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99章 日新月异的济州岛
    大批到来的人手很快充实到了白翎岛和济州岛。

    其中工匠经过筛选都送到了济州岛,白翎岛上将主要是东江镇的新进人员。白翎岛作为连接济州岛和大明北方的重要节点,也是需要重点建设的。

    现在白翎岛已经开始向商业和服务业转型,很多岛民都在岛上的各个商号里做事,或者在一些海船上当水手。仓储服务行业也非常发达,有非常多的工作岗位需要人手,因此消化掉东江镇的新进人员一点问题都没有。

    济州岛如今作为鲁若麟的主要基地,已经日渐兴盛起来,全岛人口已经快有五十万人了,其中大部分是城市居民,从事工商业。以前岛上的工厂都是鲁若麟自己建设、自己经营,现在已经有不少大明和朝鲜的商人在岛上也新开了不少的商铺和工厂,涉及的行业更加全面多样。

    比如以前跟鲁若麟打过交道的朝鲜黄海右道李家的李正仁,就开设了一家家具作坊,生产销售家具,适逢济州城大量新房交付,家具需求量大增,很是赚了不少;徐家的徐青松现在几乎常驻济州岛了,徐家也开设了织布厂,依靠鲁若麟传授的技术,徐家的织布厂产量猛增,比起江南本土毫不逊色,同样赚的盆满钵满;那些江南的其他世家大族也纷纷在济州岛置业,有做粮食生意的,有做纸张生意的,有做调料生意的,总之是百业兴旺,一派繁荣景象。

    鲁若麟并不排斥其他人参与商业竞争,只有市场做大了,经济更活跃了,大家才能赚的更多。鲁若麟甚至鼓励大家置业办厂,对手下工厂的工人也提供各种创业的机会,让那些有能力、有想法、有闯劲的人出来单干。对于这些新创的小厂,鲁若麟不但给予低息贷款,而且在税收上也有优惠,很是吸引了一批人出来创业。

    为了服务于这些商人,鲁若麟很是花了一些功夫,有专门的商业司人员帮他们处理各种问题,定期会将商务司收集到的商品信息进行通报,可谓贴心极了。对于济州岛这边明显有别于大明和朝鲜的官府风格,商人们更加感到舒心和暖心,对济州岛的认同感也更强了。

    当然大力培植工商业的同时,农业也受到了保护和扶持,不但公示了各种粮食的最低收购价格,而且对于种子、农具的购买都有无息贷款提供,农业部门还经常组织农民和军人开挖水渠、水井等供水设施,保证农业生产。

    济州岛这两年农业之所以大丰收与这些措施也有很大的关系。这些逃难过来的农民为了能在五年后赎回自己的田地,所爆发出来的生产热情前所未有,恨不得就睡地头上了。中国农民真的是最能吃苦的那群人了,在济州岛种地让他们非常舒心,根本不用操心其他的事情,只要安心种地就可以了。

    这里的官府也非常和善,没有苛捐杂税和各种劳役,还经常派人来指导生产,推广最新的作物和技术,解释朝廷的各项利农政策。连娃娃们都免费进了学堂,还包午餐和发衣服,贴心的不得了。现在谁要是想把他们从济州岛带走,或者颠覆鲁若麟的统治,这些农民绝对会拿起锄头拼命。

    与各种利好政策相对应的是济州岛税收部门的强势。

    济州岛税收部门直属鲁若麟管理,税务司的司长是鲁若麟兼任,副司长则是曾经的松江四秀才之一的罗锐峰。罗锐峰作风稳健、性格刚毅,对数字也非常敏感,关键是他铁面无私,豪不讲情面,简直就是税务司的最佳人选。

    税务司的权利非常大,有单独的执法权,有自己的武装税警。在济州岛惹到税务司是真的不开玩笑,轻的罚款,重的还会判刑。一旦进入了税务司的黑名单,在鲁若麟治下真的会随时被“关注”,绝对会让你痛不欲生,真的是惹不起。

    一旦你偷税被查,找谁都没有用。济州岛最大的头目就是鲁若麟,你偷税就是在偷鲁若麟的钱,你还有脸找他出面说情吗?而税务司除了鲁若麟,谁的面子都不卖,这样的部门你敢惹吗?

    所以那些在大明和朝鲜习惯了偷税、漏税的商人们在济州岛都变成了照章纳税的守法商人,好在济州岛的服务也算物超所值,商人们是痛并快乐着。

    郑芝龙已经完成了东南海域的制霸,连荷兰人和西班牙人在他手底下都要瑟瑟发抖。见鲁若麟确实没有南下和插手日本的迹象,郑家和济州岛的贸易往来逐渐扩大。南洋的香料、白银、砂糖、名贵木材,日本的金、银、铜、硫磺等源源不断的送到济州岛,带回去大量的布匹、瓷器、铁器、丝绸等济州岛特产。双方的贸易额屡创新高,都从中大发了一笔。

    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的枪管和火炮终于送达了济州城,这些火炮大都装备到了战舰上,以提高战舰的战斗力,枪管则立马被改装成了燧发枪装备部队。这些枪管的质量也非常不错,与济州岛的枪管质量不相上下,就是价格太高,已经停止采购了。

    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确实是没有什么节操的,为了银子,忽悠了一批他国工匠来到了济州岛,赚取了大笔的佣金。这些工匠都是枪炮工匠、火炮工匠、造船工匠等高技术人才,这些人来到济州岛后惧怕不已,以为自己被那些黑心的商人卖到了蛮荒之地。但是当他们来到济州城后,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文明繁华的大都市,比他们国家的城市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鲁若麟给了这些工匠很高的礼遇,使得他们可以安心在这里工作。良好的生活环境、高额的薪水、美味的食物,这些工匠很快就爱上了济州城,安心在这里工作不想回去了。这些工匠的到来很好的提高了枪炮、船只的制造技术,中西方技术的交融下,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绝对是物超所值。

    在这些工匠的技术支持下,济州岛很快就造出了大炮。这些大炮用铜制作而成,都是大口径的重炮,被安置在济州城码头旁的炮台上面,成为守护港口的利器。虽然鲁若麟底下的舰队实力强大,但是也不得不防备有敌人前来进犯,该有的防御措施还是要设置的。

    因为铜料紧缺,船用炮和轻型随军炮还没有开始生产,但是已经开始研制和准备生产了。虽然这次京师对阵清军胜的比较轻松,但那是在敌军没有装备大炮的前提下。一旦敌人用大炮轰击济州岛军队的密集阵型,损失绝对会非常惨重,搞不好会直接崩溃,这是济州岛军队的最大短板。

    清军因为孔有德的投降已经有了大量的火炮,而且具备了生产火炮的能力,所以,以后面对满清大军的时候,绝对避不开对方的大炮轰击。而对付大炮最好的武器还是大炮,所以济州岛也要在这方面跟进才能真正有与清军对阵的实力。

    因为在济州岛开设了众多大型工厂,大明和朝鲜的士绅们开始感受到了鲁若麟之前体会到的痛苦,缺人啊。鲁若麟千方百计搜罗的人口自己用都不够,根本就没有余力向他们提供人手。

    这些士绅们也曾试图在本土建设像济州岛那样的大型工厂,但是本土的保守势力真的太强大了。对于这样人口众多的巨大工坊,传统士大夫们是横竖看着不舒服。这样的行为完全有违儒家的耕读传家优良传统,都去做工了谁来种田,到时候自家的地租给谁种?还能不能愉快的剥削了。所以那些大型工坊简直就是洪水猛兽、是异类,必须在舆论上给予强烈的抨击和谴责,这完全是礼崩乐坏之举。

    官府对这样聚集大量人口的场所天然就保持了很高的警惕,这么多的无产阶级聚集在一起,没有土地缚束,只由一个人或者一家管理,本身就是危险源。要是哪天发生骚乱或者造反,他们是要背锅的。而且海禁政策依然存在,大量的商品出口还是存在风险,需要打点的关系太多,完全抵消不了那点人力优势。

    所以大明和朝鲜本土根本就没有大型工厂生存的空间,何况那里也没有济州岛这样完善的产业链,产销一条龙,完全不会受到制约。因此想要在济州岛开工厂赚大钱,这些士绅们就必须先去拉人头。

    主动与被动的区别在这时开始体现,以前是帮鲁若麟买人,赚点运输费,现在是自家的生意了,积极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流民和破产农民、市民成了宝贵资源,被这些士绅们四处搜罗运到济州岛。很多地方的治安环境甚至为之一清,算是附带的好处。

    江南的流民不够了怎么办?去湖北、河南找。利益是最好的驱动力,为了获得工人,这些士绅们是竭尽所能,能量绝对不是鲁若麟可比的。见识过英国工业革命的羊吃人就知道资本家为了获得产业工人是无所不用其极,好在大明有足够多的人口满足这些初级的资本家们,不用他们走上逼农民和市民破产的道路。

    因为鲁若麟对济州岛上的产业工人非常重视,各种保障制度也比较健全,想要把工人当奴隶使是绝对不可能的,济州岛上也不允许有奴隶或者奴隶式的契约工存在。所以每一个送到济州岛的工人都是宝贵的,要是你不善待他们,他们可以选择去其他的地方工作,这个权力是受到鲁若麟保护的。

    因此这些士绅们如果不想自己的工人都跑光了,最好是把工人的待遇与鲁若麟的工坊靠拢,否则鲁若麟不介意把他们的工人挖光,反正鲁若麟也缺人。正因为人力的获得成本这么高,这些士绅们不敢损失任何一个人,那些流民才有机会活着来到济州岛,这也是鲁若麟设置这些条件的初衷。

    否则只要想想非洲的运奴船,死一半的人是经常的事情,奴隶主依然有大笔的钱财可以赚,就是因为这些奴隶的获取价格太低了,不值得珍惜。不要把商人们的节操想的太好,没有鲁若麟约束,他们一样干的出来。

    不过这种事情在济州岛是没人敢尝试的,真要有这种事情发生,只怕一上岛这些工人就会跑个精光,你的口碑也会败坏殆尽,还会受到鲁若麟的制裁和惩罚。因为鲁若麟会随机抽查移民,询问在途中是否受到虐待,一旦发现死亡比例过高,监察司就会出面调查和干涉了。

    为了能让那些可怜的流民活着来到济州岛,鲁若麟也是操碎了心。

    济州岛的高端人才永远是最紧缺的,虽然鲁若麟大力推广教育,但是成果还没有显现,从外面引进仍然是唯一的出路。好在这次在京师附近获得的人口都是打包带回来的,里面就有很多的读书人、医生、工匠等技术性人才。鞑子可不会觉得你是读书人或者医生、工匠就对你另眼相看,好多读书人和医生、工匠同样家破人亡,走上了流亡的道路,否则鲁若麟还捡不到这个便宜。

    对于这些高端人才,鲁若麟从白翎岛开始就单独安置、突击培训,让他们尽快适应济州岛的各项规矩,接受新的知识,能够马上走上工作岗位。至于那些想要重回大明复兴家业的,鲁若麟也没有说死,承诺等战事平息后就放他们回去。至于什么时候战事平息那就不知道了,鞑奴不是还没灭吗?等到他们知道了想回去也没那么容易了,更何况说不定时间长了就不想回去了呢。总之想走没那么容易,先到碗里来再说。

    好在这些高端人才受到的待遇都不错,也比较受重视和尊重,抵触情绪小了不少。

    女人们来到济州岛才知道什么是女人的天堂了,这里的女性地位之高绝对可以称为不可思议。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完全不存在,女性抛头露面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甚至济州岛的很多官员就由女性担任,往日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在这些女老爷面前一样得乖乖听话。

    学堂里的先生也大部分是女人,听说主管教育的就是个女老爷,叫刘雅婷。听一些老人们私下里说,这个刘司长以前是海盗抢来的压寨夫人,后来被鲁大人救了。因为刘司长以前是大户人家出身,识文断字,鲁大人不计前嫌,委任她为专门管学校的官儿,那些教书的先生和上学的娃儿都归她管,权力大着呢。

    最了不得的是这位刘司长还是妇联的主任,啥是妇联主任?就是管所有女人的官,甭管你是出门做事还是在家里,只要受到了委屈,有男人欺负女人,妇联都帮你评理。那些男人们不愿意咋办?凉拌!妇联是有鲁大人撑腰的,在这济州岛再大能大过鲁大人。

    压寨夫人都混成大官了,这里是真的不在乎女人们以前的屈辱史,自己被鞑子强迫的那些破事真的不是很重要了。用负责安置她们的妇联官员的话说,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只要认真工作,幸福美好的新生活就在眼前。

    有了这么多榜样在,这些新来的女人们才真正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