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2章 初战显威
    香河知县田斯茂得知有援军抵达,也来到了城头,看到东江军正在与清军对峙,对并肩而立的周家谟说道:“这是救命之恩啊,东江军居然如此仗义,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丢人啊。”

    “只要打退了鞑子,我就给沈大人设宴赔罪,田大人也要好生犒劳一下东江军才是。”周家谟也是面有愧色,当初对人家不待见,现在多亏了东江军来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理应如此。周大人,东江军能否抵挡住鞑子的攻伐?”田斯茂问道。

    现在局势还没有明朗,要是东江军抗不住,一切都是枉然。

    “看东江军军容整齐,阵列不乱,气势也不弱,当为强军,既然敢出来与鞑子野战,想来是有一定把握的。”周家谟毕竟是指挥使,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谭泰很快就重整了部队,将主力对准了鲁若麟方向,香河方向只留了很少的戒备部队,料想他们也不敢出来。毕竟不是谁都有勇气出城和清军野战的,对面这支军队只是特例,而自己将马上把这股狂妄之徒歼灭,彻底打断明军的脊梁。

    谭泰也是打老了仗的,并没有盲目发动进攻,而是首先召见了先前的那支败军,他要先弄明白是怎么败的,对面军队用了什么手段。

    很快几个逃回来的头目被带到了谭泰面前。这些人面如死灰,跪在地上等待谭泰的发落。

    “蒙尔泰呢?怎么没有过来?”谭泰在这些人里没有看到甲喇额真蒙尔泰,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回都统大人,蒙尔泰大人已经战死了。”一个牛录额真回答道。

    “打了败仗,主将也战死了,你们居然还有脸逃回来,把我们女真人的脸都丢光了。来啊,把这些废物拉出去砍啦!”谭泰听到蒙尔泰战死了,脸色更加难看,清军的军规甚严,主将战死,亲兵们是都要砍脑袋的,部下不是处死就是被贬为奴隶。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这些头目不敢反抗,只是不住的求饶。

    “慢着!都统,与其就这样砍了他们的脑袋,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等会冲击敌军就让他们打头阵,也算是将功赎罪。”希尔根知道谭泰并不是真的要砍他们的脑袋,只是要严肃军纪,不得不做个样子。现在有了台阶下,谭泰也就没有坚持。

    “既然有希尔根大人为你们求情,死罪暂且记下,等会你们带头冲锋,用汉狗的脑袋洗刷你们身上的耻辱。”谭泰严厉的说道。

    “奴才谢大人不杀之恩!”这些头目不住的磕头,小命算是保住了。

    “你们说说怎么回事,居然被一群汉狗给打败了,损失了大半的人马,还是在野外,连蒙尔泰都折在他们手上,难不成这些汉狗一下子都变成猛虎了?”惩罚这些败兵不是关键,主要是了解对面明军的情况,不能重蹈覆辙。

    几个头目相互看了一下,由一个牛录额真回答道:“禀都统,奴才们也是败的憋屈啊。”说着说着,心痛的眼泪都下来了。

    在谭泰进攻香河城的时候,蒙尔泰奉命率领三个牛录监事济州岛大军。对于这样的安排蒙尔泰其实是很不情愿的,不能进攻香河县城就意味着不能分享战利品。对于一个以劫掠为生的民族,不能参与抢劫肯定是非常心痛的,多少钱财女子还有奴隶就这样错过了啊。

    但是军令难违,蒙尔泰只能待在这里看守济州岛大军,好在谭泰答应他们会在香河的战利品里分他们一部分,也不算白忙活一场。闲下来的清军开始相互炫耀自己这次出来抢了多少钱财、女子,以及回去后可以分多少奴隶,一个个兴高采烈,神采飞扬。

    老汗在的时候虽然也能抢到不少东西,但是辽东的汉人比较穷,又比较能打,虽然收获也不错,但是伤亡也大。自从皇太极上位后,女真人的势力明显上升得极快,抢到的东西就更多了,占领的地盘也越来越大。而且皇太极带领女真人绕过关宁防线,直接来大明的京师附近抢劫,那收获就大了去。

    不但收获多,关键是抢的轻松。在辽东抢关宁军一个城池都会杀的血流成河,大明的京师就不一样了,不但更加繁华,城池更是非常容易攻下来。每次抢劫都能赚的盆满钵满,自身的损伤却寥寥无几,这样的日子实在是美得很。

    旁边的蒙古人一脸羡慕的看着这些女真人在那里炫富,脸上满是媚笑。这些蒙古人是去年才新降的,虽然跟着也抢了不少,但是比起这些满洲人就差的远了。怪只怪人家女真人出了努尔哈赤和皇太极两个英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蒙古人却没有自己的英雄,只能任别人宰割和奴役,好在再怎么差也比这些猪羊般的汉人强不少。

    正当这些清军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明军营寨的大门突然大开,大量的骑兵蜂拥而出,很快就在寨门口列好了队形,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步兵、火枪兵、弓弩手鱼贯而出。

    清军都惊呆了,这些明军居然出来了。

    鲁若麟一直在等香河那边的情报,等到哨骑传来清军已经开始攻城的消息后,鲁若麟不敢再等了,万一香河坚持不了多久,被清军拿下,那损失就太大了。鲁若麟立马命令部队出击,增援香河城。

    蒙尔泰见明军居然出城野战,顿时大怒,这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吗?虽然自己人数比较少,但也不是你们这些明狗可以轻视的。满洲勇士以一当十,野战谁也不怵,要是你们躲在乌龟壳里还不能把你们怎么样,现在既然你们自己跑出来了,那就让你们知道满洲勇士的屠刀到底有多快。蒙尔泰马上组织队形,准备给这些明军一个好看。

    蒙尔泰准备好之后没有马上出击,他在等明军走出来拉出足够的空间让骑兵来回冲刺。很快明军那边也整顿好了队形,中间是长枪兵、火枪兵和弓弩手,还有部分推着小炮的炮手。两侧则是骑兵护卫两翼,踏着整齐的步伐向清军徐徐逼近。

    蒙尔泰见济州军阵列严谨,即使移动起来依然阵列整齐,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对面的明军明显不是花架子,颇有强军的气势,只怕这仗不好打。就在这时,对面明军响起了一阵嘹亮的歌声。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上万人齐声高唱的场景惊天动地,济州岛士兵的气势也在这歌声中逐渐高涨,当最后一句“朝天阙”唱完,震耳欲聋的是济州军撕破喉咙喊出的“杀!杀!杀!”

    鲁若麟把后世《满江红》的唱法传给了济州岛的军队,济州岛军队在平时就把岳武穆的这首《满江红》当军歌来唱,随着士兵的文化水平逐渐提高,大家更能感受到这首歌中的豪情万丈,写尽了军人的气概,时不时的都会拿来高歌一曲。此时拿来对阵,更是激发了满腔的热血,简直就是士气+10的战歌。

    蒙尔泰也是第一次见到明军打仗的时候唱歌,整个人都目瞪口呆,忙问左右明军唱的是什么。最后还是一个有点文化的汉人啊哈支支吾吾的说是宋朝岳飞的词,蒙尔泰追问岳飞是谁?这个汉人啊哈小声的说是专门杀女真人的汉人将军,非常厉害。

    杀女真人的汉人将军,那不就是杀满洲人的祖先吗?蒙尔泰勃然大怒,一鞭子抽在这个汉人啊哈的身上,然后抽出马刀,大喊:“杀光明狗!”带队冲向了济州军。

    受到主将的刺激,清军都呼喊着跟着冲了出去。

    这个时期的清军确实锐不可当,以锋矢阵型冲锋的清军分散开来趴在马背上,手中拿着弓箭或者短矛,只等到了攻击距离就进行射击。投射完了之后就会用马刀砍杀,突破敌军的阵型。这些清军大多身披铁甲,有的甚至有三层,战斗力非常强悍。

    很快清军就进入到了200步的射程之内,火枪兵率先开火了。三段击作为火枪的经典战术在济州岛大军的手里发挥的淋漓尽致,连绵不绝的枪响一刻也没有停歇。同时火枪手后面的弓弩手也开始射击,他们都把弓弩上斜朝向前方,用重箭头弩箭进行抛射。

    冲在最前面的清兵立马倒了大霉,不断的有清兵或者马匹被子弹射中倒地,后面的清军根本没有减速,从他们身上呼啸而过,哪怕没有死于子弹也会被后面的清军踩死。按照以往的经验,明军的火枪打过一轮后就是清军发威的时候了,只要冲进了明军的队伍,明军就是待宰的羔羊。

    可惜这支清军遇到的是济州岛军队,燧发枪的使用大大的提高了射击速度,加上三段击,清军的面前始终犹如有一堵子弹构成的墙一样,不断有士兵被击倒。更可怕的是天上还有从天而降的密集箭雨,趴在马背上都不安全。

    冲在最前面的蒙尔泰还没等到拉弓射箭的距离就被几发子弹击毙了,哪怕蒙尔泰身披三层铠甲,依然挡不住子弹的射击。见到主将身亡的清军也是杀红了眼,不要命的继续往前冲,迎接他们的是更加密集的弹雨还有火炮散弹的轰击。只有寥寥几个清军射出了手里的箭和短矛,击中了几个倒霉鬼,然后被击毙在了冲锋的路上。

    这段不长的冲锋路程瞬间就埋葬了三四百的清军,他们自以为傲的武勇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连明军的毛都没有摸到。首先崩溃的是蒙古骑兵,见到明军如此犀利的火枪和火炮,勇猛的蒙尔泰犹如一条狗一样被轻易杀死,纵横无敌的满洲骑兵甚至都冲不到明军阵前就被击毙在半路上,蒙古人调转马头逃跑了。

    剩余的清军见到蒙古人逃跑,己方又伤亡惨重,主将阵亡,根本没有赢的希望,只能跟着逃跑了。

    见清军已经崩溃,济州岛军队两翼的骑兵也终于出动了,他们的任务就是追击败兵,扩大战果,为大军开路。

    这时的清军也不用爱惜马力了,疯狂的抽打着鞭子,只求尽快逃回大营。后方追击的济州岛骑兵休息的时间更长,马匹的体力更好,等到追击到射击距离就用短枪射击,很是击杀了一些清军。

    最终能够逃回清军大营的败兵还不到原来兵力的一半,而济州岛军队的损失几乎为零,除了那几个被射中的倒霉鬼。

    巨大的战绩鼓舞了全军,留下一些士兵打扫战场后济州岛大军疾驰前往香河,那里还有更多的清军等待他们收割。

    谭泰听了这些败兵的描述,心中无比震撼,杀了五百多满洲勇士,自身居然毫发无损,明军的火器真的犀利到这个程度了吗?不应该啊,打了这么多年的仗,击败的明军更是数不胜数,怎么就没见其他明军使用呢?但是谭泰也相信这些败兵不敢撒谎,即使是撒谎也不会用如此荒谬的理由。只能说对面的明军是特例,并不能代表全部的明军。

    现在自己必须想办法克制明军的火器和弩箭,否则即使自己打赢了伤亡太大,回去一样会受到惩罚。

    “把那些率先逃跑的蒙古人都砍了,告诉那些蒙古人,再逃跑下场就是死。”谭泰对那些蒙古人非常严苛,竟敢丢下主子逃跑,此风绝对不可涨。

    “希尔根,你去把那些掳来的汉人奴才拉出来,送到阵前,他们不是火器厉害吗?那就用这些汉狗做盾牌,看他们是杀还是不杀。那些骑兵也是一个威胁,从两翼进攻先干掉他们。既然明军的正面火枪太厉害,那就绕到明军的侧面、后面去进攻,哪怕他是个乌龟壳肯定也有弱点。不要冒然突击,利用我们的马匹游走进攻,我就看他如何守的住。”谭泰恶狠狠的说道。

    “喳。”希尔根两眼冒光,崇拜的看着谭泰,不愧是都统大人,这么快就想到了克制的办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