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61章 柳如是来访
    送走了徐青松和李富川等人,鲁若麟意外的收到了夏允彝和柳如是的拜帖。显然昨天鲁若麟的一番高谈阔论引起了二人的兴趣,才这么快想要来拜访。

    对于这二人鲁若麟还是蛮感兴趣的,所以约定明天在家里扫榻以待。

    第二天夏允彝和柳如是如约到访,鲁若麟还拉来了李定成、王仁学、以及新交的张翰来作陪。

    相对于大型聚会,这样的小宴反而更加轻松自由,大家也可以放的更开一些。

    席间大家也没有谈论什么诗词歌赋,话题很快就落在了朝堂、局势上面。

    文人们大多比较感性,对时局也多有不满。言语间不乏抨击朝堂诸公碌碌无为、尸位素餐,泱泱大明竟被后金野人欺凌如是。

    鲁若麟也畅所欲言,少了很多拘束。借用后世的丰富信息和全局观念,从土地资源的拥有与分配,财政收入的来源与比例,工商行业的发展与前景,海外贸易的作用与利弊等很多角度来分析大明以及周边国家的情况。

    对于鲁若麟的这些新颖观点和看法,众人都是叹为观止,抚案称奇。

    毕竟在这个信息落后的时代,柳如是、夏允彝等人的信息来源渠道有限,即便是朝廷的邸报,很多信息也都是被屏蔽或者隐瞒的。他们更多的是通过亲朋好友的书信获得部分信息,再相互交流才能对局势有稍微了解,因此鲁若麟集合众多信息传达出来的观点就很有说服力了。

    落到大明眼前的局势,鲁若麟用病入膏肓来形容时,众人皆是不认同。毕竟身在江南的他们还没有感受到乱世来临的悲惨与混乱,虽然大明北方不时有流寇和鞑奴肆掠,但是江南依旧繁华兴盛,看不到末日崩溃的迹象。

    鲁若麟给他们详细分析了当前的情况,特别是财政崩溃后带来的一系列灾难性后果。可以说大明帝国在各条线上都已经走到了末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民生都是弊端丛生,积重难返。已经不是小修小补可以挽救的了,除非大刀阔斧的来场变革,基本已经无药可医。

    即便皇帝有变革的意愿,掌握朝廷和地方权力的权贵们也不可能放弃手头的利益,从自己身上割肉,哪怕是张太岳重生也无能为力,破而后立已经为时不远了。

    对于鲁若麟这样大逆不道、惊世骇俗的话,哪怕是言论一向大胆的江南也鲜少有闻,在场众人都是吓出一身冷汗。偏偏鲁若麟的言论都能自圆其说,且有事实佐证,让他们也无力反驳。

    鲁若麟还告诫他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北方局势已经有崩坏的迹象,江南也要早做准备。

    江南承平日久,繁华兴盛,素为朝廷的财源重地。但是也造成市井气息浓厚,喜文而厌武,军备松弛无有强军。反观北方,民风彪悍,历来盛产强军,一旦有强敌自北方来,江南几无自保的可能,到时候就如同闹事里持金的孩童,任人宰割了。

    本来轻松愉快的氛围被鲁若麟说的沉重而压抑,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思虑和忧色。

    说到这里,鲁若麟也不忘了给自己打广告,告知众人自己正在海外寻觅和建设基地,希望能够收纳更多的大明流离民众,万一真的事有不歹,也能为汉人保留一份元气。现在自己这里紧缺各种人才,只要愿意到他的手下做事,一切待遇从优。

    这些人才包括但不限于文人士子,女子、工匠、商人、农民、手艺人等,只要愿意来,都敞开了接纳。如果他们有这方面的人愿意前往白翎岛生存发展,鲁若麟保证他们的安全无忧,并且待遇丰厚。而且自己这里空缺很多,只要确实有才能,不问出身,择优录取。

    并且郑重的向众人请求,多帮自己推介引荐人才,必有重谢。

    柳如是开玩笑的问道:“鲁公子,要是奴家去了你哪里是不是也能给个官做做?”

    鲁若麟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为什么不可以?以我对柳姑娘的了解,柳姑娘也是身有才能的人,只要去了白翎岛,肯定有用武之地。”

    还举例说轻语楼的彩袖现在就负责白翎岛的许多事务。以前是白翎岛初创,机构建设不完善,部门设置不齐全。现在随着人口日众,自己马上就要定立规章制度,设置各个部门,明确职权,彩袖等众人都会有明确的官职和负责的部门。

    柳如是等人明显被吓到了,女子如何为官?岂不是乱了纲常。除了武则天时期,华夏基本很少能看到女子为官了,即便有也是宫廷里的女官,与事务官和牧民官是天壤之别。

    柳如是马上追问道:“彩袖等人还是奴籍,也能为官吗?”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在替她自己问,因为她也是奴籍。

    鲁若麟理所当然的说道:“白翎岛根本就没有奴籍,甚至是商户、匠户等户籍分类也没有。从他们上了白翎岛的船开始,所有人都是良家子。只要有才能、无劣迹,都可以为官。每个人也都可以从事自己想干的职业,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白翎岛不会、也不能设置障碍。四民之业按照各人的意愿和才能选择,而不是什么狗屁的出身和户籍。”

    柳如是是真的被鲁若麟的话惊到了,要是真的如此的话,天下女子岂不是也能建一番功业,而不是依赖男人活着。

    夏允彝反问道:“这样岂不是纲常全无,秩序混乱?”

    鲁若麟不以为意的说:“只要管理的好,职责明确,各司其职,如何会混乱?而且这样才是人尽其才,不至于英雄无用武之地。而且白翎岛犹如白纸做画,好的就实行,实在不行就改,没有万世不易的完美制度,只有与时俱进的不断革新。”

    看到鲁若麟在这里挥斥方遒,言语间豪情万丈,夏允彝等人是非常羡慕的。

    哪个文人没有治国平天下的远大理想,只是现实逼得他们只能皓首穷经,整日与那些狗屁八股文打交道。即使进了朝堂也要束手束脚,没有发挥的自由与余地。像鲁若麟这样可以主政一方,毫无约束,哪怕是个朝鲜的鸡眼小岛,也让人眼红啊。

    从本质上讲,鲁若麟可以算是朝鲜的割据军阀,只是鲁若麟行事上没有以往军阀的桀骜不驯和残暴不仁。加上地盘太小,孤悬海外,所以没有被朝鲜和江南众人视作军阀割据,最多算是蛮荒之地的酋长、小王级别,看起来人畜无害罢了。

    当然这一切还是要以武力为基础的,要不是鲁若麟有一只实力强大的舰队,哪怕是白翎岛这个鸡眼大小的荒岛,朝鲜也不会允许他私自占据。而且鲁若麟恭顺有加,为朝鲜上下带来了不少利益,权衡利弊后朝鲜才默认鲁若麟的占据事实。就这样还封了个野鸡将军,派了监事,宣示主权。

    要是条件允许,朝鲜绝对会拿下白翎岛,不让鲁若麟在岛上逍遥快活。

    众人中柳如是的心态是最复杂的,鲁若麟说的这一切是真是假还不好判断,但是描绘的前景却是十分诱人。柳如是是一个有志气的女子,比起一般男儿更加不甘平庸,只是世情如此,加上出身受限,只能在烟花间蹉跎。

    之前她与松江陈子龙志同道合,钦佩陈子龙的文采和志向,觉得是自己的良人,可以为一生的依靠。但是听了鲁若麟的话,她的内心开始动摇了,即使是与陈子龙志同道合,但是始终是依靠他生存,哪有自己独闯一番事业来得惬意和爽快。此刻的她对鲁若麟和白翎岛充满了好奇,世间真有如此美好的地方吗?

    而夏允彝等人的心情就更加的沮丧。

    看到别人已经开始展翅高飞,自己等人却还要在科举这条路上披荆斩棘才有机会一展抱负和所学,前路如何还犹未可知。这世间白首秀才、举人何其多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变成其中一个不是?心中的惆怅可想而知。

    夏允彝还好,已经是举人了,离出仕做官就差一个进士要考。李定成等人现在还只是秀才,离做官的最低标准中举都还没有达到。而想要在竞争激烈的江南中举,难度一点都不比考中进士低,他们的前途更加的迷茫。

    只是鲁若麟说的这一切只是猜测,大明的未来究竟如何也是一个未知数,要他们放弃手上的一切去博一个未知的未来,他们没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

    临了柳如是说道:“鲁公子既然将白翎岛说得如此好,奴家定要寻机上岛去看看。如果真如公子说的那般,奴家自会引荐一些姐妹前去落脚,到时候还请公子多多照顾。”

    夏允彝等人也表示了同样的想法,对此鲁若麟当然是非常欢迎,并表示如果大家确定有意上岛看看,他可以安排船只接送,保证安全。

    高兴而来,失落而归,这就是在场众人的收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