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38章 尊严
    人已经买到了,再住在轻语楼就不合适了,不过现在也没有合适的地点安置,购宅子也要几天,所以鲁若麟安排人包了间小客栈,所有人都住里面,也方便照应。

    事情都办完了,鲁若麟叮嘱老鸨,要是还有其他合适的人选也可以送过来,便带着李定成等人去找彩袖了。

    彩袖住的地方破破烂烂,也比较荒凉,为了保险起见,暂时没有见她,而是花高价请人往里面递了话,并把消炎药拿了一些给她,让她赶紧服用,顺便带了一些吃食、生活用品,等过几天她病情好转或者稳定后再见面。

    彩袖的病已经很重了,咳嗽声不断传来,李定成留了书信一封,解释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安慰她安心养病,等病好了再说。

    不久里面传来哭泣声,众人也没有多待,转身离去。

    夜已经渐渐深沉,鲁若麟与李定成和王仁学告别后回到了客栈,没有去青楼消遣。他本人是有些精神洁癖,对于在青楼留宿还是比较排斥的,不过对于自己的手下他也不好强求他们与自己一样。毕竟时代不一样,价值观和处事的方法也不同,在手下兴奋的神情中分批安排他们去青楼乐呵去了。

    接下来几天鲁若麟好好逛了下松江府城。作为府城,松江的规模并不是很大,前些年为了防备倭寇城防修缮过,如今看起来还不是很破旧,但是守城的官兵就羸弱不堪了。不但装备破破烂烂,纪律也几近废弛,除了在平民百姓面前耍下威风,毫无战斗力可言。

    虽然军队稀烂,但是这里的商业却颇为发达。各种商号遍布全城,南来北往的货物也是门类齐全,甚至有专门经营东瀛和西洋货物的店铺,只是价格比较昂贵。

    城里最多的就是布匹商号,驰名天下的松江布是这里的主打产品。城里也有很多的织布作坊、印染作坊,产业做的很大。这些作坊大多规模不大,有几张织机的,也有十几张的,几十上百张织机的就算大作坊了。

    松江布主要的生产方是分散的各家各户,这里有织布的传统,也是重要的棉花种植区域,充足的原料供应加上大量的从业人员,使得松江是目前大明的纺织业中心,所产的松江布不但供应大明朝,还远销朝鲜、日本等国。

    衣食住行,布匹行业是关系民生的大产业,带动的上下游产业链也非常多,附加值也比较高。所以松江府的人整体上生活状况比北方要好得多,大规模的流民和饿殍比较少。虽然生活依然比较艰难,但是至少能织布就不会饿死,这已经很难得了。

    松江府的城市管理在鲁若麟眼里简直就是一钱不值,整体环境脏、乱、差,地上垃圾遍地、污水横流,那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漂亮古代商业街根本不存在。

    不但城市环境差,市民们也是卫生状况堪忧。面色饥黄者比比皆是,身着满是补丁衣服的人随处可见,没有一点江南繁华盛世的样子。

    身处王朝末世,这些升斗小民才是感受最深的那群人。他们不但承受着越来越重的苛捐杂税,还要忍受三教九流、衙门官吏的压榨,加上那些豪门大户的欺负和剥削,可以说日子过的极为艰难,稍有不慎就是家破人亡,身死族灭。

    任何社会都有穷人和富人,在这个商业发达的城市里,富人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围绕富人为其提供服务的行业也有很多,只有这些顶级豪门富户们才是真正生活在江南盛世中的那批人。

    考察完自己穿越过来后抵达的第一座大城市,而且是以繁华闻名的江南松江府,鲁若麟对大明的印象愈发不堪。

    大明的各种矛盾已经积累得很深了,哪怕没有后金的入侵,活不下去的老百姓造反也是迟早的事情,后金的崛起与入侵只是加速了这一过程。

    鲁若麟心中徒然升起一股紧迫感,必须加快自己的势力建设了,争取在这个乱世里庇护更多的老百姓,为华夏保留更多的元气,在大航海时代为汉人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不让后世西方主导世界几百年的事情再次发生。

    华夏的百姓们真的是太苦了。

    李定成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很快一个性价比比较高的宅院就找到了。

    鲁若麟查看一番后觉得还不错,很快就达成了交易。院子占地面积比较大,虽然破旧了一点,但是不影响使用,挤一挤住个一两百人还是比较轻松的。

    打着徐家的招牌,又有李定成帮忙,衙门那边也没有刁难,很快就拿到契约,可以入住了。

    这几天轻语楼的邓妈妈也比较上心,通过几个熟悉的同行,在其他青楼里又淘搜了二十几个识字的姑娘交割了过来。

    主要是邓妈妈注意到,鲁若麟这几天不但让轻语楼的那些妇人们吃的好,每天大鱼大肉,油水十足,还每人都置办了几套新衣,专门找郎中治疗了身体。几个长期有妇科病的妇人也在消炎药的治疗下病情明显好转,整个人精神完全好了起来,这才让邓妈妈相信鲁若麟真的是要重用她们。

    讲真,这样的生活条件,绝对不是心有歹意之徒能够提供的。投入实在太大,买条人命都够了,花在这些人老珠黄的过气妓女身上实在堪称奢侈,不是真的有用,哪个主子舍得这样投入。

    而且邓妈妈通过探访贺大姐得知,鲁若麟对她们十分尊重,言语上即没有盛气凌人也没有鄙视糟践。言语也非常的平和,将她们当普通的妇人一样对待,其实这才是对她们真正的尊重。

    经历了人间冷暖的贺大姐,看人还是有一套的,鲁若麟绝对是本性如此,不是装模作样。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让她们印象尤为深刻。

    鲁若麟有个手下为人稍微有点轻浮,在与贺大姐她们相处时言语有些轻佻。对于寄人篱下的贺大姐她们来说,这样的事情是家常便饭,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被鲁若麟知道了,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鲁若麟把所有在松江府的人都拉了出来,将所有人都狠狠的训斥了一番,并把那个言语轻佻的人拉出来打了二十大板子,责令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向贺大姐她们赔礼道歉。那天鲁若麟说的话始终在贺大姐心头回荡。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不以为然,不就是一些妓女吗?犯得着如此大张旗鼓吗?都是白翎岛的兄弟,为了几个妇人坏了兄弟感情值得吗?”

    “首先我要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些妇人自我从青楼里将她们赎出来之后,就再也不是你们口中的下贱妓女了,她们以后的身份只有一个:教书先生。”

    “以后不光是白翎岛的娃儿们要靠她们来教书识字,就是你们也将会是她们的学生。你们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睁眼瞎哪来的脸鄙视她们?没有知识文化永远都是泥腿子一个,子孙后代也不会有出息,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些愿意教你们读书识字的先生,不是这样让你们糟践的。”

    “老子的队伍以后有文化的人才能当官,要不然老子下个命令你都看不懂,老子要你这个官有屁用?回去以后,不管多大的官统统都要给老子去读书识字,想要跟着我混,混个人样出来,睁眼瞎就不要做梦了。”

    “你们觉得自己就比她们高贵吗?这才吃了几天饱饭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忘了自己以前为了口吃的做牛做马了吗?”

    “没有人会自甘下贱,被别人拿出来骂。是她们愿意做妓女吗?据我所知,这些女人很多都是被人卖到青楼的,不愿意出来接客就挨饿受打,有些甚至被打死。她们也是苦命人啊。”

    “做妓女不是她们的错,是这个世道的错。穷人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卖儿卖女的事情你们见的少吗?想要活下去不得不如此罢了。如果可以平安长大,嫁个善良人家,相夫教子,她们也不想在青楼里伺候别人啊。”

    “所以不要歧视她们,她们也不容易。既然她们决定重新开始生活,那么以前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任何人不得再提。再要像这样口无遮拦、满口喷粪,那回去后老子让他挑一辈子粪去!。”

    “以后见到她们统统叫先生,态度放端正点,到时候你们能不能结业,我说了不算,她们说了才算。不想在学堂里坐一辈子,就要乖乖听她们的话。听到了没有?”

    如今回想起来贺大姐仍然觉得恍如梦境,看着温文尔雅的鲁若麟发起火来却非常吓人,而且脏话、粗话随口就来,实在有点颠覆了在她们心中的印象。不过这些话虽然粗鄙,但是听起来却非常带感,至于效果,那是立竿见影。

    那次训话后,鲁若麟底下的人见到她们都是先生相称,礼敬有嘉,无论她们如何推辞也不改口。鲁若麟也再次向她们强调要尽快适应身份的转变,以后她们再也不是青楼姑娘了,是即将上任的教书先生。

    对于鲁若麟发自内心的尊重,贺大姐她们感动坏了,从来都是被人轻视的下等人,如今终于找到了做人的尊严,令她们在夜晚的被窝里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也终于坚定了跟着鲁若麟走,好好重新做人的决心。

    邓妈妈听了贺大姐的讲述,沉默了良久,感叹她们终于苦尽甘来,可以重新做人了。

    回去后立马加大了在各家青楼搜罗合适姑娘的力度,短短几天就给鲁若麟送来了二十几人,听说后续还会在松江府帮忙寻找,如果这些姑娘们以后确实过的不错,江南地界也会帮忙的。

    邓妈妈也算是带点豪气,愿意做这个生意即是在同行里面赚个人缘,也是为那些姑娘们求个解脱。只要那些姑娘们真落了个好去处,自己赚了钱还积了德,青楼行当里也有了好名声,可谓一举多得,划算的很。

    这么多姑娘的到来,需要顾及的事情就很多了。鲁若麟索性让贺大姐统一管理安排,贺大姐为人处世温和圆润,年纪又最大,再合适不过了。

    对于鲁若麟只管出银子要结果,万事不管的行事风格,贺大姐很是有些不太适应,以为是对自己的考验,后来才发现鲁若麟是真心不想管那些具体事务,才放心打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