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79章 轻取济州城
    对于如何合理的拿到济州岛,鲁若麟也是有一定的计划的,不可能直接上来就接收大谷与一的势力和地盘,这太明显了,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猫腻,所以适当的放慢节奏是很有必要的。

    大家都知道鲁若麟的实力在海上,船多炮多,士兵训练有素,战斗力很强。但是面对济州岛人数众多、士气高昂的海将军部队,胜算究竟如何还是未知数。而且海将军还有坚固的济州城作为依托,当初金自点6万大军都没能拿下万众一心的济州城,鲁若麟手下的几千部队怎么看也难以成功。

    所以对于鲁若麟收复济州岛的战事,大家都认为这将是一个长期的事情。鲁若麟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与济州岛的战事进行的非常缓慢,除了偶尔爆发的海上战斗,登陆战是完全没有的。

    好在汉城也知道期望鲁若麟快速拿下济州岛是不现实的,并没有催促鲁若麟进兵,只要鲁若麟的战斗还在继续,汉城对内对外就能够有个交代,至少朝廷是没有放弃济州岛的,我们的军队还在战斗不是。

    鲁若麟也期望把战事稍微拉的长一点,这样也有借口对朝鲜南方进行渗透。时间每长一天,朝鲜南方对鲁若麟的认可就会多一分,对以后开发济州岛也会形成很大的助力,无论是物力还是人力,都是济州岛需要的。

    济州岛的大谷与一除了偶尔派一些人出海送人头外,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内政上,军事相反放松了很多。凭借手上大量的俘虏,大谷与一开始在济州岛疯狂的修建道路、桥梁、沟渠、堤防等,并且开垦了大量的荒地,新建了许多农田、房舍等,甚至对于济州城的码头都进行了扩建和加固,其实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为以后鲁若麟接手做准备。

    因为这些大量的基础建设,虽然有俘虏们作为免费劳动力,但是同样需要海量的粮食作为支撑,否则根本玩不下去。所以很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鲁若麟的战舰一直在济州岛附近“作战”,但是从江南和日本运往济州岛的粮船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影响,源源不断的支撑着济州岛的基础建设。

    虽然德川幕府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但是还是有对外贸易的港口,长崎港就是日本这一时期对外贸易的唯一港口。荷兰和大明是日本允许交易的贸易对象,而大明的对日贸易基本都在郑芝龙的手中,而郑芝龙的根据地在福建,在大明的南方,并没有北上插手朝鲜贸易的想法。

    而日本商人是不允许出海经商的,所以济州岛与日本的贸易都是大谷与一派人前往长崎进行的。而且贸易的主要物品就是粮食、硫磺、黄金、白银等日本的大宗商品,卖出的却是肥皂、羊毛布等白翎岛特产,还有江南的棉布等,神奇吧。济州岛还在与鲁若麟交战,但是紧俏的肥皂和羊毛布一样出现在大谷与一的手中,这里面的猫腻就不用细说了。

    对于大谷与一这个明显没有贸易资格的人,德川幕府罕见的没有去细究,大开方便之门,内里究竟存了什么心思就一目了然了,这也使得各种急需的物资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了济州岛。

    在济州岛“战事”还在进行的时候,白翎岛那边也没有闲着,眼见济州岛即将到手,鲁若麟徒然加快了从大明和辽东移民的速度。

    因为孔有德叛乱、尚可喜投金,旅顺也被后金夺去,切断了皮岛与山东的联系,皮岛总兵沈世魁的日子愈发艰难起来。物资的短缺使得辽东的众多岛屿处境堪忧,不要说那些渡海逃过来的辽民们,就连军队的粮食都不够吃了。趁着这个机会,鲁若麟也没有客气,直接到各个岛屿上捞人,这不是在趁火打劫,而是在救人,是在为汉人保留一份元气。

    而山东那里因为长期招收流民的缘故,与当地势力建立了比较密切的联系,一直是白翎岛流民的主要来源。后来白翎岛容纳不下了,才放慢了在山东招收流民的步伐,现在是时候加快速度了。为了让当地官府和势力在输送流民上面再加把力气,鲁若麟开始用肥皂和羊毛布作为刺激手段,还在银钱上给予保证,一个人一两银子或者等价值的肥皂和羊毛布。

    在鲁若麟的物资奖励下,大量的流民被偷偷运往白翎岛临时安置。前几年的战乱造成的大量流民依然是山东地区的一大难题,也是叛乱的隐患,现在能够把这些人卖出去,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情。只是这种事情说出去肯定是不光彩的,所以大家都是闷声发大财,把辖区内快要饿死的流民都卖出去了。而且他们还听说以前那些运出去的流民过的都不错,起码都活下来了,把他们卖出去也算是积德吧。

    江南那边镇远镖局同样在悄悄的收集流民往白翎岛送,随着镇远镖局的生意越做越大,关系网也逐步向内地发展,能够收集到的各色流民也越来越多。镇远镖局每次出镖都能带许多的流民回到松江府,然后交给何大成集中整编调养后送到白翎岛。

    事情做多了自然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好在这些流民没有在松江形成巨大的规模,一旦到了一定的数量就会被送走,没有引发官府的造反预警,所以大家对此事也就没有深究。

    况且这些流民几乎都是官府放弃的对象,是祸乱的源泉,有人能弄走肯定是好事情。一些知道鲁若麟海外背景的人,明白这是鲁若麟在充实自己的人口,加上镇远镖局和何大成一向乖巧懂事,该有的孝敬从来就没有少过,只要不是想造反,大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白翎岛对这些新近上岛的人都做了集中的安排和培训,熟悉鲁若麟治下的各种规矩,学习一些知识和技能,为移民济州岛做着最后的准备。

    随着鲁若麟收复济州岛的战事进行了几个月,消灭的贼寇也有几百人了,缴获的大小船只也有十来艘,汉城的耐心似乎也到了极限,开始催促鲁若麟登陆作战了。鲁若麟也觉得该做的戏也差不多了,自己也等的不耐烦了,是时候收取济州岛了。

    这段时间,白翎岛上新练成的军队也开始增援到了木浦港,鲁若麟麾下的战船达到了30来艘,兵员也有近6000人,准备工作也做的很充分了,终于在万众瞩目下开始发兵济州岛。同行的还有近5000朝鲜士兵,这些士兵终于从战败中走了出来,在新来的将军统领下协助鲁若麟收复济州岛,好歹要为汉城争点面子。

    夺取济州城的战斗比想象中的要简单的多,根本就没有经历惨烈的战事。原因无外乎于里应外合,而且还是海将军本人的配合,如果这都要出意外,鲁若麟简直要找块豆腐撞死了。

    经过前段时间的有意清洗,大谷与一在济州城的统治已经非常稳固了。至于济州岛上的那些村寨,大谷与一实在是没有能力管理,只是委派了一些官兵维持地方治安,收取一些粮税,更多的是交给了当地人自己治理。

    现在要开始操作移交济州岛的事宜了,作为大谷与一手底下核心的战斗力量,近3000的日本武士就成了头号障碍。没错,日本武士们已经扩大到3000人了,在大谷与一取得济州岛控制权后,又有一些日本武士通过各种门路来到了济州岛,加入了大谷与一的队伍。

    为了防止这些日本武士成为移交的障碍,大谷与一特意将他们分成很多小队,委派他们到地方上去驻防,济州城内只留了500人的核心武士。因为信息来源的不对等,这些日本武士并不知道鲁若麟的大军即将到来,只知道最近济州岛上的战事并不怎么激烈,也没有起什么疑心,高高兴兴的到地方上去驻守了。

    在约定的日子,大谷与一召集军中将领酒宴,军营里也赐下了大量的酒肉,特别是日本人那里酒更是大量供应,借口就是为以后的大战鼓舞士气。众人也没有怀疑,都是高高兴兴的大吃大喝,喝的是烂醉如泥。

    临近夜晚,鲁若麟的舰队开始靠近济州城外的码头,有雷霆号在,晚上出航根本不是问题,整个船队在雷霆号的指引下顺利的到达了码头。

    码头上守卫的士兵也在大谷与一的安排下喝的一塌糊涂,守备松懈的很,很快就被提前登陆的部队控制,封锁了码头。后续大军开始源源不断的登陆,稍作整顿就直扑不远处的济州城。

    济州城的城内早就有安排好的人为大军打开了城门,只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士兵引起了一些骚动,很快就被镇压。鲁若麟的大军进城后快速的控制各个城门和军营,军营里的军官和将领都在城主府里夜饮,根本无人主持,在一阵混乱之中很快就被镇压了下来。军营里的士兵们惶恐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鲁若麟大军,全都吓的瑟瑟发抖,时刻担心自己的脑袋会被砍掉。

    日本武士营地里更是不堪,除了几个头铁的反抗被杀之外,大部分的武士都是在醉梦中被俘虏的。

    对城主府的围剿也非常顺利,有大谷与一和镇抚司的配合,几乎是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城主府和里面的将领们。

    城中的居民终于发现情况不对,胆大的偷偷开门看个究竟,被满大街的士兵吓的很快就缩回去了。更是把大门塞的严严实实的,尽量给自己多一点的安全感,整个城市弥漫在恐惧之中,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彻底控制了济州城后,鲁若麟终于来到了城主府,见到了阔别多日的大谷与一。

    “卑职王德川见过将军!”大谷与一激动的向着鲁若麟敬了一个军礼。

    “免礼,德川,辛苦了。”鲁若麟也是非常兴奋的对大谷与一说道。

    “不敢,还好没有辜负将军的期望。”大谷与一也是满脸笑容。

    “干的非常不错,令我刮目相看啊。德川,这次夺取济州岛你功劳甚大,等全岛平定下来之后镇抚司自然会为你叙功,希望你不要松懈,继续努力。”虽然有鲁若麟在幕后指挥,但是王德川的表现确实非常亮眼,鲁若麟也不会吝啬对他进行赏赐和提拔。

    “谢将军。”王德川也是一脸的兴奋,不知道自己会有怎么样的赏赐。

    “德川,你这次功劳甚大,肯定是要独领一营的,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嘛就是单独新建一营,你来做主官。第二个嘛,你手下的日本武士确实不错,要是训练的好不失为一大助力,只要是听话的,我就按你的意思不杀他们,把他们都留下来,独立组建一个瀛洲营,由你来统领。你好好想想再答复我。”鲁若麟给了王德川两个选择,就看他本人怎么选了。

    “多谢将军。这些日本武士都是比较听话的,在我的约束下也没有作恶,不听话的早就都处理干净了,感谢将军放他们一条生路,属下也不算失信于他们。就是不知道这个瀛洲营是个什么章程?”王德川问道。

    “这些武士都是骁勇善战的,弃之不用实在可惜。只要他们服从管理和约束,认真学习汉话,我将对他们一视同仁,绝不区别对待。”日本人喜欢依附强者,只要他们愿意汉化,鲁若麟倒是不怎么排斥,按照汉文化的强大同化力,最多两代人,他们就会变成华夏人了。

    “将军,我愿意去瀛洲营。”得到鲁若麟答复的王德川没有犹豫,选择了瀛洲营,他自信只要鲁若麟不歧视瀛洲营,瀛洲营必定会更加强大。

    “好,那我现在就任命你为瀛洲营的营长,统领整个瀛洲营。你马上整顿收编岛上的日本武士,按照咱们白翎岛方法将他们好好练一练,以后我会有大用的。军营那边有几个日本武士抵抗的时候不幸战死了,你找一个首级好好打理一下,那就是上交给朝廷的海将军了,以后你就不用再带面具出现了。”作为罪魁祸首的海将军,肯定是要给朝廷一个交代的,还好海将军一直都是用面具示人,随便找个日本武士的脑袋就能交上去,只要济州岛平定了,朝廷也不会深究。

    “这些蠢货,喝了几斤猫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实在是死有余辜。不过他们也是不知道情况,既然人已经死了,能否将他们的财产交给他们的家人?”对于这几个在解放前夜死去的日本武士,王德川只能对他们表示遗憾了,最多为他们争取点福利。

    “这些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可以了,既然是枉死,你再加份抚恤吧。”这些日本武士还是要拉拢一下的,也费不了多少钱,也是卖王德川一个面子,让他可以更好的统领下属。

    “多谢将军。”王德川这次是确实被鲁若麟的大气感动了,跟着这样的人走才令人安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