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1章 从地狱到天堂
    鲁若麟没有阻止清军渡河是因为香河县正好处在运河与潮白河交汇处,好似一个三角形的顶点。清军要攻击香河,就会进入这个大的三角形之内,如果鲁若麟击败了这股清军,对于追击敌军非常有利。

    到时候清军想要活命,只能在这个三角形的范围内逃跑,更容易被追上,并且可以保证那些人口和物资都被留下来。所以鲁若麟任由清军渡河,让他们自己走进这个牢笼。当然,清军之所以敢进来,也是认为自己绝对不会输的。

    济州岛的军队虽然装备非常好,训练也非常严格,但是实战经验太少,士兵们能否在战场上把训练的技术发挥出来也是一个未知数。而且济州岛的第一次作战对象就是东亚军队里的王者,这个难度是有些大的。

    抗过去了济州岛军队的军魂才算彻底立起来了,抗不过去的话就要重头再来了。

    好在济州岛军队已经基本脱离了旧式的那种愚昧无知、杀戮机器模式,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官兵们掌握的不仅是读书识字,更重要的是为军队注入了思想和理念,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而战,明白自己走在一条光明而荣耀的大道上,而不仅仅是为了混口饭吃。

    看到清军大队人马滚滚而来,营寨里的士兵们神情都非常兴奋,眼神里透露着紧张、好奇,以及跃跃欲试,唯独没有恐惧。

    镇抚司人员正在做战前安抚以及动员。一定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否则会被当场执行军法。此战缴获会有三成归士兵所有,人头和俘虏单独记功奖励。不许收捡财物和割人头,所有战利品会统一收集,参战人员都有份。表现好的士兵镇抚司会记录在案,另有奖励。

    这些平时就在学习的作战条例经过再次重复和宣讲,很好的缓和了士兵的紧张情绪,把士兵的注意力从即将面临的残酷战争转移到事后的奖励上,效果确实非常好。

    济州岛的各项奖惩制度制定的非常严格,执行的也非常到位,士兵们也比较信服,不怕自己的功劳奖励被抢占。现在大家都在心里盘算着战后自己能分到多少财物,至于对面的鞑子,已然成了他们心里的功劳和奖励。

    最后镇抚司人员宣布,战后会根据评选选出最好的连队,回济州岛后单独放假半个月,不用参加日常训练。

    这个消息一经放出,瞬间点燃了士兵们的情绪,求战欲望变得更加强烈。

    济州岛军队什么都好,就是管理非常严格,训练任务也非常繁重,休息的时候很少,所以士兵们非常珍惜休息的机会。听到表现好的连队有这么长的放假时间,似乎连眼前的鞑子都变得可爱了,没有他们送人头,那来的放假机会啊。

    谭泰望着眼前的军营,脸色有些凝重,营寨修建的非常坚固,设施也非常齐备,壕沟拒马一样不缺。墙头的士兵密密麻麻,都是头顶钢盔,手持弩箭,一看就不好惹。

    寨墙上东江镇靠旗和沈字将旗一路排开,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谁一样。

    东江镇?沈世奎?那个跳梁小丑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东江镇如今是个什么情况谭泰还是很清楚的,连番打击下沈世奎只能在皮岛苟延残喘,最多在辽东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现在居然跑到大明京师来了,而且看样子手底下士兵的实力还不错。

    谭泰满脑袋问号,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诈。

    副将希尔根在旁边说道:“都统,敌军情况不明,是不是派底下的人试探一下?”

    谭泰点点头,“让蒙古人和阿哈们去冲一下,就一个牛录吧。其他人压阵,随时等候命令。”

    很快就有几百名蒙古和阿哈骑兵从大军中跑了出来,准备出击。

    这种事情满洲旗丁是不会干的,旗丁都是宝贵的资源,只会在关键的时候投入战场。对此蒙古人和阿哈们都习以为常,不敢有任何怨言,谁让旗丁们都是主子老爷呢。

    这些出击的骑兵并没有直接冲击寨门,而是围绕着营寨转圈,大呼小叫的同时不时向营寨内放箭。他们一边寻找营寨的薄弱点,一边制造恐慌,这是用老了的套路,但是非常实用。

    对付这种木头城寨,在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况下,这些马背上的汉子们会在薄弱的地方用绳索套住用马拉倒,打开缺口后再一拥而上,简单实用高效,很多明军的营寨就是这样被攻陷的。

    可惜这些恐吓的手段对其他明军也许有用,对济州岛士兵就没什么效果了。还没等这些骑兵进入射箭的有效距离,墙头上的弓弩手就率先射击了。

    新式弓弩的射程和威力远远不是这些清军的马弓可以比拟的。虽然运动中的骑兵不好瞄准,但是在密集的射击下依然有一些倒霉的骑兵和战马被射中,倒在了地上。

    凶性大起的清军试图靠近些予以还击,但是除了造成更大的伤亡外,射出的箭寥寥无几,憋屈的很。

    看到这个情况,谭泰知道仅靠骑兵是不可能攻破营寨的,同时也知道了这股明军的弓弩非常犀利,士气也非常不错,只怕硬攻伤亡会不小。

    为了避免无谓的损失,谭泰让这些出击的骑兵都退了回来,仅仅只是一个试探,倒在弓弩下的清军就有近三十人,损失已经不小了,也可以看出明军的弓弩非常多。好在都是蒙古人和阿哈,谭泰也不怎么心疼。

    见此情景,谭泰渐渐有了放弃攻打的念头。既然是块硬骨头,还如此的不好啃,还不如去吃香河那块肥肉。只要留下一队人马监视,量这股明军也不敢出来野战。

    清军来的快,去的也快,甚至那些被射死的人和马都被清军用绳子套住拖走了,没有给敌人留下一点战利品。如果不是地上的斑斑血迹和散落的弩箭,搞不好还以为什么都没发生。

    随着清军的撤退,营寨内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大家都为打退了鞑子而兴奋,虽然战果寥寥,但起码是个好的开始。

    虽然清军带走了尸体,但镇抚司依然如实记录了战果,毕竟大家都看了在,绝对没有问题。

    攻击受挫的清军除了留下一队士兵监视城寨,其他的都退回大营休息,并驱使汉人俘虏打造云梯、撞锥等攻城器械,将目标重新拉回到香河县城,那里物资和人口更多,也更诱人。至于运河边的济州岛大军,则被他们放弃了。

    鲁若麟也没有冒然出击暴露实力,他在等清军攻击香河县城,等清军展开进攻的时候才是大军出击的最好时机。至于那些监视的清军,根本就没有放在鲁若麟的眼里。

    香河知县田斯茂和营州前屯卫指挥使周家谟这两天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重金悬赏下几个冒险出城的探骑带回来的消息非常不乐观,清军人数众多,来势汹汹,与河边的东江军小战一场后就退兵了,不排除进攻香河的可能。

    虽然田斯茂和周家谟非常希望鞑子去跟东江军死磕,但是万一鞑子的目标是自己呢?不敢大意的田斯茂和周家谟用大石头堵死了城门,把士兵和青壮都赶上了城头,并动员城中大户捐钱捐粮,大肆犒劳和赏赐士兵,激励士气,一副严防死守的模样。

    往常吝啬的高门大户这次也大方起来,拿出了大笔的粮食和钱财,承诺了高额的奖励,希望能够守住城池。实在是这些鞑子太凶残了,一旦城破,几乎都是抢了个干净。城里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掳为奴隶,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这些大户们难得的大方了一把。

    有了钱粮支撑,士兵们的士气还不错,而且这次是保卫家乡、守护亲人,斗志也比较高昂。当然前提是伤亡不要太大,否则这些缺少训练的乌合之众瞬间就会崩溃。

    可惜天不遂人愿,鞑子并没有攻打东江军,浩浩荡荡的朝香河县城扑了过来。

    望着城下密密麻麻、狂野彪悍的鞑子大军,香河城头的士兵和青壮们面如土色,胆小的甚至双股战栗,尿都吓出来了。军官们不住的喝吗那些瘫软在地的士兵起来准备作战,气氛有些惶恐不安。

    香河县的护城河是从白潮河引的水,但年久失修,淤积严重。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有突击清淤,但是效果并不太好。清军骑兵还有弓箭手开始出动,在城下向城头射击,虽然是仰攻,但依然压制得城头的守军不敢冒头,偶尔才有几支箭射下来。

    城头的几门铜炮也开始漫无目标的向下射击,不过击中的清军很少,更多的是一种威慑。一大群汉人被清军驱赶着用木头、石头、土袋等填着护城河,动作稍慢就会被砍杀,城头的守军已经顾不得这些被俘的百姓了,不断的用弓箭和投石机进行攻击。

    但是被打死的百姓越多,填河的速度就越快,因为清军把这些死掉的尸体直接就往河里扔,连运土的时间都省了。有些害怕的百姓跪在地上哇哇大哭,被清军直接砍死然后推进河里,场面非常惨烈。

    很快清军就在护城河上填出了几条通道,大批清军抬着云梯,推着攻城锥朝城墙扑了过去。

    城头上的射击开始密集起来,偶尔还有火铳攻击的声音,石头、热粪汁等也不断的往下倒,以阻止清军靠近城墙。

    但是清军的纪律明显更强,在退兵的命令没有下达之前,再大的伤亡也要继续进攻。这些进攻的部队基本都是阿哈和披甲人,只有少量的旗丁。清军的装备更好,也更加强悍不怕死,举着盾牌,顶着头上的落石和金汁架着梯子就往上爬。城墙下是弓箭手在提供掩护,攻击冒头的守军。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城头的抵抗已经有减弱的趋势,已经有部分清军爬上了城头,虽然被杀死扔了下来,但是越来越多的清军前赴后继的爬了上来,渐渐的已经有清军在城墙上开始立足,掩护更多清军上来,照这样发展下去,要不了多久就会攻下香河城。

    谭泰满意的看着眼前的战况,明朝内地守军跟辽东的边军比明显差的太多,战力弱、士气低、守城不得章法,武器装备也破烂不堪,根本就不是清军的对手。很多城池基本就是一鼓而下,眼前的香河城同样如此,谭泰已经看见城里的财富人口在向他招手了。

    突然后方出现一群骑兵,队形散乱,狼狈不堪,正在打马狂奔,看模样好像是清军人马。在这群骑兵的后面,是更大的一群骑兵在追击,不断斩杀落后的敌人。谭泰眼睛一缩,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立马安排人马截击,务必保证大营不受冲击。

    看到清军大营中冲出大队人马接应,追击的骑兵停了下来,但是并没有离开,而是原地整顿,等待后续部队的到达。视线所及之处有大量步兵正列队徐徐靠近,旌旗招展,气势逼人。

    看来到底是小瞧了那伙明军,居然敢出寨野战。自己在那边留下了三个牛录的人马监视,居然被这股明军击败了。

    现在谭泰也顾不得攻击香河县城了,立刻鸣金收兵,准备迎击后方的这股来敌。

    眼看就要攻破城池了,清军都是兴奋不已,明军则是崩溃在即。突然清军的鸣金声大响,声音急促而猛烈,即便心中有再多不甘,城头的清军也只能退了回去,否则即便胜了回去也会被砍头。

    逃过一劫的明军顿时发出惊天的欢呼声,他们以为是自己打退了清军,都在庆幸死里逃生。

    坐镇城头指挥的周家谟则不会这么认为,刚才形势危急,连他自己都带领家丁在城头拼杀,明明清军已经快要破城了,却突然退兵,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周家谟爬在城头向远方望去,只见大批军队正向清军徐徐逼近,难怪鞑子会退兵,原来是援兵来啦。

    这个时候能够出兵支援香河的只有附近的东江军了,他们居然敢出城野战!周家谟心中大呼侥幸,要是没有这股援军,今天只怕自己就要葬身此地了。

    随着东江军身影渐渐清晰,香河城头顿时响起了欢呼声:“援军来啦!援军来啦!”瞬间整个香河都响起了援军来啦的欢呼声,许多人流下了高兴的泪水,为自己死里逃生而放生高呼。

    从地狱到天堂也不过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