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89章 进驻天津
    浩浩荡荡的船队终于靠近了海河口,从这里溯流而上可以到达通州、北京,天津城就扼守在这条河上,由天津三卫把守。

    不过明代的卫所兵是个什么德性大家都知道,指望他们作战是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清军还在京师北面肆掠,整个顺天府都处于戒严状态,一日三惊、风声鹤唳说的就是他们。

    当鲁若麟和沈志祥的船队沿海河抵达天津城的时候,虽然是大白天,但是天津城大门紧闭,城头上兵丁林立,一幅如临大敌的样子。看到有船队到来,城头早就戒备起来了,一阵鸡飞狗跳之后,等到船队来到近前,见到桅杆上的大明日月旗和沈字靠旗,城中的众人提着的心稍微落下了点,就是不知道是哪位大人麾下的军队来此,看气势雄壮的很。

    天津城东西长,南北短形如算盘,所以人称“算盘城”。它周长九余里,城高三丈五尺,设四个城门,分别以镇东、安西、定南、拱北命名。城的四角设有四个角楼,城内设东、西、南、北四条大街,中央为鼓楼。城周围分别设立了七座环城炮台。

    北门外是通往京师之路;东门外临海河,鲁若麟的船队现在来到的就是东门。作为北方漕运中心的天津,江南粮船汇集于此,是一处繁盛兴旺的城市,商业异常发达。不过因为清军的入侵,天津城码头昔日密密麻麻的船只几乎都失去了踪影,只有三三两两的几条小船在那里停靠。

    鲁若麟船队的到来,吓得那些小船纷纷远离,很快城头就放下了一个吊篮,一名士兵跑来询问情况。

    沈志祥出面接见了这名士兵,给了他沈世魁开具的勤王公文,上面盖有东江镇总兵的大印。拿到文书的士兵不敢怠慢,立马返回城内交给上官。

    听闻有大量军队到达的天津巡抚贺世寿正在衙门等待消息,如今清军势大,北面传来的消息非常不乐观,不是今天哪个县被攻陷,就是明天哪个军队被击败。堂堂大明的京师就这样让鞑奴任意肆掠,各地都是死守城池,基本没有出去应敌的。能保住城池不失就已经是大功一件、邀天之幸了,至于那些城外的百姓,只能希望他们命好逃过鞑子的屠戮了。

    因为鞑子的入侵,战局不利,朝廷已经下昭外地兵马进京御敌了。陆陆续续已经有一些客军到达,但是这些军队大多不堪一击,行动也是非常迟缓。有些军队甚至还没有遇到鞑子,只是谣传有鞑子来了,就落荒而逃、一哄而散,实在是丢脸至极。

    这些军队打鞑子不行,祸害老百姓却相当拿手,而且动辄要钱要粮,令京师官员对这些勤王军队是相当无奈。要不是形势危急,早就让这些人滚蛋了。所以贺世寿对这支突然出现的勤王军队也是相当警惕,尤其是这支军队居然是坐船过来的,而且人数众多,更是不敢掉以轻心,万一把天津城祸害了,那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当看到沈世魁的公文时,贺世寿是一脸疑惑,东江镇如今是什么情形谁不知道啊,也就是还有半口气在罢了。而且最近几年内乱不断,对鞑子的骚扰作战也是越来越无力了,朝廷对他们也是失望透顶,基本快要放弃了。现在沈世魁居然派出如此多的船只和军队来进京勤王,是个人都不会相信,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啊?

    贺世寿让小兵回去回复沈志祥,公文没有问题,但是其中有许多疑惑需要他当面来解释。随后叫来了几个熟悉东江镇情况的官员来辨认,如果这支军队有问题,那么在这些官员面前就会露出马脚。

    很快沈志祥和几个亲兵被放进了城内,天津城的东门依然紧闭,对码头上的船队依然十分戒备。

    来到巡抚衙门的沈志祥拜见贺世寿的时候,见到大厅还有几名其他的官员,其中几个官员还比较眼熟。快步来到大厅中间,沈志祥单膝跪下,“下官东江镇副将沈志祥见过巡抚大人和诸位大人。”

    贺世寿看到那几个官员都轻轻点了点头,确定此人没有假冒,便稍稍放下心来。

    “起来答话。”贺世寿说道。

    “谢大人。”沈志祥连忙起身,等候贺世寿的问话。

    “你家叔父近来可好?”贺世寿这话表示我知道你,还知道你是沈世魁的侄子,别耍什么花招。

    “回大人,叔父大人忧心辽东战事,头发都快愁白了,近日又听说鞑子跑到京师来了,唯恐惊扰了陛下,所以让下官带兵驰援京师,哪怕是战死了,也不能让鞑子伤害陛下分毫。”沈志祥这话还是鲁若麟教的,背出来满满的高大上、正能量,谁也挑不出错来。

    “沈总兵忠心报国,可谓武人之楷模啊。这次你们带了多少人马来援?”贺世寿听了这话也是满意的点点头。

    “回大人,总计有大小战舰50余艘,精兵一万五千人。其中还有铁骑三千,火枪手三千。”沈志祥骄傲的说道。

    “哦,居然有如此多的兵马?还有骑兵?”贺世寿估计沈志祥的部队能有一万人就不错了,不过还有骑兵倒是出乎意料。

    “回大人,下官岂敢隐瞒,确实有这么多人,而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定要给鞑子一个好看。”沈志祥也知道如今的世道都喜欢夸大兵力,三千都能说成一万,但是鲁若麟的一万五千人可是实打实的人数,而且那装备和气势,自己见了都犯怵。这也使得他对这次北上京师干鞑子不再悲观,隐隐的有了一些期待。

    “如今京师危急,既然你部已经到达天津,那就稍事修整几日,我自当上陈兵部和内阁,至于安排你部出战何处,想来兵部和内阁自有安排。我会让人给你送些粮草,切记约束好部队不要滋扰地方,否则国法无情,谁也护不住你。”贺世寿对于沈志祥没有指挥权,只能上报给朝廷,又怕这些东江兵祸害天津,又是送粮草,又是警告,很是花费了一番心思。

    “多谢大人。下官一定约束好士兵,不给大人添乱。”沈志祥连忙说道。

    “恩。”贺世寿轻轻的点了点头。

    “沈大人,本官有一事不明,还望不吝赐教。”大厅里的一个文官说道。

    “原来是李大人,好久不见,失礼了。哪里敢有什么赐教,您尽管问就是了。”这个李大人是天津城的兵备官员,曾经给皮岛送过粮草,与沈志祥有过几次交道。

    “本官听说沈总兵那里如今战事艰难、困难重重,已经多次上书朝廷讨要粮草物资。只是朝廷如今也是捉襟见肘,力有不逮,运送的物资也是不多,为何如今你部还有余力驰援京师?”明明穷的要死了,居然还能够从皮岛跑到京师来,想想都不合常理啊。

    “这个……”沈志祥也知道事情反常,肯定瞒不过这些老狐狸。

    “莫非有什么隐情吗?还不如实道来!”事关军队,而且是京城,由不得大家不小心。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情面了,李大人厉声喝道。

    “本来这次进京勤王叔父大人是有心而无力的,皮岛如今确实日子过的很苦,能够不饿死就不错了。但是这次奴酋居然妄自称帝,实在是大逆不道,叔父大人就联系了朝鲜济州岛的鲁若麟大人,邀请鲁大人带兵进京打鞑子。鲁大人对于鞑子也是非常痛恨,立马就答应了叔父大人,这才有了此次的勤王之师。”沈志祥按照鲁若麟的吩咐把自己主动出击变成了应沈世魁的邀请,因为只有这样才算是有点合理。

    “这个鲁若麟是何人?济州岛又在何地?”贺世寿对鲁若麟和济州岛是一点都不了解。

    “鲁大人如今是朝鲜济州岛水军节制使,统管济州岛和白翎岛两地。济州岛是朝鲜最南边的一个岛屿,方圆几十里,离江南和日本都不远。”沈志祥连忙解释道。

    “原来是朝鲜的将军,昔日我朝救朝鲜于危难,使得朝鲜国祚得以保存,如今有朝鲜将军不远千里来抵御鞑奴,堪为一段佳话啊。难得他有心了,如此忠君爱国,朝廷必定不吝赏赐。不过,这朝鲜军队的战力如何,可堪一战?”贺世寿对于济州岛在哪里没什么兴趣,但是对有朝鲜军队来京师勤王还是很满意的,只是对朝鲜军队的战斗力表示有些怀疑。

    “不瞒大人,鲁大人虽然是朝鲜的将军,但其实是我大明人氏,当年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栖身朝鲜,机缘巧合下成了朝鲜的将军,但是他心里一直都是装着大明的。就是他麾下的士兵也是汉人居多,也有一些收编的朝鲜人和日本人。这些士兵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兵。而且鲁大人战舰众多,实力很强,即使是朝鲜朝廷也要礼让三分。”沈志祥确实对鲁若麟的实力非常羡慕,可惜这个军队太花钱了,他养不起。

    “既然是我汉人,那就更是难得了,此人可在城外?速去招来与我一见。”对于这样一个有实力的军头,贺世寿还是很有兴趣见见的,万一自己虎躯一震,使得鲁若麟顿首拜服,岂不是多了一个强援。

    “启禀大人,鲁大人此次勤王并没有得到朝鲜的同意,所以打的旗号也是东江镇的,毕竟是朝鲜的将军,该有的避讳还是要的。不管是为了朝廷的脸面还是朝鲜君臣的体统,鲁大人都不想声张,只想杀鞑子报国,其他的能免则免,还请诸位大人成全。”沈志祥把鲁若麟的想法说了出来,在场的众人也是感叹此人忠义,在朝鲜为臣实在是可惜了,也就不再强求鲁若麟进城了。

    随后沈志祥提出鲁若麟大军的补给短缺,希望能够允许人员进天津城采购物资。贺世寿也同意了,但是规定人数不能太多。划拨给鲁若麟临时驻扎的场地是运河岸边的一块废弃校场,虽然已经荒废了,但是面积颇大,方便大军在这里修整。

    沈志祥还按照鲁若麟的吩咐,给在场的每位大人都送了一个带玻璃镜子的梳妆盒。对于沈志祥能够拿出如此紧俏和金贵的物品诸位大人是非常意外的,当得知这种梳妆盒就是鲁若麟的济州岛生产的时候,众人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他啊!听说辽东的吴襄代理了琉璃镜子的销售,那是赚的盆满钵满。搞了半天原来正主是他啊,对鲁若麟就更加好奇了。

    不光是在场的大人都得了份礼物,随后天津城内有头有脸的官员、卫所军官、当地大族都收到了沈志祥的礼品,按照重要程度都是梳妆盒或者随身镜之类的。使得这支东江镇勤王大军在当地的口碑一下子就好了起来,更多的消息也在私底下开始传播开来。

    这个打着东江镇旗号的大军其实是朝鲜济州岛的汉人将军统领的,而且这个济州岛的鲁大人非常神奇,造出了很多好东西。比如畅销的羊毛布、肥皂、各种镜子、冬装等,都是鲁若麟的产业,所以这位鲁大人非常有钱,有钱到手底下的士兵全都是披甲兵。还有鲁若麟的坐船,那是像山一样大,听说上面还有很多的大炮,专门用来杀鞑子的。

    对于这些传闻,有些人是不相信的,但是很快当济州岛的后勤采购人员进城后,大家对这支客兵的土豪程度才有了充分的认识。

    相比起其他客军的扣扣索索、强买强卖,济州岛大军则是挥舞着银子高喊:买!买!买!虽然现在天津城的物价因为战争的原因有些偏高,但采购人员依然大量购进了许多的鸡鸭鱼羊,还有各种蔬菜水果,小麦粉也是一车车的往营地里送。这些采购人员不但豪爽大气,而且都是现银付清,银子的成色也是极好,非常受天津城内的商家欢迎。

    天津兵备道送给鲁若麟的粮草大都被用来喂了马匹,实在是这些粮草都有些发霉了,而且砂石太多,根本不可能给士兵们吃。即便是给马吃,还要筛去砂石,再炒熟了才拿去喂的,否则鲁若麟担心马给吃出毛病来。

    真正让天津人哗然的是因为仅仅只是临时驻扎,鲁若麟就对荒废的校场花大力气进行了修整,还在当地雇佣了大量人手。为了方便船只停靠,就耗费人力物力在校场的河边直接修建了一个大码头。这样大搞建设的样子哪有点要打仗的架势,反正天津人是看不懂了,也许这就是有钱任性吧。

    这些被雇佣的大都是因为战事逃到这里避难的外地人,因为人数众多,天津城也容纳不下,只能把他们赶到外面自生自灭。因为缺医少食,很多人已经病死、饿死了,剩下的人也是在艰难求生。

    随着这些人被雇佣,难民们顿时有了活下来的希望。鲁若麟给的待遇非常好,除了工钱,还包一日三餐,额外还发结实耐用的工作服。本着救济的原则,只要是能动,可以干点活的,都属于被雇佣的对象,实在是干不动的老人和小孩,军营外面也有免费的粥发放。

    有了工作,有了粮食,难民们爆发出了极大的工作热情,曾经荒废的军营立马就大变模样,河边的码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延伸,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对于鲁若麟如此大费周折的整修临时驻地,贺世寿等人是非常不理解的,这不是浪费吗?而且那里是城外,万一鞑子过来,根本就守不住。

    很快沈志祥就带来了鲁若麟希望购买军营和附近土地的请求,用鲁若麟的话说,既然已经建好了,总不能浪费吧,干脆买下来以后说不定可以做仓库用。而且外面难民太多,也需要地方安置。

    对于鲁若麟大张旗鼓的救济难民,贺世寿是表示欣赏的。其实他也想救济这些难民,可是府库没有多余的钱粮,当地大户们也并不热心,所以他也无能为力。现在有了鲁若麟的救济,难民们起码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加上本来就对鲁若麟印象很好,所以没有犹豫,贺世寿将军营和附近土地以荒地的价格卖给了鲁若麟,算是一点回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