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04章 救援皮岛
    对于脱离朝鲜名义上的管辖鲁若麟是早就想了,只是这种事情自己主动做非常败人品,也容易被人们打上不忠不义的标签,对以后的发展会有一些影响。

    现在有满清和朝鲜自己主动背这个黑锅,鲁若麟则成为了受害者,这就非常完美了。

    脱离朝鲜掌控并不是为了那点上贡的钱财,说实话那点钱早就不放在鲁若麟的眼里了,通过与朝鲜的贸易,早就翻了几倍的赚回来了。反而因为背靠朝鲜,获得了大量的资源和人力,占据了济州岛这块发家之地,鲁若麟占的便宜更多。

    只是现在鲁若麟根基已成,而朝鲜的体量太小,发展的空间狭小,最主要的是没有上进心,得过且过,无法为鲁若麟提供更高的平台。所以要想发展的更好,脱离朝鲜独自发展都比呆在朝鲜的体系内要强。

    当然能够如此完美的与朝鲜切割是鲁若麟没有想到的,皇太极的助攻正中鲁若麟下怀。这不,皇太极刚走,李倧的密使就来到了白翎岛,与鲁若麟进行了沟通。

    密使先是表示宣布鲁若麟为叛逆是受满清逼迫,身不由己,王上也很无奈,希望鲁若麟能够理解。鲁若麟当然不会生气,他还要感谢皇太极呢。最后表示承认白翎岛和济州岛就归鲁若麟所有,希望两家不要刀兵相见。

    朝鲜现在也怕鲁若麟翻脸不认人,袭击朝鲜沿海,那朝鲜就抓瞎了。干脆承认白翎岛和济州岛是你的,其他的地方你就不要想了。

    鲁若麟本来就没有其他想法,起码现在是没有,顺水推舟的说王上对他有收留之恩,一切都是鞑子从中作梗,自己肯定不会怨恨大王。现在汉城有满清的驻军,公开与自己往来肯定会多有不便,以后可以私下里多联系。对于王上和朝鲜大臣们在白翎岛和济州岛的利益自己会予以保证,只要避开了鞑子的视线,还是可以和济州岛做生意的嘛。

    如今朝鲜王城和北方数州被鞑子攻破肆掠,损失的钱财人口不计其数,以后还要年年进贡,朝鲜的压力非常大,与济州岛的贸易也就越发显得重要了。与钱财相比,白翎岛和济州岛的主权已经不重要了,反正朝鲜也知道自己拿不回来了。

    得到鲁若麟答复的密使非常高兴,主要目的达到,财源得到了保证,自己回去也有了交待。鉴于李倧这次真的损失惨重,鲁若麟让密使带了一些钱财和镜子回去,帮李倧度过难关。

    密使见鲁若麟是真的一点不怪李倧,还给王上支援钱财,感动得泪水涟涟。如此忠臣却因为鞑子而不得不与朝廷分道扬镳,实在是朝鲜的大不幸啊。

    这次满清入侵朝鲜,有产业在白翎岛和济州岛的朝鲜家族受到的损失明显小很多,受到刺激的朝鲜大户们纷纷向南方转移财产,有很多都来到了济州岛,也算是投资移民了。

    崇祯十年二月二日,皇太极命贝子硕讬、恭顺王孔有德、怀顺王耿仲明、智顺王尚可喜等军携16门红夷大炮及50艘朝鲜战船进攻皮岛。

    就在当天,刚投降的朝鲜就接到了满清征兵的命令,朝鲜因昭显世子被挟为人质而不敢违背,于是派平安兵使柳琳、义州府尹林庆业率军5000协助清军进攻皮岛。朝鲜原打算通知皮岛明军,但唯恐事泄而引火烧身,所以君臣秘议几次后还是取消了这个计划,最后只能祈祷上天让“两国各自解归”。

    皮岛守将,东江总兵沈世魁在得知皇太极入侵朝鲜的消息后,就“修筑城台,广设炮药,收集兵船,以为固守计”,后来清军攻打皮岛的时候这些措施起了很大的作用,使得清军久攻不下。

    三月八日,皇太极对皮岛战事毫无进展非常不满,命弟弟武英郡王阿济格率兵千人前往助攻,阿济格率军进入朝鲜后,就取代硕讬,指挥攻岛。

    皮岛明军有一万多人,三月下旬,崇祯派去援救朝鲜的沿海总兵陈洪范统率八千名明军来到皮岛,于是岛上共有约两万人的兵力,并且配备了大量火器。皮岛四面环海,清军无法发挥铁骑的特长,只能乘船浮海攻岛。

    在渡海过程中,清军船只势必全部暴露在明军视线之下,岛上明军正好可以凭借险要地势施放火炮,从容射击行进速度缓慢的木船。即便有少量清军船只靠岸,守岛明军也不难从滩头发动反击,利用优势兵力把少量清军赶入海中。

    守岛明军身处大海环抱的孤岛,无路可退。岛上战船数量有限,也不可能由海道退走。被围之兵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拼命抵抗。摆在清军面前的无疑是一场恶战,所以连以骁勇善战着称的阿济格也对攻击皮岛面有难色。明朝新任兵部尚书杨嗣昌也判断陈洪范、沈世魁进援朝鲜虽不足,但守住皮岛则绰绰有余。

    鲁若麟现在将大军云集在了白翎岛,随时关注着皮岛的战事。对于皮岛,鲁若麟也非常重视,以后鲁若麟想要北上攻略满清,皮岛是非常重要的盟友,可以分担鲁若麟的压力。所以在皮岛海战开始之后,鲁若麟就向岛上支援了大量的粮食和武器,加上岛上的人员经过鲁若麟的分流,没有众多平民拖后腿,受到的压力比历史上轻很多。

    沈世魁对鲁若麟在危急时刻的支援非常感动,现在朝鲜已经被满清征服,以后皮岛的处境更加艰难,势必更加需要鲁若麟的支持才能够坚持下来。对于鲁若麟,沈世魁已经非常信任了,听说鲁若麟已经与朝鲜分道扬镳,想把鲁若麟拉进大明队伍里来的心情也越发迫切起来。

    虽然皮岛的局势并不危急,但是历史上皮岛还是被满清攻下了的。清军通过夜袭和声东击西的策略拿下了皮岛,而且伤亡并不大。所以鲁若麟并不放心,决定亲率大军前去支援。

    因为是海战,所以鲁若麟带了大量的战船。现在的战船除了雷霆号,其他很多战船也配备了火炮。济州岛火炮工厂现在已经可以批量生产小口径的火炮了,大口径的火炮即使造出来,除了雷霆号,其他船只的结构强度也达不到,根本不敢使用。

    兴汉军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海战的格局,不同于皮岛守军坐等清军来攻,鲁若麟在了解了战场态势之后,直接攻击清军的死穴--战船。

    与以往海战接舷互砍、射箭、冲撞、放火,偶尔放个炮不同,兴汉军的战舰主要作战手段就是炮击,密集的炮击,在超远的距离就干掉你。现在除了雷霆号,几艘主力战舰上的大炮都能够满足齐射的要求,正是这些战舰给了鲁若麟一举干掉清军战船的信心。

    当兴汉军的舰队出现在清军港口外海时,清军了望台上的哨兵立马点燃了烽火,很快就有战船出来迎击。

    当这些清军战船看到雷霆领衔的舰队时,立马调头就跑。清军不知道雷霆号的厉害,这些朝鲜的水手们可是有不少见过的。而没有见过雷霆号的人无不非常震惊,特别是满清那些常年在马背上的鞑子们。

    清军舰队里也有不少自己的船只,主要是孔有德和尚可喜叛逃时带过去的。见到雷霆号的时候,尚可喜脸就黑了下来,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恐惧又开始支配了他的心灵。丝毫没有犹豫,根本不顾清军严苛的军纪,跑的比谁都快,而且根本就不是回港,直接分道扬镳。

    事实证明尚可喜的选择多么明智,横冲过来的雷霆号一个侧切,侧舷的大炮就来了一轮齐射,直接就击沉了一艘清军战船。后面的兴汉军战舰毫不示弱,大炮开始轰鸣,炮弹仿佛不要钱一样往下落。

    其他清军战舰受到了如此大的惊吓,不要命的往回跑,生怕落后了被击沉。要知道他们这些战舰上的大炮加起来都没有敌人一艘船上的多,拿什么和兴汉军打。

    四散逃走的清军战舰不时被兴汉军追上击沉,几艘缺心眼逃回港口的船只更是直接被击沉在了码头,整个清军的船队在兴汉军的打击下溃不成军,起码有一半被击沉、撞沉,剩下的都各自逃命去了。

    雷霆号更是直接冲进码头,用十轮齐射将码头和港口轰了个稀巴烂,然后扬长而去。

    阿济格等一众满清高层都在码头外的山顶上看着兴汉军将清军水师击溃,摧毁码头和港口,脸上都阴的可怕。

    等到兴汉军离去,众人来到码头,只见码头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弹坑,圆形铁弹随处可见。这些铁弹光滑圆润,明显用的都是上好铁料。要知道这可都是铁做的,就这一场炮战,落到港口的炮弹就有几千斤,南蛮子都这么奢侈浪费的吗?

    以前都知道明军火炮犀利,但是如此阵仗还是让人心寒,要是两军对阵时被这样轰击,想想就感到恐惧。好在陆地上火炮没有海上移动方便,可以避其锋芒,但是眼睁睁的看着明军嚣张如斯还是让这些高傲的鞑子们感到憋屈。

    仗打到这个份上肯定是无法继续下去了,除非找到克制明军战船的方法,否则再多兵马出了海都是送死。好在明军也就只能在海上嚣张一下,陆地上还是满洲勇士的天下。

    看来还是小瞧了这个兴汉军的鲁若麟了,原以为他的火枪兵和弓弩兵是最厉害的,现在才知道人家最强的力量还在海上,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大清可以抗衡的,实在是大清的心腹之患啊。

    对于那些逃跑的士卒,阿济格意外的没有去追究,亲眼见到了兴汉军战舰的恐怖,再去强求那些士卒不该逃跑就有些自欺欺人了。

    战后阿济格将熟悉鲁若麟的尚可喜以及朝鲜官员都召集起来,仔细的询问了鲁若麟的情况,并要求朝鲜尽快将鲁若麟的其他情况详细整理出来,他需要回去向皇太极汇报。

    朝鲜方面也非常郁闷,被清军胁迫攻击皮岛,本来还想出工不出力,结果被鲁若麟噼里啪啦一阵乱轰,损兵折将,船只损失不少,铁山港也损毁严重,真的是欲哭无泪,偏偏还没地说理去。清军才不会管朝鲜的损失,最后还是要他们自己买单。

    朝鲜虽然一直知道鲁若麟的战舰非常厉害,但是没有亲自感受过,现在终于亲身体验了一把,就是感觉太酸爽,不想再来一次了。

    李倧也是非常无奈,只是面对这种情况还能怎么办,装聋作哑呗,连谴责下鲁若麟都不敢,朝鲜的处境非常艰难。北地残破,流民遍地,他自己都是焦头烂额,根本不想和鲁若麟产生冲突。

    所以这次兴汉军与朝鲜的交战大家都非常有默契的提都不提,该做的生意继续做。甚至鲁若麟建议朝鲜把流民组织起来去挖矿,用煤炭、铁矿换土豆、玉米,先把今年熬过去再说。对此朝鲜也觉得不错,有工作有吃的就不会造反,重建工作就好做的多了。

    为此鲁若麟还特意佘借了一批开矿工具和土豆给朝鲜,以后用矿产来还就行。朝鲜王李倧感激的都哽咽了,如此良臣却被满清迫害与朝鲜分道扬镳,可恨啦。

    鲁若麟是巴不得朝鲜提供更多的原材料,现在济州岛工厂规模始终无法扩大,更多的原因就是在原材供应上,在如今的海运条件下,远洋运输更多的是贩卖高价值的商品,像矿石这种原材料真的很少交易。所以近在咫尺的朝鲜才会这么重要,只有朝鲜才会大量的提供各种矿石。

    在鲁若麟打掉清军的水师后,清军已经失去了继续进攻的能力,皮岛的危急已经解除。沈世魁对鲁若麟出手相助非常感激,特意在皮岛设宴款待了鲁若麟,沿海总兵陈洪范也一起出席了。

    对于鲁若麟强大的海上力量,两人都非常羡慕,但是海船和火炮都是非常花钱的玩艺,没有雄厚的财力做支撑,想玩都玩不起。对于沈世魁的拉拢,鲁若麟不置可否,现在还不是投靠明朝的好时机,即使投靠了,未必会有一个好的位置,说到底还是本钱不够。鲁若麟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一旦计划实施完成,在明朝眼中的地位将会完全不一样,到时候再进入明朝的体系内发展起点就完全不同了。

    鉴于和朝鲜的关系已经不同,白翎岛上现在鲁若麟也驻扎了很多的军队和战船,随时可以应对北方发生的变故。

    济州岛的朝鲜驻军现在是最尴尬的,在如今的环境下再驻扎在济州岛就很不识相了,李泰正得到消息后就向济州岛提出回师朝鲜。好在这几年大家相处的不错,没有必要刀兵相见。李泰正其实是很舍不得走的,依靠朝鲜驻军的身份,他在济州岛也是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很是赚了不少。

    济州岛方面也没有为难李泰正,礼送出境,每个士兵还发了3两银子的路费,走的时候,这些朝鲜官兵那叫一个依依不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