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3章 大败谭泰
    很快那些率先逃跑的蒙古人脑袋就被砍了下来,令这些蒙古人再次体会到了女真人的严酷无情。

    大批的被俘汉人百姓被驱赶到了清军的阵前,在清军前面竖起了一道人肉屏障。

    济州岛军队被清军的无耻给惊呆了。在济州岛的时候,军队受到的教育是军民一家人,从百姓中来、到百姓中去等一系列的亲民思想。军队也经常在农忙时下乡帮农民播种、收割,或者整修沟渠等,有时候也会组织军人到城里疏通排水道之类的。

    这些活动加深了军民间的交流与感情,令军队的形象更加正面,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而且军人们也非常乐意。比起枯燥的训练,外出参加集体劳动无疑更加有趣一些,很多军人都把这些活动当做难得的放风机会,经常为了抢外出的机会而吵架。

    后来军队干脆将这些活动日常化,表现好的部队可以获得这样的机会。这样操作后,农民和市民都得了实惠,对军队也起了很好的宣传,士兵们也得到了很好的放松机会,军队和民众的关系也愈发融洽,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可谓一举多得。

    特别是去年夏天济州岛的风灾,军队在抗灾救灾中表现的非常亮眼,更是得到了民众的真心认同,可以说如今的济州岛军民关系之好放眼周边都是独一份。

    因为这种教育和熏陶,济州岛士兵对平民百姓都比较怜惜,不会无故施暴,现在鞑子居然把老百姓拿来当盾牌,这令济州岛士兵愤慨的同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当然清军也不是傻到把骑兵和人质混编在一起进攻,失去机动能力和冲锋速度的骑兵如果陷入步兵的包围,那就是活靶子。清军只是想缩短攻击距离,减少冲锋路上的伤亡,更快的冲进敌阵。

    抛开火枪、弓弩和大炮,清军自认肉搏谁也不怵,在他们眼里,明军都是只敢躲在城寨里玩远程射击的弱鸡,一旦到了互相抡刀片的时候,瞬间就会变成待宰的羔羊。

    两军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当济州岛军队的战歌《满江红》再次唱起,歌声响彻整个战场的时候,有一些汉文化知识的谭泰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顿时勃然大怒,自觉受到挑衅的清军率先发动了进攻。

    大批清军骑兵从两翼开始进攻济州岛的骑兵,试图切断济州岛军队的侧翼保护。同时正面由披甲步兵驱赶大量汉人百姓往前逼近,迫使火枪兵和弓弩手不敢对两翼骑兵进行支援。在到达最佳冲锋距离后,这些步兵会驱赶和斩杀前面的肉盾,为后面的骑兵打开出击的通道。为了防备子弹和弩箭,清军不管步兵还是骑兵,都人手一面盾牌,可谓准备的非常充分了。

    对于侧翼袭来的清军骑兵,济州岛军队还有一样利器来对付他们。上次击败蒙尔泰的时候因为实力相差悬殊,这个利器并没有派上用场战斗就结束了。

    这个武器就是弩炮。

    不同于这个时代的弩炮,济州岛的弩炮发射方式有点像解放时期的没良心炮,外观则更像后世的迫击炮。

    这种弩炮是用两层高强度钢板套成管状,外面再用多个钢圈紧固,保证结构强度。之所以用两层钢管是因为现在没有可靠的焊接技术,用钻头钻整根钢棒效率又太低,废品率还奇高,只能用这样的方法保证气密性。

    弩炮还有支架可以调整发射角度,发射时把小型的炸药包放在最下面,上面垫一片加工好的圆形木板,再在炮管里塞满重型弩箭。炮管底部有一个预留的引线孔,从孔里用钢针扎破火药包,放入引线点燃就可以发射了。

    这样一炮可以发射十五支弩箭,有效攻击距离达到了五百米。当然这样的攻击准确性是没有的,飞到半空的时候弩箭就已经四散开来,只能作地毯式覆盖射击,对付密集队形效果最好。

    很快鞑子的攻击骑兵就尝到了漫天箭雨的厉害。

    清军的骑兵在济州岛骑兵部队的前方一千米集结成了战斗队形,正在驾驭马匹小步慢跑,只有到了最佳的位置才开始加速冲锋。

    因为有济州岛骑兵挡在前面,他们并不担心受到火枪的攻击。当他们靠近到五百米距离的时候,也没有见到济州岛骑兵跑起来,不跑起来的骑兵能有多大的杀伤力他们是太清楚不过了。准备冲锋的鞑子对济州岛骑兵充满了鄙视,是时候让这些南蛮子见识一下什么是女真人纵横天下的无敌骑兵了。

    就在这个时候,济州岛的弩炮纷纷作响,漫天的弩箭从天而降。经验丰富的清军老兵立马高呼“护盾!加速!”所有清军立马把身体紧贴着马背,反手将盾牌盖在自己背上,抵御弩箭的攻击,并狠狠的用马刺扎向坐骑,刺激马匹疯狂加速。

    弩炮的弩箭都是钢制箭头,硬木为杆,从天而降的时候穿透力极强,虽然清军做了防备,依然有一些士兵和马匹被击中,直接被钉倒在地上。

    弩炮也是分三批轮流发射的,清军在冲锋的路上始终面临来自天上的威胁,路上还有倒毙的清军尸体和马匹形成障碍,一些运气不好的清军被绊倒后非死即伤,还未短兵相接就已经损失了不少的人马。

    眼见清军已经快要冲过来了,济州岛骑兵终于出动了。

    济州岛骑兵的骨干是收编的日本武士,这些日本武士虽然矮小,但是都比较精悍。经过在济州岛的好吃好喝,还有严格的训练,顶着钢盔、穿着冲压板甲的日本武士犹如一个个的矮人战士。

    这些日本武士在济州岛过得都不错,鲁若麟给的待遇很好,他们的家人也得到了妥善的安置,所以对鲁若麟也非常忠心。这一两年的训练已经把他们快要憋疯了,现在有了战斗的机会,心中的暴虐终于可以得到释放了。

    这些日本武士纵马狂奔的同时,都把手中的短铳瞄准了前方,已经上好火药的短铳在发射后立马插进马鞍边的枪袋里,抽出马刀向敌人冲去。骑兵对冲时,真正的射击时间很短,主战的武器还是马刀。济州岛的马刀是仿制后世的65式骑兵刀,刀刃长约90厘米,精钢打造,重约2公斤。

    得益于济州岛发达的钢铁产业,钢铁的质量大大提高,通过不断的试验,去碳、加碳、去硫等各种技术都得到使用,已经可以支撑65式骑兵刀这样细长型马刀的生产了。通过风力锻锤的反复捶打,生产出来的马刀轻捷、锐利、坚固、灵活,更加适合马上作战,非常受骑兵们欢迎。

    反观清军的马上武器则是五花八门,有用刀的、用斧的、狼牙棒的,都是依据个人的喜好进行装备。

    逃过弩箭打击的清军看到济州岛骑兵冲过来了,纷纷拉弓射箭或者投掷飞斧短矛,但是济州岛骑兵的短铳比他们的更加方便和犀利,冲在最前面的清军骑兵不时有人马被击倒,哪怕是最精锐的巴牙喇兵,身披三层甲,挨了子弹依然被轻易杀死。反观济州岛骑兵只要不是被击中要害,基本还有一战之力。

    而且短铳无论是在操作和瞄准上都比弓箭和飞斧短矛更方便,后面的济州岛骑兵都是抵近到敌人不远处才瞄准开火,准确度大大提高,战果也更加大。短铳即使在近距离格斗中也非常有用,很多士兵都是几乎挨着清军打一枪直接把对手放倒,再抽出马刀作战,效果同样非常好。

    在砰砰砰的不断枪响中,清军犹如洋葱般被一层层的削去,无论是士气还是兵力都大受打击。在济州岛骑兵的新式马刀面前,那些马刀、斧头、狼牙棒一样不占优势,从头到尾这些清军都被压制着,引以为傲的满洲铁骑在骑兵对战中被打的狼狈不堪。

    骑兵的对撞永远都是那么惨烈血腥,双方的骑兵都没能凿穿对方的军阵,马匹的机动优势已经发挥不出来了,只能混在一起拼杀。血肉横飞、人马哀鸣,最终还是济州岛骑兵依靠各种手段占据了更多的优势,慢慢的清军骑兵已经坚持不住了。

    在两翼的骑兵进攻的时候,正面进攻的清军一样遭遇了麻烦。在推进到前方三百米的时候,济州岛军队的弩炮同样开火了,弩炮的抛物线攻击方式轻松的绕过了作为肉盾的大明百姓,将在肉盾后面集结准备突击的骑兵笼罩在了箭雨之下,猝不及防的清军骑兵没有想到在肉盾后面还会受到打击,第一波箭雨下来的时候损失惨重。

    再也不敢等待的清军直接发动了攻击,挡在前面的肉盾被他们直接撞倒或者杀死,迅速打通了进攻通道,疯狂的朝济州岛军队扑去。

    可怜这些肉盾,即使没有被济州岛军队杀死,依然没有逃过鞑子的屠刀,只有少数人得以幸存,真正是乱世人命不如狗啊。

    越过肉盾的清军在冲过150米的火枪杀伤线后,终于体会到了蒙尔泰等人的无奈与憋屈,在密集的火枪和弓弩面前,个人的武勇已经微不足道,只是成为了一个个的活靶子。弩炮此时也抬高了炮口,密集的弩箭射的又高又近,在阵地前方形成了一道死亡封锁线。

    坐镇后方指挥的谭泰此时肝胆俱裂,两翼的骑兵进攻损失惨重,已经有败亡的迹象,只能苦苦支撑;正面的进攻更是堪称惨烈,那些逃回来的败兵确实没有说谎,对面明军的火枪和弓弩之犀利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勇猛无比的满洲骑兵被明军像射鸭子一样杀死在冲锋的路上,哪怕是最精锐的巴牙喇兵死的与那些啊哈也没有任何区别,连敌人的毛都没有摸到一根,死的毫无价值。

    进攻的三千清军短短半个时辰不到,起码死伤了两千,除了蒙古人和啊哈,同样有许多旗丁战死了。这些旗丁可是清军的根本,每死一个都会让谭泰心疼,现在死了这么多,绝对会受到阿济格的严惩。

    副将希尔根也是脸色发白的看着眼前的战局,已经不可能打赢了,再打下去也是送死,但是撤兵的话他是绝对不敢说的,只能试探道:“都统,让我带儿郎们出击吧。”

    谭泰身边还留有500人的精锐旗丁,是自己的亲卫队,也是执法队和预备队,如果战事不利,这些力量可以随时投入进去。

    谭泰脸色痛苦的摇摇头,希尔根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如何不能看出来,不能再这样死下去了。

    “传令,撤退!你带一个牛录断后。”谭泰壮士断腕,还是下令撤退了。

    “喳。”希尔根立马领命而去。

    随即清军撤退的鸣金声大作,早就坚持不下去的清军得到撤退的命令后立马调头就跑,很快就形成了溃败。

    看到打赢了的济州岛军队顿时响起了“万胜!”的欢呼声,骑兵们率先开始追击,步兵也紧随其后加入到了追击的队伍。

    同样的数量,有组织的战斗部队和失去斗志的溃军完全就是两个概念,逃命成了清军此时唯一的想法,完全失去了抵抗意志。

    好在希尔根带兵阻挡了追兵一阵子,使得更多的清军逃脱了济州军的追击。有马的清军确实难以全歼,只见这些溃兵追着谭泰的中军大旗,纷纷向南方逃去。但是那些没马的步兵披甲人和啊哈则都成了济州军的俘虏,或者抵抗时被杀死。至于清军在其他地方缴获的物资和人口全都被留了下来,还有许多清军的备用战马也成了济州军的战利品。

    坐镇中军指挥战斗的鲁若麟终于舒了口气,虽然他对济州岛军队很有信心,但是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发生意外。好在麾下军队的表现很不错,除了偶尔因为紧张出了一些差错外,总体表现堪称优良,至少有训练时的八层水平了。这就已经很好了,毕竟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

    站在鲁若麟身旁的沈志祥则是狂喜,居然真的赢了,而且是面对五千清军,野战一举击溃,杀敌几乎快三千了,这是惊天大捷啊,一旦上报肯定会震惊朝野。而这场胜利是以东江镇的名义获得的,朝廷一定会对自己和叔父大加赏赐,东江镇的危急也会大大缓解。这一切不过是叔父给了鲁若麟一个名义而已,真正是一本万利啊。

    “哈哈!哈哈哈!我们赢了!”得意不已的沈志祥放声大笑,畅快无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