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78章 投资木浦港
    以雷霆号为旗舰的鲁若麟舰队浩浩荡荡20多艘战舰驶向了全罗右道木浦港,那里是离济州岛最近的大型港口,金自点当初也是从那里出发的,败退的朝鲜水师舰队也在那里。

    雷霆号的到来在木浦港很是引起了轰动,毕竟朝鲜这边真正见过雷霆号的人很少,相比于朝鲜的那些船只,雷霆号太大太显眼了。如果不是鲁若麟提前派人与港口进行了沟通,木浦港的朝鲜水师几乎要落荒而逃。

    朝鲜军队因为经历了一场大败,士气非常低落,受此影响,败军的军纪也非常堪忧。这些败军把在济州岛受到的恐惧与怨气发泄到了木浦港的居民身上,严重的影响了港口的生活和治安。因为金自点被带往汉城受审,又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些败军,使得这些败军更是肆无忌惮,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掳掠妇女,百姓是敢怒不敢言。

    鲁若麟来到木浦港时,随船而来的还有近三千战兵。这些部队经过严格的训练,能力和士气高昂,纪律也非常严明。并且这些兵在白翎岛吃的好穿的暖,每个人都经过了扫盲,每个人都看起来高大威武,精神抖擞,与朝鲜的军队简直天差地别。加上鲁若麟不惜血本的为每个人都装备了上好的武器,一看就知道是精锐之师。

    仗着没有人统领和管制,这些败军即使在鲁若麟来到的情况下也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依然在港口里作恶。目睹了一些败军的行径,眼里揉不得沙子的鲁若麟也不管自己有没有权力处置这些败兵,当即就在逮捕了一些在港口作恶的败军,稍加审讯后确认罪行比较大或者比较多的,直接就砍了脑袋。

    而且直接派兵控制了兵营,将所有的败军强制禁闭在军营中。并对军营的败军进行清算,在木浦港有重大劣迹的、组织败军作恶的、多次扰乱港口治安的,统统拉出来砍了脑袋,挂在军营门口以振军纪。

    败军的人数几乎有8、9千人,比鲁若麟的军队总人数都多的多,但是这些已经丧胆的朝鲜士兵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白翎岛军队,根本就不敢反抗。有几个幸存的军官质疑鲁若麟没有权力处置他们,被鲁若麟直接无视了,让他们尽管向汉城告状。鲁若麟料定汉城只会装聋作哑,毕竟现在鲁若麟还有很大的用处,根本就不是这些叛军可以比的。

    随着鲁若麟的到来,木浦港的情况立马好转,败军得到了惩治,再也不敢出兵营作乱。鲁若麟的军队还开始在木浦镇巡逻维持治安,保证木浦港的安定。当地的官府不清楚鲁若麟究竟是什么意思,面对这支新来的大军也是战战兢兢,不敢忤逆。

    好在鲁若麟很快就召集木浦港的官员和贤达们在木浦港最好的酒楼里会面,一番吃吃喝喝之后,鲁若麟表明了自己的来意。曾经的海盗朴正焕现在作为随军大将也有跟随鲁若麟出征,现在就由他在为鲁若麟做翻译。最近一段时间鲁若麟也在学习朝鲜话,基本的使用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但还不是很熟练,还是需要朴正焕来做翻译。

    鲁若麟的意思是,朝廷既然委任他攻略济州岛,木浦作为离济州岛最近的大港,将是他的大营所在,他绝对不允许木浦港有任何不稳定的迹象。越权也好,跋扈也罢,在济州岛战事未了之前,对于木浦港这个大后方,只要认为有碍战事的他都会管,有不服的话尽管向汉城申述。

    说到这里木浦知县的脸立马就黑了,有如此强势的客军在,他哪里还有一点发言权。原本以为鲁若麟整治了败军,自己的处境会有所好转,没想到是前门拒狼后门来虎啊。

    在场的官员大户们心里大都也是这样的想法,全都是一脸的苦涩,诺诺的不敢说话了。鲁若麟将他们的样子都看在了眼里,也明白他们的意思,现在大棒已经给了,接下来就是胡萝卜了。

    随后鲁若麟对木浦港的金知县说,以后衙门的一切照旧,他的军队只负责木浦港的安全,其他的民政事宜还是交由衙门负责。并且言道,现在的木浦港太小了,码头严重不足,不能承担起大后方的作用,必须马上扩建码头,这件事情就由金知县具体负责,他只管出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码头的扩建。

    这话说得金知县马上就眼睛一亮,好事啊!有鲁若麟的军队保证木浦港的安全,肯定是求之不得啊。现在还揽了一个大工程,关键是不用衙门出钱,这其中的操作空间就大了去。哪怕不在其中上下其手,正常的操作也能换来大笔的钱财,实在是美差啊。而且现在朝鲜上下谁不知道鲁若麟暴发户的属性,就差在脸上写个不差钱了。

    立场转变过来的金知县也没有去辩解鲁若麟对他有没有管理的权力,一口就应承了下来,生怕鲁若麟改主意。只是解释因为劳力不足,这么大的工程他不能保证尽快完成。

    鲁若麟淡淡的说道,那些败军在军营里空耗钱粮、无所事事、惹是生非,是时候给他们找点事情做了,免得他们闲下来救胡思乱想。并且表示,驱使这些败军的事他一力承当,修建码头期间败军们的钱粮也由他来承担,在朝廷新的统军大将到来之前,就这么干。

    那些败军确实是令人头痛的存在,不但要供应他们物资,还要经常为他们擦屁股,被当地百姓咒骂,金知县已经快要崩溃了。既然鲁若麟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并且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金知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心里开始盘算怎样在这个码头工程里捞些好处。

    在场的其他人都眼热的看着金知县,这真是天降横财啊,羡慕的不行。

    好在接下来鲁若麟开始疯狂下单,粮食、蔬菜、水果、生鲜、肉食、布匹、铁器、燃料、木材等,只要是有用的,统统大笔购进,而且价格给的也非常公道。在场的大户们立马眉眼都笑开了,气氛也随之热烈起来。

    一些消息灵通的人试探鲁若麟是否可以出售一些肥皂给他们,明显是已经知道肥皂的出处了。对此鲁若麟也是早有准备,随船带有大量的肥皂,都是用来做交易的。金忠义的肥皂销售市场大多在汉城附近,南方市场供应的本来就少,鲁若麟在木浦出售的这些肥皂对他的影响很小。即使有,在这个情况下也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喜过望的大户们更加热情了,肥皂现在就是硬通货,在哪里都不愁卖,能够在鲁若麟这里拿到货,无论是卖到哪里都可以大赚一笔。

    曾经的大明秀才周智孝经过一段时间在商业司的历练,已经适应了白翎岛的工作和生活。经过考察,觉得他已经可以胜任手头上的工作后,鲁若麟委任他为商业司的副司长。这次远征济州岛就有他随行,以后他会常驻木浦港,负责贸易和后勤的事宜。现在框架已经搭好了,具体的事情就由周智孝和这些地头蛇们慢慢谈了。

    大笔的利好撒下去之后,木浦港的土着们终于一扫阴霾,开始疯狂的活跃起来。

    大批的物资开始朝木浦运进,无论来了多少,统统都被鲁若麟购进,就像一个饕餮一样。本地的大户们因此是大赚了一笔,他们除了收银子,肥皂、羊毛布和羊毛线更加受他们欢迎,也为鲁若麟节省了大笔的开销。

    即便是附近的居民也获益不少,哪怕是一筐蔬菜、水果,或者自己养的鸡鸭猪羊、出海捕的渔获之类的,只要送到了白翎岛的驻军营地,全都收下。而且白翎岛的军官们纪律严明,从来不会强买强卖,每次给的银钱都很足,甚至有时候还会多给一点。

    并且港口有白翎岛的士兵负责治安之后,那些牛鬼蛇神、地痞流氓全都销声匿迹了,不管是自愿消失的还是被消失的,反正这些人统统都不见了,港口的治安立马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甚至连衙门的衙役想要继续欺压那些平民和商户时,都被这些巡逻的士兵给狠狠的整治了一番。因为实在是太丢脸,连金知县都不好开口为他们说话。

    随着码头扩建工程的开展,大量的工作岗位开始向当地居民招手,只要是愿意去码头上出把力气的,不但包吃住,还有大笔的工钱可以拿。有手艺的不但活轻松不少,工钱拿的也更多。大量的招工需求甚至吸引了木浦周边的很多朝鲜人跑来务工,木浦也因此愈发繁荣起来。

    鲁若麟之所以花大力气投资木浦港,是因为不管是出于现在的需要,还是拿下济州岛之后,这里都将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中转站。即便以后的控制权会重新回到汉城手中,但是鲁若麟留下的影响肯定不会消除,这将大大强化济州岛与白翎岛之间的航线安全,顺便打开全罗道的内陆市场,而那些在鲁若麟这里得到好处的本地大户们将是鲁若麟坚定的支持者和代理商。

    近一万的败军很快就在鲁若麟大军的监督下开始码头的扩建工作。这里有大量的土地需要平整,海滩需要坚固,栈桥需要修建,败军这帮青壮正好派上用场。好在鲁若麟也没有虐待他们,不但保证他们吃饱喝足,而且每个人都额外有一份工钱。这个待遇一出来,败军们的抵触情绪立马就消失了,干活也积极了不少。

    而且鲁若麟还实行量化考核,把败军分成很多小队,每天根据完成的工作量来进行评比,优秀的小队不但会增加额外的赏钱,当日还会有肉食和美酒供应,大大的刺激了他们的工作热情。有了事情做的败军也不再颓废,精气神也开始恢复,简直是一举多得。

    对于鲁若麟的种种神奇手段,白翎岛的众人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对于木浦港的官员和大户人家来说,简直是叹为观止。一些在大家看来束手无措的事情,在鲁若麟这里几乎就是信手拈来,堪称化腐朽为神奇。

    更令木浦港土着们惊讶的是鲁若麟居然在港口办了一所免费的学堂,教一些简单的识字写字,并声称在济州岛战事了结之前不会撤销。这所学堂对朝鲜的平民免费开放,而且每天提供一顿中餐,只要是愿意都可以把孩子送过来。之所以只招收平民,不是对大户人家有歧视,是人家即不缺那一顿饭,也不少名师教导,根本不需要和那些泥腿子们的娃儿抢那点可怜的资源。

    对于扫盲和普及教育,白翎岛已经相当熟练了。军中一些优秀的士兵已经可以独立的读书写信了,虽然比不过那些童生秀才知识渊博,但是教一些简单的识字是没有问题的。

    对于鲁若麟的这个举动,起初大家是不怎么相信的,但也有一些胆子比较大的平民试着把孩子送过来,他们觉得甭管是不是真的,起码可以混顿饭不是。当这些孩子们回来后证实的确有免费的午饭,而且还有鱼有肉管饱,还有人教他们识字后,立马就在当地引起了轰动,只要是家里有孩子的,都把孩子往学堂里送。当地的官员和大户人家们还不信,专门跑去查探究竟。

    这些本地贤达们在学堂里看到一些士兵教孩子们简单的识字、写字,教他们说汉话,并且提供丰盛的午餐后,都为鲁若麟的善举感动了。

    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啊,简直就是大善人啊。至少他们这些所谓的贤达是肯定不会花钱做这样的事情的,土豪就是土豪啊。虽然鲁若麟的行为让人佩服,但是这些贤达们心底里还是要暗骂一句真是个败家子啊。

    对于鲁若麟教朝鲜孩子说汉话、写汉字的行为,没有人觉得不妥,反而觉得更加高大上。汉城满朝文武哪个不是以写汉字说汉话为荣,世家大族更是用汉话和汉字培养一代代的家族子弟,至于朝鲜谚文,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泥腿子们用的下等东西,怎么能够与汉文相比。

    连权贵们都这样认为,朝鲜百姓就更加不用说了。当自己的孩子学会了用汉字写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这些朝鲜百姓的那种激动和骄傲简直冲破天际,对鲁若麟的感激更是无以加复,很多人因为身无余财,只能跑到码头那边给鲁若麟磕头表示感激。

    这一系列的操作下来,鲁若麟的大军很快就得到了木浦港当地居民的认可和拥护,威望甚至不输朝廷。

    在经营木浦港的同时,鲁若麟也没有忘记他南下的主要工作,因此不时有船只南下济州岛“剿灭”贼寇,时不时的还会俘虏一条船只回来,向外界证明鲁若麟的攻击还是绰有成效的。

    这些被俘虏的船只是大谷与一故意放弃的,船上的都是一些极端的、残暴的、不安分的日本武士和朝鲜官兵,经过镇抚司的评估,这些人很可能会反对投降鲁若麟,是非常大的隐患。所以在鲁若麟和大谷与一的里应外合下正在不断的将他们清除掉,即增加了鲁若麟的战功,也为后续接收济州岛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