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4章 分人头和善后
    站在香河城头的田思茂和周家谟在看到清军攻击受挫,不断被东江军击毙的时候,兴奋的高呼:“壮哉!壮哉!杀的好!”

    等到清军承受不住伤亡开始溃败后,两人是欣喜若狂,彻底放下心来,立马叫人搬开城门洞里的石头,准备出城追击。

    等到他们出城的时候,清军早就逃的很远了,根本就没有追击的机会了。不过城墙下依然有不少清军的尸体,是清军在匆忙间退兵时来不及带走的,能够得到这些尸首也是大功一件。

    清军因为很少这样大败,战死的尸体一般都会被他们带走,明军即使击杀了很多清军,收获也经常都是寥寥,这也造成鞑子首级异常值钱,能够缴获十几个鞑子脑袋都可以称为大捷了。

    现在香河县的城墙下起码有上百具清军的尸体,虽然大多是蒙古人和啊哈,真正的满洲鞑子并不多,但也是了不起的收获了。

    谭泰不愧为清军中的名将,在逃到安全距离后立马收拢败兵、重整军阵,很快就重新稳住了阵脚,令追击的骑兵只能无奈返回。

    但是谭泰现在手底下只有不到两千的人马,而且物资全失、士气已丧,再无一战之力,只能如丧家犬一般冒险渡河寻找阿济格的大部队去了。

    济州军则在打扫战场,收拢缴获物资,救助安抚解救出来的百姓,忙得不亦乐乎。

    初步统计解救出来的百姓有一万多人,俘虏的清军士兵也有300多人,战场上遗留的清军尸体则有近2000具,今天两战歼灭清军近三千人,确实是难得的大捷了。

    更难得的是缴获了近千匹清军战马,这些马匹比济州岛养的马更加高大健壮,是非常珍贵的战利品。

    粮食财物的收获则更多,黄金白银起码价值二十万两,布匹、珠宝、古董等更是无法估量,总之收获巨大,乐得鲁若麟眼睛都笑的看不见了。

    济州岛军队的伤亡主要集中在骑兵营,战死近三百人,受伤的更多。在如此优势之下,鞑子还能杀伤这么多的骑兵,战斗力确实强悍。其他部队只有零星的倒霉鬼被流矢击中,战死的只有几个,受伤的十几个,损失可谓微乎其微。

    正在听取手下汇报的鲁若麟接到了田思茂和周家谟拜访的请求,便带着沈志祥一起前去迎接。

    田思茂和周家谟见到鲁若麟和沈志祥后深躬一礼,“谢沈大人救命之恩,香河上下感激涕零。”

    鲁若麟对沈志祥打了一个眼色,毕竟这支军队的名义主帅还是沈志祥,这等场面还是由他出面比较好。

    “为国杀奴,军人本分。既然下官尚有余力,岂能见死不救?”在大明,这种主动救援友军的情况真的不多见,沈志祥确实有资格装下逼。

    “沈大人国之栋梁,大败鞑奴,创前所未有之大捷,朝廷肯定不吝奖赏,这里先恭喜沈大人和沈总兵了。”有实打实的鞑子脑袋在,升官肯定不在话下,甚至爵位都可以想想了。

    “田大人和周大人血战御敌,居功至伟,没有两位挫其锋芒,鼎力协助,如何能有此大捷?我家大人一定会禀明朝廷,如实汇报详情,不能埋没了两位大人的功劳。将军,属下发现有两百个鞑子是被香河守军击伤,逃回去后不治身亡的,应该算作田大人和周大人的战果,您看是不是还回去比较好点?”花花轿子众人抬,斩首太多,功劳太大也不好,适当的分点出去更好。怕沈志祥搞不明白,鲁若麟直接插话道。

    田周两位听了鲁若麟的话眼睛一亮,连忙问道:“这位大人是?”

    沈志祥被鲁若麟这样一插嘴顿时一愣,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只是来撑场面的,一切事情以鲁若麟的意见为主。连忙说道:“这是叔父麾下的刘兴汉将军,为东江镇偏将。”

    这个身份是沈世奎临时给鲁若麟安排的,身份告示文书齐全,木得什么问题,只是没有在兵部报备罢了。

    一个偏将在田斯茂和周家谟眼里确实算不得什么,不过谁让人家刚刚立了大功,又是一上来就送人头,这样善解人意的偏将就完全不一样了。

    香河城下的鞑子人头只有不到一百,虽然也是泼天的大功了,但是比起东江镇的收获就差远了。现在有了鲁若麟送的两百个人头,田斯茂和周家谟升官就一点问题都不会有了,甚至可以期待一个非常好的位置,如何不对鲁若麟感激涕零。

    这年头一个鞑子首级有多珍贵就不说了,在这次清军入关的祸事里,失职的文武官员一大批。这时候要是有几个鞑子首级,不但脑袋和位置可以保住,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升官。所以鞑子的脑袋已经不仅仅是银子了,它还与官位和功劳挂上了钩,已然被炒到了天价,关键还是有价无市。

    这些脑袋分润一点出去,不但有大笔的钱财到手,人情同样可以赚到不少。当过官的都知道,人情比钱财更有价值。这个事情田斯茂和周家谟清楚,鲁若麟同样清楚,所以这些鞑子首级肯定会分一些出去的。

    “刘大人真是仁义无双啊,那沈大人你看…”虽然田周二人非常想要,但是还要看沈志祥的意思,他们不知道其实鲁若麟的意见就是最终的意见。

    “既然如此,那就给两位大人还回去吧,莫要伤了同僚情谊。”沈志祥当然没有问题。

    “两位大人的恩情本官记在心里了,日后若有能帮到忙的地方还请尽管开口,必不敢辞。”首级到手,田思茂和周家谟也认下了这个大大的人情。

    “两位大人言重了,能与两位大人并肩作战也是我等的荣幸。”鲁若麟和沈志祥连忙谦虚道。

    “大军苦战多时,还请入城休整一二,香河父老已经备好了酒席,只等款待诸位恩人。”有了救援之恩,加上赠送首级之情,田周二人已经不排斥东江军进城了。

    “这个…”沈志祥有点犹豫,在外面行军多日他是很想进城放松一下的。但是又不知道鲁若麟的意思,所以有些欲言又止。

    “大军人多事杂,实在不便入城,何况还有诸多事务未了,就多谢两位大人好意了。我家将军倒可以进城接见一下香河父老,免得以为我东江军孤傲,不近人情。有下官在这里处理善后事宜足以,将军可放心与两位大人进城。”鲁若麟见沈志祥意动,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城显摆,那就把这些迎来送往的事情交给他算了。

    “那就辛苦兴汉了。”沈志祥这才点头答应。

    田斯茂和周家谟见两人的互动有点诡异,好似这东江军的事情是这个刘偏将在拿主意,这个沈副将完全没有一点上官的样子。

    田周二人自动脑补了一下情况,估计这个刘偏将才是这支东江军的主事人,是沈世奎安排来给自家侄子刷功劳的,这种情况在明军里并不少见。

    “刘大人真是我辈楷模啊,惭愧,惭愧。既然如此,我等也就不勉强了,不过犒劳的酒肉还望将军勿要推辞。”田周二人也并不是真想让东江军进城,大军进城难免会产生一些摩擦,要是出点意外也不好处置。但是人家刚刚救了满城上下,不让别人进城也说不过去。

    “那就多谢两位大人和香河父老了。”鲁若麟对这些酒肉倒没有推辞。

    “应该的,应该的。”田周二人连忙说道。

    田斯茂和周家谟看着鞑子遗留的财物粮草,满满的羡慕。不过那是人家东江军的战利品,好在自己二人也不亏,可谓收获远超预期,做人就不要太贪心了。

    沈志祥和田周二人一起去了香河县城,鲁若麟还要继续打扫战场,安置解救出来的百姓。

    这些被掳掠的百姓中体弱的、年老和年幼的,不是死在路上,就是被清军杀死,一些青壮也被当做炮灰死在了进攻的时候。现在被鲁若麟解救的多是壮年男女,也有少量老人和儿童。一个个形容枯槁,满脸的无助与惊恐,在士兵们的控制下聚集在了一起。

    虽然已经脱离了鞑子的奴役,但是如今大明的军队口碑并不好,杀良冒功的事情屡禁不止,有时候百姓对于官军的恐惧还要甚过贼寇。

    这些百姓被清军俘虏多日,很多人只吃到了一点东西,甚至根本就没有吃的。清军只发放了很少的粮食,保证那些青壮和女子可以走到辽东就可以了。想要人人都吃饱是肯定不可能的,清军要的是奴隶,不是子民。

    很快后勤人员就架起了大锅,开始煮米粥和熬汤。战场上有很多倒毙的马匹,正好用来给这些百姓熬汤喝。这些马肉十分粗糙,口感很差,济州岛士兵是不喜欢吃的,但是对于这些百姓却是难得的美味。

    因为这些百姓饿的时间太长了,鲁若麟不敢放开了让他们吃,怕他们撑死了,只用马骨头来熬汤。马肉都用卤料做成了卤肉,存放的时间更长,味道也更好。

    那些百姓们闻着米粥和肉汤的香气,不断的咽着唾沫,但是没有人敢讨要。他们还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给他们准备的,毕竟官军不杀人还发吃的,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没有听说过。

    很快就有大批士兵围了过来,以防吃饭的时候发生混乱,维持秩序。但是这样举动吓得那些百姓哇哇大哭,以为要杀他们,纷纷跪地磕头大喊饶命。

    好一阵子士兵才让这些哭喊的百姓安静下来,告诉他们马上给他们发吃的,所有人听安排依次去吃饭,不得插队、抢夺他人的食物,否则严惩不贷。

    听到有吃的,大家都不再恐惧了,眼里充满了渴望。

    士兵先把那些老人、儿童、妇女,还有明显撑不住的人点出来先行吃饭,青壮则留在了最后。那些青壮生怕落到最后没有吃的了,燥鼓起来,被士兵们狠狠的镇压了下来,彻底的老实了。

    士兵们指挥这些百姓排队依次领取热粥和热汤,很多人拿到吃的后根本就不顾烫,咕咕的就往嘴里倒,几口就喝完了,最后还把碗舔了个干净。交还陶晚的时候很多人都给士兵们磕头,口中喊着谢谢军爷,满脸的卑微和满足。

    吃完饭后这些百姓的情绪明显稳定了很多。工作队的人员马上开始上前开展工作,安抚百姓,引导他们前往营寨安置。并告诉他们那边还有吃的,保证人人吃饱。恢复了一些体力的百姓们没得其他选择,只能跟着士兵往营寨前进。好在这些士兵都非常和蔼,特意安排了不少马匹驼运那些老人和小孩。

    这些百姓那里见过这么亲民的军队,一个个都受宠若惊,好多人都给士兵们跪地磕头,哭的是稀里哗啦的。

    济州岛对于安置移民有自己的一套制度,经验非常丰富,军队里很多人都受过这方面的培训,而且他们自己也亲身经历过,感同身受下对这些百姓格外同情。大家都是各司其职、井井有条。

    对于百姓中的女人,鲁若麟也组织了一批活跃的妇联女同志进行专门的安抚和教导。

    从济州岛出发前,鲁若麟就动员妇联的女同志随行。他告诉这些妇联的女同志们,这次是去解救被鞑子掳掠的汉人百姓,其中肯定会有很多女人。在鞑子的暴虐下,这些女人会受到什么遭遇可想而知。到时候你们的任务就是要帮助这些女人走出心理阴影,重新树立生活的信心,千万不要自寻短见。

    妇联现在在济州岛的影响力越发强大了,几乎所有济州岛女性都受到了她们的影响和照顾。更主要的是,这些女人都有自己的经济来源,同时受到鲁若麟的保护,比其他地方更加独立和自由一些。

    何况济州岛的官员有很多都是女人,大家已经接受和适应了各种女强人,这些女官的能力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女人不再是相夫教子窝在家里的角色了,同样可以赚钱养家甚至是当官,使得济州岛女人的地位大大提高。

    现在济州岛依然是男多女少的局面,想要娶个好老婆竞争非常激烈,所谓需求决定地位,更是变相的抬高了女人的社会地位。

    所以妇联在济州岛地位非常特殊,也比较强势,得罪了妇联也许你就娶不到老婆了,即使娶到了也会家宅不宁。很多老人都在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夫纲不振,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

    现在鲁若麟交给她们的任务使得她们越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心中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一定要解放那些女同胞们!自愿随军出征的妇联女同志因此而非常多,不得不筛选那些身体好、有活力、口才好的同行。

    百姓里有很多女人受到了鞑子的玷污,在明朝这个程朱理学占主流的社会里,她们会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哪怕是她们的亲人都会嫌弃她们。很多心理脆弱的人在逃离了鞑子的魔抓后确实想到了一死了之,所以及时对这些女人进行心理疏导是很有必要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