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06章 意外来客
    正在济州岛忙的昏天黑地的鲁若麟意外接到了有大明故人来访的消息。鲁若麟去江南的次数有限,仅有几个朋友和熟人,他很是好奇到底是谁来了。

    等到来客进入大厅,一看还真都是熟人。李富川、王道成两个员外,李定成、王仁学、张翰三个好友,以及柳如是。

    故人想见,鲁若麟也是分外高兴,不等众人给他行礼,快步上前,对着李定成、王仁学和张翰就是三个熊抱,“幼仁、子高、子重,可算是从安乐窝到我这里来了,今晚一定要一醉方休才行。”

    见鲁若麟如此夸张的见面方式,众人觉得非常怪异,又感到很是新鲜,都愣在那里,看着鲁若麟和三个好友寒暄。

    “兴汉见过两位伯父,见过影怜姑娘。”对于李、王两位员外和柳如是,鲁若麟肯定就不能那么随意了,不过也特意用晚辈和朋友的身份与他们见礼。

    “不敢,不敢,都督折煞我等了。”如今鲁若麟自立为兴汉军大都督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身份地位已经完全不同了,确实不敢像以往那么随意了。

    这两年济州岛与江南的贸易越发频繁,很多权贵大户们都有参与到与济州岛的贸易,如今海禁完全成了摆设,出海赚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济州岛的亲商氛围在商人们口中流传甚广,有越来越多的商人希望前去发财。

    济州岛的繁华也从那些商人们口中传到了江南各地,一些人认为商人们夸大其词,这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比江南更繁华的地方。这样的争论时间长了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希望上岛去看一看。

    李富川、王道成家族在济州岛是有生意的,不过都是管家在处理,海上航行还是有风险的,一般有身份的人是不会轻易出海冒险的。不过这种观念也在慢慢转变,济州岛到松江的航线现在是非常成熟和安全的,没有海盗敢在这条线上抢劫,甚至方圆几百里的海盗都被扫荡了好几遍,可以说是华夏海域最安全的航线之一。

    家族在济州岛的生意越来越重要,长期交由管家打理始终不太放心,李富川、王道成决定还是要去趟济州岛。为了保证安全,这次是跟随徐家的船队一起走的。徐家作为最早与鲁若麟合作的江南世家,获得的利润也是最大的。鲁若麟也比较照顾徐家的生意,一些紧俏的商品其他人也许很难拿到,徐家则能够保证货源,这就是区别。

    如今徐家的船队规模已经很大了,通过自己建造和在江南收购船只,是如今江南与济州岛航运线上的运输巨头。有时候其他商人还会临时租用徐家的船来运货,关系不好还租不到。徐青松因为最早搭上鲁若麟这条线,现在几乎常驻济州岛了,在徐家的地位也是不可同日而语,已经晋升为大管事,直接归徐文远管辖。

    作为徐家的附庸家族,李家和王家也算的上是开拓济州岛比较早的势力了。进场早,机会必然就多,现在李家和王家的财富滚雪球般膨胀,就是因为搭上了济州岛的便车。这次来济州岛也是希望能够继续加强合作,寻找其他机会,所以李富川和王道成把自己的儿子也带来了,就是希望能够打下感情牌。

    柳如是则因为与陈子龙的爱情被她的妻子阻扰,陈子龙面对强势的妻子无可无奈,令柳如是大失所望。生性高傲的她果断的与陈子龙分手,开始在江南一带游历。这次也是听说李定成和王学仁要来济州岛,听多了众人对济州岛的吹捧,对济州岛很是好奇,便顺势答应他们两个的邀请来济州岛游历一番。

    初到济州岛的众人并没有去见鲁若麟,而是先在岛上考察了几天。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真正到了济州岛才能体会到那种震撼。不同于江南那种小桥流水、精致秀美,济州城则是雄浑壮观、大气磅礴。如果说江南的城池是一个南方娇柔美女,济州城则像一个北方威武大汉。

    济州城城墙高耸,马路宽阔,建筑也是横平竖直的格外粗旷。前来迎接的李家管事特意带了几辆马车,为众人讲解济州岛的奇异之处。

    马车不同于江南的两轮马车,都是四轮的,行走在平整的水泥路上,居然感觉不到什么颠簸。马车上的窗户用的也是透明的玻璃,既美观又实用。听管事讲,这种马车用了济州岛最新产的弹簧和轴承,快捷、省力,还特别舒服。如果是用来拉货的马车,一车就可以拉两千斤,还一点都不费力。

    至于马路和城墙,还有房子,都是使用了济州岛产的水泥才能如此的平整、坚固、耐用,连台风来了都不怕。只是这水泥现在在济州岛都供不应求,所以外销的比较少,否则同样是个赚钱的大买卖。

    众人从马车的窗户里往外看,从码头到城门口的路上都是各种商铺、仓库、市场等,异常繁华。马路上的行人全都衣着整齐,少见补丁,面色也比较红润,根本没有乞丐、流浪汉之类的闲散人员。

    这些人的衣着也比较奇怪,很少有穿长袍的,大多穿的是对开襟上衣和裤子。听管事说,如今济州岛就流行这样的装束。最开始是在军队里,为了作战方便,将军服做成了这个样式。后来工厂里的工人觉得这样的衣服和裤子非常方便工作,也开始这样穿。穿的人多了以后,大家也都觉得方便实用,看习惯了也挺好看的,慢慢的就流行起来。

    不时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老人戴着一个红色的袖标,拿着扫帚在马路上打扫,使得马路上异常整洁。比起大明的那种污水横流的街道,济州岛的街道高了不知道多少档次。

    马路两侧来回行使的铁轨马车不时在站点上下乘客,乘客们都自觉的在门口排队,遇到相熟的还会闲聊几句。

    进了济州城,更加体会到了那种繁华兴盛。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说的就是现在的济州城。主干道上各色商铺林立,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百业兴盛。最特别的是,马路上逛街的有很多是女人。她们衣着靓丽,结伴流连在一个个商铺,高声欢笑,肆无忌惮,旁人也是毫不为奇。

    看到这一幕的柳如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去一探究竟,不过现在先要去商馆安顿歇息,再出来了解情况不迟。

    仅仅是走马观花,众人已经觉得不虚此行了。商馆前店后院,同样是水泥原木结构,上下三层,是李家在济州岛的重要资产。感叹了一下这种结构的奇异之处,众人根本顾不得休息,精神抖擞的在管事带领下逛起了济州城。

    见识了商业综合体的庞大与繁华,参观了别树一格的花园小区,特意乘坐了有轨马车到工厂区溜达了一圈。绵延数里的各种工坊让他们下巴都快要惊掉了,海边一个个高耸的风车慢悠悠的转着,不断冒着黑烟的烟囱,对于见惯了田园牧歌的众人简直就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当得知这些工坊里面有十几万人在同时工作的时候,众人实在想象不出十几万人的工坊究竟有多恐怖。这里出产了济州岛的大部分商品,除了兴汉军自己开设的工厂,也有很多是其他商人投资的,甚至是从兴汉军里面出来创业的。

    对于兴汉军的工厂而言,其他很多工厂都是为它做配套的。很多利润不高、比较繁琐、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部件都是通过这些配套工厂完成的。比如成衣厂的领子、袖子、木扣之类的都外包出去了,分工更加明细的结果就是产量和效率大大提高,比自己什么都做利润高多了。

    尝到分工甜头的兴汉军大厂们,逐步将很多小部件都分包了出去,自己负责主体和组装,以及技术和研发,牢牢的把握住上游产业。而那些为大厂做配套的小厂其实利润也很客观,只是赚的更多是辛苦钱,不过依然有的是人趋之若骛。就是这样的上下游体系建设,养活了众多小厂,使得济州岛的经济活力旺盛无比。

    接下来的几天,众人好好体验了一下济州城的生活,了解的情况也更加全面。除了眼里看到的硬件,各种软件建设同样让他们大开眼界。

    首先是治安,济州城的治安之好远超他们想象。分布全城的警察局、治安站维护着济州城的秩序,路上随时都可以看到巡逻的警察。没有大明衙役的那种飞扬跋扈、敲诈勒索,反而非常和蔼,对于不时有人来寻求帮助也没有丝毫不耐烦。那些店铺和商贩对他们也丝毫没有惧怕,不时的还与警察们聊天调侃几句,场面非常和谐。

    对于街面上为什么没有小偷、乞丐、流氓的问题,管事的说,对于不想好好工作的人,鲁都督会给他们安排一份修路、开矿的好差事,绝对不会让他们饿死。至于那些真的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孤儿、残疾人,民政司社会保障局会收留并养活他们,并让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绝对不会流落街头的。

    这些福利院和其他部门不一样,是可以接受外界捐赠的。兴汉军为了鼓励民众行善,对于普通人家捐赠达到一定数额和次数的,可以在家门口悬挂“善良人家”的门牌,享受优先提拔、优先从军、优先从政等一系列待遇;商户则是直接减免捐赠数额一半的税收,在投标兴汉军项目时可以加分。李家商号就曾经向福利院捐赠了两百两,商号门口的“慈善商家”牌子就是那个时候挂上去的。

    济州城环境好,规矩也多。比如绝对不能在大街上随地大小便或者扔垃圾,被那些戴红袖标的老头、老太太逮着了,要么罚款,要么去打扫厕所,绝对没有通融的。而且如果和别人发生了矛盾,千万不要打架,更不能动刀,否则就是重罪。有事情去找警察,警察要是不管还可以到律法部门去投诉,绝对不能私斗。警察一直在强调不能打架斗殴,口号就是:打输了找大夫,打赢了被拘役。

    在济州岛经商绝对不能偷税、漏税,否则真的会后悔终生的,税务司是不能惹的头一号;

    不能歧视、侮辱女性,特别是女官,否则妇联会让你在济州岛呆不下去;

    济州岛有法庭,专门处理各种纠纷,而且非常公正和公平;

    兴汉军军民一体,军人地位非常高,参军的家庭受到保护和优待,绝对不能像大明那样随意羞辱;

    兴汉军工匠同样地位非常高,那些技术大师的地位比司长、部长还要牛,可以随时见到鲁若麟,是受到特殊保护和优待的;

    不能向兴汉军的官员们行贿,一旦发现,两者都有罪。有兴汉军官员索贿的,一旦举报证实,兴汉军是有奖励的;

    6到12岁的孩童无论男女都要去学堂上学,否则父母会受到惩罚;

    兴汉军治下禁止御人为奴,贩卖人口是重罪,直接处死;

    ……

    济州岛的各种不同让李富川他们大开眼界,正是这些不同让济州岛和谐、安定、强盛、富裕,这里生活的人都非常幸福,哪怕是一个平民百姓都过得衣食无忧。耕者有其食、织者有其衣已经不足以形容岛民的生活了,看看那些给普通人住的三层小楼,在大明没有点背景和实力,根本就住不起。

    与大明那些底层民众麻木、穷苦、愚昧、朝不保夕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民众自信、昂扬、富裕、聪明、朝气蓬勃。要知道这些人仅仅在三四年前还是大明里快要饿死的流民,如今却过上了儒家传说中大同之世都比不了的幸福生活,而创造这一切的就是那个骨子里蔑视大明读书人的鲁若麟。

    一边是大明读书人掌控一切,众正盈朝,却烽烟四起,外有鞑奴侵袭,内有乱民肆掠,民不聊生,战乱四起。一边是兴汉军收容难民,却发展的蒸蒸日上,国富军强,生活安康。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李定成这些读书人真的迷茫了,是他们这些儒家子弟太无能了,还是鲁若麟太优秀了,以至于一边地狱,一边天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