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69章 重做倭寇的大谷与一
    在攻占白翎岛的时候,鲁若麟剿灭了来岛康成的船队,里面的日本成员基本战死或者事后被处决了。但还是有一个人躲过了清洗,并且完成了训练和改造,他就是大谷与一。

    大谷与一据他自己说是战国时丰臣家大名大谷吉继家族的后代,当然这个也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毕竟大谷吉继在关原之战中战死,领地也被没收,族人更是四散逃离。

    大谷与一为人还比较有底线,不好滥杀,所以才从当初的清洗中活了下来。后来在训练和学习中也表现的比较出色,为了表示自己洗心革面,特地为自己取了个汉名王德川。一来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另类,二来暗示自己是名门之后,与德川幕府有灭族之仇,总有一天会灭了德川家族恢复家族的荣耀。

    王德川因为表现的比较好,能力也比较出众,现在已经是军中的排长了。很多时候大家都已经忘了他是日本人的事情了,因为他现在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说话,完全是一副汉人的做派,除了部分老人,大家根本不知道他是日本人。

    今天王德川突然接到通知,将军大人要见他。

    对于鲁若麟王德川是充满敬畏的,当初那一战摧枯拉朽的把来岛康成一伙剿灭,王德川是亲身经历了的,雷霆号的强大始终回荡在他的脑海中。好在他一向自诩名门之后,做事也比较有底线,意外的在清洗中活了下来,被罚作了奴役。

    本来他以为自己会作为奴役过完下半生或者死掉,再也没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好在白翎岛上的规矩慢慢建立起来,取消了奴役阶层,王德川被改判为劳动改造三年。这就给了王德川机会和希望,做事也积极认真了许多。

    后来白翎岛大规模扩军,水手尤其缺乏,表现良好,能力出众的王德川被招进了军队。在训练和学习中,因为服从性好,刻苦耐劳,加上以前就学过日本的知识,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所以很快就在一众士兵中脱颖而出,被委任为班长。

    这给了王德川极大的动力和希望,做事愈发认真卖力,不但给自己起了汉名,还处处彰显自己对鲁若麟的忠诚,是镇抚司重点关注和培养的对象。经过几次的功劳评定,最近更是升职为了排长。

    眼见白翎岛的实力与日俱增,自己的地位也在稳步提高,王德川对白翎岛的归属感也越发强烈。日本人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强者崇拜文化让他对鲁若麟奉若神明,时刻都以白翎岛的一员而自傲。

    现在能够得到鲁若麟的单独召见更是令他兴奋不已。

    来到将军府后,经过亲卫们的搜查,王德川被带到了书房的门口。马上就有人前去通报,然后把王德川领了进去。

    “三营二排排长王德川前来报告。”王德川快步来到鲁若麟面前,行了一个军礼,大声报告道。

    对于白翎岛的军礼,鲁若麟实在懒得花心思了,干脆拿人民军队的那套直接用,简单实用。比起以前的动不动就下跪,也更能体现了军人的尊严,在强行推广了一段时间后,全军都比较满意,效果非常好。

    鲁若麟仔细看了下王德川,比起汉人,他显得要矮一些,但是身体非常强壮,一身军装也打理得非常干净整洁,满脸的严肃,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兴奋。

    “很好,坐下说话。”鲁若麟点点头说道。

    “是,将军。”王德川立马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等待鲁若麟的问话。

    鲁若麟拿起王德川的档案,看了看,上面的各项评定都比较正面,属于比较可靠,值得培养的。

    “你的上级和镇抚司对你的评价都非常好,继续保持,只要能力和功劳达到了,更高的职位随时为你准备。”

    “谢将军栽培,德川永不敢忘。”王德川立马起身行礼道。

    “坐下吧,这也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今天叫你来是有事情需要与你商量,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你可以选择接受或者不接受,不要有心理负担,全凭你自己选择。”鲁若麟把手压了压,示意王德川不要紧张,坐下说话。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但凭将军吩咐。”王德川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这次的任务比较特殊,你先听完再说。”鲁若麟开始给王德川仔细介绍这次的任务情况。

    鲁若麟的计划是给王德川一条船和一些士兵,由他去日本招募一些破产武士和浪人,组成一个海盗团伙,钱粮都由白翎岛供应。招到足够多的人手之后,白翎岛会酌情再给配备一些船只和武器装备,然后他们就开始袭击济州岛,不求抢到多少东西,主要是通过持续不断的打击,消灭济州岛上的朝鲜官府和军队。

    从王德川前往日本开始,不得向外透露与白翎岛的任何关系,即使是后期进行钱粮交接也必须保证安全和隐秘,以后这个海盗团伙也不能与白翎岛有任何瓜葛。在攻击济州岛时注意控制队伍不得滥杀无辜,肆意破坏城镇。带过去的士兵尤其要注意这方面的情况,他自己也要洁身自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做恶。

    如果朝鲜有水师出动,白翎岛会安排适当的支援。总之王德川的任务就是破坏瓦解朝鲜的统治,为鲁若麟控制济州岛创造前置条件。

    听完鲁若麟的大致介绍,王德川突然明白,将军是想要夺取济州岛啊,而自己将会是这个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越想越兴奋的王德川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自己以后还算白翎岛的成员吗?

    当他提出这个问题后,鲁若麟表示,这种状况只是暂时的,等到顺利拿下济州岛,这个海盗团伙究竟如何安排到时候再做决定。不过不管什么情况,王德川在白翎岛依然保留有职位,只是比较隐蔽罢了。

    说实话,王德川现在已经不大看得上什么海盗头子的角色了,实力强大、欣欣向荣的白翎岛给了他更多的归属感。不过在不脱离白翎岛的情况下,独领一军,哪怕名义上没有关系,对于渴望建功立业的王德川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诱惑,所以几乎没有犹豫他就答应接下这个任务。

    “很好,既然你已经接下了这个任务,那先回去想想怎么开展起来,我会挑选一批精壮强悍的战士与你一同前往,他们将你是未来完成任务的重要保障,管理好他们,也要约束好他们。我不希望最后任务完成了,他们和你却废掉了。”鲁若麟警告道。

    “是,将军。”王德川心头一凛,大声回答道。

    “要想形成战斗力,适当的约束也是很有必要的,你可以把海盗的纪律控制得更严格一些,我想只要你能保证为海盗们带来钱财,享受更好的生活,他们就会接受你的管束。济州岛上的官员、军队、大户是你重点打击的目标,那些贫民就不要为难他们了,除非他们自己找死。”鲁若麟叮嘱道。

    “明白了,将军。”王德川点头应是。

    “那你先下去吧,我会安排专门的人与你对接的,以后也会有专门的人与你联系,提供各项补给。遇事多想想,千万不要莽撞,一次不行就多来几次,积少成多,不要硬碰硬。”鲁若麟说完就让王德川离开了。

    很快,一批素质和思想都比较过硬的士兵被挑选出来与王德川一起行动,名义上他们也将与白翎岛没有任何关系。

    正好王大海剿灭了一股小的海盗,缴获了几条船,其中最大的一艘还没有回岛就被隐匿了起来交到了王德川手上,随同移交的还有一批银子、铜钱和武器装备,早就准备多时的王德川立马带着手下和船前往日本去了。

    重新做回海盗对王德川来说完全没有难度,现在有了一批实力更强的手下,装备也更加精良,加上有白翎岛做靠山,他对完成任务信心十足。

    王德川现在已经改回了日本名大谷与一,他按照鲁若麟的吩咐,避开了九州和本州,来到了四国岛,开始招募那些破产的武士和浪人。

    因为德川幕府的严格控制,很多下级武士的生活都十分贫困,几乎是除了一把武士刀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武士刀已经是他们的最后尊严了,代表着他们依然比平民更加高贵。但是除了杀人别无长技的武士老爷们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在高贵但贫穷中苦熬。

    无人收留的浪人就更加悲催一些,不仅生活困苦,还要受到幕府的追捕和打击。所以偷偷回到日本的大谷与一很快就找到一批愿意出海冒险的武士和浪人,面戴鬼神童子面具的大谷与一自号海将军,要带大家在海外寻找财富和武士存在的意义。已经没有前途可言的武士和浪人们欣然加入,因为只有在战斗中这些武士和浪人才能重新找到自我,顺便解决下肚皮和荷包的问题。

    至于可能的死亡,那不过是归宿,是随风而去的樱花,比起贫穷和憋屈,那都不是个事儿。

    经受过白翎岛熏陶的大谷与一没有贸然就将队伍拉出去袭击济州岛,而是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整顿训练,强调纪律和规矩,给这些武士们讲解战斗配合的重要性。同时大笔的钱财撒下去,换来大批的优质食物和美酒,令这些武士们享受到了久违的高端美食,肚子也终于可以放开吃了。

    这些良好的待遇很快就被这些武士们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自己的亲戚朋友那里,招来了更多的潦倒武士,大谷与一的实力也开始飞涨。好在鲁若麟后来又补充了两艘船,要不都快装不下了。

    这么多的武士向这里集中,也引起了幕府的注意,大谷与一不敢再停留,直接上船往济州岛而去。

    济州岛虽然面积不小,但是人口并不多,总共只有十几万人,军队就更少了。因为靠近日本,受到海盗的袭击非常频繁,为了防备海盗,各地都修建了城墙和堡垒。只是近些年大股海盗基本消失,很多城墙和堡垒年久失修,有些残破了,守备也更是松懈了很多。

    大谷与一没有一开始就硬刚济州城,而是从岛上的其他村寨入手,接连突袭了几个村寨。与以往的海盗不同,大谷与一只是把村寨里最富有的地主老爷、朝廷官员等抢掠一空,除了反抗的人,没有滥杀任何无辜。并且严格约束那些终于放飞自我的武士们不去抢掠贫民,其实那些贫民也实在没什么好抢的。

    如果这些地主老爷、朝廷官员作恶多端,那么他们除了钱财保不住,脑袋也一样保不住,女眷更是会被赏赐给那些作战勇猛的武士老爷们。毕竟大谷与一也不能控制得太狠,只能适当的做一些妥协,避免反噬。可惜的是,大部分的大地主和官员都没有逃过清洗,他们能发财,过好日子,就是建立在各种压榨和欺压上的。

    对于这些老爷家的各种欠条、地契,大谷与一会召集村民当面焚烧掉,并且把带不走的粮食和器物分给那些贫穷的村民,组织村里的老者平分地主的田地。

    这些操作都是随行的镇抚司人员按照鲁若麟的吩咐执行的,对此那些武士老爷们还表示很不理解,维为此抗议和争吵了许久。但是大谷与一不为所动,坚决执行,甚至还砍掉了一个跳得最欢快的武士的脑袋。

    那群围观的村民什么时候看到过这么仁义、和蔼的倭寇,不但不杀他们,也不抢他们,甚至还给他们发粮食和东西。那些欠了老爷们高利贷的,抵押了田地的,现在都一笔勾销,不用还了。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很快大谷与一这伙海盗就变成了周围村子里口口相传的义匪,专门劫富济贫的。不但没有村民前往官府举报,甚至还有很多村子的村民主动寻找他们前往自己的村子干一票。

    只能说朝鲜的贫民和大明的一样悲惨,被豪绅和官府欺压得苦不堪言,大谷与一的到来点燃了他们反抗的怒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