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4章 两个小乞丐
    松江府城商业发达,搭配的寿礼很快就在马向导的指引下购买齐全。

    主要就是一些银制寿桃、金质寿星雕像、百寿图、福禄寿三星报喜之类的通用货色,尽量买了些质量好的,到时候礼单上也不会显得寒碜。

    刚走出书画店,旁边就走过来两个乞丐。这两个乞丐一男一女,男孩最多不过六七岁,牵着的小女孩大概也就三岁的样子。两个人又瘦又小,浑身脏兮兮的,衣服破烂不堪,头发长时间没洗都板结成一块块的了。

    现在已经是十月天了,即使是江南也已经有点冷了,这两个乞丐衣裳单薄,打着赤脚,浑身发抖,拿着两个破瓷碗走了过来。看到鲁若麟这边人非常多,很是有些畏惧,也不敢靠近了,隔着三米远就跪下开口了。

    “各位大爷行行好吧,我们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赏点吃的吧。”说话的时候声音颤抖,说完两个小乞丐就不住的磕头。

    “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这几天不许出来吗?你们陈老大没有跟你们说吗?”看到这一幕,马向导立马眉毛就皱了起来,喝斥道。

    “大爷们确实说了这几天不许上街,只是我们实在饿的不行了,请贵人饶命,我们这就走。”小男孩一听马向导的喝骂浑身抖的更厉害了,马上爬起来就要走。

    “慢着。”鲁若麟出声阻止道。

    “鲁爷,这两小东西大概不知道道上的规矩,您就别一般见识了,免得坏了兴致。”马向导以为鲁若麟想要为难这两个乞丐,在那里打圆场。

    “难怪觉得街上清净不少,是你们徐府打了招呼?”鲁若麟问道。

    “那是,老太爷过寿,怕出了什么腌臜事情坏了兴头,跟府城的各方都打了招呼,消停几天。大家也很给面子,这俩估计是不晓事的,回去有得苦头吃。”马向导话语间满是得意,徐家在松江府也确实有号令黑白两道的能力,就权势而言即使是官府也比不了。

    “松江徐家天下闻名,果然是名不虚传。”鲁若麟也点头认可道。

    “你们叫什么名字?”说完鲁若麟转头问两个小乞丐。

    “回贵人的话,小的叫阿狗,这是我妹妹阿花。”小乞丐听到鲁若麟喊停,顿时不敢走了,又重新跪下来。

    这些贵公子哥是他们这些小乞丐最怕的,一不高兴就拳打脚踢,或者放狗咬人,很多乞丐就是这样被打死的。但是碰到这些贵公子心情好的时候,回报也非常大,有时候不但有吃的,运气好还可能会丢点散碎银子。

    要是能讨到银子,头目也会和睦几日,给几个馒头填肚子,避免打骂,过几天舒服日子。所以虽然风险很大,但是总会有人来试试。

    “阿狗,阿花,这是小名吧?你们父母家人呢?”一听就知道是贱名。

    “都死了。”阿狗的声音变的低沉。

    “都是可怜人啊。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遇到我估计你们总有一天会饿死、冻死。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也是上天的安排,你们以后就跟着我吧。”鲁若麟悲天悯人的说道。

    “鲁爷真是菩萨心肠啊。还不快多谢鲁爷,能有鲁爷收留不知道是多大的造化。”马向导应和道。

    小乞丐也是听傻了眼,还真碰到好心人了。像他们这种年纪的人,卖身都没人要,年纪大小只吃不能干,也不知道能不能养活。所以一旦成为孤儿,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多谢老爷收留。小的今生做牛做马报答老爷的恩情。”阿狗立马拉着妹妹给鲁若麟磕头。

    就在这时,从附近小巷走出来一个年纪大的乞丐,低着头小步跑到鲁若麟面前,连声赔礼道:“小儿不懂事,冲撞了各位贵人,还请各位贵人饶了他们两条贱命吧。”

    随着这个乞丐的到来,阿狗和阿花害怕的浑身颤抖,跪在地上头低的下下的不敢说话。

    “算了。难得他们入了鲁爷的法眼,以后这俩个小东西就跟鲁爷了,没你的事了,滚吧。”马向导大手一挥,像赶苍蝇一样将这个乞丐赶走。

    “贵人能看中他们是他们的福气,只是小的实在舍不得小儿、小女,怕是要辜负贵人的好意了。”这乞丐明显不想放手,在那里僵着不走。

    “你是他们的头吧?你确定他们是你的儿子、女儿?”鲁若麟玩味的看着乞丐说道。

    乞丐一听这话就不敢吭声了,他们这些人欺负手下的乞丐可以,碰到权贵人家一个应对不好就是遭祸。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就是你们家陈瞎子在这里也不敢放个屁出来,不知好歹,滚!”马向导也觉得失了面子,一脚踢在乞丐身上。

    府城东面的乞丐基本都在陈铁手的控制下,因为早年与人抢地盘的时候被打瞎了一只眼,所以在江湖上的诨号叫做独眼虎,但是在那些衙门权贵的口中基本都是叫陈瞎子的。

    “慢着。你回去告诉你们家龙头一声,晚上芙蓉楼我请他来喝杯酒。”鲁若麟说道。

    “还未请教贵人高姓大名?”乞丐连忙起身问道。

    “这是登州来的鲁爷,我是徐府马连山,你只管回去告诉陈瞎子,看他敢不敢爽约。”马向导傲然道。(出场这么久终于有名字了。)

    登州的鲁爷是谁这乞丐不知道,但是松江徐府那是真正惹不起。

    “小的一定把话带到。”

    “滚吧。”马连山骂道。

    乞丐连忙扭头就跑,儿子和女儿也不要了。

    “鲁爷要见这个陈瞎子?”马连山好奇的问道。

    “有个事问他一下。这个陈瞎子为人如何?”鲁若麟模棱两可的说道。

    “混这行的能有什么好人,肯蒙拐骗都算不错的了,更龌龊的事情指不定做了多少。只不过这两年脏钱没少赚,在外面装个人五人六的陈员外罢了。”马连山不屑的说道。

    “明白了。”鲁若麟点头说道。

    “鲁爷既然要与他见面,总得有个门清的在一旁比较好。他们这些走偏门的水深的很,心也黑的很,我也不是太明白,别吃了亏才好。”马连山提醒道。

    “那倒是,马兄可有什么好的人选引荐?”鲁若麟对这些社会底层的黑暗世界还真不是太了解。

    “守城门的蒋涛就不错,松江府的地头蛇,为人也比较仗义,黑白两道都吃的开。与我关系也不错,要是鲁爷有需要可以找他,想来他也不会拒绝。”马连山说道。

    “蒋涛?恩,确实是个人物。那就请他晚上一起喝一杯。”鲁若麟点头道。

    “永胜,把这俩小东西梳洗干净,顺便买几件新衣服,然后送到宅子里安顿下来。哦,先给他们弄点吃的,估计饿坏了。你再派人给城门口的蒋涛递个话,晚上请他到芙蓉楼喝酒,顺便去芙蓉楼定个位置。”鲁若麟吩咐周永胜道。

    “是,爷。”周永胜马上下去安排。

    阿狗和阿花这个时候非常听话,又给鲁若麟磕了几个头就跟着周永胜安排的人走了。

    回到松江城里买的那个宅院,简单梳洗一番,安放好礼品,鲁若麟准备前往赴宴。这时周永胜带着阿狗和阿花走进了房间。

    梳洗过后的两人明显精神不少,穿上新衣后完全看不出一丝乞丐的模样。两人的模样都比较周正,是个好胚子。

    阿狗阿花进来后就给鲁若麟磕头,他心里清楚要是没有鲁若麟收留,今年冬天他和妹妹肯定熬不过去。即便熬过去了,后面还会有什么悲惨的事情也不一定。在乞丐窝里,他看到了太多恐怖的事情。

    “好了,起来吧。今天这个头我就生受了,从今往后就不要随便给人磕头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要挺直了腰板做人。”鲁若麟和蔼的说道。

    “是,老爷。”阿狗应声说道。阿花怯生生的拉着哥哥的衣角,一刻都不敢放开,站在旁边也不说话,乖巧的很。

    “你们今年多大了?怎么会流落至此?”鲁若麟问道。

    “小的今年八岁了,阿花今年四岁了。开春的时候村子里发山洪把村子都淹了,家里人也都死了,我和阿花爬木盆里活了下来,被路过的乞丐带到了府城,就在龙头的底下讨饭吃。”阿狗回答道。

    “你们的本名叫什么?”鲁若麟继续问道。

    “我叫刘浩然,妹妹叫刘伊人。”刘浩然说道。

    这明显不是一般村夫村妇起的名字。

    “你们的名字谁起的?”鲁若麟好奇的问道。

    “是家父起的。”刘浩然红着眼睛说道。

    “你父亲是读书人?”

    “家父曾经进过学,只是天资不好,没有考上秀才。”

    “那你可曾读书?”

    “读过一些,但是学的不好。”刘浩然不好意思的说道。

    “恩,那也不错。你们先好生在这里住着,有什么需求就跟周大哥说,或者跟我说也一样。过几天我们就回去,回家之后你再好生读书。”有基础就很好了,这年头识字率太低了。

    “老爷,我不读书了,我和妹妹可以帮你干活。”刘浩然好不容易被人收留,生怕被抛弃了,希望能通过干活体现自己的价值。

    “用不着,安心读书,等书读好了再来帮我做事。说多了你也不会明白,回去你就知道了。你们先去休息吧。”这么小就干活实在是造孽啊,哎,世道艰难啊,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是,老爷。”刘浩然不太明白鲁若麟的意思,但还是很听话的跟着一个亲卫走了。

    “永胜,你派人打听下府城像这样的孤儿乞丐有多少,别惊动了那些丐帮头子。”鲁若麟吩咐道。

    “是,大哥。”周永胜不知道鲁若麟要干什么,也不想问,只需要把鲁若麟吩咐的事情做好就行。

    亲卫给刘浩然和刘伊人单独安排了一间房间,饭菜也送到了房间里。叮嘱他们吃完饭好好休息,自己就在隔壁房间,有事情就过去找他。

    刘浩然赶忙送亲卫出去,嘴里不停的感谢。过小的年纪家破人亡,还要带着妹妹乞讨,刘浩然已经成熟了很多,任何对他们兄妹释放善意的人都会很感激和珍惜。鲁若麟和手下的人明显都是好人,这点他有自己的初步判断。再说了即使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死亡都经历过了,能活下来就是幸运了。

    “哥哥,我饿了。”刘伊人看着桌上的饭菜直流口水,但是哥哥没有发话也不敢去吃。

    “好,那我们吃饭。”刘浩然拉着妹妹坐下了开始吃饭。

    这里的饭菜味道一般,但是分量很足,刘浩然和刘伊人很久都没有这样吃过饱饭了。两个人别看个子很小,但吃起来如风卷残云,一会就吃了个干净。

    吃完饭两人躺在床上,盖着柔暖的被子,刘伊人紧紧的抱着刘浩然渐渐睡去。刘浩然轻轻的拍着妹妹的后背,心里想着上次这样幸福的日子是什么时候,是爹娘还在的时候吧。

    爹,娘,孩儿想你们了。我会和妹妹好好活下去的。刘浩然泪流满面,久久不能入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