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0章 香河迎敌
    东江镇军营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天津城内传开了。

    听说在那里干活不但有工钱,还管一天三顿饭,而且都是雪白的大馒头,偶尔还会有肉吃。据传那个土豆炖肉好吃的不得了,连当地的世家大族前往劳军的时候都点名要吃这道菜,很多文人还当场诗兴大发,把土豆狠狠的夸奖了一番。

    当知道土豆的亩产有一两千斤的时候,这些当地的大地主们更是激动的不得了,马上就用城里的粮食换了大量的土豆,要在天津试种。这些年北方的气候一直不是很好,粮食产量一直在下降,导致粮食价格飞涨,已经有很多穷人饿死了。如果土豆真的有这么大的产量,绝对可以大发横财。

    虽然是战争期间,但是农时不等人,这些大地主们还是通过各自的关系在城外的田地里播种了很多的土豆,看看是否确实有这么大的产量。

    受到东江镇待遇的吸引,有很多天津人通过各种关系溜出城来鲁若麟这里求口饭吃。对于这些人鲁若麟一样来者不拒,还从中招收了一批青壮做日后行军的向导。

    很快兵部的文书传到了天津,对于这样一支意外到来的军队兵部和内阁也是非常惊讶,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京城周边已经烽烟四起,先拉出去打了再说。

    按照兵部的命令,东江镇援兵归兵部尚书张凤翼节制,张凤翼命令沈志祥必须马上带部队北上昌平,伺机与清军作战。昌平失陷后总兵巢丕昌被生擒后投降,还有众多官员遇难。昌平紧邻京师,在京师的正北方向,昌平的失陷严重威胁到了京师的安全,所以兵部急需收复昌平,堵住这个防御漏洞。

    但是大概了解一些情况的鲁若麟知道此次明军入寇京师并没有直接攻击京城,而是围绕京师进行劫掠。阿济格依照皇太极规定的作战方针,机动灵活的作战,凡遇城堡能攻下就攻,攻不下就走,不以攻占城池为主要目的,而是在京师周围攻略城堡,不断消耗明军实力,挫败其锐气。

    所以如果按照张凤翼的命令前往昌平,根本就无法拦截到清军,只会疲于奔命。也许可以轻易的收复昌平,拿到唾手可得的功劳。但是鲁若麟的目标是拦截清军,歼灭其一部,解救被俘虏的百姓,缴获清军抢去的物资。像这样跟着清军的屁股后面跑是永远也追不上他们的,清军装备有大量的马匹,机动能力远远超出鲁若麟的军队,只能预设阵地,等待清军来攻才是最好的选择。

    鲁若麟思虑良久后,将预设阵地放在了香河县。香河县紧邻运河,西北就是通州和京师,是运河上的重要节点,那里有大宁都司的营州前屯卫驻守。在香河迎击清军可以有效的发挥船运优势,转运兵马粮草,快速灵活的机动作战。

    济州岛的军队虽然战斗力很强,但对后勤的要求也非常高,离开了完备的后勤保障,济州岛军队的战斗力起码会下降一半。大量的武器装备和保障物资在有效提高军队战斗力的同时,大大增加了后勤供应的压力。

    随着济州岛军队即将出征,天津城内的牛马市场被扫荡一空,马匹、驴子、骡子等大型牲畜都被鲁若麟买走,连车马行的牲畜和马车也被高价赎买走了。这些牲畜全部都用来运输作战物资,以减轻转运压力。

    济州岛军队将会水陆并进北上香河,船上装载的都是粮草器械等,骑兵和步兵则沿运河旁的公路北上。

    天津营地仍有一千士兵留守,继续加固营地,转运从济州岛运来的物资,顺便将一些难民运往济州岛。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和接触,这些难民对济州岛已经有了很大的好感,加上鲁若麟的宣传和蛊惑,这些难民为了逃避战乱,寻找一个安身之所,有很多决定冒险去济州岛求生。实在是北方的连年战乱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呆下去的勇气和信心,加上家园已经残破,实在没有什么好值得留恋的了。

    如今的东江镇大营已经成了一块磁石,不断的吸引着周边难民前来求生。天津卫本来就是附近最大的城市,出于寻求安全的本能,周边的村落和小城的人都在向天津聚集,希望能够得到保护,这也为东江镇收容难民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对于那些富人而言,他们来天津只是暂时躲避战火,等战乱平息后还是要回去的。但是对穷人来说,身无余财,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只要能活下来就行。所以在享受了军营里的待遇,得到分田和安排工作的承诺后,绝大部分穷人都愿意去济州岛试一下,反正在家乡也活不下去了。

    鲁若麟这样大规模的转移难民让贺世寿非常的纠结。明知道这样转移人口是在挖大明的根基,与鞑子掳人为奴无异,但是天津城确实没有能力救济这些难民。现在鲁若麟好歹给了这些难民活下去的希望,总好过饿死或者被鞑子抓去做了奴隶。

    如今鲁若麟还处在抵抗鞑奴护卫京城的关键时刻,如果拿难民的事情责难,万一鲁若麟扭头跑了,兵部不敢拿这些东西军头们怎么样,拿自己当替罪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到时候贺世寿只怕哭都哭不出来了。所以贺世寿干脆不闻不问,就当没看见一样。

    就这样,每次济州岛前来天津运送物资的船只都会带回去大量的难民,不断充实着济州岛的人口。从这个结果来看,鲁若麟出兵京师的目的已经开始有了结果,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因为辎重很多,鲁若麟在天津城里招募民夫帮忙运送物资。因为不是强征,贺世寿也就没有阻拦。鲁若麟开出来的价格是非常有吸引力的,2两银子的安家费加上一袋粮食,战事结束另有赏赐。

    如今军队的民夫基本就是炮灰的代名词,苦活累活都是他们干,遇到兵力不足,他们还会被拉去填壕沟,可谓是异常凶险,如果不是强征,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去。

    鲁若麟开出的价格让很多人动心了,因为天津城戒严,很多人都失去了生计,日子眼看着就过不下去了。鲁若麟承诺的银子和粮食就是最后的稻草,很多人凭着即使死了至少还剩下了银子和粮食,可以让家里人活下来的想法在鲁若麟这里报了名。

    哪怕鲁若麟不会让这些民夫轻易去送死,但是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所以招收的民夫都是青壮。这些人只要发了武器,稍加训练好歹会有点自保之力。最后鲁若麟在天津城里招募了3000的民夫,当天承诺的安家费和粮食就发了下来,也令这些青壮们少了很多的后顾之忧。

    出发前,这些民夫都经过了几天的简单训练,而且每人都发了一把钢刀,还有统一的军服,以及崭新的鹿皮靴,让每个民夫都是高兴得不得了。给民夫发武器装备这事大家还真没听过,而且发的都是好东西,至少朝廷发给卫所的那些装备跟这些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况且鲁若麟还承诺等到战事结束,这些东西就彻底归他们所有了,更是让他们乐翻了天。

    都说东江镇大营的待遇好,这次他们总算是享受到了。肉包子天天管饱,还有美味的土豆炖肉,舌头都快被自己咬掉了。这趟出来哪怕是死了也值了,这就是大多数民夫的想法。

    天津城离香河大约有250里,要是在后世走高速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但是现在的交通条件就不要指望那样的速度了,好在沿着运河走,有船只帮忙运送大多数的物资,军队的前进速度还能保持在每天60-70里。

    骑兵部队在前面开路,顺便侦查情况,步兵将后勤部队护卫在中间缓慢前进。因为有大量牲畜和马车,省去了很多的力气,军队的行军速度还算可以。因为是战争期间,早上出发,傍晚前就要扎营,以防止敌军突袭。所以每天可以行军的时间并不多,跟后世的军队完全没法比。

    好在一路上没有遇到鞑子袭扰,四天后大军抵达香河城外,立马在运河边安营扎寨,准备在此迎击清军。

    随着济州岛大军的到达,香河知县田斯茂和营州前屯卫指挥使周家谟十分紧张。在得知是勤王兵马后,田斯茂立马让县丞赵书带着粮草和一些大肥猪前往劳军,希望能尽快送走这些客军。现在大家对过境客军都比较谨慎,这些军队祸害起百姓来不比鞑子差多少,进城是绝对不可能的。

    真要遇到战事,除非是有上级命令,客军对当地是没有守土职责的。所以大家都不怎么待见,大多是送些东西让他们赶紧走人。最主要的是,有这些军队在,鬼知道会不会吸引鞑子前来攻打。现在顺天府各地的官员军队都在暗暗祈祷鞑子不要来自己这里,去别的地方祸害其他人去,都想做个隐形人,最好让鞑子看不上自己。

    阿济格的大军兵分多路在京城周边劫掠,于七月十五日,攻克宝坻,杀知县赵国鼎。二十一日入定兴,下房山,战涿州,攻固安、克文安、永清(均在北京南),分兵攻漷县(北京通县)、逐安、雄县、安州、定州,趋鄚州口,不下,转攻香河。

    此次进攻香河的就是正黄旗都统谭泰。已经攻陷多处城池的谭泰士气正盛,此刻正领兵五千直扑香河。

    鲁若麟来到香河后,直接在运河边安营扎寨,并没有按照朝廷的命令继续北上。现在整个京城周围都是清兵,局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因为信息传递不及时,很多命令根本就已经过时了。加上朝廷对这支军队并不了解,也没有关注,后续的命令也没有下达,鲁若麟干脆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打。

    看到鲁若麟的军队待在香河不走了,香河知县田斯茂和营州前屯卫指挥使周家谟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紧闭城门,坚决不让这些客军进城,然后就是每日派人来询问何时北上。

    很快,哨骑传来漷县被清军攻下,兵锋直指香河的消息。鲁若麟立马开始战前准备工作,并通知香河县清军来袭,如若清军攻城,让他们立马来报,自己会前去救援。至于如果清兵攻打自己清河会不会来增援,那就不要多想了。依靠城墙这些卫所兵或许还能有点战斗力,一旦离开了城墙,清军分分钟就会教他们做人。

    对于鲁若麟传来的消息,田斯茂和周家谟都非常紧张,该来的还是来了。这些日子香河县周边不断传来城池被攻陷的消息,使得香河县上下心惊胆战,都在祈祷清军不要过来。不过漫天诸佛还有太上老君可能太忙了,没有关注到这里,到底还是等来了清军。

    现在香河上下只能赶紧做最后的动员,驱赶卫所士兵和城里的青壮上城墙,准备迎接清军的到来。至于鲁若麟说的救援,他们根本就没有指望,实在是现在大家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谁也不会担那么大的风险救援别人。毕竟只要出了城,明军根本就打不过清军,有很多明军就是在救援的路上被清军干掉的。

    因为清军即将到达,运河上的船只开始返回天津。实在是运河太窄了,容易被岸上的清军偷袭或者焚毁,这里毕竟不是战舰的战场。不过这段时间船队运送了大量的物资,鲁若麟大军的后勤保障非常充足。

    第二天,清军的前锋就抵达了运河边,牛录额真蒙尔泰看到河对面有一座巨大的军营拦住了前往香河的道路。只见这个军营以圆木为墙,墙内遍布望楼箭塔,墙外似有壕沟拒马,军营内营帐密布,见自己和手下来到河边观察,营内也冲出一队骑兵在河对岸游弋。隐约间可以看见这些骑兵装备好像不错,士气也比较高昂,在河对岸不断的谩骂挑衅,不像其他明军那样龟缩在城寨内不敢出来。

    根据俘虏的消息,这里原本是没有军营的,不知道是哪路人马近日来到了这里。不过既然这里有敌军驻守,那就不适合渡河了,必须通知都统另寻地方渡河。蒙尔泰吩咐手下去给谭泰报告情况,一边监事对岸的情况,一边派人在运河上下游寻找合适的渡河地点。

    谭泰的大军因为连续攻占了几个城池,缴获甚多,掳掠来的青壮也非常多,导致行军有些迟缓。原本他准备拿下香河后再把缴获的物资人口送到主帅阿济格处,现在这支突然出现的大军打乱了他的部署。

    不过他也没有把这股明军放在心上,如今的明军就像一群胆小的兔子,只会窝在城寨里瑟瑟发抖,绝对不敢出来与大清的勇士们拼杀。等过了河就带大军去看看,要是有机会就把这个军寨拿下。如果实在难打就去香河碰碰运气,反正这次在大明京师已经捞够了,没必要拿大清的勇士去碰汉人的乌龟壳。

    很快蒙尔泰就派人来汇报已经在下游找到了一个适合渡河的地点,谭泰立马带着大军和缴获的人口物资前往渡河地点。随即驱使汉人俘虏打造木筏,准备渡河。

    第二天,清军顺利的渡过运河。对岸的明军果然没有从自己的乌龟壳里跑出来,连派兵过来阻止自己渡河的勇气都没有,谭泰心里有点失望,本来还希望通过渡河能够引诱这支明军出来野战,看来还是高估了明军的勇气。

    整顿好队伍后,谭泰一马当先,带领麾下的骑兵只扑济州岛大军的营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