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5章 葬礼
    在到达营寨后,妇联的同志们很快就把女人们集中起来进行宣讲。如果不是这些来召集的人同样是女人,那些百姓只怕会认为兵爷们起了坏心思。很多不放心家人的男人们尾随来到了会场,也没有人赶他们走,让他们听听更有好处。

    进行宣讲的同样是女人,先是对这些女人的遭遇表示同情,然后让她们不要自责,也不要觉得自己无颜活在这个世上,真正没有脸面活在这个世上的是那些应该保护她们的男人,他们没有抵挡住鞑子,使得她们受到了伤害,她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要说到责任,谁的责任最大?是她们这些在家里辛勤劳作、相夫教子、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吗?绝对不是!责任最大的是朝廷、是军队、是家族,甚至是她们的家人,如果真要觉得她们受到玷污是耻辱的话,那些男人们就应该拼了命也要保护住她们。

    那些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受侮辱的男人们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她们,他们才是最应该被鄙视的人,正是因为他们的无能和软弱才造成了如今的恶果。真要是个男人,就应该拿起刀枪和鞑子拼个你死我活,那怕是死了也是个真男人。

    在这些妇联同志激昂的呼喊声中,台下的女人们不禁放声大哭,把最近时日积累的恐惧与委屈都发泄了出来,外围的男人们则羞愧的低下了头,无言以对。很多男人还在言语的刺激下跪在地上使劲的锤着地面,大声的诅骂着自己的无能,嚎啕大哭。

    随后,妇联的同志们告诉她们,会把她们带到一个幸福安全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那里没有饥饿、没有恐惧、没有歧视,靠自己的双手就能够顶天立地的生活。那里女人也能做官,只看能力,不问过去,不问出身,自己曾经就是青楼出身,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完了。可是,到了那里之后,新的生活就向她招手,如今她也是有官身的人了。

    为了安抚这些女人,这位妇联的同志甚至不惜自曝家丑,果然效果非常好。这个气势昂扬的女老爷以前居然是青楼女子,她经历过的遭遇只怕更加不堪。有了这样的比较,这些女人的心里好受了不少,对这个妇联同志说的地方更加好奇了。

    “我去!”

    “我也要去!”

    “刀山火海我也认了,只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

    受到鼓动的女人们纷纷表示愿意前往,她们实在不想再回到家乡承受别人的白眼和恶语。

    有了女人们的带头,那些男人们也表示对那个能够吃饱肚子的地方十分向往,愿意一起前往。即使有人想要回去,在盲从的心态下也不敢开口,怕显得自己异类。加上现在兵荒马乱的,回去也是送死,大不了先去那个安全的地方,以后再想办法回来。鲁若麟趁热打铁,决定迅速将他们运走,免得时间长了有人后悔。只要上了岛,有的是办法将他们都留下来。

    这些百姓被要求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现在他们都是脏乱不堪,很容易引起疾病。好在现在是夏天,直接赶河里就可以了。很快大家分批被安排到河里洗澡,有专门的人指导他们用肥皂把浑身上下洗的干干净净,洗完后精神状态明显不一样了。

    洗完澡后,那些破烂的衣裳直接就被济州岛士兵焚毁了,每人发了一件圆领上衣和一条长裤。鲁若麟和负责后勤的民政司副司长黄临山商讨出征准备事宜的时候,黄临山就提到解救的难民除了粮食,衣服上可能也会有困难。肯定会有很多人的衣服破损严重,而且那些脏衣服上肯定有很多跳蚤,绝对不适合济州岛的船运标准。

    黄临山就是从松江过来的四个秀才之一,现在因为表现突出,已经是民政司的副司长了。

    鲁若麟知道跳蚤会传播很多疾病,所以对卫所问题非常看重。黄临山提到的问题确实没有注意到,好在及时发现,还可以准备。所以这次鲁若麟出征京师,也带了很多备用的衣服,好在都是夏衣,并不占地方。尺码也尽量做的稍微宽松一些,想来那些难民不会介意衣服大一点的。

    这些百姓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军爷不但给吃的,还发衣服,实在是惊喜连连,对即将前往的地方更加的好奇了。穿上新衣服和新发的草鞋,虽然单薄、简陋,但是确实凉爽的很,人也精神了不少。

    女人们则由妇联的同志们封锁了一段河道,在傍晚才下河洗澡,确保不会受到男人们的窥视。在用肥皂狠狠的把自己洗了一遍后,换上新衣的女人们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似乎刚才的清洗不仅仅洗刷了她们的身体,同样也洗刷了她们的灵魂,生活的希望再次出现在了她们眼中。

    洗完澡之后的百姓又开始吃饭,还是米粥和肉汤,不过米粥每个人给了两碗,可以慢慢的增加食量了。中午的那碗米粥因为吃的太急没有尝出什么味来,这次大家明显感觉到了米粥和肉汤里的咸味,看来盐放了不少啊。

    对于济州岛的民众来说缺盐已经是历史中的记忆了。庞大的济州岛晒盐场每天产出的食盐数量堆积如山,而且是品质很高的精盐。对于岛民来说,几文钱一斤的食盐完全可以畅开来吃,加上丰富的海产品,缺盐早就不存在了。

    廉价的食盐也催生出了逐渐庞大的腌制食品产业,蔬菜、鱼、肉,只要是能够腌制的都做成了腌菜,成了济州岛的特色产品,畅销多地。济州岛的腌菜以菜品好、用盐足、价格实惠享誉中日朝,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

    百姓们吃的肉汤里这次就放了不少济州岛海带,提鲜又提味。很多百姓根本就没有吃过海带,又咸又脆的口感很快就征服了他们。

    现在是夏天,住宿的问题比较好解决,帐篷不够可以露宿,营寨里每隔不远就点燃一个火堆,即用来照明也可以消灭一些蚊虫。不时有一队队士兵在营地里巡逻,维持秩序。这些百姓们今天一天的经历可谓大悲大喜,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睡一觉了。

    好久没有吃饱和感到安全的百姓们放松下来后很快就渐渐入睡,整个营地逐渐安静下来,只有一些精力旺盛的人还在好奇的低声讨论这支解救他们的奇怪军队,还有会把他们带到哪里去。

    当日头刚刚升起的时候,营地也开始苏醒。百姓们再次享受到了丰盛的早餐,白面馒头,带有几片马肉的肉汤。济州岛的食物攻略永远都是这么犀利和有效,当这些百姓们对这样的待遇已经非常满足的时候,士兵们往往不屑的说在他们那里这些吃的根本就不算什么,让百姓们对即将前往的地方更加向往和好奇。

    吃完饭后,百姓们再次见识到了这支军队的奇异之处,他们正在围观济州岛军队的葬礼。

    昨天战死的士兵今天要进行葬礼并火化,然后再带回济州岛。天气太热,尸体不能久放,也不会可能带回去,只能按照条例火化,把骨灰带回去葬入烈士陵园。

    济州岛在中央山地划有一块烈士陵园,战死或者牺牲的士兵、官员、义士等可以在死后埋入陵园。平民百姓是没有资格的,除非有重大贡献或者影响,得到民政部门特批的。

    陵园有专门的人打理,四时都有祭祀,甚至还建有一座寺庙为逝者祈福,士兵们都以死后能进陵园为荣。

    去年夏天两个在救灾中牺牲的士兵成了埋进陵园的第一批烈士,当时隆重的葬礼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不但鲁若麟亲自参加,各级军官还有民众代表都有出席,前来送行的百姓更是有几万人,让这些军人们再次感受到了尊严与尊重,有了更强烈的使命感和荣誉感。

    那次葬礼对于军民和谐建设也具有重大的意义,民众对于军队的感官和印象也开始发生变化,军人的职业也变得高大起来,有参军意向的年轻人变得更多。

    身处异地的济州岛军队当然没法举行隆重的葬礼,不过依然庄严肃穆。鲁若麟和军队的高级将领都亲自出席。

    已经梳洗整理过的战死士兵穿着崭新的军服静静的躺在地上,参加葬礼的士兵们整齐的站在他们身前。

    鲁若麟先是发表了讲话,对士兵们的表现进行了肯定,对这些士兵的战死表示痛惜,对他们的英勇表示赞扬,鼓励士兵们以他们为榜样与敌人战斗。同时重申会善待他们的家人,他们的战斗奖励也会是全军最高的,不会让他们走的时候留有一丝遗憾。

    然后是主持这次葬礼的大谷与一也就是王德川开始叙述这些战士在战斗中的具体表现和取得的战果,并一个个的把这些阵亡战士的名字、所属部队念出来。

    “张寿,山东平原人,骑兵一营三连二排三班;吴贤,山东荣和人,骑兵一营一连二排四班;江边植野,日本土佐国人,骑兵一营二连三排三班;伊户上佐,日本肥前人,骑兵一营三连二排二班……”

    底下的士兵认真的听着,这是一个个的烈士,也将是所属部队的光荣,他们还要继续继承他们的荣光。

    因为伤亡主要集中在骑兵营,而骑兵营中日本武士占了绝大多数。曾经有人对此提出了质疑,认为这些日本人不可靠,好在现在他们用生命扞卫了自己对鲁若麟的忠诚,让那些质疑的人也无话可说了。

    鲁若麟并不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主要愿意为他效忠,愿意汉化,遵守他定立的规矩,他并不排斥吸纳外族人为己用,并且对他们一视同仁。华夏之所以强大,包容并蓄、同化外族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是一种文明的强大,是自然的吸引,应该发扬光大。

    围观的百姓对如此别开生面的葬礼是大开眼界,当听到如此多的日本人战死的时候,他们是非常惊讶的。有明一朝,老百姓对日本人的观感基本都是负面的,主要是倭寇给大明造成的伤害太大了。在朝野上下的宣传下,日本人无疑与强盗没什么区别。现在突然听到这些与鞑子交战而战死的人里居然绝大多数都是日本人,很是诧异。

    好在大明也不是没有外族士兵,比如蒙古人,大家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很少看到有日本人为大明效忠和战斗罢了。不管这些战死的士兵是什么身份,他们都是在解救自己的战斗中阵亡的,百姓还是非常感激的,一脸的沉痛。

    王德川一直以来压力非常大,他知道日本人在济州岛和汉人中的口碑并不好,对于他带领的济州岛骑兵营很多人都在鲁若麟面前提出过质疑,一度让他以为自己的位置不保。好在鲁若麟给了他充分的信任,一直坚定的支持他,他才能坐稳这个位置。

    现在经过一场与鞑子的大战,虽然骑兵营的伤亡让他非常心痛,但是取得的战果也非常丰盛,发挥的作用非常关键,让这支以日本人为骨干的骑兵营真正的站稳了脚跟,令他非常自豪。这次鲁若麟让他主持葬礼,就是对他和骑兵营的肯定。

    之后就是在场的士兵高唱《无衣》,为自己的战友送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在浑厚悠长的歌声中,那种激昂慷慨、同仇敌忾的气势勃然而发。济州岛士兵团结互助、共御外侮的高昂士气和乐观精神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百姓中有不少是读书人,被鞑子强行掳掠至此的,他们当然知道这是昔日大秦帝国赫赫有名的《无衣》战歌,秦国虎贲们高唱着《无衣》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纵横无敌,是让所有对手都畏惧的虎狼之师。如今从济州岛士兵的口中听到这首大秦战歌,这些感性的读书人有感于自身的遭遇和大明被鞑子肆掠的窘境,纷纷热泪盈眶,嚎啕大哭:“若王师皆如此,何至让鞑奴猖狂至此啊。”

    当一个国家的军队不强大,人民就得不到保障,大明的士大夫们正在品尝自己种下的恶果。

    最后在一阵朝天的排枪声中,这些士兵被送上火架火化,他们的骨灰会和遗物一起交还到家人的手中,最后安葬进烈士陵园。

    生活需要仪式感,军队同样如此。正是这样庄严肃穆的仪式增加了士兵们的荣誉感和自豪感,精神力量的加持使得这些士兵更加的强大。

    那些大明的百姓同样非常震撼,原来粗鄙的武夫也可以如此有尊严,难怪这些士兵这么强悍,连鞑子都被打的丢盔弃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