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5章 两个丐帮帮主
    当鲁若麟和马连山来到芙蓉楼的时候,意外发现蒋涛已经在那里等候。

    “抱歉,抱歉。鲁某来迟了,竟让蒋兄等候,实在是惭愧。”客人比主人先到,确实有些失礼了,鲁若麟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是我来早了,实在是嘴馋芙蓉楼的花雕酒,肚子里的酒虫都快爬出来了,哪里还坐的住啊。”蒋涛也是个场面人,连忙打趣道。

    “那今天蒋兄可要一醉方休,请。”鲁若麟赶紧邀请蒋涛进了雅间。

    到了雅间坐定,小二先上了壶热茶,就退出了雅间。

    “好久没来这里了,今天还是借了鲁爷的光了。”蒋涛啧啧的说道。

    “蒋兄能来才是给鲁某增光,待会少不得要麻烦蒋兄你了。”鲁若麟客气道。

    “可有什么我能够效劳的地方?”无事不登三宝殿,鲁若麟邀请自己吃酒肯定是有事情找自己,这点蒋涛早有心理准备。

    “鲁爷约了陈瞎子谈事情,怕着了道,让你来帮忙看着点。”马连山在旁边解释道。

    “独眼虎?鲁爷怎么会与这种腌臜货扯上了?知道您是徐家的客人他也敢乱来?”蒋涛诧异的问道。

    “一点小事情,算不上冒犯。蒋兄对这个陈瞎子可了解?”鲁若麟淡淡的说道。

    “都是在府城混饭吃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又能瞒得了谁?”蒋涛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那蒋兄说说这个陈瞎子。”鲁若麟说道。

    “府城操持乞丐营生的有两个人,一个就是陈瞎子,地盘在城东和城南,另外一个是郑九指,地盘是城西和城北。这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一般都不会捞过界。做乞丐营生的免不了坑蒙拐骗偷,都是些下三滥的手段。这个陈瞎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坏事也做过不少,唯一比郑九指强的就是不会故意残害乞丐,做采生折割的恶事,稍微还有点人性吧。”蒋涛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靠着这些乞丐,陈瞎子也算发了家。关起门来叫帮主,跑到外面就装模作样的做起了员外。这两乞丐头子还拐过我们卫所的娃儿,被我领人收拾了一顿,就再也不敢在卫所下手了。至于其他地方我就管不了了,太过火了大家就要彻底翻脸,鱼死网破我也受不起,底下还有一帮兄弟要养活呢。”

    “既然能做这么大的买卖,后面肯定有人吧?”鲁若麟追问道。

    “陈瞎子的靠山听说在华亭县衙,郑九指的靠山应该在府衙里。”蒋涛小心翼翼的说道。

    蒋涛肯定知道,只是大家不熟悉,也不敢说的那么透。

    “上菜吧,估计陈瞎子也快到了。”鲁若麟也不以为意,吩咐周永胜叫店家上菜。

    菜刚上到一半,一个满脸笑容的胖子走了进来,一身上等绸缎做的员外服,尽显富态。可惜脸上的独眼破坏了整体形象,看起来有些狰狞。

    “该死,该死,劳诸位贵人久等了。下面的人办事不利索,耽搁了不少时间,小的刚接到消息就往这边赶,还是来迟了。还请各位贵人恕罪。”陈瞎子一进来就不停的赔罪。

    实在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已经说好了歇息几天,不想被两个小乞儿坏了事,还正巧被徐家人撞上了,陈瞎子打死那两个小乞丐的心都有。

    可惜那两个小乞丐命好,得了徐家客人的庇护,想打也打不着了。得到消息的陈瞎子连忙准备了些礼物,希望能熄灭徐家人的怒火。不得不如此啊,说起来陈瞎子在外面好歹算号人物,但是在那些权贵的眼里连马桶都不如,要不是自己行事谨慎,坟头树都几丈高了。

    “陈瞎子,陈帮主,你能耐了啊,徐家的话都不好使了是不?”马连山这次占着理,把徐家拿出来就不算违了徐家的规矩。

    “马爷啊,折煞小的了,哪有什么帮主啊,您叫小的瞎子就行。徐家的吩咐小的哪敢不听啊,几天前小的就给下面交代好几次了,不许上街,不许上街。但是哪想到阿狗和阿花胆大包天私自跑出去了,是我没管教好,我认罚,还请马爷大人大量,饶了小的这次吧。”陈瞎子主动认错求饶,并且马上拿出了赔礼,马连山和鲁若麟都有一份。

    “实在不知道蒋大人也在此,怠慢了,改日给蒋大人赔罪。”陈瞎子也没想到蒋涛也在,急急忙忙也确实没有准备他的礼品。蒋涛在卫所里是个小旗官,世袭的百户,好歹算是有个官身。

    “我就是来蹭个酒喝的,陈爷不必理会我这个粗人。”蒋涛不以为意的挥挥手。

    伸手不打笑脸人,明知道陈瞎子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也一时发作不出来。

    “管好你手下的那些花子,再惹出什么事端来就不是这么容易过关的。不是我说你,自己吃的肚满肠肥,也就几天时间,花点粮食不就过去了。把那群花子饿的半死能不跑出来吗?蠢的像头驴一样。”马连山骂道。

    “是小的猪油蒙了心,想着没有力气就不会出去坏事,粮食就给的少了点,没成想有几个坏了心肝的家伙把阿狗和阿花的粮食吞了,这才惹得他们跑出来了。这些个家伙我已经惩罚了他们,也多加了粮食,保证不会再出事了。”陈瞎子连忙解释道。

    “你知道轻重就好,别怪我没提醒你。”马连山也没有不依不饶,见事情有了解释,又收了好处,就不再言语,专心吃菜。

    “坐吧,正好找你有点事。”鲁若麟作为主人,老让陈瞎子站着也不好,既然已经敲打过了,就该说正事了。

    “鲁爷您说,小的听着。”陈瞎子小心的坐下。

    “今天碰到阿狗和阿花,实在是可怜。这大明有点乱了,人命不值钱,但是既然遇到了还是想要帮一把。我这人心太善,见不得别人受苦,救一个是救,救两个是救,救一群也是救。你那里像阿狗这样的还有多少?全给我吧。”鲁若麟说道。

    “那个,鲁爷,小的还要吃饭啊。”陈瞎子满脸苦涩,这些小乞丐是乞讨的主力,少了他们收入会少很多。

    “不会让你吃亏的,一个娃儿算你10两,怎么样?”鲁若麟也不想做的太绝。

    蒋涛立马就出声道:“鲁爷,这也太便宜他了吧?人市里这样半大的娃儿多的是,白送都行。”

    “没事,就当买个心安吧,谁让他们与我有缘呢。”鲁若麟淡淡的说道。

    “鲁爷仁心,小的佩服。只是小的既然已经吃上了这碗饭,很多事情就已经由不得我了,还请鲁爷见谅。既然鲁爷这么大气,小的也不能没有表示,这样吧,每个娃算5两就可以了。您看怎么样?”陈瞎子也算会做人,没有真的要10两,要不然马连山绝对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回去在徐文远面前告上一状就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残了的可不行。”鲁若麟强调道。

    “鲁爷放心,残了的也不会卖给您。我手底下残了的都是其他原因残的,虽然做的是断子绝孙的买卖,但是我手下绝对没有主动弄残的,这点松江有点头脸的都知道。”陈瞎子赶紧解释道,这也是他唯一还能有点说道的地方。

    “郑九指肯定活不过你。”鲁若麟幽幽的说道。

    “嘿嘿,这世道能活着就不错了,哪天我要是被人杀了也怨不得别人,自己做的孽自己受吧。”陈瞎子说完后直接把一杯酒干了,看来他也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好。

    “那就以后少做点孽吧。再有像阿狗这样读过书的娃儿就给马兄或者蒋大人送过去,不会亏待你的。”鲁若麟点了陈瞎子一句,听不听的进去就随他了。

    “一定帮您留着。要是您没有其他吩咐,那就不打扰几位贵人雅兴了。那些娃儿是现在就给您送来还是?”陈瞎子也知道自己不受待见,谈完了就马上走。

    “永胜,你安排人去把娃儿们接到宅子里先安置下来,照阿狗他们来。顺便把银钱跟陈帮主结清了。”鲁若麟也不想多生事端,那些娃儿早点到手最好。

    “是,大哥。”周永胜马上去安排。

    “那在下就告辞了,谢各位贵人体量,留小的一条贱命。”陈瞎子说完就走了,也没说再会啥的,也是个明白人。

    “几个娃儿,您真开口要了他敢不给?便宜这个老狗了。”蒋涛愤愤的说道。

    “把他的摇钱树连根刨了,他是不敢啃声,但是为了给上面一个交代肯定会铤而走险,到时候遭罪的就不知道是谁了。用几个银子就能免去这些麻烦,何乐而不为呢。”鲁若麟解释道。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这样的因果鲁若麟也不想沾染。

    “蒋兄弟,刚才听你说人市里面有很多这样的半大娃儿?”想到蒋涛刚才说的话,鲁若麟突然起了兴趣。

    “肯定有一些,具体多少就不知道了。也有很多没人要的半大孩子把自己卖给那里的大户,不要一分钱。然后自己再到人市里自卖,卖了钱就给大户,只要这些大户保证他们不被丐帮掳去就行。病死、饿死也不用大户操心,这些大户能白得银子也是愿意帮这个忙。鲁爷想要这些娃儿?”蒋涛问道。

    “有这个想法,你有办法把这些娃儿弄过来吗?钱的事好说。”鲁若麟问道。

    “办法肯定是有的,就是不知道鲁爷要这么多娃儿干什么?半大的小子又干不了什么活。”这肯定不是发善心的原因了,蒋涛好奇的问道。

    “实不相瞒,我在朝鲜那边有片基业,需要一些人手。你知道那个地方远离中原,身边都是外族人,实在是心里不踏实。还是要在咱们大明找些人手过去才行,这些娃儿现在看着还小,等过几年长大了都是我的好帮手,左右不过是废些钱粮。能用银子换一批忠心耿耿的手下,再怎么说也是值得的。”鲁若麟也没用假话糊弄,大家也不傻不是。

    “原来如此。只要鲁爷有耐心,这些娃儿调教好了那肯定是忠心不二,个个都是您的义子,何愁赚不回那些花费银子。鲁爷这招真是高啊。”蒋涛和马连山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样子,戏文里不是都有吗?那些大将军们不就是喜欢收养义子为自己卖命吗?

    鲁若麟也懒得跟他们详细解释,继续问道:“人市里可有会读书写字的?”

    “这个就比较少了,文人再怎么落魄也不会流落到人市里面,在哪都能找个糊口的活计不是,除非是犯了事的。不过这样的比较少见,即便有也很抢手,基本流不到外面来。”蒋涛倒是对这些门清,张口就来。

    “女人多不多?价格怎么样?”鲁若麟还是不死心。

    “年轻漂亮的肯定少,价格也贵,样貌差一些的肯定会便宜些。”蒋涛有点诧异了,怎么连女人也要啊。

    “我那边都是些光棍汉,总不能找朝鲜女人做老婆吧。要是人市里面有合适的我就带一些回去,不要多漂亮,不难看就行,越多越好。”鲁若麟说道。

    “鲁爷真是仁义,还要操心给手下找老婆。这样,我去给您操持一下,您要是觉得划算就应下来,不行就算了,您看怎么样?”蒋涛也没有打包票,试试看再说。

    “可以,需要多少银子跟我说一声。”确实急不来,先让蒋涛跑跑看,这么大规模的买人,那些大户们肯定要好好沟通一下杀杀价才行。

    蒋涛也没问自己的好处,像鲁若麟这样的性格,绝对是不会亏待自己的。

    谈完正事,大家就喝酒吃肉,吹牛打屁,闹腾了半天,酒足饭饱就各自散了。

    回到宅院,那些娃儿们已经送过来了,总共有30来个,年纪最小的三岁,最大的也才10岁。

    亲卫们给他们烧水洗了澡,敲开成衣店的门买了一堆衣服,让这些娃儿吃饱喝足后挤在几间房里睡了。

    “明天把他们送到庄园那边去,到时候一起回去。”鲁若麟吩咐道。

    “是。大哥,我找人查了下,陈瞎子这边的小乞丐差不多就这么多了,他没敢糊弄您。郑九指那边也有差不多30个小乞丐,但是很多都被弄残了。”周永胜把收到的消息告诉了鲁若麟。

    “还有几天我们才会离开,既然那个郑九指不把人当人看,那他就不要做人了。记得做干净点。”鲁若麟阴沉着脸说道。

    最恨的就是这样的禽兽,既然碰到了,能杀一个算一个,就当是为百姓们除害了。

    “明白了,保证做的干干净净。”周永胜也是恨恨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