,很难招募到知识分子。

    人家读书是为了考科举当官的,鲁若麟现在虽然披着朝鲜游击将军的皮,但是本质上是个占岛为王的山大王,在读书人眼里就是乱臣贼子。除了活不下去的落魄文人,基本不会有人真心实意的想要投靠。

    但是经过刚才的事情,鲁若麟突然发现他一直忽略了大明朝另外一个大的知识分子群体--妓女。

    不要小看这个群体,为了迎合读书人,稍微有档次点的妓女都是读过书的,毕竟要增加自身竞争力嘛。相比起读书人也许她们没有那么高深的诗词文章功底,但是识字写字是绝对差不了的。能力强的甚至琴棋书画歌舞统统不在话下,当然这样顶尖的人才毕竟是少数。

    相比起读书人的超然地位,她们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没有人身自由,命运也掌握在别人手里。这些在其他人看起来都是劣势,但是在鲁若麟眼里都是优点。

    首先鲁若麟不需要她们去讲解那些道德文章,对于鲁若麟来说,那些东西除了部分优良的传统,其他的统统都是要打破和抛弃的。

    没有自由好啊,鲁若麟可以把她们都买下来,培养成自己的教师队伍,普及白翎岛的基础教育。虽然看起来不太人道,但是只要自己对她们好一些,给她们尊重,绝对比她们在风尘中沦落要强无数倍。

    当然那些正当红的鲁若麟不是不想要,而是肯定买不起,一个两个可以承受,但是多了肯定不划算,而且不一定买的到。

    不过江南繁华之地,承平多年,文化昌盛,青楼酒馆多如牛毛。而青楼是一个更新换代特别快的地方,每年都有大批的妓女淘汰或者沉沦,这里面绝对有很多是曾经读书识字的那群人。

    这批人才是鲁若麟想要的目标。

    “李兄,彩袖姑娘既然被赶出轻语楼,不知道现在是否是自由身?”鲁若麟问道。

    “鲁兄为何有此一问?”李定成疑惑的问道。

    “在下感怜彩袖姑娘的遭遇,想要替她赎身。”鲁若麟说得李定成等人一愣。

    “彩袖姑娘命不久矣,赎身与否又有何意义。”李定成叹息道。

    “在下想看看能否救活彩袖姑娘,但是万一成功了那轻语楼不依不饶就不美了。”鲁若麟语出惊人。

    “鲁兄可有把握?”李定成惊呼道。

    “只能勉力一试,略尽人事吧。”鲁若麟不敢说一定可以治好,要是传出去麻烦就大了。身怀仙药,哪个不会觊觎,越是地位高的人越是需要,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得病?

    “也只能如此了。没成想鲁兄如此古道热肠,小弟佩服。如今彩袖姑娘命在旦夕,轻语楼血本无归,想来也不会狮子大开口,可以勉力一试。”李定成说道。

    “鲁兄,李兄,不若我们以不想彩袖姑娘以娼妓之身入土,怜其遭遇,所以想用她的卖身契为她陪葬,想来轻语楼不会开价太高。”王仁学建议道。

    “此议甚好,只是在下人生地不熟,不知两位兄台可愿出手相助?”鲁若麟问道。

    “鲁兄侠骨义肠,区区小事,在所不辞。”李王二人立马拱手应诺。

    “如此,事不宜迟,我等速速出发如何?”鲁若麟问道。

    “好,敢不从命。”李王二人也是毫不犹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