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2章 掳了四个秀才
    再小的团队也需要领导。雪梅在四人中年纪最长,也最稳重,鲁若麟便让她负责统筹安排内宅的事务,避免矛盾。

    好在鲁若麟身边的事情本就不多,在完成侍女工作后,在鲁若麟的要求下,四人都要跟班学习拼音,提高文化知识。

    对于鲁若麟的执着徐家人已经麻木了,这得是有多热爱教育工作啊。

    黄临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家里,浑身上下就像要散架了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回想起最近的遭遇犹如做噩梦一般。

    黄临山是松江府青浦县人,如今已经三十二岁了。黄临山自幼读书,16岁就中了秀才,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才子,俨然一颗希望之星。

    可惜后来文运不佳,连续5次秋闺都没有中举,本就不甚富有的家庭彻底的被拖垮了。家中仅有的几亩良田早就变卖,全靠妻子纺纱织布维持生计。上次秋闺为了再搏一次前程,连家里的祖宅都拿出来抵押借贷了路费,结果依然名落孙山。

    最后房子也没有保住,一家人租了间破屋勉强容身。一次次满怀希望的前去应考,一次次失望而归,一家人已经被打击得麻木了,生活充满了灰暗。

    但是更大的灾难是他在县学中无意间听到了中举士子和教授的悄悄话,话题居然是科举舞弊的事情。

    原来这个中举的士子是花了大价钱买通了主考官,买到了通关字节,顺利通过了秋闺,而县学教授就是中间人。这个举人也是得意忘形,在交谈中无意说漏了嘴,正好被黄临山听到了。

    黄临山得知事情真相后犹如五雷轰顶,难怪自己屡试不第,而那些明明学问没有自己好的权贵子弟却榜上有名。仔细想想,每次秋闺中举的都是权贵子弟或者身家丰厚的秀才,偶尔几个中举的寒门子弟也都是名气很大的那种。搞了半天原来都是这些人在营私舞弊,如果不是要几个寒门做遮掩,中举的名额一个都不会漏下来。

    愤怒异常的黄临山联合几个落地秀才上书巡抚衙门揭露此事,并要讨一个公道。

    结果自然是石沉大海,毫无音讯。反而是黄临山等人被提学官下文削去学籍,终身不得应举。理由就是黄临山等人自己无能不能中举,嫉贤妒能污蔑上官,道德败坏。

    明末的吏治已经败坏,寒门士子早已没有上升的阶梯了。黄临山等人妄图靠一纸诉状将贪官污吏和豪门权贵扳倒,无异于痴人做梦。

    但是打击绝不仅仅如此。

    这边学籍刚刚被削,县衙的徭役就找上了门。自从中了秀才后黄临山就有资格免去徭役,没有了秀才的身份护体,黄临山被安排去挖沟渠,整日劳作,不堪负重。更要命的是在县衙的暗示下,黄临山妻子已经找不到活计了,一家人走到了穷途末路。

    与黄临山遭遇相同的还有一起上书的罗锐峰、周智孝、宋怀仁。很显然,那些人要他们去死。

    一直在想办法帮鲁若麟收罗落魄文人的徐青松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看鲁若麟是否感兴趣。

    听完徐青松的介绍,鲁若麟还真比较感兴趣。黄临山等人这样的情况肯定是不会排斥远走他乡了,至于黄临山的才能是否适合,这个更加没有问题。白翎岛到处缺人,肯定少不了他的一碗饭吃。要是发现真的有才,再委以重任也不迟。

    打定主意的鲁若麟决定捞人。

    在松江就没有徐家办不了的事情,当然做的太过太明显的话那些幕后黑手面子上肯定不好过,嘴上不说什么,心里绝对会骂娘,为了一个黄临山得罪那些权贵肯定不值得。所以这件事徐家不会主动出面,但是可以暗地里给予一些帮助,明面上是肯定不会与这件事扯上关系的。

    这个时候再去说服他们出海肯定会打草惊蛇,搞不好会逼得幕后黑手们直接杀人灭口。所以鲁若麟干脆先兵后礼,直接掳人,并且一把火烧了黄临山租住的破房子。

    为了避开那些监视的地头蛇,在徐家的暗中接应下先是北上出海,耍了个花枪后再南下到徐家私港,直接上了雷霆号安置下来。

    为免夜长梦多,鲁若麟同时动手掳走了罗锐峰、周智孝、宋怀仁及其家人。四家人加起来有近40人,鲁若麟带来的人手不够支持这么大的行动,要是没有徐家的帮忙还真办不下来,这个人情鲁若麟必须得认。

    这一夜对黄临山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一家人正在家里相顾垂泪,惶惶不可终日。家里已经断粮几天了,在官府的暗中打压下,曾经的亲朋好友也如同躲避瘟疫一样躲着他们。再没有转机的话,全家人要么卖身为奴,要么饿死,别无选择。甚至卖身为奴都不一定能够有人接受,死亡的阴影已经笼罩着他们,这也是那些幕后黑手希望看到的。

    黄临山咒骂天道不公,朝廷腐败无能,贪官污吏横行。官官相护,一丘之貉。也暗自悔恨自己一时冲动连累了家人,决定明天就撞死在衙门前,以死来讨回个公道。

    心底还存了丝念想,也许自己这样一死,能够引起士林和朝廷的关注,家人会有一线生机。

    突然那扇破门被猛的撞开,一群蒙面的“歹徒”闯了进来,引得他们高声尖叫,大声呼救。立马一把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止住了他们的声音。并迅速堵上他们的嘴,绑住手脚抗起来就往外走,临了还一把大火烧了他们的破房子。

    黄临山眼泪横流,心中大呼:“吾命休矣。这些人眼里还有王法吗?!来世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一路来到荒郊野外,黄临山只道这里就是自己等人的埋骨之地了,恐惧得不断挣扎。很快他们就被扔上了马车,一路向北狂奔而去。

    意料中的杀戮没有来临,但是恐惧依然如影随形。马车上甚是颠簸,车上意外的铺满了干草和棉被,使人稍微好受一些。

    很快他们就上了一条小船,并沿河顺流直下出了海,在海边一艘高大的海船正等着他们。

    一夜疾行,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海边,押送着黄临山一家五口上了海船。直到这时,负责此次行动的何大成才解开他们的绳索,并连声道歉:“得罪了!实在是迫不得已!”

    曾经的白翎岛海盗何大成如今已经脱胎换骨,在学习和训练中都非常努力,也得到了四营长周永胜的认可,提拔他做了排长,随同带到了松江。这次就是由他负责接引黄临山等人,他手下的几个班长各自负责一个目标,他亲自接引黄临山。

    好在有徐家帮忙,行动也比较顺利,只等其他几个行动小组到了就可以离开了。

    黄临山这一夜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本以为自己等人断无活路,没成想却是一夜都在赶路。上船的时候还以为自己会被沉河底,一家人都变成水鬼不得超生,结果还是在赶路。直到天快亮了,被转移到了一艘大海船上。难不成还想把自己沉海不成?想想也不可能,费这么大劲只为了沉海里喂鱼,那也太看得起他黄临山了。

    等到上了船被解开绳索,黄临山等人虽然还是比较惧怕,但是那种死亡的恐惧反而少了很多。要死早死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就是不知道把自己等人带到这里究竟是想干什么?

    “黄相公,我们没有歹意,把你们绑过来也是怕时间来不及,惹得那些地痞流氓插一手就不美了。我家公子同情黄相公的遭遇,也比较欣赏黄相公的才能,特命我等请黄相公前去见一面。”曾经的何大成大字不识一个,如今说话也有点像模像样了。

    “想来大家也是饿了,先吃点东西,我们再出发。”

    “你家公子何许人也?为何救我们?”黄临山问道。

    “这个等黄相公见到我家公子自然就知道了。哦,对了。相公的几个好友也被我们请过来了,等会到齐了再走。”何大成说道。

    “谁?”黄临山惊问道。

    “罗锐峰相公、周智孝相公、宋怀仁相公,他们家里也被地痞盯上了,我家公子怕有什么意外,干脆都请过来了。”何大成解释道。

    “原来是他们啊,想来那些奸贼也不会放过他们,来了也好,总比待在家里等死强。”黄临山叹息的说道。

    很快面饼清水就拿了过来,黄临山一家人本就饿狠了,又担惊受怕一夜,现在也顾不得其他了,拿起饼子就啃,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吃东西重要了,哪怕要死也做个饱死鬼不是。

    很快罗锐峰、周智孝、宋怀仁等人也到了,他们的家口比较多一点,闹哄哄的好一会才消停下来。

    他们也是以为会被杀人灭口,没想到被送到这来,也是满肚子的疑惑。

    好在有何大成的解释,暂时安定了下来。没有了死亡的恐惧随身,大家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吃过东西后就出发去见鲁若麟了。

    黄临山四个人聚在一起唏嘘不已,一场变故使得四人家已破,就差人还没亡了,如今更是不知道要去往何方。读书应举的希望彻底破灭,心中的理想化为泡影,家人都在忍饥挨饿,前路一片迷茫。

    当他们被转移到雷霆号的时候,同样为雷霆号的威武霸气所震慑。听到何大成说他们家的公子已经在船上等候,黄临山等人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

    在一间奢华的不像样的大房间--员工餐厅,所有人都被安置在这里等待,黄临山四人前往会客厅见鲁若麟。

    在亮瞎眼的土豪版会客厅,黄临山四人心怀坎坷的见到了鲁若麟。

    不是想象中的富家公子官二代,也不是一脸彪悍的海盗头子,黄临山等人一时也猜不出鲁若麟的来历。但是自己一家人的命可以说是这位公子救的,四人连忙行礼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不必多礼,诸位请坐。”鲁若麟坦然的受了这一礼,自己确实算是救了他们,没有自己出手,要不了多久他们就是家破人亡。

    “我也知道诸位心中有很多疑虑,这里我来一一解答。”

    ……

    很快鲁若麟将自己的来历以及白翎岛的情况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并且表明自己正在积极的收拢各方面的人才,而白翎岛也是百废待兴,急需他们这样的人才相助,只要愿意上岛工作,各种待遇都从优,家人也会妥善安置。

    黄临山四人相互看了看,好在不是山大王要找狗头军师,虽然远了点,但是好歹也是个朝鲜的将军,甭管是不是野鸡将军,那也算是出身正途,总算没有落草为寇不是。

    如今的他们也别无选择,上了鲁若麟的船难道还想下去吗?人家花了这么大的手笔把自己连带家人接过来,是自己一句不愿意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的吗?只能希望那个白翎岛不要太差,至于鲁若麟说的安居乐业、吃穿不愁、兵强马壮之类的黄临山等人是不怎么信的。朝鲜都是穷乡僻壤,更何况朝鲜旁边的小岛。

    “若将军不嫌我等本领浅薄,愿尽绵薄之力。”黄临山四人起身行礼道。

    “能得四位相助,不甚欣喜。”鲁若麟也很严肃的还礼道。

    千辛万苦,终于招到文人了,鲁若麟心中满是欢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