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75章 济州城战事(二)
    接下来几天里,金自点没有冒然攻城,而是加紧打造攻城器械,拿出大量食物犒赏士兵,恢复士气。

    但是济州城周围的山上大的树木都被大谷与一提前砍伐一空,储存在了济州城内,朝鲜大军想要制造器械只能从更远的地方寻找木材,无形中增加了工程量和难度,时间也花的更多了。

    朝鲜军营里的粮草储备并不是很多,原本想着尽快拿下济州城,就地补给,现在看济州城明显有备而来,战斗力也不容轻视,想要速战速决已经明显不可能了,金自点只能无奈写信向朝廷催要粮草补给。这引起了汉城的不满,认为是金自点无能,6万大军居然拿不下区区贼寇,弹劾他的奏折堆积如山。但是又不能不满足他的要求,毕竟平叛的事情还没有完结,只能捏着鼻子继续给他筹集粮草。

    这些粮草补给最终还是要从全罗道征集,大地主和官宦人家肯定是不会出的,这就坑苦了那些平民和小地主们。本来就艰难的生计更是雪上加霜,民怨沸腾,只是在朝廷的强压下没有爆发罢了。

    朝鲜水师成了运输大队,不断的将各种物资和人员运送到济州岛前线。鉴于战事艰难,很多平民也被征集为民夫为前线效力。可以说,济州岛的战事已经严重影响了朝鲜或者说全罗道的生计,如果战事持久或者出现什么意外,对朝鲜的打击将是巨大的。

    金自点也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大军云集,每日的消耗无以计数,朝鲜的家底本来就不厚,实在经不起折腾,他必须尽快平息济州岛的战事,否则耗时太长,即便胜了,自己回去也会受到责难。

    为了保持进攻的节奏,消耗城内的人员和物资,金自点的进攻开始变成了高频率、低烈度的持久战。暗地里金自点则在不断的蓄积力量,想要在准备充分后来个雷霆一击。

    在打造器械的同时,金自点还派兵在岛上收罗物资和人口。只要是发现有人聚居,统统抢光、烧光,老人和小孩最先遭殃,因为没有用处,直接被杀死。男人则被拉到战场上充做盾牌和填壕沟的敢死队,女人不但要受尽凌辱,也一样被推到了前线以消耗敌军的弓矢。

    对于这些叛逆,哪怕是同胞,朝鲜大军也丝毫没有留情,只要是大军所过之处几乎是寸草不留。这样的结果就是岛民们再也不敢呆在自己的村寨里,大都跑到深山躲避,或者跑到坚固的城寨中进行抵抗。

    一些与朝鲜大军有深仇大恨的人甚至组织了一些人手袭击小股的军队,为朝鲜大军的四处劫掠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毕竟相对于这些本地人,朝鲜军队在当地是人生地不熟,很容易就被袭击。

    大谷与一也没有坐视朝鲜大军在外面肆掠,将城内的日本骑兵派出了1000人出城作战,从敌军的薄弱处冲出了包围圈,然后分成几股消失在视野中。

    这些骑兵的主要任务是打击消灭朝鲜的劫掠队伍,遇到敌军人数少的时候就地消灭。人数多的话也要骚扰破坏,总之就是不让朝鲜军队舒服的抢劫。

    仗着骑兵的机动优势,加上因为解救了很多岛上民众,这些骑兵获得了岛民的大力支持,不但提供补给,还帮助骑兵打击朝鲜军队,使得骑兵的行动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基本上小股的朝鲜军队已经不敢离大营太远了。即使是大股军队也要小心翼翼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这样基本就劫掠不到什么物资了。

    除了在陆地上打击朝鲜大军的征集行动,对于海上的运输船只大谷与一也没有放任不管。他将手下的船只分成几个小分队,在海上袭击朝鲜的运输船队。

    因为实力比较弱小,袭击行动以破坏为主,主要的手段就是烧毁敌军的船只。为此每条船上都配备了新式的投石机,这些投石机的投臂上都加装了白翎岛出产的优质钢条。这些钢条都有良好的韧性,大大的增强了投石机的臂力,令投石机的投射距离更远。

    有了这些先进投石机的帮助,大谷与一的袭击船只可以在朝鲜船只的射程外就发射油罐火球,成功的概率变得更高。而且这些袭击船从不与朝鲜的水师硬碰硬,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始终以保存自身为首要目标。朝鲜的船只因为基本都满载人员或者物资,除了少部分护卫船,基本都跑不过袭击船只,所以大谷与一的船只损失很小。

    虽然每次的战果不一定很大,甚至有时候没有战果,但是积少成多之下,朝鲜的船只被焚毁的越来越多,造成的后果就是济州岛的朝鲜大军补给开始变得紧张,军心士气也很受影响。

    眼见形势开始恶化,金自点也不敢再按照原计划作战了,进攻的强度徒然加大,不顾伤亡,日夜不停的进攻。好在大谷与一麾下的士兵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战斗力也是大增,加上城内的居民全力支持,始终没有让朝鲜大军攻破城墙,反而使对方每次都留下大量的尸体。

    但是金自点毕竟占据人数优势,在他发了狠之后,济州城的伤亡也开始大增,好在大谷与一方面救护的比较及时,伤员的归队率比较高,堪堪维持了战局。

    这样高强度的攻防战相持了上十天后,双方都杀红了眼,城墙下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了,连护城河都被尸体填满了。日渐升高的气温让尸体发出阵阵恶臭,无奈之下双方只好暂时休战,安排人员清理尸体,否则一旦瘟疫来临,两方都不会好过。

    现在双方的士兵已经有些麻木了,脑袋里只有杀杀杀,神经都崩得紧紧的。现在一休战,紧绷的绳索就这样断掉了,各种负面情绪开始爆发,执法队到处在弹压作乱的士兵,维持军队的纪律。

    济州岛在这方面明显要好的多,大谷与一手下的镇抚司人员秉承白翎岛的传统,思想工作从来没有放松过,很好的舒缓了士兵们的情绪,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混乱。金自点那边就要麻烦很多了,本身朝鲜士兵的待遇就不太好,伤亡又比大谷与一那边大得多,也没有什么人来给他们缓解思想压力,遇到问题只会强行压制,士兵们的厌战情绪几乎毫不掩饰,更别谈什么士气了。

    金自点现在也是烦躁不安,他实在没有想到济州城居然这么难攻,明明只是一群倭寇和一帮乱民,居然在大军的围攻下如此顽强。现在大军伤亡过大,士气低落,无论自己如何鼓舞都提不起进攻的劲头来。最近的几次进攻就是明显的例子,大军冲到城墙下没一会就开始往后跑,执法队都制止不住,有几次甚至开始攻击执法队。如果再不做出改变,这些士兵会有什么样的过激行为谁也不知道。

    坐蜡的金自点只得趁收尸的机会暂停进攻,一边加大士兵们的待遇,平复他们的戾气,另一边不得不向汉城求援,自陈伤亡过半,无力继续进攻。威胁朝廷必须增派士兵和粮草,否则无法攻陷济州城。

    汉城在收到金自点的求援后众臣无不目瞪口呆,大骂金自点无能无耻,6万大军还有后期增派的几万民夫,居然攻不下区区济州城,还伤亡过半,徒费朝廷大量钱粮军队。要求换将的呼声开始高涨,并且要把金自点捉拿下狱,以追其责。

    虽然叫嚣的非常厉害,但是如果要换将的话换谁去则成了一个大问题。金自点好歹在北方边境作战多年,有丰富的领兵经验,要换一个比他更合适的很难。况且济州岛明显是个坑,搞不好掉进去就爬不起来,稍微脑袋清醒点的都不愿意去接这个锅。

    然后朝中自觉可能会被接锅的大臣一个个都病倒了,或者父母病重要回去尽孝,总之大人们或者大人们父母的身体都被济州岛弄跨了。

    还没有等到朝廷争出个结果来,济州岛那边传来了更坏的消息。

    大谷与一眼见朝鲜大军士气低落、无心恋战,便准备趁机出击,打垮金自点的大军,当然如何操作就要仔细思量了。

    通过观察,大谷与一发现朝鲜大军的营寨设立的并不严谨,漏洞很多,而且因为伤亡过重,士气低落,加上对济州城过于轻视,防卫也不严密,所以大谷与一决定夜袭。

    为了使夜袭的效果最大化,大谷与一与城外的骑兵取得了联系,约定好了出击的时间,并要求城外的骑兵动员更多的士兵参与行动。城外的士兵按照大谷与一的要求集结了队伍,动员了超过一万的济州岛民,而且征集了所有可以收集到的牛、马、驴等牲畜。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济州城内的士兵开始出城偷袭。

    朝鲜大军的营寨布局很有意思,营寨的外围是民夫的营地,有少量的士兵看守,本意是如果济州城敌军想要进攻的话,民夫营地可以像盾牌一样给他们做肉盾,使得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应。

    这些民夫营地里有很多被强掳来的济州岛民,这些岛民对朝鲜大军是充满了仇恨。大谷与一早就派人潜入了防备稀松的民夫营地,给这些岛民们秘密发放了兵器,叮嘱他们一旦有人袭营,他们就趁机杀死守卫制造混乱。

    在夜袭来临的时候,民夫营地在岛民内应下很快就陷入混乱,无数民夫开始哭喊着冲向军营,似乎那里才能为他们提供保护。金自点在民夫营地开始躁动的时候就安排士兵严阵以待,并对任何敢来闯营的民夫格杀勿论。

    而济州城的出击部队不断在后面驱使民夫冲击朝鲜军寨,将大军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济州城方向。就在此时,城外那些早已集结多时的士兵也从背面发动了突袭。

    他们先是用马、牛、驴等大型牲畜冲击营寨,这些牲畜尾巴上都淋了油,点火后拼命的冲击朝鲜大军的营地,完全不顾对方的攻击,使得朝鲜大军的营寨门户大开。随后在骑兵的带头下,一万多矢志复仇的济州岛民紧随其后冲进了敌营,前后夹击之下,朝鲜大军彻底崩溃了。

    早就丧失战斗意志的朝鲜士兵在混乱下只知道逃命,根本就没有想去抵抗,码头上的船只成了这些士兵的希望。在这些士兵的引导下,朝鲜大军都朝着码头狂奔,希望可以上船离开这里。

    眼见大势已去的金自点也只能在亲兵的保护下,与溃兵的一起向逃亡码头。失去组织的朝鲜兵犹如乌合之众,被大谷与一的军队屠杀、俘虏。而码头上的朝鲜兵们为了抢一个上船的机会刀枪相向、相互践踏,被杀、落水淹死的更是不计其数。

    眼见追兵将至的水师面对蜂拥而至的溃兵,只得砍断缆绳强行离开,留下无数的朝鲜士兵在码头绝望的咒骂哭泣。而这些仓皇出逃的船只还受到了大谷与一船队的拦截,根本没有组织反击的朝鲜水师被烧毁、俘虏了众多船只,只有为数不多的船在茫茫夜色中冒险逃窜,最后能有多少活下来就要看运气了。

    随着朝鲜水师的逃走,剩余的朝鲜士兵除了少数趁乱脱离大部队逃走外,其他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俘。经过事后统计,这次夜袭被杀的朝鲜士兵有一万多,被俘的也有二万多,加上攻城时战死的,估计最后逃脱的人数不到一万人,这次朝鲜的远征大军可以说是全军覆没。随军民夫的伤亡同样巨大,最后被俘的民夫只有不到三万。

    只可惜金自点不在这些战果里面,最后他还是和一部分士兵一起幸运的回到了全罗道。不过如此重大的失败,他的结局肯定非常不乐观。

    大谷与一花了几天时间才收拾好残局,清点缴获、打扫战场、追剿残敌、掩埋尸体、处置战俘,比起大战也轻松不了多少。

    这些战俘当然不会白养着,那些繁重的体力活都由他们负责,比如重新清理开挖护城河、修复城墙、挖坑填埋尸体等。海量的武器装备少部分分发给了前来助战的济州岛民,多余的全都收入仓库。缴获的钱粮等物资也分发了一部分下去,济州城的城民为了守城付出良多,大谷与一也没有亏待他们,大笔的赏赐发下去,气氛非常热烈。

    比起济州城的欢天喜地,汉城在收到战败的消息后,全城都是死一般的沉寂,唯独朝堂上却是吵的热火朝天。几个党派相互指责攻击、推卸责任,并一致要求严惩金自点。对于济州岛的战事后续该怎么办,却无人拿出一个办法来。

    李倧对金自点也是失望透顶,如此惨败甚至让朝鲜都有点伤筋动骨,好在贼寇只在济州岛肆掠,一时还威胁不到本土的安全。但是如果让贼寇在济州岛做大,威胁朝鲜南部安全,那么在北有后金鞑奴随时寇边的威胁下,朝鲜将面临首尾难顾的危难局面。

    时局艰难如斯,满朝文武却只知道相互攻讦,无人能够拿出一个办法来应对如此局面,气愤难平的李倧站起来狠狠的甩了下袖子,冷哼一声离席而去。满朝大臣这才停止争吵,恭送李倧离开,然后索然无味的散朝而去。离开朝堂的大臣们纷纷向各自派系的大佬家聚集,商讨该如何善后的事情,避免自家派系受到打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