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76章 鲁若麟的诚意
    朝鲜方面在争论许久之后,只拿出来了两个方案。

    一是将金自点革职下狱,严查在济州岛战事中有哪些过失;二是令南方各道加强沿海防备,以防济州岛贼寇袭击。至于其他的决策,完全没有。对于是否再次组织大军征讨,朝鲜王廷也是争论不休,有支持的,有反对的,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谁。而朝鲜国王李倧也没有明确的态度,即不支持,也不反对,让朝臣们也拿不定主意。

    对于济州岛这块朝鲜领土,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不能放弃的,至少口头上不能放弃,这是政治正确。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再派大军征讨确实困难,6万大军都失败了,再去征讨的话是不是要10万大军?这些大军的钱粮装备如何解决?船只不足的问题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如果将大军都用在了济州岛,北方空虚,一旦后金鞑奴来袭谁来抵挡?天启七年后金入侵朝鲜时势如破竹的那一幕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如果说济州岛被贼寇占据属于伤筋动骨,那么后金入侵就可以说是亡国灭族了,孰轻孰重根本就不用多说。

    但是这样放任济州岛不管肯定也不行,不光是面子上过不去,以后南方诸道都会受到来自济州岛的威胁。于是有人提出可以尝试招安,先把贼寇稳住再说,等到时机成熟再行征讨也不迟。

    此策一出立马受到了众多正义人士的批判和围攻,我堂堂大朝鲜,幅员千里,小中华之国,岂能与贼寇媾和?还要不要脸了。

    甲:既然不能招安,那你说怎么办吧。

    乙:剿灭,必须剿灭。不如此如何能重振我朝鲜之威严。

    甲:没兵、没钱粮、没装备、没船,怎么剿灭?

    乙:那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了,此事自有王上和议政们决断。

    甲:MMP。

    …………

    总之争来吵去就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方案,济州岛的事情就这样在争议中搁置了。

    白翎岛这边收到济州岛朝鲜战败的消息后,也是引起了哗然。大家实在是没有想到堂堂朝鲜居然干不过区区贼寇,知道你菜鸡,但是你菜成这样还是出乎大家的预料啊。

    如果你说你万历年间干不过日本,那是因为日本举国来侵,朝鲜力有不逮,情有可原。现在不过是一帮倭寇带着一群岛上的贫民,你还是干不过,而且被打了个半身不遂,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崔永建和金忠义最近一段时间脸都是黑的,对谁都没有好颜色,大家也都知道他们心中郁闷,尽量不去触他们的霉头。岛上的朝鲜商人更是脸上无光,尽量减少外出露面,实在是国家丢脸了,国民也跟着受嘲讽啊。

    鲁若麟也没想到大谷与一这次干的这么漂亮,让朝鲜放了一次大血,估计没几年都回不过来。现在的朝鲜已经无力顾及济州岛了,至少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派大军征讨了。鲁若麟立马吩咐大谷与一开始在岛内恢复生产、重建秩序、维护治安,为鲁若麟以后接手济州岛创造条件。

    一旦济州岛落入鲁若麟的手中,鲁若麟就会往岛上大规模移民,并大力发展工农业建设,同化岛上的朝鲜民众,发展空间绝对不是区区白翎岛可以比拟的。

    为此鲁若麟还特意向汉城进贡了一批物资和钱财,并表示只要王上一声令下,白翎岛上下必为王上讨伐贼寇。

    如果说以前鲁若麟这样积极求战,汉城肯定是心有防备的,无利不起早,鲁若麟肯定是想从中捞些好处的。再说那时候也觉得自己可以干的过,不需要别人来分一杯羹,所以拒绝了鲁若麟的参战请求。

    现在自家军队被干的灰头土脸、半死不活,鲁若麟的参战请求就值得琢磨一下了。

    相比于济州岛贼寇,白翎岛的鲁若麟在朝中上下的口碑都非常好。不但安分守己、恭顺有加,还为朝鲜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因为白翎岛鲁若麟的存在,朝鲜西部的海盗势力几乎被扫荡一空,沿海的安全局势大为好转,为朝鲜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白翎岛每年还会为朝廷及王室上贡大量的财物,还通过贸易使得朝鲜从上到下都获得了不菲的好处。

    所以哪怕鲁若麟是大明人,事实上割据了白翎岛,但是朝鲜上下都恨不起来。当然,这也与白翎岛面积狭小,威胁不大有很大的关系。

    现在鲁若麟积极的想要参与济州岛的战事,肯定是想从中捞取好处的。这年头没有谁是傻子,没有好处的事情鬼才会愿意去做,那么鲁若麟究竟想要得到什么好处,朝鲜是否能够承受就值得探讨了。如果鲁若麟的要求在朝鲜的承受范围内,让一些好处给鲁若麟,让鲁若麟与济州岛贼寇拼杀也未尝不可。

    至于鲁若麟能否干的过济州岛贼寇,这就不是朝鲜需要担心的了,反正损失的也不是朝鲜的力量,怎么算也不吃亏不是。

    对于鲁若麟究竟想要什么,这个问题最后交给崔永建来试探。

    崔永建最近确实是烦闷不已,身为朝鲜驻白翎岛的监事,可以说他的工作是完成的很出色的,汉城上下对他也很满意。但是这也掩盖不住所有的成绩都是鲁若麟主动配合给予的,一旦鲁若麟翻脸,按照崔永建了解的情况,朝鲜根本没有余力收回白翎岛。单单是雷霆号就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只要是上去过的人都知道。

    如果鲁若麟只是一个贪图享乐的军阀崔永建还不会如此纠结,但是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鲁若麟所图甚大。区区白翎岛弹丸之地,被鲁若麟经营得百业兴旺、繁荣富庶,聚集了大量的财富。而且鲁若麟最近一直在扩大军队的规模,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守住白翎岛崔永建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曾经崔永建也怀疑济州岛有鲁若麟插手其中,后来通过留心观察,济州岛战事正酣的时候鲁若麟和他的船队基本都在白翎岛,军队也没有减少。而且听说济州岛贼寇的骨干都是日本人,总数有几千人,海将军本人据说就是日本人。排除了鲁若麟插手其中之后,崔永建稍微安心了些。

    满怀心事的崔永建找上了鲁若麟,准备开诚布公的和他谈一谈。

    鲁若麟对崔永建的拜访早有准备,可以说自从鲁若麟布局济州岛开始,等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谈判顺利,那么鲁若麟将在保留朝鲜一定利益的前提下掌控济州岛;如果双方谈不拢,鲁若麟也不会干等,干脆直接强占济州岛割据一方。当然,那样做肯定就会和汉城翻脸,对白翎岛和济州岛的发展会很不利,是最终不得已的选择。

    说实话,自从崔永建负责民政诸多事宜后,鲁若麟确实省心了很多,崔永建也不愧是朝鲜世家出来的精英人才,能力在白翎岛一干人等中都是拔尖的。如果最终和朝鲜撕破脸,崔永建必定会离鲁若麟而去,这也是非常大的损失。

    鲁若麟和崔永建两人相对而坐,慢慢的喝着茶,谁也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崔永建问道:“将军大人上奏想要协助朝廷剿灭济州岛贼寇,大王对忠义之人向来不吝赏赐,如果将军真能平定济州岛,将军大人想要得到什么赏赐?”

    鲁若麟见崔永建没有遮遮掩掩,直指问题核心,也没有跟他打太极:“济州岛。”

    “济州岛?鲁将军是想乘人之危吗?”崔永建脸色大变,厉声问道。

    鲁若麟不为所动,给崔永建添了些茶水,平和的说道:“济州岛在朝廷手中无异于明珠蒙尘,更是被区区倭寇侵占。更可笑的是岛民尽数帮助倭寇抵抗朝廷,以致大军全军覆没,沦为天下的笑柄。即便我不出手,朝廷就可以收回济州岛吗?后金、日本会隔岸观火、置之不理吗?”

    “朝廷自有法度,不是我等可以苛责的。济州岛自大明太祖起就是我朝鲜属地,再苦再难朝廷也会将它收回,要是人人都可以趁朝廷无力之时从朝廷身上割肉,那朝廷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鲁将军还是不要做非分之想为好。”崔永建劝道。

    “以崔大人之见,如今大明和朝鲜的敌人是谁?”鲁若麟换了个话题。

    “女真鞑子狼子野心,为我大明和朝鲜心腹之患。”崔永建答道。

    “不错,女真不灭,大明和朝鲜将永无宁日。但是如今鞑子势大,大明和朝鲜几番被辱,却始终无能为力。大明幅员万里,人口亿兆,朝鲜也是纵横千里,丁口千万,竟然奈何不得区区鞑奴,实在是脸面丧尽啊。”鲁若麟叹息道。

    崔永建也是沉默无语,因为这确实是事实。

    “大明已经从根子上烂掉了,人虽众却心不齐,内耗严重,民不聊生。内有流寇肆掠,外有鞑奴攻伐,内忧外患之下自顾尚且不暇,更妄论重振雄风了。朝鲜国小民弱,若无大明支撑,只能沦为外族的鱼肉,天启七年后金的入侵就是前车之鉴。是汉人或者朝鲜人天生就比女真人弱吗?肯定不是的。曾几何时,女真人亦不过是我大明和朝鲜的奴仆,予取予求。诚然女真人出了个努尔哈赤,堪称一代人杰。但是从根子上讲还是我们大明和朝鲜出了问题,否则女真人如何能够凭借区区弹丸之地生发至此。”

    “从我在白翎岛立足开始,我的目标一直都是后金鞑子。因为他们就是一股强盗,除了烧杀抢掠,根本就不事生产,完全就是毒瘤。这样的民族肯定不能让他们壮大,否则无论是大明还是朝鲜,最后都只能沦为他们的奴隶,暗无天日,就像蒙元一样。”鲁若麟声调都抬高了。

    “既然你要打后金鞑子,那为什么想要跑到南方去割据济州岛?”听到鲁若麟的敌人是后金鞑子,那大家的目标就是一致的,有合作的余地,崔永建的语气都缓和了。

    “打仗打的是什么?打的就是钱粮人口,没有充足的钱粮人口我怎么和鞑子去拼?白翎岛弹丸之地实在是容纳不了多余的人口了。如今大明北方战乱不休,流民遍地,只要我可以控制济州岛,那么我就可以大肆收容流民,编练军队,北上攻击鞑奴,收复失地。你在白翎岛时日也不短了,我是否有能力做到这一切你应该很清楚,我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大的地盘来实施我的想法。”鲁若麟恳切的说道。

    “为什么不在辽东或者大明找个地方呢?那样岂不是更方便。”崔永建对鲁若麟死盯着济州岛颇有怨言。

    “辽东我可以一时得逞,但是不能立足,更不用谈生根发展了。至于大明,有那些权贵们在,哪里还有我立足的地方。”鲁若麟愤愤的说道。

    “济州岛是我朝鲜的王土,是不可能割让的。”崔永建摇头说道。

    “我只是需要一个积蓄力量的地方,以后只要打到了辽东,站稳脚跟,地盘多的是,区区济州岛根本就不在话下。我的想法是,由我来收复济州岛,收复之后济州岛仍然是朝廷的领土,只是由我经营。租期可以定为三十年,三十年内如果鞑奴已灭,济州岛自是可以归还朝廷。如果天要亡我,使得鞑奴席卷天下,大明和朝鲜都不在了,济州岛的归属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在我控制济州岛期间,朝廷依然可以派官员参与管理,就像白翎岛一样。而且我可以承诺,如果朝廷遭受鞑奴或者日本侵略,只要朝廷召唤,济州岛必定出兵相助。济州岛在朝廷手中一直亏损钱粮,如果由我来经营,我可以每年上缴5万两白银的税赋,并且保证朝鲜商人在济州岛的经营活动不受限制。只要保证济州岛按我的方式管理,我可以允许朝廷在济州城少量驻军,以示济州岛仍为朝鲜王土。”

    “这就是我最后的诚意了,如果朝廷不答应,那我就只能自取了。其实只要我的军队练好了,我就会北上攻取辽东半岛的南关,据金州而自立。那里的地方足够大,离鞑子也近,收拢流民也方便的多,比济州岛强出不少,到时候要不要济州岛都无所谓了。”鲁若麟把能拿出来的条件都拿出来了,如果汉城还不答应,那就真的只能强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