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01章 最佳人选李雪晴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老太太哪里看不出鲁若麟对这些女官们的重视。说实话鲁若麟绝对是主君里的异类,不但大力鼓励经商,而且还在宣扬什么妇女解放运动,那个什么妇联就是在鲁若麟的支持下捣鼓出来的。

    看看妇联的主张都是些什么,禁止包小脚、必须上学、人格独立自由、自尊自爱,总之都是些看似大逆不道的东西,但是却都说到了女人的心坎上。只要是个女人谁不想活的自在点,只是大环境不允许罢了。

    老太太也是很奇怪鲁若麟作为一个男人却对女人的事情如此上心,但总归是个好事情。现在济州岛上的女人傲气的很,心气也比其他地方的女人高了不知道多少,“谁说女子不如男”这个鲁若麟的随口之语就被济州岛的女人们时常挂在嘴边。

    现在鲁若麟在女人们中间的支持率奇高,很多人都是鲁若麟的小迷妹,包括老太太待字闺中的小闺女。虽然鲁若麟最开始是想解放生产力,但是来自后世的思想观念依然使得他走上了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者道路上。

    老太太也看到了鲁若麟的决心,知道如果不答应,自家儿子以后前程堪忧。其实梅君兰除了出身不好,其他的并没有什么毛病,反而可以说相当优秀,做儿子的续弦是没有问题的。

    “如果大人果真以嫁姐的名义让梅君兰和怀仁成秦晋之好,那这门亲事老身就答应了。”老太太觉得鲁若麟要是真认下梅君兰这个义姐,自家儿子岂不成了他的姐夫,既然已经上了鲁若麟的船不可能下来了,何不让关系更亲近点。为了儿子的前程,只能先损失些家族名声了。

    “好!那小子就按老大人的意思办,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也许其他人会在乎些许名声,但在鲁若麟看来那都不是事,比起使得这些女官们更加归心,这个事情重要的多。

    第二天鲁若麟就把梅君兰叫过来,要拜她做义姐,梅君兰死活不肯,直接跑出了城主府。鲁若麟干脆直接对外宣布,以后梅君兰就是自己义姐了,梅君兰将从他的府邸出嫁,把这件事情彻底坐实了。

    以前那些暗地里想看宋家笑话的人现在彻底傻眼了,真要有这样的好事情,自家也愿意啊,名声算什么了,哪有当鲁若麟的姐夫划算。

    那些女官们则彻底感动了,即为梅君兰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归宿感到高兴,也为鲁若麟作出如此大的“牺牲”只为成全自己这些姐妹们而感动不已。

    鲁若麟对这些女官格外偏爱的癖好算是彻底坐实了。

    婚事没有了障碍,很快就进入了流程。虽然宋怀仁和梅君兰算是自由恋爱,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要走的。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古代的婚礼绝对是非常慎重和复杂的,特别是士大夫们。好在大家都想尽快完成这桩婚事,很多流程都从简了。

    很快就到了梅君兰出嫁的日子,鲁若麟的府邸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不但女官们都来了,只要是在岛上的部下们,能够来的绝对没有缺席的。王四水现在是女方家的长辈,是梅君兰的义父,在府邸坐镇指挥。

    这些场面鲁若麟就完全派不上用场了,指挥权早就交给了那些老人们,自己听安排就行了,完全像个木偶一样。

    城里有头有脸的商人们也难得有机会捧下鲁若麟的臭脚,都亲自登门送来了贺礼,门房收到的礼物都快把仓库堆满了。鲁若麟只能四处应酬,尽量都照顾到,来者是客,实在不好往外推。而且鲁若麟本意就是想把事情尽量做的隆重些,让济州岛上下都明白自己的想法和态度,再有不堪的事情发生,那就真的只能是自己太蠢了。

    内宅里女宾们都在观看梅君兰做出嫁前的梳妆,特意找来有福之妇在帮她梳头。这样的妇人父母公婆丈夫俱在,儿女双全,希望能借她的福气给新人带来好运。本来这个位置应该由梅君兰的母亲担任,可惜她早就是父母双亡,就临时找了这个妇人来担任。

    妇人一边梳一边说着吉祥话,梅君兰的眼里充满了幸福的泪水。一旁观礼的女宾们满脸的羡慕,一些比较感性的同样在旁边流下了泪水,她们是真的为梅君兰高兴,也为她们这个群体终于有人冲破了枷锁追寻到了幸福感到振奋。

    当天的婚礼几乎是轰动了全城,迎亲的路上都是围观的人群,很多商家在路上自发的组织了乐队吹吹打打,更加增添了欢乐的气氛。

    梅君兰的嫁妆非常之多,除了鲁若麟准备的之外,很多姐妹们都自发的帮她凑嫁妆,长长的嫁妆队伍实在是让人羡慕。鲁若麟还特意帮她打造了一块全身镜,在嫁妆队伍里格外晃眼。除了这些,鲁若麟还放了一张繁华地段的商铺地契作为梅君兰的压箱底陪嫁,令知情的人羡慕不已,这样的优质商铺已经很难找到卖家了,基本是有价无市。

    随着鲁若麟的大操大办、弄得满城皆知,宋家老太太心底的最后一点疙瘩终于消散了。现在宋家也可以算是鲁若麟的亲家了,眼红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令老太太非常得意。

    宋怀仁和梅君兰的婚事影响确实很大,民间对女官们的看法更加好转,女官们也更加自信了,似乎心里的枷锁被打开了一般,更加的有活力了。那些有不幸经历的女性移民们,也从这场婚礼看到了自己未来追求幸福生活的希望。

    对于婚礼上收到的大量礼物和钱财,鲁若麟全部捐给了民政司社会保障局。这个局主要是关注弱势群体,比如孤寡老人、孤儿、残疾人和贫穷人口等。现在济州岛这样的人群还不多,主要是移民过来的时候多为青壮,但是也会因为各种原因造成部分人失去独立的生存能力,社会保障局主要就是救济他们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鲁若麟并不想给济州岛的民众造成一个奢靡的印象,对于婚丧嫁娶在梅君兰出嫁后鲁若麟特意下了命令严禁大操大办,遏制奢靡之风和铺张浪费。毕竟济州岛还远没有到享受的时候,梅君兰的婚事只是一个特例,里面更多的是有政治因素。

    统治阶级上层的一举一动对底层社会风气的影响是很大的,身体力行才有资格引导民众按照政府的要求行事。济州岛因为日渐富裕,奢靡之风已经有所抬头,这绝对不是鲁若麟想看到的,所以必须在其冒头的时候将这股风气压下去。

    梅君兰获得自己爱情的另外一个影响绝对出乎了鲁若麟的意料,似乎是受到了梅君兰成功的影响,很多女人开始追求自己的爱情,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被动,任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决定自己的人生,与一个毫不相识的人结为夫妻。不说完全的自由恋爱,至少已经有了一些发言权,而这一切又与她们不再关在深闺,走出家门工作有很大的关系。

    李雪晴这几天工作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了,心情看起来非常好,整天都笑盈盈的,秘书处里的笑声明显比以往多多了。在面对鲁若麟的时候,也没有以前那么从容,反而有点害羞的样子,搞得鲁若麟莫名其妙。

    其实是因为受梅君兰婚事刺激,王四水对于鲁若麟的婚事越发着急了。鲁若麟这么大了还没有成家,在他看来自己身上有很大的责任。鲁若麟父母早亡,王四水又有收留养育之恩,早就把鲁若麟当自己的儿子看了,鲁若麟也一直待之以父。

    每个父母都会为子女的婚事操心,王四水也不例外。如今鲁若麟家大业大,不能没有继承人,所以王四水决定为鲁若麟娶妻,为鲁家留个后。

    王四水暗中挑选了一番,觉得秘书处的李雪晴比较合适,人漂亮又有能力,还在鲁若麟身边做事,双方都比较熟悉,操作起来容易的多。

    更主要的是,作为鲁若麟的贴身大秘,很多济州岛的机密瞒的过其他人,绝对瞒不过李雪晴,可以说李雪晴对济州岛的情况了解的比其他任何人都多,也更全面。不是自己人如何能够放心?如果现在不是那就把她变成自己人。

    即解决了鲁家传宗接代的重大任务,又为济州岛消除了安全隐患,可谓一箭双雕。现在就看李雪晴有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了,毕竟李雪晴现在也可以说位高权重,颇得鲁若麟信任,用强就适得其反了。

    所以王四水私下召见了李雪晴。

    王四水在济州岛的身份非常特殊,作为鲁若麟的义父,又有养育之恩,颇受鲁若麟尊敬,可以说虽然位置不高,但是身份却是最尊贵的。李雪晴接到王四水的召见也很是疑惑,毕竟以前王四水与秘书处即使有公务往来,也是来秘书处碰面,这样的私下见面是没有过的。

    李雪晴不敢怠慢,立马前去见王四水,先搞清楚事由再说,如果涉及到比较麻烦的事情再去请示鲁若麟。好在王四水在济州岛的口碑很好,从来没有依仗鲁若麟义父的身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对鲁若麟的事业非常支持和尽心,很受大家尊重。

    到了王四水的家里,王四水完全不像要谈公事的样子,王四水的夫人王魏氏也出面接待了李雪晴。相比与王四水,这位鲁若麟的义母更加低调,基本没有重大事情不会露面,上次在大家面前出现还是梅君兰出嫁时作为长辈与王四水一起接受了梅君兰的磕头。

    这次会面的主角也是王魏氏,谈的话题也完全与工作无关,都是王魏氏不断的询问李雪晴以前的一些事情,问的很是详细。在确认了李雪晴不曾出阁犹是清白之身后,王魏氏更加满意了。李雪晴有种媳妇见婆婆的感觉,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王魏氏直接问道:“李姑娘对若麟感觉如何?”

    李雪晴心中一震,回答道:“妾身若没有鲁大人只怕早就不在人世了,又得大人信任委以重任,重新做人,大恩大德实在是无以为报。”

    “若麟是个心善的,见不得别人受苦,特别是心疼那些女人孩子,这是在做善事,以后会有福报的。”王魏氏点头说道。

    “大人仁爱之心天下少有,活人无数,治下百姓无不感激涕零。”李雪晴因为自身就是受益者,感触无疑更多一些。

    “若麟的心都放在了功业上,希望解救更多的穷人,这些我们都知道,也支持。但是他从小就没了爹妈,鲁家就剩他一个独苗,到现在也没有成家生子,屋里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大家伙都急在心里啊。”王魏氏叹息道。

    李雪晴心中一紧,:“回老夫人,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是为大人着急,希望大人能早日娶妻生子,安定人心。”

    “若麟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若是强行安排个他不喜欢的,或者人家姑娘不愿意,这个事情就办不了。所以最好找个相互熟悉、有感情基础的,这样若麟那里应该就不会拒绝了。”王魏氏这话说的就差没明说你就比较合适了。

    “大人是万中无一的奇男子,哪个姑娘会不喜欢,老夫人多虑了。”李雪晴说这话的时候脸都有点红了。

    “哈哈,那倒是,好多相熟的想要与我家若麟结亲,只是一般人家的姑娘如何能进得了鲁家的门,哪怕是做妾也不行,都被我推了。”李雪晴的话说的王魏氏喜笑颜开,得意非凡。

    “雪晴啊,今天特意叫你来,我的意思以你的聪明劲肯定能明白,不知道你可愿意?”王魏氏觉得只怕这位一向高傲的李大人也是芳心暗许了。

    见王魏氏终于挑明了,李雪晴羞的脸都红了,连忙起身弯腰一礼,“雪晴全听老夫人安排。”

    王魏氏大喜,连忙把李雪晴搀扶起来,拉着她的手,看着她,怎么看怎么喜欢,不停的说道:“好,好,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