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6章 鞑子首级:欲购从速
    谭泰丢失了所有缴获与辎重后,一路依靠抢劫了几个小的村寨获得了部分粮草,来到了平谷阿济格的大营。

    阿济格的大营绵延数里,云集了数万清军以及大量掠取的人畜物资,整个营地里的清军都是喜气洋洋,对此次出关作战如此顺利,缴获如此丰富都大为满意。

    按照预定计划,大军准备出关返回了,这次的缴获已经很多了,士兵们的行囊和马匹上已经装不下财物了。归心似箭,说的就是这帮抢饱了的强盗。

    陆续有分兵各地的清军带着缴获归建,引来一阵阵欢呼声。当谭泰的大军归来时,那副惨样惊呆了众人,纷纷在底下窃窃私语,这是遇到哪路明军了,居然败的这么惨。不但空手而归,连人马都少了大半,只怕郡王饶不了他了。

    果然,听到谭泰打败而归的阿济格暴跳如雷,其他清军都是顺风顺水,缴获颇多,损失也不大,只有谭泰这里损兵折将,缴获也全部丢失,怎么能不让他生气。爆脾气的阿济格甚至没有等到谭泰前来请罪,打马就往外跑,直奔回营的谭泰处,中军的众多将领连忙紧随其后。

    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的阿济格看到跪了一地的谭泰大军,全都兵甲不整、狼狈不堪、士气全无,顿时怒火中烧,直接下马狠狠的踢了谭泰和希尔根几脚,拿起马鞭一顿猛抽。

    谭泰和希尔根完全不敢反抗,任由阿济格抽打,声都不敢啃一声。好在阿济格还有一丝理智,没有直接抽刀子砍人。

    发泄一通的阿济格气消了点,回身坐在马扎上盯着谭泰和希尔根冷冷的问道:“说,怎么回事?”

    “回王爷,奴才给您丢脸了,被一股明军击败,伤亡惨重,缴获的物资也都丢失了,请王爷处罚。”谭泰趴在地上赶紧认罪。

    “可是你们违抗命令攻打了哪个坚城?”阿济格首先想到的是谭泰攻打哪个城池以致损失如此之大。

    “回王爷,奴才等是在城外与明军野战的时候被击败的。”谭泰不敢隐瞒,如实上报。

    “野战?你们遇到哪路大军了?”野战的失利,令阿济格非常惊讶,直接就站了起来。五千的清军,即使是遇到野战不利也可以顺利撤退,难道是中了明军的计谋。

    “敌军人数并不多,但是非常精锐,装备也非常犀利,特别是火枪和弩箭,打的是东江军的旗号,但是奴才不是很肯定是否为东江军。”

    ……

    谭泰一五一十的把整个战斗的经过和对敌军的猜测说了出来。

    听完后阿济格想了想,谭泰的指挥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没有想到对面的敌军如此难打,至于谭泰所说的火枪和弩箭,以及古怪的弩炮,阿济格没有见到,所以不好判断,但是谭泰手下这么多士兵,撒谎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这支突然冒出来的东江军,阿济格非常警惕,虽然这支部队人数不多,但是和以往的明军完全不一样,居然在野战中以轻微伤亡就大败满洲劲旅,实为大清的劲敌。

    “七哥,你怎么看?”阿济格朝旁边的阿巴泰问道。

    阿巴泰是努尔哈赤的第七子,阿济格则是十二子,不过阿巴泰的母妃并不受宠,并不怎么受努尔哈赤重视,在一班兄弟里地位并不高,现在因为皇太极称帝,他才升为多罗饶余贝勒,比阿济格的多罗武英郡王还要低一等。所以阿济格可以叫他七哥以示尊重,但是谨小慎微的他绝对不敢喊他十二第。

    “王爷,谭泰向来用兵谨慎,应该不会范什么大错,看来这支明军确实有古怪。只是现在敌军情况不明,我军也不好妄动。况且我军出关在即,如何应对还请王爷决断。”阿巴泰回答道。

    “七哥说的有理,现在顺利出关是最重要的,至于这股明军,如果他不知死活前来送死,那我们就送他们一程,如果他们龟缩不出,那就等打探清楚再做决断吧。不过,南边的防卫还是要加强一下,别被他们钻了空子。”消灭再多的明军也不能给阿济格带来多少好处,缴获的物资和人口才是皇太极和满清上下看重的,绝对不能因小失大。

    阿巴泰连忙应下来,安排人马下去打探鲁若麟的情况,加强防卫。

    “谭泰、希尔根,你这次作战不利,损失大量人马物资,简直丢尽了我大清的脸,不罚何以服众。来啊,把谭泰、希尔根拉出去砍了,传首全军!”阿济格冷哼一声说道。

    谭泰和希尔根趴在地上,面如死灰,任由阿济格的亲卫把他们加起来往外拖,连求饶都不敢。

    “慢着!王爷,看在谭泰和希尔根往日功劳的份上饶他们不死吧,不如等回京后再请皇上发落。”阿巴泰连忙求情道。

    谭泰和希尔根都是正黄旗的人,是皇太极的奴才和爱将,不得不有所顾虑。

    阿济格也不是真的想要杀了谭泰和希尔根,既然有阿巴泰给的台阶下,便改口说道:“既然有多罗饶余贝勒给你们请求,就暂且饶过你们。来啊,把谭泰、希尔根拖下去重打八十军棍,革去所领军职,看管起来,回京后再行处置。”

    逃过一劫的谭泰和希尔根连忙磕头多谢阿济格的不杀之恩,心中大呼侥幸。

    香河城大捷的文书被飞马送至京师,沈志祥和田思茂以及周家谟都有报捷文书送出,在文书里自然是将战果说的花团锦簇,最令人震撼的就是大败鞑奴谭泰部,两军合计斩首三千余级,解救大量被俘百姓,缴获物资无算。

    沈志祥的文书除了送给京师外,督师兵部尚书张凤翼那里也抄送了一份,毕竟沈志祥的军队是归张凤翼领导的。在文书里,沈志祥也给张凤翼分润了一些功劳,称是按照张凤翼的安排部署和指示才能配合香河城守军大败鞑奴,张凤翼领导有功。

    最后表示自己大战之后损失破重,已无力再战,请求修整。

    对于各地报上来的大捷,内阁和兵部已经麻木了,如果按照下面将官的报捷文书,清军早就应该死的干干净净了。然并卵,清军依然在京城四周劫掠,声势浩大,不时传来城池被破的消息,可见这些报捷文书有多假。

    对于香河城和东江军的联合报捷文书,内阁也是不敢相信的。只要看到文书里说斩首鞑奴三千余级,就令阁老们心生厌恶,撒谎撒的有点过了,不知道有多少百姓的脑袋成了这些军官口中的“鞑子首级”。

    所以香河大捷并没有引起朝廷和张凤翼的重视,反而嗤之以鼻,连安排人来查验首级都没有。你要说砍了几个鞑子脑袋还有可能,斩首三千,你骗谁呢?

    鲁若麟和田思茂他们也不会想到正是因为功劳太大,被朝廷默认为杀良冒功,直接无视了。不过鲁若麟也没有在意,功劳大或小不是他这次出兵的重点,人口和钱粮才是的。

    完成善后工作的鲁若麟并没有闲着,将骑兵部队派出去在附近进行搜索,遇到小股清军就直接歼灭,如果碰到大股的清军就撤退,呼叫营地的步兵进行支援。有了缴获自鞑子的战马,骑兵部队的规模扩大了不少,虽然很多是火枪兵和弓弩手客串的骑马步兵,但整体战力有了明显的提升。

    济州岛的士兵平时也是有骑术训练科目的,只是马战能力很一般,不过用来骑乘赶路还是没有问题的。

    也许是因为鞑子的劫掠到了尾声,济州岛骑兵并没有遇到大股的清军,按照俘虏的口供,清军都收到了集结的命令,准备出关了。零星的清军都是收到消息比较迟,或者太过贪婪还想再抢一把的。

    这些小股清军在济州岛骑兵的围剿下基本很难逃脱,解救了大量的百姓,缴获了很多物资和牲畜。唯一比较大的战斗发生在河西务,那里被一股为数上千的清军攻陷,损失颇为惨重。

    发现河西务被清军攻占,鲁若麟调集了所有的骑兵和两千的火枪兵、弓弩手前往剿灭。

    这股清军依然非常狂妄自大,即使济州岛军队比他们多很多,还是选择了攻击而不是逃跑。结果就是在济州岛军队火枪和弓弩的密集攻击下伤亡惨重,再被骑兵追击,扔下缴获和辎重逃跑了,最后逃出去的清军不到一半人。

    鲁若麟再次获得了几千的百姓,还有大量物资牲口。对于这些人口,鲁若麟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和在香河解救的百姓一样,直接打包运往白翎岛,那里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有近三万的难民在修整了。

    随着战事进行到尾声,很多逃过鞑子屠刀的百姓也渐渐开始返回家园,等他们发现家园被毁,钱财全失之后,他们中大部分都会成为流民。大明朝廷现在自顾不暇,肯定是没有余力救济他们的,这就是鲁若麟的机会,趁机可以招揽他们,基本只要给口吃的,他们就愿意跟你走了。

    现在就有很多的工作小队在执行这样的任务,四处出击,引导难民向香河和天津聚集,京师南部到处都能看到济州岛工作队的身影。他们都是武装工作队,携带了粮食,逐村逐寨的搜寻难民,用粮食做诱饵,劝说他们前往香河或者天津。

    很多难民现在完全失去了依靠,再没有吃的就要饿死了。除了极少数的顽固分子,大多数人都愿意跟随工作队走,比起未知的前途,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

    河西务败兵退回清军大营后,阿济格再次暴怒了,恨不得挥师南下剿灭这股明军。只是在其他将领的劝说下,以大局为重,只能咽下这口闷气。但是这次的带兵将领就没有谭泰和希尔根那么好的运气了,直接被阿济格砍掉了脑袋,用来震慑全军。

    入关时日已久,阿济格决定班师。八月三十日,阿济格率军奔冷口东归。

    明督师兵部尚书张凤翼侦知消息,率军出京,从后面赶来;总督宣、大兵马梁廷栋也挥师北上,尾随清军,却不敢发起攻击。张凤翼率军行至迁安五重安驻扎下来,“固垒自守”。当清军就要出冷口时,守关的明将崔秉德请求力守关口,堵住清军的归路。总督高起潜骗他说:等清军出关一半再进攻。

    九月一日,清军携带掠取的十八万人畜及其他大批物资从容出冷口,他们将抢来的汉族民间美女浓妆艳抹置在车上,奏着盛乐如同凯旋,还高举“各官免送”的木板。明军怯战,只是尾随看着清军满载着子女金帛退出关外。

    清军出关后,明军的拙劣表现令崇祯非常愤怒,大批官吏被革职下狱、问罪处死,言官把责任都算到张凤翼和梁廷栋身上,不断上奏折弹劾他们。两人知道自己的罪过太大必死无疑,于是,每天服用大黄麻求死。二日,张凤翼先死于军营,十天以后,梁廷栋也死了。

    在京城上下都在忙于推卸责任,惩处罪官的时候,天津巡抚贺世寿上报朝廷天津守军出动出击,与东江相互配合,斩首一百余级的报捷文书送到了内阁。在文书里大谈天津三卫如何固守城池,如何主动出击,如何忠于国事,奋勇杀敌。自己又是如何坐镇指挥,与东江相互配合,大败鞑奴,斩首一百余,缴获物资无算。

    并对东江军大加赞赏,对他们不远千里前来勤王,与鞑奴血战,力保香河城不失,创下斩首三千余的空前大捷,希望朝廷多加赏赐,不能让忠心为国之士寒心。

    贺世寿和天津卫的鞑子脑袋其实是鲁若麟送的,反正鲁若麟的脑袋太多,用来升官已经绰绰有余了,就分润了天津卫一些。毕竟以后要打交道的地方太多,处理好与当地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天津城虽然没有受到鞑子的攻击,但是也没有什么亮点,所以鲁若麟的这一百颗脑袋就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其他地方一片昏暗的时候,天津卫的这个功劳就比较及时了,妥妥的升官发财啊。

    天津上下对于沈志祥等人真的打败了鞑子表示非常惊讶,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斩获了如此多的首级。看沈志祥送一百颗人头的时候眉头都不邹一下的样子,只怕存货不少。更何况从沈志祥送人头的举动可以看出他是愿意拉众位官员一把的,绝对不是想要吃独食。

    这年头谁没有几个亲朋好友、长官师长之类的,现在对京师官员而言什么最珍贵?功劳。那什么功劳最好,当然是战功,也就是最能体现战功的鞑子脑袋。甭管我的鞑子脑袋哪里来的,只要是实打实的鞑子脑袋,这功劳你就得认。

    所以田思茂、周家谟以及天津一众官员都在给自己那些在这次清军入侵中背负责任的官员写信,疯狂推荐沈志祥:这里有你急需的鞑子脑袋,存货不多,欲购从速。

    那些接到信件的官员不管是否真有鞑子脑袋买,但是他们已经无路可走,死马也要当作活马医了,大量官员的亲信家人开始朝香河狂奔,目标就是鞑子脑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