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7章 赚大了
    “教书先生?”老鸨很是诧异,“鲁公子家里也是开青楼的吗?”

    不怪老鸨想叉了,青楼女子做先生能教什么,房中术?唱歌跳舞?媚术?这些专业能对口的只有青楼了,其他的也教不了,也没人敢请青楼女子来教啊。

    “为何妈妈有如此想法?”鲁若麟诧异的问道。

    “鲁公子难道不是想买人回去培训新人吗?”老鸨反问道。

    “谁说的?我说的话都是字面意思,就是买回去做教书先生的,教别人读书识字。”鲁若麟解释道。

    “鲁兄,要请先生,江南文人士子多如牛毛,想来有很多人是不介意做先生的,为何要请青楼女子,这些女子又能知道多少诗词文章。”王仁学也很是不解。

    诗词文章有个屁用,考举人进士吗?老子要的就是听话的、能教人识字的、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传播新知识、新思想的文化人。那些被朱程理学洗脑的顽固文人,要是自己敢让他们教那些现代知识和理念,分分钟就会骂自己为异端,恨不得烧死自己。

    “王兄有所不知,我有处产业,手下人手非常多,但是都是黔首,大字不识一个。偏偏我那里做事虽然不需要有太高的学问,但是必须要认字识字。那边也是初创,环境不是太好,我琢磨着只是简单的教人认字识字,这些识字的姑娘们应该足可以胜任了。招收文人不是不可以,但是要背井离乡,目前也是事业刚刚起步,条件也比较艰苦,那些文人估计很难接受。这些姑娘们现在日子也不好过,还没有人生自由,未来也是比较凄凉。为我做事我可以保证不会亏待她们,也不会强迫她们从事皮肉勾当,再怎么着也比在这里苦熬强。要是做的好,过几年我就给她们放籍,还她们自由身。愿意就留下来继续为我做事,不愿意可以自由离开,总之随她们心意,也不枉她们人世间走一遭吧。”鲁若麟耐心的解释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鲁若麟的产业要所有人都识字,但这是人家的秘密,不好打听。不过鲁若麟对这些姑娘们承诺的待遇倒是很不错,要是能够兑现,不失为一个好的出路。很多青楼女子的下场都不太好,有点积蓄的还可以勉强度日,要是没什么积蓄,一点波折就可以让她们病死、饿死无人收尸。

    “鲁公子真的愿意为这些可怜人找一个出路?”老鸨心里受到很大震撼,但是多年在红尘中打滚,什么样的人没见过。道貌岸然之辈比比皆是,衣冠禽兽之徒层出不穷,早就过了轻易相信人的年纪了。

    “初次相识妈妈心存疑虑在下可以理解,这样,轻语楼有符合我要求的姑娘要是要价不高我可以带走。等到了我那里呆一段时间之后,我送几个人回来继续招收符合要求的青楼女子,妈妈到时候可以从她们那里详细了解我的承诺是否兑现,她们过的是好还是不好。如此即使我鲁某人可以骗一时,但绝对骗不了一世。妈妈以为如何?”鲁若麟略微思虑了一下说道。

    “正好我们轻语楼有个妇人四十多岁了,年轻时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可惜出了场意外,成了跛子,如今只能在后面洒扫做些粗活,不知道这样的妇人鲁公子是否收留?”老鸨拿出一个她自认为鲁若麟绝对不会接受的人物来试探鲁若麟的真实意图。

    “可识字否?”鲁若麟问道。

    “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诗词文章样样了得,当时松江府的红姑们无人能及。要不是那场意外毁了容貌、折了腿,造化如何还真不好说。那届松江府的花魁肯定是当仁不让,运气好点进富贵人家做个小妾是毫无问题的。”老鸨也是唏嘘的说道。

    “如此人物,明珠暗尘啊。需要多少赎买银子?”实在是太符合鲁若麟要求了,身体的问题又不影响她教书育人,在鲁若麟眼里那就不是个事。

    “50两。”其实这样的老妇人在松江府根本就值不了这么多钱,有50两银子鲁若麟可以轻松的在人市买到几个年轻的丫头,老鸨主要是在试探鲁若麟的诚意。

    “可以。”这样的人才50两鲁若麟并不觉得多了,只要说的是真的,绝对物超所值。

    这时老鸨才有点相信鲁若麟说的话了,愿意花50两买这样的老妇人,绝对不是要做她想象中的恶心勾当。

    “下次送人回来的时候我希望能有她。”老鸨又提了个要求。

    看来老鸨与这个妇人之间有些故事,不过这就不是鲁若麟关心的了,反正他说的都是实话,不怕拆穿。

    “如你所愿。”鲁若麟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时老鸨才对鲁若麟的承诺有了点信心,又推荐了轻语楼几个年纪比较大的妇人。出价倒也是不高,价格50两到20两不等,都是历年来被淘汰后因为各种原因还留在轻语楼的妓女,有些身上还有严重的妇科病,不过在能读会写这方面都是符合鲁若麟要求的。

    对于老鸨暗示有人身上有病的时候,鲁若麟没有因此而拒绝赎买,青楼女子的妇科病大多是一些炎症和病毒什么的,他相信经过消炎药的治疗应该可以痊愈,如果真是些绝症之类的,那也只能怪她命不好了。

    见鲁若麟只要识字,其他条件无限放宽的收人标准,老鸨终于是有几分相信了,脸色也好了很多。

    这些妇人已经可以算是轻语楼的累赘了,如今不但可以清理出去,换回一批年轻的血液,去处也还不错,不算昧着良心推人进火坑,可谓一举多得,老鸨心里乐开了花。

    心情大好的老鸨没有忘记鲁若麟他们来此的主要目的,满口承诺一定尽全力说服东家成全彩袖临死前的一点心愿,并立马前去请示东家,希望尽快达成交易。

    在等待答复的间隙,李成定和王仁学对鲁若麟赎买这些可怜女子的举动虽然看不太明白,但是他们似乎认定了鲁若麟的人品,对鲁若的义举赞不绝口,神色间多有钦佩之色。

    老鸨风风火火,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带回来的答复是东家心慈仁善,只要李定成出100两,彩袖的卖身契就可以拿走了。要是彩袖没有得肺痨,100两连入幕之宾的资格都没有,如今也算是跳楼价,最后止损了。

    鲁若麟也没有过多纠缠,点头答应了下来。

    很快双方就订立了文书,交割了银子,最终鲁若麟只花了380两,就拿到了包括彩袖在内8个人的卖身契,实在是赚大了。

    这可是8位未来的老师,是可以直接上岗的,估计以后一辈子都要为鲁若麟打工了,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事情吗?

    鲁若麟还单独给了老鸨20两银子的赏银,算是一点甜头,并表示以后要是合作愉快,绝对少不了老鸨的好处。老鸨自然是喜出望外,心里不断盘算着后续从哪里找人比较好。

    随后除了彩袖的7个人被带来见新主人,这些人从20多岁到40多岁不等,姿色普遍不错。要是姿色不好,也不会被青楼拿来培养。

    在后世20多岁正当花季,青楼里却已经属于人老珠黄了。除了青楼更新换代太快,此时人们的平均寿命很低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这个年代普遍结婚很早,十四、十五岁当妈的很常见,20多岁已经可以自称老妇了。

    突然间换了主人,而且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儿,这些妇人很是惶恐。她们本来就是被淘汰的一群人,受尽了人间苦楚,根本不会相信还会有好事降临,只当被卖了后不知道会受怎么样的折磨,所有人都害怕得浑身发抖。

    鲁若麟看着这群犹如待宰羔羊般惶恐的妇人,心底也是为她们的遭遇感到同情。自己的人生和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怎么样想都是令人无奈和痛苦的事情。

    “你们不要害怕,我给你们赎身不是要你们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也不是要你们重操旧业。简单点说吧,我有一批人手需要有人教他们读书识字,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学问,会读会写就好,一时也找不到那么多的教书先生,即使找到了这么简单的活计估计他们也看不上,正好你们都识字,简单的教教人还是可以胜任的。所以你们以后就不是娼户了,可以说已经从良了。做的好,过几年我就把卖身契发还给你们,彻底的就自由了。”鲁若麟平和的说着,尽量降低她们的恐惧感。

    听到鲁若麟的说词,这些妇人有些不敢相信,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姐妹们,好像还真都是识字的。年纪最大的贺大姐已经40出头了,不但破了相,腿还瘸了,真要是想做什么龌蹉勾当也犯不着找这样的人,心底稍稍安心了点。她们也不敢质疑和反驳,都把目光看向了老鸨,希望老鸨能说句公道话。

    老鸨见状也是轻叹一声,“你们都是轻语楼的老人了,在我手底下时间也不短了。贺姐更是比我年长,当年还关照过我。鲁公子承诺不会再让你们碰那些肮脏勾当,我相信鲁公子的为人,一定不会食言的。你们去鲁公子那里待段时间,贺姐会回来给我说说情况,这是鲁公子答应了的事情。都是这么多年的姐妹了,我也不会为了几个银子就把你们往火坑里推不是?况且连得了肺痨的彩袖鲁公子也赎过去了,答应出钱医治,一看就是个心善的人。你们也不想在轻语楼熬到死吧,赌一把,说不定是条活路呢?”

    老鸨的话让这些妇人们终于安定下来,至少可以肯定轻语楼不是像垃圾一样将她们扫地出门,还是有一些后手的。何况确实如老鸨所说,与其留在这里等死,不如赌一把再找一条生路。

    “李兄,城里有没有合适的院子,最好能大点,她们还要调理一下才能远行,有些人可能还要治下病才行。”鲁若麟看局面基本上已经控制住了,想着自己还要在这里呆几天,这些人还是先安置下来再说,不急着送走。

    “鲁兄是租还是买?”李定成问道。

    “买吧,以后说不定还有用处。”鲁若麟略微思考一下,觉得以后可能需要这么一个转运点,买一套也无妨,省事。

    “我有熟悉的牙行,这事好办。”李定成不愧为地头蛇,立马就有解决的方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