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0章 脱胎换骨
    有别于传统封建统治无为而治的理念,鲁若麟一直信奉大政府的策略,将管理渗透到了每个地方,方方面面。岛民对将军府的管理也正在形成习惯和依赖,统治的基础正在慢慢的夯实。

    传统的封建社会官府的统治最多做到县一级,下面的乡镇都是依靠当地的名门望族、世族乡绅来维持统治,这就是所谓的皇权不下乡。

    这也造成了朝廷和士绅阶层的合作与对抗。

    朝廷实力和威望比较强大的时候,士绅阶层比较服从中央的统治,只能在规则下摄取自己的利益。依靠与这些士绅的合作,朝廷可以有效的动员民众、收取钱粮赋税,而且不会有太大的统治成本。双方的合作可谓相得益彰、各取所需。

    在这个过程中,依靠强大的朝廷,国家建立起了稳定、和平、安全的社会环境,士绅阶层开始逐步壮大。原有的利益格局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皇权也不再是绝对支配性的力量,士绅阶层已经有了和皇权抗衡的资本。兼并土地、官商勾结开始成为常态,利益的分配格局开始向士绅阶层倾斜,王朝开始衰落。

    当朝廷衰落后,士绅阶层就会将本属于官府的利益收入自己的囊中,对官府的政令阳奉阴违,造成中央政府收入减少,动员能力下降。一旦遇到天灾人祸,失去地方支持的朝廷就会土崩瓦解,改朝换代。

    所以按照封建王朝的治理模式,地主阶级是王朝的核心力量,大量中小地主阶级和自耕农是王朝稳定的基石,地方士绅则是朝廷与地方的纽带。一旦这个纽带开始大量丧失作用,并且与朝廷产生对立,王朝的根基就会被瓦解。明王朝灭亡就是中小地主和自耕农在天灾人祸下大量破产,众多财富向权贵士绅阶层集中,社会稳定结构瓦解,王朝失去了赖以维持的财力、人力来源,最终无法维持统治而灭亡。

    想要避免与其他人分享统治权,就要将政权深入到基层,虽然消耗的管理成本、人员开支会成倍增加,但是稳定性和动员能力却大大增强。

    政权对财富与资源的动员、调度能力是衡量一个政府强大与否的关键。

    很多人张口就是华夏亿万子民,何惧区区建奴。大明朝确实有海量的人口与财富,但是这些资源都掌握在了高官权贵、宗室文人、地主乡绅手中,朝廷想要从他们手中征集和调度资源异常困难。所以明王朝看似强大,但已经是有劲使不出来了。

    建奴却恰恰相反,虽然人口少,但是动员能力强,随时可以调集全国人口参战,在局部战场甚至比明朝更占优。

    所以鲁若麟绝对不会把管理权拿出来与别人分享,哪怕这样管理成本会更高。

    这样的结果就是管理上更加细化和繁琐,需要的管理人员也就会更多。在没有大批忠诚于自己的合格管理人员前,再大的地盘鲁若麟也治理不下来。因此鲁若麟没有盲目的扩张地盘,而是老老实实的龟缩在白翎岛猥琐发育,只有当合格的军政人员大批量、持续性的培养起来之后,鲁若麟才会考虑扩张的事情。

    现在的白翎岛就是一个草台班子,相应的职能部门都没有建立,全都是鲁若麟指派人员临时管理,没有形成制度和权责划分,就是因为管理人员的短缺。

    好在崔永建还是有理想的人,换成其他清高的文人,早就大批特批鲁若麟乱施政、胡作为,撂挑子不干了。

    崔永建在这样密集的工作中成长的飞快,他感觉自己的能力比起在朝廷做官时有了大大的提升,处理起事情来也更加得心应手,这种成就感令他迷醉,也许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就在鲁若麟为人才头痛的时候,回到松江的贺晚霞见到了轻语楼的邓妈妈。

    故地重游,曾经依为港湾的轻语楼此时却感觉像一个牢笼,幸好自己脱身而去,重新获得了自由与安宁。一时之间,贺晚霞心中满是感叹。

    邓妈妈看着眼前的贺晚霞,眼中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去白翎岛转了一圈的贺晚霞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外表的变化还是其次,衣着不是十分华丽,但是特别干净。人也比在松江时胖了一圈,脸色红润了不少。但是最主要的是气质与精神,完完全全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自信、沉稳、干练,虽然已经快四十了,但是身上却充满了蓬勃的朝气,实在是令人非常惊讶。

    “贺姐这次出去只怕收获不小吧?”邓妈妈很是好奇贺晚霞到底遭遇了什么,以至于短时间之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妹妹,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脱离苦海、重获新生。不光是我,所有这次出去的姐妹们都要感谢你。知道我要回来,她们特意拜托我一定要对你表示感谢。”说完贺晚霞起身对邓妈妈行了一个大礼。

    “姐姐折煞妹妹了,快快起来。”邓妈妈连忙起身将贺晚霞扶起来,“真正帮到你们的是鲁公子,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略施援手罢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你给我们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何况这么多年来也多承你照顾,否则我早就埋骨荒郊了。”贺晚霞对邓妈妈的感激之情还是很深的,没有邓妈妈,她这样的落难妓女,早就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了。

    “看你这话说的,照你这么说,当年要不是你施以援手,小妹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呢。”邓妈妈与贺晚霞之间是相互帮助、相互扶持的恩义之情,在青楼女子中间非常少见。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就不提了。”贺晚霞也是一时感慨,时光飞逝,造化弄人。

    “这就对了,就咱们之间的关系,谢来谢去就生分了。”邓妈妈赶紧拉着贺晚霞坐下来继续叙话。

    “姐姐还是给我说说这趟出去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妹妹好奇得紧啊。”邓妈妈心里像有只猫在挠一样,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们去的地方叫白翎岛,是朝鲜那边的一个海岛,离这松江只怕有一两千里远。岛不大,不过方圆百里。”贺晚霞刚刚开了一个头,就把邓妈妈惊到了。

    “朝鲜?海岛?难道这鲁公子是海商?”也难怪邓妈妈有此想法,这年头在海上混的十之八九都是海盗,说海商不过是给鲁若麟留了点面子。

    “确实是海商,不是那种拦路打劫的海盗。鲁大人在岛上生产雪盐和咸鱼,现在又开始制作成衣,是个正正经经的商人。而且鲁公子还是朝鲜的将军,是得到朝鲜国王正式认可的官员。”世人对海商多有误读,所以贺晚霞赶紧纠正了邓妈妈的想法。跟着一个海盗,这个名声可不好。

    “那就好,那就好。是正经做生意的日子也会长久一些。”说到这里,邓妈妈突然想起了什么:“雪盐?最近松江徐家突然开始贩卖一种质量上乘的雪盐,难道就是你们那里产出来的吗?”

    “这松江的雪盐确实是我家大人生产出来然后卖给徐家的,你们也在用吗?”贺晚霞点点头。

    “用啊,怎么会不用。这雪盐不但卖相好,而且没有一点苦味,价格不过比淮盐高那么一点,在这松江府可是非常畅销的。你们那里既然有这个出产,看来以后的日子是不用愁了。”邓妈妈没想到畅销松江的雪盐是鲁若麟的买卖,当初实在是有些小瞧了。

    “这雪盐虽然赚钱,但是岛上的花销也大啊。不但岛民的一日三餐都要鲁大人负责,而且还要顿顿管饱。除了吃的,大家的衣服也是鲁大人提供的。不光是春夏的单衣,还有冬天的棉袄,每个人都要发一套。房子也是鲁大人修建的,人人都有地方住。还有岛上的孩童,全都进了学堂,不但不要钱,还管衣服和吃饭。做事的人还要每月发工钱,再多的银子也打不住啊。所以光有雪盐买卖怎么够用,鲁大人还要做些其他的买卖才能维持开销的。”贺晚霞如数家珍,将白翎岛上的生活一一道来,听得邓妈妈是目瞪口呆。

    “姐姐不会是在骗我吧?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邓妈妈活了这么多年就没有听过哪个地方的人过的是这样奢侈的日子。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我我也不会相信有这样的地方,但是实际情况确实如此。”贺晚霞一副我怎么会骗你的表情,让邓妈妈终于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这鲁公子真是一个善人啊。”邓妈妈除了认为鲁若麟心善,实在想不出什么其他的理由。“那你们呢?你们去岛上真的是做教书先生吗?”

    “刚开始去的时候确实是都准备用来当先生教别人识字的,只是后来因为事情太多,有些姐妹被调到鲁大人身边帮忙去处理政事了。”说到这里贺晚霞满脸的骄傲,这样的改变对于这些妓女来说实在是翻天覆地一般,社会地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处理政事?鲁公子让你们处理政事?你们做得来吗?”邓妈妈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女人处理政事就已经足够稀奇了,何况还是这些刚从青楼里出去的妓女们。

    “也不是所有的姐妹都能够处理政事,只有一些特别聪明、学得快的才可以。像雪晴,哦,就是彩袖,她就学得比较快,现在已经是鲁大人的秘书官了,须臾都离不得。”贺晚霞对李雪晴还是很羡慕的,不过那也是人家的造化,聪明能干又年轻漂亮,鲁若麟选她做秘书官一点毛病都没有。

    “彩袖?彩袖还活着?”邓妈妈更加惊讶了,彩袖当初可是得了肺痨的,那可是必死之症啊。

    “治好了,早就治好了。鲁大人给她找来了一份秘药,几天的功夫就活过来了。”对于鲁若麟的仙药,贺晚霞也觉得很神奇,不过从没见过。

    这个时候邓妈妈的心态有些复杂,看来这鲁若麟是早有预谋,否则也不会花钱赎买一个必死之人。想到轻语楼因此受到的损伤,邓妈妈突然有些心痛。

    不过邓妈妈也不是死脑筋,很快就转过弯来。没有鲁若麟的秘药,彩袖肯定活不了,轻语楼什么都得不到。现在也好,好歹留了一份人情在。

    “真的是好造化啊。彩袖这次也是因祸得福、苦尽甘来啊。”此时此刻,邓妈妈是为彩袖由衷的感到高兴。好歹是从轻语楼走出来的姑娘,能够落得一个好去处,也算是留了一份善缘。

    “那你呢?鲁大人给你安排的什么职位?”比起彩袖,贺晚霞和邓妈妈的关系更加亲近一些,自然更关心她的去处。

    “我嘛,比不得她们那些年轻的。好在鲁大人看我年纪大,人也稳重一些,就让我回松江负责招募人手。说起来这个事情还要妹妹多多帮衬才行,按照鲁大人当初定立的标准,人越多越好,钱财上的事情你尽管放心就是了。”说起自己的差事,贺晚霞也是暗带得意,毕竟能够全权负责松江的一摊子事情,也是非常受鲁若麟重视的。

    “啊?姐姐这是深受重用啊。”邓妈妈非常惊讶,也为贺晚霞高兴,“姐姐这回是遇到贵人了,终于可以一展所长啊。”

    “不误了鲁大人的事情就不错了,我也是如履薄冰,生怕不能做好啊。”贺晚霞对这个任务非常看重,自己的人生能不能够改变就看这一回了,所以容不得不尽心。

    “姐姐放心,既然鲁大人那里条件这么好,对你们又这么信重,妹妹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帮你把人招够了。”邓妈妈得了贺晚霞的准信,心中顾虑尽去,对招人更加充满了信心。

    “妹妹其实也是有大才的,屈居在这轻语楼实在可惜了,可有想过跟我去岛上试一试?”贺晚霞是知道邓妈妈其实是非常有能力的,否则也不能支撑得起这个轻语楼。

    邓妈妈苦笑一声,“难得姐姐看得起,可惜我与你们不同,除非死了,此生只怕是离不开这轻语楼了。”

    贺晚霞也知道邓妈妈与东家牵扯太深,不似她们可以随意脱身,也就不再劝了。

    “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难事你尽管向我们提,能够帮的话我们绝对不会不管的。”贺晚霞她们现在背靠鲁若麟,还是稍微有一些底气的。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妹妹绝对不会故作清高的。”邓妈妈对贺晚霞的承诺非常感动,越发觉得帮鲁若麟招人是招妙棋,保不住这些姐妹们有天发达了呢?自己在青楼是非多,说不准还真有求到她们的时候。

    自从确认了贺晚霞她们的现状后,邓妈妈认可了鲁若麟的承诺,并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期,令她非常满意。然后开始通过自己的人脉在松江和江南各处赎买识字的、被淘汰的青楼女子。

    通过邓妈妈和贺晚霞的不懈努力,她们赎买到了接近一百名合乎要求的女子,把松江府周边的资源收罗一空。这些女子经过在松江府驻地的调养,终于满足了可以出海去白翎岛的条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