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3章 工匠和寿宴
    既然已经是自己人了,心态就不一样了。

    黄临山等人在安置好自己的家人后开始了解白翎岛的情况,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这点觉悟他们还是有的。再说以他们现在的状况,已经跟鲁若麟是一条船上的人,没有一点退路了。鲁若麟越是强大、兴旺发达他们的前程也会越好,容不得不上心。

    他们的家人也安置的比较妥帖,因为来的时候太过突然,基本什么都没有带,除了一身衣服,家当全都丢了。其实以他们几家的情况,也是没什么余财了,无所谓这点损失了。

    在雷霆号上这些人全部梳洗了一番,热水淋浴可不是谁都能享受的。洗发水和沐浴露更是神奇很,不但洗的身上干干净净,而且香喷喷的,大家洗完澡骨头都好像轻了几斤。

    黄临山等人尽管想要装出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但还是被雷霆号上现代化的生活震慑住了。以他们的见识,只怕以为皇帝大概就是这种享受了,对鲁若麟也是更加好奇。

    换上船上备用的衣物,大家都聚集在餐厅吃饭。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鲁若麟已经发现对付穷苦人家,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加几顿。

    大鱼大肉已经不能用来形容雷霆号上的美食了。新鲜的食材搭配现代调料,掌厨的师傅也是一位登州来的老师傅,做出来的饭菜色香味俱全,看着都流口水。

    黄临山等人前几天还在饿肚子,那里抵得住这样的诱惑,狼吞虎咽根本就没有秀才公的斯文模样了。还是那句话,天大地大肚子最大,这群人就这样不但胃被征服了,心也估计快了。这样一个大气的主家,并不是那么好遇到的,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差了。

    鲁若麟并没有在雷霆号上停留多就,安顿好黄临山等人后就回到了徐家的庄园,那里有几户徐青松找来的工匠,需要鲁若麟前往交接一下。

    白翎岛的工匠一直是紧缺型人才,不管是铁匠还是木匠,统统短缺。除了开始的时候在登州收拢的流民里发现了少部分工匠外,后来上岛的流民工匠就很少了。

    物以稀为贵,白翎岛处于大建设大开发时期,工匠的作用就尤为珍贵。所以在大明处于社会底层的工匠在白翎岛的待遇是相当优厚。一般手艺的匠人在新的薪酬体系里每个月可以拿2两银子,手艺好的,可以带徒弟做领班的,工钱更高。

    鲁若麟的乡亲万金山,这个曾经快要饿死的木匠,现在是白翎岛的木匠总领班,月俸高达5两,日子过的是逍遥自在,精神抖擞。

    大家最开始还不是很适应工匠地位的突然拔高,但是在鲁若麟的多次强调和说服后,大家明白了工匠对白翎岛的重要作用。要想马儿跑,又想不吃草,哪有这样的好事?既然白翎岛现在实行的是多劳多得,能者多得,谁要是眼红工匠的收入,自己顶上去看能不能行就是了。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人家靠本事吃饭,凭什么就该受穷。手艺人是社会的财富,也理应受到重视。

    白翎岛工匠的优厚待遇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学习手艺,期待在未来可以挑战高薪。对于这种情况鲁若麟喜闻乐见,白翎岛以后的财富基础更多是在商品制造和加工上,对工匠的需求永远不会满足。

    江南地区现在还没有卷入战乱,除了卫所的匠户生活悲惨外,民间的匠人们生活还能够维持,远没有到需要逃离的程度。而卫所匠户带有军队属性,不是想走就能走的,所以鲁若麟在江南地区招募工匠的行动进展比较困难。

    徐青松帮忙收拢的这几户匠户都是因为各种情况不得不逃离的。

    其中有受不了上官逼迫,把上官打成重伤的卫所铁匠田大钢一家;

    有医死了病人的韩不器一家。这个病人已经得了绝症,他儿子强迫韩不器医治,医死了之后又到衙门告韩不器草菅人命,明显的是碰瓷。最后韩不器倾家荡产还不依不饶,这个人在松江很是有些势力,韩不器惹不起只能外逃;

    有看中了他家铺面,被权贵污蔑私造弩箭而进了牢房的铁匠任水生一家;

    有因女儿貌美被当地卫所军官看中想要强纳为小妾,四处求告无门屡被威胁的老船工夏江涛一家;

    有靠做纺织机器发家,经营一家木匠作坊的王华强一家外带几个徒弟。王华强本来生活优渥,小日子过的也比较滋润。结果有一天儿子在外面出手教训了几个调戏妇女的登徒子,未料到其中有一个是当地帮会龙头的儿子。之后家中连遭各种意外,作坊也被人放火烧了个干净,不得不外逃躲避打击。

    另外还有徐家送的两个铁匠全家,这是徐家的家生子,生死都在徐家一句话,送人更不在话下。

    徐家在松江的势力可谓盘根错节,深入到了方方面面。在徐青松的有意关注下,这些人纳入了他的视野。

    出于想要加深与鲁若麟关系的原因,徐青松对匠人的招揽还是比较上心的。

    只是手艺人也不是那么好招募的,技术好的不愁饭吃,家养的工匠都是各家的财产,宝贝得紧,卫所的匠户运作出来太过醒目。总之可选的余地并不多,这些遭遇意外的手艺人就成为了他的目标。

    以徐家的手段悄悄把这些人弄到庄园这里还是比较简单的,反正白翎岛的条件徐青松是知道的,也不算坑了他们,搞不好以后还会感谢他,也算是在白翎岛埋下几个钉子。

    对于这些工匠鲁若麟是照单全收,现在他们惶恐不安,等上了岛自然就会安定下来。

    对于徐青松的帮忙鲁若麟也是表示感谢,大家现在是密切的商业伙伴,利益就是最好的纽带,关系简直不要太好。当然徐家在此次运作中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该给的银子还是要给的,这才是互相往来的长久之道。

    除了这些比较珍贵的高级人才,徐家也帮着招募了一些流民,在庄外就地安置了在。这些流民正在进行调养以承受海外航行,鲁若麟也安排了一些人教他们简单的规矩,以适应今后的岛上生活。这些流民对于有人接纳,有口饭吃非常珍惜,也非常听话。

    不死就是胜利,再坏也坏不到哪去。

    处理完这些事情,鲁若麟基本达到了此次来松江的预期。货物交易的也比较顺利,再次采购了大量布匹、棉花、铁料、粮食,以及一些生活日用品。这次还另外采购了大量烧碱和油,为新产品的生产做准备。

    烧碱和油可以做什么?穿越者爆款产品--肥皂。

    简单实用易生产,原材料也容易收集,又属于大宗商品,可以工厂化制作,实在是太适合白翎岛了。

    既然那么多的穿越前辈们证实了肥皂的钱景远大,鲁若麟又怎么会漏掉呢?

    谈完了正事,徐青松递来了徐文远的请帖。三天后松江府城徐家的乐山园,徐文远的父亲50大寿,邀请鲁若麟前去喝杯寿酒。

    对比其他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海上豪客们,鲁若麟无疑被徐家高看一眼。不说朝鲜的将军身份,那东西在大明不值一提,仅就鲁若麟在白翎岛打下的那份基业就不容小觑。

    关键是鲁若麟行事正气凛然,为人仁义大气,白翎岛也是蒸蒸日上,邀请鲁若麟上门绝对不会辱没了徐氏的门楣。

    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松江徐氏寿宴的,作为江南的顶级文人家族,粗鄙武夫来送份礼,能在偏房吃点茶水就算高看你一眼了。更多的是在门房留下礼品,证明到此一游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松江徐家就是这么牛掰。

    如此正式的邀请已经体现了对鲁若麟的重视,也是表明徐家,至少是三房愿意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圈子,算半个自己人了。

    对于这份善意鲁若麟欣然接受,并表示一定会登门祝寿。

    寿礼倒是有一些,老山参作为鲁若麟的常备礼品是少不了的。成年老山参实用、价值高,在江南一带也是比较抢手的,是个很不错的高档礼品。

    完整的熊皮也是不错的选择。这张熊皮通体黝黑,水嫩光滑,毛皮完整,硝制的也比较到位,也是上佳的礼品。

    三尺冷水珊瑚一株。雷霆号上有几套现代潜水设备,鲁若麟也培训几个潜水员,以备不时之需。用这些潜水设备,鲁若麟意外的在白翎岛附近发现了一些冷水珊瑚,就挑选品相好的采了几株。

    古时候珊瑚之所以珍贵,更多的是采摘困难,有潜水设备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这株珊瑚通体朱红,姿态优美,造型奇骏,在珊瑚中也算上品了。

    选定了这些主要礼品,一些常备礼品也需要采买一些。徐家作为文人世家,书画作品肯定也要送一些,所以鲁若麟决定提前到松江府城逛一逛。一来采购礼品,二来也稍微放松消遣一下。

    安顿好庄园里的事情,吩咐大家做好回岛的准备,只等鲁若麟参加完寿宴就出发。

    带着周永胜和一些亲卫,雪梅和香兰随身服侍,还是由老朋友马向导陪同,鲁若麟一行人来到了松江府城。

    因为徐府寿宴的缘故,进出松江的人明显增多,高档马车、魁梧骏马、衣着华丽者,比比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松江徐家在江南的威望和人脉。

    城门口再次见到了守门官蒋涛,正在那里对着手下的兵卒们训话。

    最近来松江的达官贵人太多,招子不放亮点,无意中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蒋涛这几天一直待在城门口检查,不敢有丝毫懈怠。

    刚刚小心翼翼的送走了常州来的一个豪门公子,蒋涛正在给手下们介绍情况,免得这些手下无意中惹恼了贵人,也算是给他们这些粗坯普及下知识。

    很快鲁若麟的车队就来到了城门口,马向导打头,看到马车上徐家的标志,蒋涛连忙迎了上来。

    “马爷这是打哪回来啊?有些时日不见了,小的们可以想的紧啊。”

    “滚蛋!怕是想老子的银子吧。上次的猫尿怎滴就没灌死你,整日在老子这里打秋风。”马向导也是笑骂道。

    “哪能啊,还不是马爷豪气,心疼小的们,小的们都记在心里呢。”蒋涛满脸媚笑的说道。

    “好了,不和你墨迹了,老子还要陪贵客进城呢。这几日忙的很,过段时日咱们再喝酒。”马向导挥手说道。

    这是鲁若麟也掀起布帘,从马车里走了出来,拱手施礼道。

    “蒋大人,又见面了,幸会啊。”

    “哎呀,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鲁爷来了。还没来得及感谢鲁爷上次赏的酒水,鲁爷就回去了,这次鲁爷要是得空一定要让蒋某做个东道。”蒋涛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一下子就把鲁若麟认了出来。

    “一定一定。天寒地冻的,弟兄们辛苦了,一点心意,不成敬意,给弟兄们买点酒水暖暖身子。”

    鲁若麟说完周永胜就递过去一锭银子,足有十两,“辛苦弟兄们了。”

    “这如何好意思?”蒋涛接过银子,笑着说道。

    “鲁爷还差你这点银子,叫你拿着就拿着。”马向导说道。

    “那小的就多谢鲁爷赏赐了。还不快多谢鲁爷,在城里见到鲁爷招子都放亮点,别让鲁爷遇到啥糟心事,要不然饶不了你们。”蒋涛转头对手下说道。

    “谢鲁爷!”这些兵卒施礼谢道。看他们的气质一点都不像军士,更像是一帮社会活力组织成员。

    “不客气,众位弟兄也是辛苦了。如此那就别过,后会有期,告辞了!”鲁若麟还礼说道。

    “鲁爷慢走。”蒋涛也是连忙说道。

    等鲁若麟走远了,蒋涛颠了颠手上的银子对手下说道:“还是鲁爷这样的人豪爽、大气,那个什么狗屁常州来的公子毛都没有一根,还在那里装大个,啊,呸。这几天大家就辛苦下,过了徐家寿宴清风楼走起。”

    “蒋爷又想俏寡妇了?”手下们打趣道。

    “滚蛋,爱去不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