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67章 吴襄和三桂
    很快卢千奇他们就答复了鲁若麟,愿意在鲁若麟底下做事。鲁若麟非常高兴,把他们安排到监察司,并按照他们的要求配备了五十人的监察司人员,都是军队里比较精明强干的。

    这些专业特务们干起监察就是不一样,监察司的开始在磨合中逐渐成型。因为资历问题,副司长还是由曹天养兼任,只有卢千奇充分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忠诚后才会真正主事。

    现在王大海已经暂停了从山东运送流民,白翎岛的人口已经突破3万了,暂时达到了一个小极限,已经不用大规模主动接收北方流民了,主要招纳方向已经开始偏向南方的技术人口。

    现在王大海主要负责军队的招募和训练,随着势力的扩大,以前的军队又在不断被抽调,招募新兵就成为当务之急。这次鲁若麟一口气招募了2000新兵,而且都是选的流民里面的良家子,对军队的成分组成也起到了很好的稀释效果,毕竟以前那些海盗兵还是过于单一了,心性上也有些问题,只是一直被鲁若麟压制,没有闹出大的动静而已。

    有了这些新兵的加入,这些前海盗们就不是一家独大了。当然这些新兵要形成战斗力,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训练和磨合。

    山东威海卫的刘望山,鲁若麟刚穿越回来时救的海商,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知道鲁若麟在白翎岛开山立柜了,而且还混成了朝鲜的将军,特意跑到白翎岛来做生意。

    对于这位故人兼老乡的到来,鲁若麟还是很高兴的,亲自接见了他。

    见曾经的一介海商如今混成了一岛之主,还得了朝鲜的将军称号,要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好在鲁若麟没有忘记往日的那点交情,以后也能有机会跟着发点财。

    鲁若麟承诺给刘望山最好的货源,也鼓励刘望山在岛上置业经营,鲁若麟这边一定会给予照顾,并且请他对外多多宣扬白翎岛的好处,多介绍亲朋前来经商。对于白翎岛的经商环境刘望山也是有所了解,也是非常意动,答应一定会好好考虑。

    在随后的闲聊中,刘望山无意中说道他意外结识了辽东总兵吴襄。原来这位吴三桂的老爹在崇祯四年的大凌河战役中因为临阵脱逃的原因被削职,这次山东孔有德叛乱,他跟随祖大弼平乱有功,官复原职,也算因祸得福。

    因为吴襄好殖货,经商上很是有一手,所以与刘望山有了交集。听到这个消息鲁若麟很是意动,关宁军现在几乎可以算是大明朝最大的军事集团,有了军阀的苗头,仗着抵抗后金的需要,大肆向朝廷索要钱粮,在本就窘迫的大明财政上狠狠的再捅了几个大窟窿。加上紧邻蒙古草原和后金,各种私底下的贸易也是做的飞起,所以关宁可以说是非常有钱的。

    对于这样一个潜在的大客户,鲁若麟一直是想建立联系的,可惜自己没有这方面的门路,所以一直耽搁到现在。现在刘望山的出现解决了这一难题,只要与吴襄建立了联系,不愁做不了关宁军的生意。

    刘望山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鲁若麟的请求,毕竟自己以后需要鲁若麟关照的地方还很多,有这个人情在,不愁鲁若麟不还回来。所以刘望山承诺亲自带鲁若麟往辽西走一遭,前去面见吴襄。

    这个人情就大了去,刘望山也有自己的生意,现在为了帮鲁若麟搭桥耽搁了自己的生意,这就让鲁若麟很是不好意思了。干脆大手一挥,将刚出炉的肥皂低价卖了一批给刘望山,刘望山在看了肥皂的使用效果后,大喜过望,果然是幸福来的太突然,措手不及啊。连忙说道以后要大量采购肥皂,鲁若麟也承诺可以优先供应,两人是皆大欢喜。

    对于此次前往辽西,主要销售的商品就是冬装套件,再加上一些江南来的茶叶、丝绸、布匹、高端瓷器等,回程可以大量收购毛皮、羊毛、牲畜等,只有双方都有进有出,生意才会长久。只要建立了渠道,就可以根据双方需求精准买卖货物,也欢迎关宁军来白翎岛采购物资,建立商业据点。

    关宁军背靠蒙古和后金,虽然战乱不断,但是并不妨碍几方做生意交换物资。那些毛皮、牲畜在那里价格相当低廉,羊毛更是廉价到几乎如同垃圾,白翎岛愿意大量采购简直是给关宁军开辟了一大财源。

    而白翎岛的优良冬装套件,鲁若麟相信绝对会大受欢迎。保暖轻便,不影响活动,那些军头在手头有余力的情况下,绝对不会介意给手下的士兵们买上一套。只要这些冬装发到了士兵们的手上,不但战斗力在冬天会大幅提升,军队的士气也会高涨。

    如果建立了与关宁军的贸易渠道,白翎岛的中转贸易地位也会大幅提升。关宁军作为物资消耗的大户,每年消耗的物资堪称海量,只要有一部分物资从白翎岛走,都足够白翎岛吃的肚圆。

    所以对于此次的会面鲁若麟是相当的重视,思虑再三还是决定亲自走一趟比较稳妥。这次出动的规模比较大,雷霆号带队,外加五艘海船,这个实力已经不惧渤海湾的任何海上势力了。

    经过几天的航行,船队顺利到达宁远外海,路上鲁若麟通过雷达有意识的避开了所有其他船只,尽量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时节的宁远已经很冷了,海岸边已经结了厚厚的冰。觉华岛也被海冰与大陆连成一体,岛上的囤粮城残破不堪,毫无人烟。自从天启六年后金攻破觉华岛之后,本来觉得万无一失的觉华岛便失去了后勤基地的位置,明军再也不敢在岛上囤积大量物资和兵员了。

    现在岛上只有少数几个哨点作为警戒使用,其他地方基本已经荒废了。望着眼前的觉华岛,鲁若麟也是感慨万千,如此绝佳的战略岛屿居然就这样放弃了,实在不知道那些统帅们是做何想的,只要稍微用心一点,把水师利用起来,运送物资、偷袭后方,随便哪一个都能起到关键作用,何必硬是在陆地上硬拼后金铁骑啊。

    找了个背风的港湾把船队停下修整,刘望山则前往宁远城面见吴襄,得到吴襄首肯后再来带鲁若麟过去。

    第二天刘望山就带回来吴襄同意面谈的消息,鲁若麟稍作准备后就带着一帮护卫赶往了宁远城,在吴府家丁的带领下,经过一番搜检,鲁若麟来到了吴襄位于宁远的府邸。

    作为关宁军的一大军头,祖大寿的妹夫,加上善于经营,财雄势大,吴襄的府邸自然颇为壮观奢华,只是没有江南庭院的精致秀气,更多的是北方式的粗犷皮实。

    作为一镇总兵,该有的架子和威严还是有的,按照常理,对于鲁若麟这样的陌生人吴襄是不会轻易接见的。但是有刘望山牵线搭桥,更重要的是送上来的礼物价值不菲,吴襄也对鲁若麟有了些兴趣。

    在吴家的会客厅鲁若麟见到了吴襄,会客厅的夹墙烧的很旺,整个大厅温暖如春,没有丝毫寒意。大厅里站满了全副武装的精锐家丁,个个都是一脸彪悍,明显不是样子货。

    主位上坐着一位身穿居家服饰的中年男子,体态肥硕,大胖脸,没有一丝总兵的威严,更像是一个富家员外,要不是眼里的神采摄人,很容易被人欺骗。

    大厅里还有一位20余岁的男子,身材高大,威武雄壮,国字脸上少有青涩,满是刚毅,一看就知道是一位沙场猛将,正在用好奇的眼神看着鲁若麟一行。

    鲁若麟快步走到大厅中间,单膝跪下道:“末将朝鲜白翎岛游击将军鲁若麟参见总兵大人。”

    作为大明的忠实小弟,朝鲜的官员还是能够勉强得到大明承认的。

    “哦,听说你是我大明登州人氏,如何做了朝鲜的游击?”吴襄淡淡的问道。

    “只因末将剿灭了为害多时的白翎岛海盗,顺便占据了该岛做安身之所。加上末将一向安分守己,对朝鲜也还算恭顺,大王觉得与其以后被海盗所据危害朝鲜,不如让末将镇守一方,所以末将侥幸得了这个游击将军的职位,其实也就是管着白翎岛这个小岛罢了。让大人见笑了。”鲁若麟也没有做什么隐瞒,想来刘望山肯定已经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

    “也算忠勇之士,能够得外邦青睐更加难得,起来答话吧。”吴襄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解释。

    “谢大人。”鲁若麟顺势起身。

    “坐吧。”吴襄顺手一挥,鲁若麟在青年男子对面坐下,马上就有丫鬟送上了热茶和点心。

    “这是犬子三桂,听闻有朝鲜海商前来,特来相见。”吴襄指着青年男子介绍道。

    原来他就是吴三桂啊,名人啊,也算不虚此行了。

    鲁若麟连忙起身见礼,“下官见过吴大人。”

    虽然吴三桂现在只是游击将军,但是比起鲁若麟的野鸡将军,无疑大明的将军含金量更高一些。

    “见过鲁大人。”吴三桂也是起身回礼。

    开场戏唱完,接下来就要谈正事了。

    “你从朝鲜大老远跑来见我,不知所为何事?”吴襄也是直接,毕竟是武人,没那么多客套。

    “下官身居荒岛,地贫物瘠,不得不行商以谋生计。偶然得知刘望山与大人相识,所以厚颜请见,希望大人能提携一二。”鲁若麟也是开门见山,与吴襄说再多也没有真金白银更加打动人心。

    “你贩卖的都有些什么货物?”做生意吴襄是向来不会拒绝的,只要有钱赚就行。自己临阵脱逃那么大的罪最后还不是用银子摆平了,所以钱这个东西是多多益善。就是不知道这个鲁若麟的买卖有多大,能够赚多少。

    “下官初来,也不知道做什么合适,就带了一些江南的茶叶、丝绸、瓷器、布匹之类的,另外还有两万套冬装。”鲁若麟回答道。

    “冬装?两万套?”吴襄和吴三桂听到前面那些江南的特产也只是略微点头,这些东西虽然值钱,但是也算不上紧俏,辽东这边有的是人做这些生意。

    但是听到两万套冬装就有点惊讶了,冬装这个东西利润不高,很少有人会长途贩卖,但是关外这边又比较紧缺,所以肯定是不愁卖的,就是不知道质量怎么样。

    “外面就有下官带来的样品,两位大人可以查看一下。”鲁若麟也是做足了准备,只要打开了辽西的市场,服装贸易就可以让白翎岛大赚一笔。

    很快就有人把冬装的样品送了进来,鲁若麟的冬装不是简单的棉袄棉裤,还有能够护住口耳的棉帽、厚薄两款的棉手套、加长的棉袜、带加厚木底板的防滑棉靴,更有后世经典的毛领军大衣。如此详尽的冬装配置还真是亮瞎了二吴的眼。

    作为一个职业军官,吴襄和吴三桂只是简单的一看就知道这些冬装对士兵的好处。二人是眼睛一亮,马上唤过来一个家丁,把全套冬装都穿戴上,直接来到了大厅外面。

    现在的关外滴水成冰,披着皮裘的吴襄和吴三桂都感到丝丝寒意不断入骨,但是穿着全套冬装的家丁却毫无影响,兴奋的在那里拿起长矛操练起来,完了之后对冬装是赞不绝口,声称一点都不冷。

    “大人,薄的棉手套是射箭时用的,把厚的手套也戴上就可以持刀握矛,不受寒冷天气的影响了。大衣则是行军或者站岗时用的,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当棉被使,方便的很。”鲁若麟在一旁介绍到。

    “好东西,好东西啊,有了这些冬装,再冷的天也不怕了。”吴三桂也是满脸兴奋的说道,已经在幻想自己的军队穿上冬装,在冰天雪地里痛殴鞑子的场景了。

    “不错,不错,鲁大人确实考虑周详。这套冬装作价几何?”吴襄也是看到了这些冬装的好处,关宁军几十万人,要是都配上这些冬装,战力和士气绝对大幅提升。

    “因为制作比较麻烦,也比较费工费料,所以每套冬装售价五两。”鲁若麟直接给出了最低价,这些冬装的成本接近三两了,再少就赚不到什么钱了。

    “五两倒也是值得,只是两万套就要十万两,有点多啊。”吴襄邹着眉头说道。

    “大人,您不会是只买不卖吧,关外物产不少,下官也是准备带一些回去的。”鲁若麟提醒道。

    这个可以有啊。

    吴襄顿时笑容满面,“鲁大人,我们进去详谈。”神情亲热了许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