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70章 不一样的倭乱
    大谷与一的突袭行动终于引起了济州岛官府的重视,组织了一批军队来剿灭海盗。

    只是朝鲜的军队战斗力如何就可想而知了,基本上是那些武士老爷们一个冲锋,对面就瓦解崩溃了。大谷与一他们的人数很快就在这些溃兵的口中变成了倭寇上千人了,这下敢来剿匪的基本就没有了。

    随着口碑的不断传播,很多时候大谷与一的袭击变成了里应外合式的对地主和官员的清算。大批的地主和官员纷纷抛家弃产的逃亡济州城,那些村寨成了无人统治的真空地带。

    胆小的村民害怕老爷们回来报复,不敢打他们留下来的家产的主意。但是贪婪犹如针刺一般时刻在扎他们的心,更多的人加入到了寻找大谷与一的路上。

    大谷与一终于明白了好口碑的重要性,现在他已经把手底下的人手分成几波,不断的在一些村寨组织分大户运动,每到一地都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犹如朝鲜人民的大救星,救苦救难的活菩萨,美得心里直冒泡。

    通过这些分大户运动,大谷与一得到了大批的钱财和物资,瓦解了朝鲜对底层的统治;武士老爷们也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顺便获得了许多钱财,运气好还能分到一个女人;贫民们也没有失望,分到了救命的粮食,和一些海盗不要的器物,胆子大点还能分到田。

    而且随着地主和官员被清算,连收租和收税的人都没有了,无疑是个大大的惊喜,可谓是三赢。唯一利益受损的只有那些地主和官员们,可惜他们是鲁若麟计划中优先清理的对象。

    武士老爷们大发横财的行动,随着送回去的钱财开始在日本底层武士中如同瘟疫一样传播,更多的人期待加入到这个队伍,纷纷通过各种渠道与大谷与一联系。大谷与一也需要他们来完成对济州岛的攻略,所以也是来者不拒。

    德川幕府也不是瞎子,很快就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只是幕府的反应很是诡异,并没有阻止这些武士和浪人的外流,就像完全不知道一样。即使朝鲜方面发来了质询的公文,也是一问三不知,甚至回文表示如果真是在外日本人骚扰济州岛,请朝鲜就地正法,绝无异议。

    这些贫穷武士和浪人一直都是幕府头痛的问题,治安的隐患,现在这些人跑到济州岛去祸害朝鲜人,这是天大的好事,最好是永远都不要回来。死道友不死贫道,没有普天同庆就不错了,还想我去阻止,请恕我等无能了。

    济州岛这边是有苦自己知,大量的富户跑到济州城,纷纷责怪济州知事和当地军队剿匪不力,以致匪患如此酷烈,害得自己损失如此惨重,必须立刻平息匪患,追回被夺财产。而济州城本地大户和官员则坚决反对出兵,以保城池安全。双方每天吵的热火朝天,动手打架也是稀松平常。

    济州知事也是脑壳疼,他也不敢把军队放出去剿匪,这些军队守城尚且可用,一旦跑出去能不能活着回来就只有天知道了。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放在城里安全点。但是外面的倭寇也不能不管,于是直接上书汉城请求派兵来剿匪。

    汉城一面递交文书与德川幕府严正交涉,可惜最后的结果略等于无,好在可以确定这是私下的行为,不是大规模的入侵;另一方面斥责济州知事无能渎职,又要他戴罪立功。不是不想撤了他,实在是撤了也没人愿意前往。最后汉城这边争来吵去还是决定派兵增援,一举平息倭寇。

    很快接到汉城命令的全罗南道派兵5000余人,乘20余艘战船增援济州岛。

    到汉城决定发兵时,大谷与一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止,他不但自己出动,还发动了济州岛的朝鲜贫民加入到自己的队伍,把一场海盗打劫变成了农民起义。大谷与一告诉济州岛的贫民们,只要攻破了济州城,打败了朝廷大军,烧毁那些存在衙门的地契文书,那些分给他们的田地就永远也不会被人收回去,也没有人会再欺压他们。

    为了土地,这些贫民也终于开始拼了,不过一个月的功夫,除了济州城,其他的城池和堡垒都被攻陷,官吏被愤怒的农民们杀死,朝鲜已经彻底失去了对济州岛的控制。岛上的牧场也同时失陷,大谷与一给武士们都配上了战马,战斗力有了极大的提升。整个岛上大谷与一控制的军队已经接近一万人了,骨干就是那些日本来的武士们。

    武士们也尝到了分大户模式的好处,以往对他们无比敌视的平民们,现在都把他们当做偶像崇拜,视为解救自己的救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最底层的百姓永远都是最实际的,只有切实的利益可以打动他们。虽然这些武士老爷们都是日本人,但是他们没有杀穷人,还给穷人分东西、分地,把他们从饿死的边缘拯救了回来,那他们就是好人。

    龟缩在济州城的官员富户们现在已经吓的瑟瑟发抖,前段时间曾经有几个大户准备乘船逃往本土,甚至派了水军船只护送。结果船只被抢,送回来一堆人头,再也没有人敢冒险出海了,每日期盼的就是朝廷平叛大军赶紧到来。

    终于,朝鲜的援军到达了济州城。这批大军的到来彻底稳定了济州城的民心士气,官员们开始畅谈如何剿灭城外的倭寇和乱民,恢复济州岛的王道秩序。

    随着济州岛援军到来的还有鲁若麟承诺的以雷霆号为主的支援舰队,这些船只不会直接出现在济州的战场上,但是趁着夜色送来了大批的武器装备,还有一些轻便的火炮。这些船都是从缴获里隐匿下来的,在白翎岛的账目上,它们就是不存在的。

    趁着朝鲜军队还没有出城来剿灭自己,大谷与一正抓紧对军队进行整合训练,尽量提升军队的战斗力。对于只是一个排长的大谷与一来说,指挥一万的大军确实有些吃力了,但是这样的机会同样难得,即便是鲁若麟也还没有指挥一万大军的经验呢。

    好在鲁若麟对麾下的士兵学习抓的比较紧,训练也比较严格,大家的能力提升的也非常快。在短暂的混乱后,很快就适应了下来,至少能保证指挥畅通,依令而行了,起码脱离了乌合之众,有了一些战斗力。

    这次能参与济州岛战事的都是以前的老兄弟和身边的亲卫,朝鲜籍的士兵和军官一个都没有。这些人的档案已经被鲁若麟秘密的单独存放了,不是特意追查,有充分的资料,基本不会发现与白翎岛的关系。甚至为了掩人耳目,鲁若麟对外是声称前往江南的,目的就只是把白翎岛从里面摘出来。

    现在的鲁若麟确实身在江南,年节已过,生意重新开始繁荣起来,鲁若麟这次就是来推广肥皂,顺带邀请和护送一帮有意向到白翎岛投资考察的商人,同时带回去一些最近收集的人口和物资,视察丐帮和镇远镖局的运行情况,总之也是忙的飞起。

    不过雷霆号却远在济州岛附近协调战事,以防突发情况发生,为此还特意在大谷与一身边安排了一个对讲机。有雷达的辅助,雷霆号可以很好的避开朝鲜方面的侦查。虽然很是花费了一些功夫来做掩护,但是为了长远的规划,不得不如此。

    现在的白翎岛还离不开朝鲜的支持,甚至岛上的官兵就有很多朝鲜人,比如崔永建、金大正、朴正焕等,一个处理不好,造成岛上的敌视和分裂就很不划算了。特别是崔永建,作为民政部门的负责人,在岛上的作用也非常大。一旦发现鲁若麟参与了济州的战事,翻脸是必然的。汉城那边不管出于什么考虑,也会断绝与白翎岛的往来,并派兵征讨,所以再怎么小心都是应该的。

    济州方面在援军修整完毕后,5000援兵加上2000本岛士兵,还有近万民夫,号称5万大军,气势汹汹的朝大谷与一的驻地扑了过来。对这些官老爷们来说,这是场万无一失的战斗。泱泱王廷大军,不过是剿灭一群万余人的泥腿子,哪怕里面有一些倭寇,还不是手到擒拿。

    济州岛的地势中间高四周低,除了中间的汉拿山四周几乎都是平原,没有特别险要的地势,所以除了硬拼,可用的战法并不多。要硬拼的话,就非常考验双方的训练、阵型、配合和勇气了。

    如果说大谷与一这边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的话,朝鲜方面其实也强不了多少。朝鲜对武人也是非常歧视,把大明的那一套学了个十足,造成军队的战斗力十分低下。全罗南道的这些士兵又不像北方的军队随时直面后金的威胁,还稍微有点战斗力。长期的安逸生活早就磨灭了他们的斗志,加上待遇差,士兵都不愿意卖命,士气并不高。

    哪怕为了鼓舞士气,老爷们承诺了丰厚的赏钱。但是这些兵油子早就看透了,说的好听,到时候能不能兑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谷与一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他直接拿出大笔钱财,发到每个即将参战的人手里。并且承诺,只要是参战了,每人一亩田,战死的给三亩,士气瞬间就燃爆了。为了已经分到手的田地,还有即将到手的田地,这些朝鲜贫民是决定拼了。

    对于那些武士老爷们,大谷与一承诺的就是奖励更多的钱财,田地对他们反倒没有什么吸引力。

    准备了这么久的战事实际上非常乏善可陈,两军直接对垒,没有什么埋伏啊、偷袭啊,三十六计通通用不上了,直接硬刚。

    要是势均力敌还有些说道,但是在大谷与一大炮一轰,朝鲜军阵慌乱之际,用战马和盔甲武装起来的200多日本武士迅速的突破了敌军的防线,直插中军主将。紧随着武士的是士气高涨的农民军们,被田地刺激的他们明显比那些兵油子更有战斗力,哪怕对手是职业的军人。朝鲜主将抵挡了片刻就被砍了脑袋,军队也很快就崩盘了。

    剩下的就是追击和抓俘虏的游戏了,战况即算不上激烈,也称不上完美,唯一的亮点大概就是200多日本武士的突击了。朝鲜方面大概没有想到大谷与一会有如此多的大炮,更没有想到还有200多悍不畏死的重装日本骑兵,以为胜券在握,其实自己只是一群辣鸡。反正双方基本可以算是菜鸟互啄,完全白瞎了鲁若麟担心那么久。

    随朝鲜大军而来的20艘战船,看到主力战败,士气全无,明明实力占优,却毫无斗志,扭头就跑。被乘胜追击的大谷与一船队俘虏了5艘战船,剩下的船连济州城都没有回就直接跑回本土去了。

    在济州城里等待胜利消息的官员大户们,等来的却是败退回来的溃兵,随之战败的消息满城尽知。所有的人都跑到码头往船上跑,不管大船小船,上了再说,至于是否会被拦截已经不在考虑的范围内了。大家都知道济州城已经保不住了,与其在城内等死,还不如搏一把,说不定可以活着到本土呢。

    官员和贵人的逃跑让守城的士兵轰然大散,整个城市变得不设防,地痞流氓恶棍溃兵等也开始出来烧杀抢掠,秩序瞬间崩塌。济州城内来不及逃走的达官贵人们现在再也控制不住场面了,往日的尊贵威严在屠刀面前屁都不是。哪怕跪地哀求,一样会被往日嘴里的那些贱民杀死,妻女遭辱,家财被抢个精光。

    整个混乱的秩序直到大谷与一的前锋大军到来才终止,那些贪婪的仍留在城内的地痞、流氓、恶棍、溃兵瞬间都成了刀下鬼。幸存的人们甚至在感谢这些叛军的到来,要不是这些叛军,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天,现实往往就是这么讽刺。

    当大谷与一到达济州城的时候,整个城池已经经过了大搜捕,凡是被查到有恶迹的,不管是什么身份,统统都被砍了脑袋。要是口碑良好,即便是官员、富户也可以幸免,整个城市的风气居然为之一清,更是缴获和封存了大量的物资和财富。

    占领整个济州岛的大谷与一立刻整顿秩序,扩充兵员,开出高额的奖励全岛通缉残余敌人和逃跑的官员大户。并立刻兑现了战前的承诺,当场发下大量的钱财和土地契约,反正岛上现在的无主田地多的是。拿到这些钱财和土地的士兵士气更加高涨,更是叫嚣着要打到本土去,头铁的一塌糊涂。

    很快大批的军官被派到各个村寨,代替原来的地主和官员行使管理职能,防止权力真空下不可预见的破坏,宣示大谷与一的统治权力。

    对于这些下放的军官,大谷与一严令不得危害地方,残害百姓,一旦发现,直接砍头。也不得擅自征收钱粮,一切等自己的命令。

    大谷与一和随军镇抚司人员现在非常明白,朝鲜吃了这么大的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后续绝对还会有大军到来。自己的后方一定不能乱,宁可损失一点利益也要暂时稳住这些朝鲜百姓,反正缴获的钱粮还可以维持很长的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