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60章 商业中心
    李定成和王仁学追上鲁若麟后,李定成问道:“鲁兄今日一席话真是震耳发聩,只是鲁兄是否太悲观了些?我大明虽有小挫,但大局尚在啊。”

    “局势比你们想的还要可怕。吏治腐败这些就不说了,我大明目前最可怕的是财政崩溃,也就是没钱了。一家无财可能会全家饿死,一个国家没钱了会怎么样?军队无法维持,朝政无法运转,内不能安民,外不能御敌,结局如何你应该知道。”

    “最可怕的是,朝廷没钱了就加税,税都加到了哪里?是宗亲王室,还是当朝勋贵,或者是文武官员,豪商望族?都不是,都加在了平民百姓身上。这些穷困潦倒的百姓本就在生死的边缘挣扎,朝廷再这样征税,是被逼死还是造反很能难选吗?”

    “造反就要派兵镇压,派兵就要花钱,花钱就要加税,最后逼得更多的百姓造反。不从权贵巨富身上收钱,一味的压榨贫苦百姓,流寇是越剿越多,最终只会天道崩殂,改朝换代了。”

    “如果那些权贵巨富愿意交税,给百姓一个喘息之机,大明尚且有救。但是朝廷上俱是一毛不拔之徒在主政,宁可搜刮走百姓的最后一个铜板,也不愿意交出自己的一顿饭钱,这样的朝廷,你觉得还会有救吗?”

    鲁若麟叹息的说道,贪婪是人的本性,不到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那些人又如何会知道后悔。

    李定成本身就是属于既得利益者,听到这番话也是沉默无言,良久才说道:“既然局势如此恶劣,鲁兄何不回大明,以兄之才,必定能有一番作为,何必避居海外?”

    “现在的我犹如初生之婴儿,如何能在大明众多权贵之中成长起来?海外虽然艰难,但好在没有诸多缚束,可以尽情发展,只待有一天壮大了,再来建功立业也不迟。”鲁若麟答道。

    “鲁兄志存高远,胸有沟壑,我等不如也。以后有需要我们的地方请尽管开口,也好让我们尽绵薄之力。”王仁学一脸严肃的说道。

    “敢不从命。”鲁若麟对李定成和王仁学也是心怀好感,相交在于知心,并没有推辞。

    经过这番争论,鲁若麟也没有了继续游园的兴致,与徐青松告罪一声后就回去了。

    鲁若麟和杜君默的争论因为涉及的话题比较敏感,对文人也不是很友好,在场的文人都没有传播出去,就当没有发生一样,只是众人对鲁若麟有了深刻的印象:这人不好惹。

    第二天晚上的寿宴就显得平淡很多了,热闹非常,但是大家也都是按照喜宴的流程走,反而没有那么放的开了。鲁若麟送上了寿礼,吃了喜宴,与老太爷说了几句吉祥话,基本就没什么事情了。

    热闹,但是也比较无聊。

    寿宴过后,徐青松带着李富川和王道成等人再次来拜访鲁若麟,这是早就约定好的碰面,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谈合作了。

    徐家有意扩大自己在白翎岛的市场份额,同时带自己的小弟们一起发财,使得他们对徐家更加依赖;鲁若麟需要更多的货物来源渠道,同时发展白翎岛的经济。所以双方确实各有所求,商谈的结果也都比较满意。

    鲁若麟承诺在白翎岛上新建一批店铺和仓库,以优惠的价格卖给他们,同时会尽快开辟北方和辽东市场,把白翎岛建成一个大型的贸易中转站。接下来的时间会大力清剿周围的海盗和不合作海上势力,创造一个安全的交易环境。

    如今大明的商业市场地域性还是非常强的,排外性和排他性都比较强烈,没有很强的实力是很难进入一个新的市场区域的。跨地域的商业行为更多的是与本地区的商业巨头们合作,这样在保证双方利益的前提下才能有进入的可能。

    大明北方因为常年征战的原因,经济基础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各种物资都要依靠南方供给。因为海禁,物资都是通过京杭大运河来运送。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时间长了,沿运河滋生了无数的利益集团。

    这些利益集团依附在运河上吸血,造成物流成本的居高不下,各种损耗也是极多。加上各种名目的收费,小商人根本就没有能力把商品运到北方。还没等你到北方,各方势力联合压榨下就能把你弄破产,甚至人财皆失。

    所以这种远途贸易只有背景深厚的高官大族或者宗亲勋贵玩的起,但是即使是他们也要一路打点。只因为一路上各种潜规则、下九流手段太多了,稍不留神就会让你有苦难言,还没地儿说理去。

    海运的便利性不是大家不知道,可是一旦大宗商品不再从运河运输,依靠运河牟利的各方势力就会利益大损。加上大海广阔,控制不易,那些豪门大族再想垄断南北贸易就不可能了。所以为了共同的利益,海运被死死的关在笼子里面,一旦朝堂上面有人提及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现在鲁若麟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可以通过海运把商品运到白翎岛,再寻机销往北方。只要不出现海难或者遇到海盗,风险和利润无疑增大很多。只要鲁若麟承诺保证航线上的安全,其他风险就都处于可控中了。

    而且白翎岛理论上是属于朝鲜的,大明的官方势力覆盖不到这里,想要通过正规渠道打压只能由汉城出面才名正言顺。不过汉城对白翎岛的控制力低的可怜,所以理论上鲁若麟只要防备住敌对势力的暗中黑手,就可以保证白翎岛中转贸易港口的地位。

    而今天来的这些商人或多或少都有参与海外贸易,只是船多船少罢了。以前大家都是打着徐家的旗号单打独斗,虽然利润确实不错,但是风险也非常大。现在鲁若麟的白翎岛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个可靠的贸易中转站,将商品运到白翎岛后可以就地销售,如果一时卖不掉也可以储存起来再销售,风险和利润就要小很多了。

    而且有了固定的贸易港口大量收购储存货物,大家可以结伴而行,一般的小股海盗就不再是威胁。更重要的是船只的效率会大大提高,卸完货就可以装货返航继续运输,销售和筹备货源的事情由其他人负责就可以了。

    至于能不能够避开大明的海禁政策与朝鲜做生意,这个问题对于一般的小门小户确实事关生死,但是对于徐家和这些中小家族来说却一点问题都没有。

    说是海禁,其实禁的都是那些无权无势的人。真正的豪门权贵有几个把海禁当回事,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别人看的。

    江南的水师和衙门里从来就少不了这些权贵的人,大家都是穿一条裤子的,才不会去管大族们的走私贸易。

    敢管权贵们走私的官员在江南也待不了,权贵们有的是手段将你腐蚀拉拢。实在是油盐不进的,自然有办法让你挪窝去个年不拉屎的地方展现正直。

    久而久之,江南权贵们走私几乎是个公开的秘密,只是大家不说破罢了。

    现在李富川他们唯一的疑惑就是鲁若麟是否诚实可靠,白翎岛的安全是否有保障,承诺中的北方客源是否能落实。

    对此,鲁若麟诚挚的邀请他们到白翎岛游玩考察一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对此各家都是颇为心动,徐青松也是在一旁极力游说,并且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举例说明白翎岛的各种好处。徐家也希望通过这些附属家族增加自己在白翎岛的影响力,只要这些家族通过徐家的帮助在鲁若麟这里获得了利益,徐家在松江甚至江南的影响力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当然,鲁若麟也坦言,自己经营白翎岛不易,不可能像大明一样不征收商税。不过他保证商税的征收绝对是公开透明的,而且商品不卖出是不会收税的。只有在卖出之后,按照规定缴税就可以,除此之外不会有任何其他税收。

    对于白翎岛紧缺的商品甚至会免税或者征收很低的税额,比如粮食等生活必需品。高档商品的征收比例会高一些,但是最高不会超过2成。对此商人们也表示理解和接受,毕竟这也在他们的承受范围内。

    东亚地区受传统的农业封建思想影响,商人的地位很低,官府对商人更多的是管制和压榨,几千年来商人们也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对官府天然就有一种畏惧。鲁若麟现在要做的就是在白翎岛创建一种经商友好型的氛围,吸引各地的商人来这里经商,将白翎岛打造成一个商业中心。

    因此,白翎岛的软硬件都必须提升,这将是鲁若麟下一步工作的重点。白翎岛离各方势力的距离都不远,朝鲜、江南、京师、日本、后金,基本都在辐射的范围内,经营的好,无疑是有非常大的前景的。

    鉴于出海的各种风险,还有其他考量,李富川等没有贸然答应鲁若麟的邀请,而是要晚些才能给予答复。

    对此,鲁若麟也表示理解,越是身居高位越是不愿意冒风险,出海在这个时代恰恰风险很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