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58章 高贵源自德行与灵魂
    鲁若麟的一席话震住了席间所有人,如此观点闻所未闻,但是似乎也说的通,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杜君默看到情况有变,立马驳斥道:“哗众取宠,歪门邪道。我皇明得国源自上天眷顾,与你说的歪理邪说毫无干连,完全是牵强附会。”

    “民心即天意,唐太宗尚且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孟圣也有云: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可见百姓才是国家的基石,社稷可以变换,皇家也有更迭,只有百姓是永远存在的。”鲁若麟把孟子拿出来说话,杜君默也不能直接反驳,只能换个方向驳斥。

    “三纲五常,天道人伦。君臣有序,各归其位,才能国家安定,百姓安康。如你这样所说,伦常崩坏,才是灭世之兆。”

    “君贤则辅其主,主暴则易其君。此所以桀纣被诛,秦隋二世而亡。文景爱民而万民敬仰,唐宗宋仁怜弱小而名传千古。君护民,则民奉君;君残民,则民暴起。治乱轮回,概莫如是。”鲁若麟才不会信奉愚忠那一套,老百姓也不是没有底线的,当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造反从来都是华夏子民的选择项。

    “每个人如果不是身在族群之中,孤身一人,他就是绝对自由的。没有人可以奴役他,压迫他,命令他。没有官府,没有皇帝,不用缴纳赋税,不用服劳役。即不用受法律制约,也不用受道德缚束。那为何我们要组成家族、部落、甚至国家?”

    “因为我们知道一个人斗不过野兽袭击,抗不住天灾病祸。所以我们把属于自己的权利,自由的权利上交给了族群和国家,从此受族群和国家管辖,再也不能为所欲为。换取族群和国家对自己的庇护,保证自己生存和繁衍的权利。这是一种交换,是一种公约,是自然的选择。”

    “那国家该如何保护那些赋予它权利的子民呢?这就需要法律和道德。法律和道德在本质上就是要维护公平和正义,维护群体中大多数人的权利和利益。使得我们的生命和财产不会被拥有权力的人肆意剥夺。”

    “朝廷和官府的权利基础就是这些毫不起眼的庶民,当他们遵守双方的约定时,官府的权威畅通无阻,你们就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当他们不再相信双方的约定时,杀官造反不过等闲,别说是你们这些官老爷,帝王也会成为刀下亡魂。”

    “人要有敬畏之心,没有谁比别人天生高贵。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汉高祖以亭长而得天下,本朝太祖以微末而驱鞑奴。你们口中的贱民有很多人并不比你们差,他们差的只是没有一个发挥自己才能的机会而已。”

    “何为民?士农工商兵皆为民。职业无高低贵贱,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只要他供奉了朝廷他就是良民,对朝廷,对国家都是有益的,是值得肯定的。反之,哪怕你贵为王侯,没有为国家做贡献,那你就是国家的蛀虫和毒瘤,是应该唾弃的。”

    “所以你口中的低贱商人,只要他照章纳税,没有损害他人和国家的利益,那他就是国家的功臣。因为正是千千万万个这样的良民才使得国家有钱粮和人力组建朝廷和军队,维护国家的安全和利益。”

    “而想你这样的人,可有为朝廷贡献一分钱粮?可有为朝廷养活几户平民?可有为朝廷治国理民?在你没有为国家体现出你的价值之前,你没有丝毫的资格贬低你口中至少贡献比你多许多的商人。”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文人在国家中的作用,文人创造和传承了文化。这是我们华夏民族的精神食粮,是我们屹立几千年不倒的支柱,是我们华夏大一统的根基,也是我们傲然于世的财富。”

    “你吃着农民种的粮食,穿着工匠织的衣服,带着商人贩运过来的配饰,受着将士们的保护在这里吟诗作对,然后骂他们是贱民?没有他们,你就是光屁股吃树皮的野人,还要被蛮夷抓去做奴隶,离了他们,你什么都不是。”

    “士农工商,从古有之,岂是你这个黄口小儿可以质疑的?”杜君默恼羞成怒。

    “天下百姓都是帝王的子民,所谓士农工商不过是官员们为了抬高自己地位,刻意的贬低其他阶层的愚民之举罢了。论到贡献,轻语楼的邓妈妈为朝廷创造的价值都比你要高,至少她为朝廷缴纳了不少的赋税。今时今日的你,对国家和朝廷的作用绝对比不过一个老鸨。”鲁若麟鄙视的说道。

    “你竟敢侮辱名教子弟,士可杀不可辱。”杜君默噔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鲁若麟说道。

    “哟呵,可以啊。你要是还有血性直管放马过来,我保证把你打到你亲妈不认不出你来,只怕你不敢。”鲁若麟站起来对着杜君默勾了勾手指头。

    杜君默一下子就被挺在了那里,进了不是,退也不是,只能犹自镇定的说道:“粗鄙之人。君子动口不动手,不与你一般见识。”

    鲁若麟讥笑道,“只怕是孔圣人说的君子六艺早就被你们忘得一干二净了。想当初孔圣人仗剑走天涯,何等威武。汉唐时的文人上马可以治军,下马可以牧民,所以有强汉盛唐。看看你们,手无缚鸡之力,整日只会耍嘴皮子,面对朝政困局,除了骂人,还会做什么?居然还嫌铜臭,虚伪小人。既然你们这些文人都如此高洁,把你们家里的所有钱财都捐给朝廷打鞑奴,一文不许剩、一亩不许留,我马上给你们磕头认错。只问你们这些高洁之士敢不敢?”

    “你……”杜君默手指颤抖,气的说不出话来。

    “鲁兄可能误会杜兄的意思了,杜兄只是说商人本性狡诈,见利而忘义。钱财本无罪,只要是辛劳所得,就问心无愧,我说的可对?”柳如是看杜君默被逼到了墙角,实在不忍看他如此狼狈,便出言解围。

    “还是柳姑娘明白道理,不像某些人肆意狡辩,曲解大义,实在可恶。”杜君默有了台阶下,立马就顺杆爬了下来。

    “商人要是不精明圆滑,怎么赚钱养家?如何发展壮大?只要没有违法,那么一切行为都是合理的。只看到商人穿金戴银,没看到商人们远途跋涉,穿山越岭之苦。风吹日晒,野兽侵扰,更兼沿途还有许多的劫匪强盗、贪官污吏,商人的每一个铜板都是带着汗水、泪水,甚至血水。任何行业都有好人和坏人,商人也是如此。确实有一些商人为富不仁,但是更多的人只是在艰难救生罢了。”

    “你自以为读过圣贤书就可以蔑视别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其实读书人里也有大量的败类,比如前宋的秦桧,比如前朝的严嵩,多不胜数。人的高低贵贱不应该以行业和职业来划分,而是与每个人的自身学识、品德相关。即便是太监,有魏忠贤、王振这样的祸国殃民之辈,但也不乏舍身救孝宗的张敏、怀恩这样的忠义之人。”

    “先贵人,后贵己。只有你先尊重其他人,其他人才会尊敬你。高贵源自你的德行与灵魂,无关其他。”对于柳如是的论点,鲁若麟也一样不认同,别以为你长的漂亮就会让着你。

    整个阁楼都在回荡着鲁若麟的那句:“高贵源自你的德行与灵魂”,很多人都深受触动。柳如是更是出席对着鲁若麟深深一礼:“鲁兄之言震耳发聩,如是受教了。”

    “不敢当,有感而发而已,有得罪之处还请诸位多多见谅。”鲁若麟也赶紧对着柳如是和众人施礼道。

    “你这个色中恶鬼也敢自称高尚之人,谁不知道你在松江和江南大肆购买青楼歌妓,数量之多简直令人发指,连彩袖都落入你的魔手,简直如禽兽之举。”既然说不过了,杜君默就拿鲁若麟赎买青楼女子的事来污蔑报复。

    “你亲眼见到我糟践那些女子了吗?”鲁若麟反问道。

    “这还用看吗?若非如此你如何肯花大笔钱财购买那些女子。”杜君默一脸得意的说道。

    阁楼上的众人也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鲁若麟。坊间早有传闻,有一个富贵公子在大肆赎买青楼女子,有好事者因此YY这个公子哥一定是在某地建了豪宅大院,日日笙歌。说的是有鼻子有眼,很多人都信以为真。

    “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我说了不算,先前跟我回去的那些女子中有人已经回到了松江,正在府城里继续赎买青楼女子,你们可以找她去核实。”鲁若麟不为所动,神色未见丝毫慌张或者愤怒,非常平静的说道。

    “怎知你不是早就收买串通好了那些贱婢?”杜君默死扛到底。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些女子过得究竟如何,欢迎大家去我那里看看,也欢迎大家到我那里去置业或者居住,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鲁若麟巴不得他们都去看看。

    “既然鲁兄赎买了那么多姐妹不是为了享乐,那究竟是为了什么?”柳如是好奇的问道。

    “当先生,教我工坊里的工人还有他们的孩子读书识字。”鲁若麟的话犹如石破天惊,震的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滑天下之大稽,居然让工人读书,还是用青楼女子教书,简直是不可理喻。”杜君默又找到了一个攻击的借口。

    “为什么不能?我愿意让底下的人都读书识字,知书达礼,无非是花些钱罢了,我愿意出。至于用那些青楼女子,很简单,因为她们有知识,有文化,愿意听我的话给那些工人和娃儿讲课。我供她们吃穿住,她们帮我教学生,就是这么简单。”鲁若麟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

    “一群青楼女子,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诗词文章,圣人大道,是她们可以讲的清楚的吗?简直就是乱弹琴!”马上就有其他的文人开始出言驳斥了。

    “我也没准备把他们都培养成秀才、举人、进士啊,只要会读书写字,不是睁眼瞎就可以了,至少比起以前大字不识一个好很多吧。当然,如果真有天赋卓越的学生,我也不介意请名师指导一下。”鲁若麟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让这些文人很是牙痒痒。

    教化世人一直是儒家的最高追求,凡是在这上面做出了一点成绩的人无不名留青史。但是读书的成本太高,普及一直是个大问题,所以很难惠及劳苦大众。现在鲁若麟这个冤大头愿意花钱做善事,却让一群青楼女子做先生,简直就是浪费机会啊,这群文人无不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

    “而且我也找不到文人愿意前去做先生啊。去岁山东兵乱,民不聊生,我带着一群父老只得逃到了朝鲜占了个岛活了下来。那里远离中原,环境恶劣,我们也是历经万难才坚持了下来。如今已经度过了危难期,所以才会来江南重沐皇恩。岛上这样的条件又有几个人愿意背井离乡,远赴海外做先生?如果诸位有这样的贤达推荐,我将感激不尽。”鲁若麟无辜的说道。

    居然要远赴海外,去那蛮荒之地,这确实比较为难。众位文人马上就苦了脸,相顾无言。

    “诸位姐妹当真都在做先生吗?你底下的人会接受吗?”柳如是追问道。

    “当然不是,岛上现在有两三万人了,而且前来的流民越来越多,我一个人肯定管理不过来,但是岛上能书会写的人实在太少了,像彩袖姑娘她们几个比较优秀的就在帮我处理公务,实在是没有人手啊。”鲁若麟一脸无奈的样子说道。

    “至于底下那帮人会不会接受,那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问题。上了岛有吃有喝有活干,可以活下来,又不用担心刀兵之灾,不愿意接受可以离开,又没人拦着他们。况且我建的学堂不要学费,还包一日吃食,他们凭什么有意见?有意见自己去找一个免费的试试。”鲁若麟嘚瑟的说道。

    “不要束修吗?还包吃的?那你如何承担的起?”柳如是惊奇的问道。

    “我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嫖不赌,要那么多钱财又有什么用?况且这也花不了多少钱。”鲁若麟一幅我乐意,你奈我何的样子,让人恨的牙痒。

    “鲁兄高义,请受如是一拜。”不管鲁若麟出于什么原因才这样做,但是这是实打实的好事,让人敬佩。

    “知识可以改变命运,希望他们能够有一个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吧。”鲁若麟一脸感叹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