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11章 禁忌之恋
    调到维修部门的向招弟更加的如鱼得水了,有了更多的时间钻研机械,进行学习。

    纺织厂也有扫盲班,为工人们普及识字认字和写字,拼音的推广确实很好的解决了汉字学习难的问题,也为统一发音标准奠定了基础。向招弟为了更好的学习机械方面的知识,对扫盲的热情更是炽烈,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可以进行初步的阅读了。

    进了维修组,里面有很多关于维修和机械的书籍可以供向招弟学习和阅读,这其中就有很多徐班负责编撰的书籍。这些书籍并不都是徐班的技术着作,也有很多是通过老工匠们口述,或者初步编写出来的技术资料进行后期加工编撰的。这些老工匠们普遍存在实际经验丰富,理论知识匮乏的现象,有很多甚至根本就不识字,典型的茶壶煮饺子,有货倒不出来。

    徐班则不然,理论知识更多一点,加上从小就识字,喜欢琢磨,很多时候能够把一些经验性的东西整理成文字。按照鲁若麟的要求,徐班编撰的书籍用的都是最浅显易懂的白话文,不怕繁琐,就是要把事情讲清楚。很多时候有经验并不代表懂其中的原理,也许是无意中的发现,所以徐班的书籍也为很多理论研究指明了方向。

    正是因为徐班的这种特殊性,使得他在工匠中的地位非常高,大家都喜欢和他进行交流,取长补短,为自己的技术出书立作。这可不单单关系到名声,一些价值高的技术着作,可以提高工匠们在工匠协会的地位,薪酬和待遇也会得到提升,是有实实在在好处的。

    向招弟就学习阅读了很多徐班编撰的书籍,但是里面有很多的知识她并不懂,毕竟她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和培训,于是她经常把自己的学习难点拿出来找王华强请教。可是王华强本人也是经验型的专家,对于很多理论知识也是一知半解,根本教授不了,后来被问的多了,甚至看到向招弟王华强就想躲。

    后来向招弟有一次遇到了徐班到厂里指导,把自己的很多问题拿出来请教。徐班也很惊讶纺织厂里居然有女性技术工人,本着好为人师的性格,逐一为向招弟进行了解答。对于一些比较艰深的问题,也如实告知这个问题大家也在进行研究,如果她有好的想法也可以提出来。

    在徐班这里收获颇丰的向招弟很是欣喜,对于徐班她是很佩服的,就好比任何一个行业的从业人员都对自己行业内的大牛充满崇拜一样。后来向招弟已经不满足于等着徐班到工厂指导时进行请教,经常在休息的时候去找徐班请教问题。徐班对于这个充满学习热情的女孩子也很是欣赏,尽量抽时间给她进行指导。

    向招弟确实有很高的天分,有时候提出的问题连徐班都是耳目一新,也就更热衷于交流指导了。向招弟常常以徐班的弟子自居,对于徐班也时常以老师称呼,哪怕徐班从来没有公开承认收向招弟为徒,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友,很是微妙。

    毕竟在工匠和技师这个领域,大多数都是男性,哪怕有部分女性,也都集中在纺织部门。即使是收徒弟,男性只会收男弟子,女性也同样只会招女徒弟,像徐班这样收女弟子的非常罕见,哪怕徐班并没有公开承认,但是大家都认为向招弟就是徐班的女弟子。

    徐班的父母来到济州岛后,向招弟还特意前去拜访过,自称是徐班的弟子,徐班也没有否认,让徐班的亲人们很是诧异。看向徐班和向招弟的眼神都是怪怪的,要是徐班是个老人还好说,如今的徐班也不过三十不到,向招弟更是只有十六七岁,而且两人都是单身,任谁都会觉得很别扭。

    向招弟的父母对于向招弟从纺织女工变成技术工人也很是惊讶,至少在机械领域还没有听说有女工匠的。那些带有工匠头衔的女性大多集中在纺织、刺绣等女性的传统行业里面,这两年也有专攻妇科的女医师出现,但是这样的人才非常少。虽然向招弟的父亲本身就是工匠,但是对于自家女儿成为工匠还是很纠结的,毕竟有违习俗和传统。

    好在向招弟成为工匠后收入大幅提高,地位也变得不一样,让家里人慢慢的接受了事实。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向招弟的婚事成了个难题,一般人现在还接受不了女强男弱这样的夫妻定位,但是找一个家境差的向招弟父母又不愿意。特别是后来纺织厂里传出向招弟和徐班不清不楚的流言,更是令向招弟的婚事成为泡影。

    向招弟的父母因此而大怒,认为她败坏了名声,严禁她与徐班来往,甚至要求她辞去维修组的工作,继续去当纺织女工。这令向招弟非常痛苦和抗拒,为此还跑到妇联请求帮助。

    因为事情涉及到了大红人徐班,妇联也比较关注,特意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徐班和向招弟是清白的,是纺织厂的一些女工眼红向招弟而故意造谣,这些人也受到了处罚。虽然证实了向招弟的清白,但是恶果已经产生了,这个时代的师生恋可是禁忌,对徐班和向招弟的名声打击非常大。

    向招弟父母虽然不再强求她重新做纺织女工,但是对于和徐班的往来则是严令禁止了。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突如其来,当初两人经常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简单的学习和交流。如今这场风波让两人再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徐班和向招弟慢慢的开始怀念两人曾经在一起的时光。这种怀念很复杂,既有不能再一起讨论学问的遗憾,也有一种对彼此的思念。

    向招弟正值花季、情窦初开的年纪,遇到徐班这个崇拜的大牛,心里自然是有很多爱慕的。而徐班虽然接近而立之年,但是感情世界同样一片空白。也许刚开始对向招弟只是一种欣赏,不过时间长了,两个脾气和秉性异常合拍的人难免会产生了感情。只是在师生恋如此禁忌的背景下,两个人谁也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

    感情备受打击的两人精神状态明显萎靡不振,大家都以为他们是受到了流言的影响,殊不知他们其实是因为不能在一起而痛苦。为了逃避痛苦,他们只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尽量使自己忘记彼此的存在。只是越是如此,那种思念越发刻骨。

    徐班的父母在知道了流言的事情后,更加的着急了,明确表示已经答应了徐家大房介绍的那门婚事,徐班同意与否都无济于事。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时代,徐班根本无力反抗。绝望的徐班偷偷的把向招弟约了出来,表明了自己的心迹,告诉了她自己的痛苦与无奈,两人第一次抱在了一起,却是相互痛哭。徐班甚至失去理智坦言想和向招弟一起私奔,被向招弟劝阻了,实在是私奔的代价太大了。

    但是向招弟实在不甘心,最后把心一横,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再次找上了妇联。

    刘雅婷亲自出面处理了这件事情,但是面对向招弟讲出的事情原由,刘雅婷也是脑仁疼。师生恋、悔婚、私奔,无论哪一条都是大麻烦,也超出了妇联处理的能力,搞不好就会惹出许多是非出来。

    实在没辙的刘雅婷找上了李雪晴,李雪晴面对这个问题也是一筹莫展,最后还是把事情捅到了鲁若麟面前。

    鲁若麟也很无奈,哪怕自己再强势,在一些传统习俗方面也必须妥协。因为这些东西经过几千年的潜移默化,早就深入人心,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师生恋即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现代文明社会,依然被很多人唾弃,就可以知道这玩艺的禁忌有多么大。

    好在徐班和向招弟的师徒关系一没有在工匠协会登记,二没有经过传统的拜师仪式,只是处于一种双方的默认状态,还有可以操作的空间,否则即使是鲁若麟也只能放弃。想想杨过和小龙女,看似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其实他们一直被主流社会所排斥,就是因为得不到世人的认可。最后神雕侠侣为什么要隐居,还不是被逼的,既然不被接受,干脆找个远离世人的地方自己躲着玩,眼不见心不烦呗。

    当务之急就是先阻止徐班与那个大家闺秀的婚事,否则一切都是枉然,毕竟悔婚这种事情太伤人品了,何况涉及到徐家这个兴汉军的重要合作伙伴。鲁若麟赶紧把徐青松叫了过来,询问关于徐班的婚事进展到了哪一步,是否把徐班父母同意的消息传回去了。

    好在这两天徐家没有返回松江的船只,消息还没有传回去,否则等双方统一了意见,真的只能放弃了。

    因为与徐青松的关系比较熟悉,鲁若麟也没有闪烁其词,直接告诉他徐班的婚事先暂停,不要将消息传回松江,并且大致告诉了他具体的原因。

    徐青松对于鲁若麟插手徐班的婚事感到有些惊讶,这毕竟是私事,贸然插手是很范忌讳的,搞不好就是两头不讨好。不过想到鲁若麟对徐班的重视,又觉得理所当然了,不禁有些羡慕起徐班来,这是真的入了法眼了。

    对于鲁若麟的要求,徐青松倒是无所谓,徐家主动操办徐班的婚事是为了笼络徐班这个在兴汉军中风生水起的大红人,最终的着眼点还是在鲁若麟身上。既然这个婚事徐班这么抗拒,鲁若麟又插手其中,再操办下去就适得其反了。现在暂时停止还落了鲁若麟的人情,怎么算也不吃亏,想来家族那边也不会有意见。

    搞定了徐家这边,鲁若麟立马叫来了柳如是,紧急新排了一出戏,《梁山伯与祝英台》。

    对于《梁山伯与祝英台》世人都是非常熟悉的,流传度也非常广,有很深的群众基础。通过舞台剧的形式进行表现,效果更加震撼,也更容易打动人心。

    在详细介绍了新排这出戏的原因和背景后,柳如是更是动力十足,如果可以因为这出戏让徐班和向招弟有情人终成眷属,那就功德无量了。何况《梁山伯与祝英台》对自由恋爱的支持和封建婚姻的控诉也可以影响世人的观念和风评,造福众多爱而不得的男女们,这不正是契合了文宣司的职责吗?

    柳如是是感性的,自己也曾经历过痛苦的爱情,所以对徐班和向招弟的遭遇感同身受,在这出新剧上花费了很多的心思,甚至主动出演祝英台,剧情上也得到了鲁若麟的许多指点,最终出来的效果也令鲁若麟非常满意。

    露天广场毕竟不是表演舞台剧的最佳场所,现在济州城大剧院正在修建,因为扩音问题,剧院修建的形式参照了罗马剧院的那种下层式结构,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舞台,也可以使声音更加响亮。

    首演的时候,鲁若麟特意将徐班的家人一起请了过来,向招弟的父母也有其他人代为邀请。能够与鲁若麟一起看戏本身就是一种荣耀的事情,两家人自是高高兴兴的前来看新戏。

    爱情永远是文艺作品中永恒的主题之一,任何时候都不会显得过时。《梁山伯与祝英台》这出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有太多版本,对于文宣司的老大柳如是亲自出演戏剧,大家还是非常期待的。

    如今的戏剧演员们已经脱离了戏子的范畴,不但是兴汉军的在编人员,而且是非常受欢迎的一个部门,为大家带来很多欢乐和享受。

    柳如是版本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无论是舞台背景还是服饰都非常精美,道具也非常真实,演出的效果自然也非常精彩。无论是在表现书院读书时的宁静与美好,梁山伯与祝英台之间的那种甜美爱情。还是后来被迫分开,梁山伯病死,祝英台殉情,二人化作蝴蝶双双飞走。整个剧情层层推进,高朝迭起,使得在场观众深深着迷,特别是最后祝英台殉情的那段更是让场下的众人纷纷落泪。

    为了展现更好的效果,鲁若麟通过自己哼唱演示,让一个二胡手硬生生的拉出了后世的经典《梁祝》,虽然在细节上有些许不同,但是效果还是杠杠的。哀怨缠绵的曲调配合场上的演出,场下的这帮人哪里受过这样的阵仗,直接就化作了催泪弹,连鲁若麟身边的李雪晴和雪梅都是泪水涟涟。

    徐班和向招弟看着台上的演出,更是热泪盈眶,自己二人就好似那苦命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只是不知道最终的命运如何。

    毫无疑问,《梁山伯与祝英台》大爆,特别是女子们对这出戏非常推崇,明明手帕都被泪水湿透了,还要一遍一遍的观看。不过想想后世那些被言情剧和偶像剧荼毒的女生们,鲁若麟也就能够理解了。虽然是悲剧,但是好歹也是言情剧啊,在选择不多的情况下女生们自然会对《梁山伯与祝英台》着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