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6章 人市大采购
    第二天一早,徐青松就过来送帖子邀请鲁若麟参加今天晚上在醉白池举行的游园会。

    因为徐文远老爹过大寿的缘故,来了很多故交好友,其中就有很多青年才子,文人墨客。这大老远的跑来总不能只吃餐酒就打道回府吧,一些宴会就是很好的娱乐和交际活动。

    这样的聚会很受文人墨客和名门望族喜欢,在这种场合下,操作的好可以很好的提高某些人的声望,或者提升家族影响力,是江南士人左右舆论的重要渠道。

    这就像是一个论坛,版主组织活动,再邀请一些知名大V提升论坛档次,吸引众多粉丝参加。小V们则在论坛上发帖,一旦引起大V注意,得到认可或者夸奖,小V们就能声名鹊起,涨粉无数。无论是对以后科举还是做官都大有好处,也可以增加在文人圈子里的话语权,所以文人士子们对此类活动尤其热衷。

    当然,也有一些内定的角色等着出道或者刷等级,要么是大家族的优秀子弟,要么是一些书院的知名学生,或者是某个大儒或者官员的弟子。总之都是有后台的,这就像是个选秀节目一样,寒门子弟除非文才逆天,否则很难在这个平台上借力的。

    也有很多大家闺秀会借此机会与闺蜜们相聚,出来透透气。感受一下与会士子们的才情,品鉴一下现场的佳作,偷偷为心仪的士子打打气。做一下才子佳人,终成眷属的美梦,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这种大型文人聚会自然也少不了松江甚至江南当红姑娘们的捧场,要不如何体现文人雅士的风流不羁呢?

    当然,醉白池的这场聚会主要作用还是徐家为寿宴做的预热。

    鲁若麟对舞文弄墨没多大兴趣,但是去玩一玩,感受下江南顶级party,也是一次难得的体验。再说不是有江南名妓出场吗?怎么着也要用批判的眼光来审视一下当代艺术不是。反正绝对不是为了去看美女的。

    麻溜的一口答应会去见识一下,徐青松隐晦的提醒鲁若麟最好打扮成文人前往,因为那里多是文人,对武人不太友好。

    那些文人们确实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一幅天下我们最牛的模样,看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好像天地下只留下他们就可以活得多好似得。

    算了,暂时不跟他们这些措大计较,以后再收拾他们。

    对于徐青松的提醒鲁若麟也知道是好意,想要玩的舒心点也只能如此,自是点头明白。

    蒋涛的效率还是很高的,很快就带来了消息。

    那些经营人市的老板们对这样的大笔买卖很是感兴趣,这年头破产的贫民很多,根本不愁来源,怎么卖出去才是问题。

    对于孩童这些老板们给的价格确实不高,一个三两打包;女人只要不是身体残疾或者有病,按照年纪大小、姿色不同,10到20两不等。并且还在问有一些青壮要不要。

    鲁若麟不太放心,亲自到人市那里去看了看这些人。

    松江的人市规模不大,但是售卖的人却不少。都是一些破产的贫民,还有一些被主人拿出来售卖的奴仆。

    儿童其实并不是很多,男孩女孩加一起有50来人,最大的也不过8岁,这里面女孩反而少一些,因为很多女孩都被买走了。做丫鬟也好,还是进了青楼落入苦海,这些女孩子确实出路多一些。

    挑选出来的女人有80多人,因为古人生活贫苦老的也快,所以也不好判断具体的年纪,但是应该都不大,毕竟是给鲁若麟的属下找老婆,蒋涛也不可能挑些年纪大的。姿色也都一般,样貌出挑的早就被拿去卖高价了。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一番讨价还价后,儿童一律2两5钱,这些女人则13两一个打包了。

    价格其实并不高,主要是在封建社会如何养活才是大问题,很多人为了活命白送自己都没人要,生产力低下是主要原因。

    但是在鲁若麟那里不存在这个问题,只要上了工坊和流水线,小钱钱自然就会赚出来了。知识就是生产力,肯定错不了的。

    看到鲁若麟买的爽快,这些老板们卖力的推销手下的青壮,可惜价钱太高,不划算,还不如去北方偷运流民,反正那边流民多。

    “老爷,发发慈悲,把我母亲也买了吧。奴婢一定好好干活报答您。”突然其中一个女人跑出来给鲁若麟磕头。

    “贱婢!你找死吗?有人要你就该烧高香了,你那个又老又丑的老娘一看就知道是个赔钱货,哪个傻子会要。”老板一看有人搞事,立马跑出来呵斥,怕搅和了生意。

    “你觉得我是傻子?”鲁若麟面色不喜的说道。

    “啊?鲁爷,怎么会,在下可没有说过。”这个老板一愣,呆呆的说道,不知道是哪里惹了鲁若麟。

    “她母亲呢?也在你手上吗?”鲁若麟沉着脸说道。

    “在,当初是母女一起买回来的。只是她母亲年纪有点大了,怕入不了您的眼。”老板说道。

    “那是我的事情,我愿意当这个傻子。多少钱?”鲁若麟不耐烦的说道。

    “不要钱,送您了。就当给您赔罪,是小的胡言乱语。”老板一看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补救。

    “这些人里面可有亲人在这里的?都找出来,老爷我就喜欢看到一家人整整齐齐的。至于价钱你给我往高了叫试试。”鲁若麟阴沉的说道。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老爷长命百岁,公侯万代。”马上有很多女人跑出来跪着给鲁若麟磕头。

    “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坑您啊,绝对实诚价。”又有一大笔买卖上门,老板很是高兴。这里面有很多老人,这些人本来就难出手,一次卖出去能赚不少。

    价格也确实没有乱开,蒋涛已经说了,鲁爷是徐家的贵客,是可以去徐府拜寿的,坑外地人那套想死就拿出来试试。

    很快这些人的亲人就找了过来,有些老人,年纪最多也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不过在这个年代也确实算老人了,好在状况还不错,没有生病。还有几个青壮,都是这些女人的哥哥弟弟之类的,算是价钱比较高点的。

    这些老人也不是全没有用处,江南的女子哪个不会针线活儿,搞不好这些老人里就有技术好的。以后纺织工坊建起来了,这些人只要能动,都是上好的熟练工,多好啊。顺便还收买了一波人心,何乐而不为呢?

    这么一大帮子人花了鲁若麟一千多两,有点心疼。好在只要用的好,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赚回来。

    人数太多不可能安置在府城的宅院里,干脆让人送到庄园那边等着一起运回去。

    发现可以从人市买到青年女子后,鲁若麟觉得这也是条路子,虽然花费多了点,但是胜在少了很多麻烦。

    在牙人那里办好文书,交了契税,与老板交割了银子,法理上这些人就都属于鲁若麟了,权益也受到官府的保护。至于鲁若麟一下子买这么多人想要干什么,这些就不是牙人和老板该操心的了。

    至于鲁若麟有没有资格豢养这么多奴仆,有徐家在前面顶着,吃多了才会操这个心。

    私下里鲁若麟与蒋涛达成协议,由蒋涛负责帮鲁若麟在江南收集人手,不限于流民,人市上、帮派里,只要是合适的都要,选人的标准蒋涛也清楚了。鲁若麟给了蒋涛12两一个女人,3两一个孩子的价格,蒋涛应该有得赚。

    以前希望通过徐家招募流民,现在看来有点想当然了。现在江南大规模流民本就少,即便有也被那些大户们消化了,还不如在地下渠道找效率更高。

    吩咐蒋涛弄到了人就送到府城鲁若麟买的宅子里去,那边会有人负责接收给钱。以后也会在城外买座庄子,人就往那边送,毕竟在城里还是太打眼了。松江这边也会重新安排些人手,方便以后办事情。

    不过鲁若麟叮嘱蒋涛,别为了银子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然第一个就饶不了他。好在这点坚持蒋涛还是有的。

    随手扔给蒋涛二十两银子鲁若麟就走了,惹得蒋涛满脸欢喜,更高兴的是以后有了一个源源不断的财路。

    忙完人市的事情,鲁若麟回到宅子梳洗一番就准备去参加醉白池的party了。

    徐青松很贴心的亲自前来迎接。目前鲁若麟是徐青松的重要资源,自从跟鲁若麟建立关系后,徐青松为徐家获得了大量的利润,在徐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由不得他不重视。

    今天的醉白池灯火通明,人来如织。四处都挂满了喜庆的红灯笼,徐家的仆役们在里面忙来忙去,照顾客人。不断的奉上美食和美酒,为暖炉加炭火。

    醉白池以一泓池水为中心,环池三面皆为曲廊亭榭。园内古木林立,亭台密布,虽是寒冬,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因为来客众多,除了主会场外还设有很多分会场。主会场那里主要招待一些比较尊贵的客人,比如当地官员、名门望族、大儒和知名士子等。其他人则在各个分场饮酒作诗,如果有幸能得那些达官贵人们的召见,就是万分有面子的事情。

    因为天气有点冷,那些亭榭都用厚布围起来挡风,加上暖炉烘烤,里面也是温暖如春。说到享受,这些江南贵族一向是引领潮流,绝对不会委屈了自己。

    鲁若麟也没有去那些文人士子那里凑热闹,对于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们,大家肯定是八字不合的。人家嫌弃他粗鄙不堪,鲁若麟瞧不起他们狂妄无能,还是别扭在一起了。

    徐青松大概也知道鲁若麟的意思,把鲁若麟带到了一间亭子,里面都是些本地的中小家主们。这是一群披着文人外皮的商人,和徐家在生意上多有交集,靠着徐家的权势和背景生存,可以说是徐家圈子里的小弟。

    见到徐青松带着鲁若麟进来,大家都非常热情。

    “哎呀,徐老弟,好久不见啊,可是想煞为兄了。”

    “来来来,徐兄,快来喝几杯热酒暖暖身子。”

    ……

    大家重新坐定,等徐青松介绍了鲁若麟,大家更是热情了。

    徐家找到了新的海外财路,这件事是瞒不过有心人的。凭借着大量优质的食盐、腌鱼,还有日趋紧俏的辽东特产,徐家最近在江南一带很是有些受到追捧。

    北方战乱,上好的青盐时常断货,弄得达官贵人们刷牙都要紧细些用盐了,徐家的上好精盐很好的弥补了这个市场。

    徐家出手的腌鱼更是抢手,用的盐足、质好,有些鱼抖一抖甚至能落一层盐下来,对于一般人家来说,买了腌鱼甚至食盐都可以不用买了,实在是物美价廉。

    更不用提人参和高档皮货了,更是受贵人们追捧。何况鲁若麟还大量的从徐家购买货物,这些货物里也有很多是从这些商人们手里出去的,对鲁若麟这个神秘人物更是大感兴趣。

    现在徐青松大大方方的把鲁若麟带到大家面前,证明徐家不准备再独占鲁若麟这条线上的资源,愿意放大家进来一起分润。

    徐文远也是思虑良久才决定有限度的开放鲁若麟这条线,食盐的大量出货已经引起了扬州盐商的警惕和不瞒,人参和皮货又挤占了辽东军头们的市场,是时候拉一些人来分享利润,共同抵抗压力了。

    当然,这一切都要在徐家的主导下进行才可以。

    鲁若麟也一直在寻求建立其他渠道,不能单纯的依赖徐家一个供应商。这与交情无关,是现实需要。现在徐家主动介绍其他渠道,鲁若麟当然举双手欢迎。

    三方都是各有所求,自然气氛就非常融洽。推杯换盏之间,关系迅速拉近了不少。

    这些商人们对于鲁若麟能够在朝鲜占据一个岛,并且得到朝鲜王庭的承认还是非常佩服和羡慕的。

    这些商人虽说在松江过的还不错,但是上头的大佬实在太多了,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活的非常谨慎小心,处处仰仗着那些大佬的鼻息生存。所以对于鲁若麟这样实际上占岛为王的自由人是非常羡慕的。

    大家正聊的热乎,有两个年轻士子走了进来,给在场的众人行礼道:“定成、仁学见过父亲和各位叔伯。”

    鲁若麟定睛一看,还真是巧了,居然是李定成和王仁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