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15章 干农活算个屁啊
    “队长,这身家伙什用完了还要还回去吗?”沈老九一脸媚笑的问道。

    甲一没好气的看了沈老九一眼,这就是个老兵油子,本事不错,就是懒了点,还惜命,要不还真的可以把他介绍进“刑天”来。

    “只要把任务完成了,我跟你向卢大人申请,应该问题不大。你要是立点功劳,搞不好还有其他赏赐。”

    “不敢想,能活着回去就烧高香了。”沈老九嘿嘿一笑。

    甲一看了沈老九一眼没再接话,对大家说道:“记住,十天后晚上会有船只到这里来接我们,只要没死就记得回来,在海边点三个火堆,摆成三角形。如果发生意外也不要紧,船队会连着三天晚上过来。要是连这个也错过了,船队会在五天后再来一趟,记住这几个时间,这可是保命用的。”

    “是,队长。”队员们早就都清楚了,甲一不过是再强调一遍。

    “我们的目标是南关和金州城,一定要把情况摸清楚,甲六,注意沿途的地形和路线,都画下来。”见甲六点头,甲一沉声说道:“检查装备情况,有没有问题?没有,好!出发。”

    沈老九以前就是金州的,对这一带很是熟悉,所以才会安排他当向导。

    沈老九一家在清军入侵后不是被杀就是被抓去做了奴隶,只有他一个人逃出来了。这次除了沈世奎的安排外,他也想回来看看,虽然希望渺茫,但还是想试试能不能打听到家人的消息。

    一行人借着微弱的月光在野外行进,沈老九不愧为地头蛇,找到了一条直达南关的崎岖小路。南关附近有一个小山头,是很好的观察点,甲组的队员们就在南关附近的山头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驻扎下来。

    除了两名值守的队员,其余的队员都拿出帐篷和睡袋开始休息。得益于济州岛发达的纺织业,帐篷和睡袋都制作精良,轻便又实用。帐篷很小,但是可以容纳下一个人的睡袋,而且经过了防水处理,遇到下雨也可以使用。睡袋用的是最好的鸭绒,很轻,但是非常暖和。

    帐篷搭建起来也非常方便,用几根绳子拴住树或者石头就可以了。沈老九钻进帐篷,扣上了睡袋,山上的寒气立刻就感觉不到了。真TND享受啊,这那是打仗啊,简直是富家公子郊游哦。想当初在东江军,棉衣不够了,有些兄弟甚至冻死了,有时候为了一件衣服甚至动刀子。晚上睡觉能垫层茅草就不错了,那像兴汉军这么奢侈,只怕总兵大人到了野外也没这种待遇。躺在睡袋里的沈老九浮想联翩,不断回忆着自己在兴汉军的神奇经历。

    这个素未谋面的都督大人真是爱兵如子啊,吃的好穿的好,兵饷是从来没有拖欠的,而且是足额发放。想当初自己从东江调到兴汉军,第一次领到饷银,按照老规矩给自己的上官交了部分,结果把上官给吓得直接找来了镇抚司自证清白。

    在自己一脸茫然中镇抚司的人员了解了前因后果,对上官能够主动说明情况表示赞赏,然后是批评沈老九不该使上官陷于不义,告诉他兴汉军喝兵血是大罪,处罚非常严重。看在自己是刚来兴汉军的份上不做处罚,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双方都是要被惩处的。

    这时沈老九才开始意识到兴汉军并不是有钱那么简单,他也开始观察兴汉军的那些奇异之处。

    首先他知道了兴汉军的底层军官是由手下推举出来的,而不是经由上面的任命,而且这样推举出来的官员连上官都不能否决。这令沈老九非常惊讶,军队里不都是官老爷一言九鼎的吗?什么时候这些普通的丘八们可以推举上司了?

    其实当初鲁若麟设定这个条件的时候是考虑到,真正了解上司能力的还是朝夕相处的手下们,所以对于班长这个军队的最底层军官,都是由这个班的士兵匿名推举出来的。军队不比其他,是要上战场玩命的,谁也不想让一个窝囊废带领自己吧,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啊,所以班长的推举一般都是这个班里能力最强的人。

    至于再往上的军官职位就要严格的多了,不可能再用推举的办法,考核的项目也要多的多。即便如此,这样的操作也让军队的战斗力和凝聚力提高了不少,也不至于让真正的人才埋没了,起码给了他一个脱颖而出的机会。

    再就是沈老九发现兴汉军里的士兵几乎人人都识字,起码日常用的字都是能读会写的。每天晚上兴汉军各部都会抽时间进行学习,对于新来的文盲有专门的扫盲班,教授拼音和写字。有一些基础的士兵则会学习传统文化、诗词、历史等,主要是陶冶情操为主,培养民族意识和民族自豪感。对于历史上的名将们更是会着重讲述,激发士兵们的建功立业之心。

    有时候也会把《兴汉月刊》拿出来读给士兵们听,让士兵们了解时事,增添一些乐趣。甚至偶尔还会有文宣司的演员们来军营里表演节目,《流民王小二》是现在非常受喜爱的话剧,时刻都能引起士兵们的共鸣。

    不是说当兵的都是大老粗吗?怎么到了兴汉军里都成读书人了?这个鲁都督就这样舍得下本钱教一帮大头兵读书吗?图啥啊?沈老九很茫然。

    在东江军待的时间太长了,军营给沈老九的印象就是乌烟瘴气的腌臜场所。平时除了训练,大家不是赌博就是打架,有时候还会出去干些肮脏的勾当。军营里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的事情是稀松平常,不这样做根本呆不下去,只会受别人欺负。脏活、累活从来都是交给那些善良胆小的人,喝兵血、吃空饷更是理所当然。简单的说就是在军营里你不狠点根本猪狗不如,好事没你份,坏事都有你。

    兴汉军的军营里就要和谐的多了,老兵欺负新兵的事情也有,但是控制的很好,并不过分,而且只敢私底下干,真要闹大了,镇抚司的小黑屋了解下。对于镇抚司的小黑屋沈老九也有幸进去体验了一回,对于兵油子沈老九来说,大错没有,小错不断,自然被镇抚司另眼相看,在小黑屋体验了一把。

    对此这样不轻不痒的处罚刚开始沈老九表示毫无压力,对于吃过不少军棍的他来说,不就是进班房吗,那就不是个事儿。一天好吃好喝好睡,两天就有点睡不着了,三天就开始喊了,四天就有点受不了了,五天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六天、七天,等到处罚结束的时候,沈老九好像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以后再看到镇抚司的人员时,虽然依旧是对自己笑眯眯的,但是沈老九再也不敢开玩笑了,走路都想绕开他们。难怪兴汉军的军纪这么好,再厉害的**子也受不了小黑屋啊,那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能不乖吗?

    更奇怪的是每当上官说有机会出去修路清沟渠,或者帮百姓干农活的时候,每个连队为了那个名额那是抢的热火朝天,恨不得干起来。拿到名额的更是兴高采烈,下巴都扬到天上去了,没有机会的都是垂头丧气的,脑袋恨不得夹在裤裆里。沈老九就纳闷了,听说过给上官干活的,啥时候给那些泥腿子们干活还要抢着去了,这不是犯贱吗?

    老兵这时候就会一脸鄙夷的说道:“你懂个屁!”

    终于有一次有机会轮到沈老九的连队出去了,整个连队乐了好几天,出军营的时候,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留在操场上训练的兄弟部队看他们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

    沈老九连队这次的任务是帮一个村子的村民收获粮食。因为田地太多,人手不足,未免粮食浪费在了地里,村子的村长向镇公所申请人手帮忙收割。镇公所将这个申请递交给了县公所,县公所与兵役厅经常有业务往来,军队支援地方也是常有的事情,就把申请递交给了兵役厅。兵役厅则按照惯例安排附近的军队前去帮忙,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不影响训练和战事的前提下。

    军队长官会酌情考虑派哪支部队下去帮扶,而这种事情往往是对表现好的部队的一种奖励。一群热血阳刚的小伙子在军营里憋久了,也需要出去放下风,这是双赢的好事情。

    沈老九的连队拿着工兵铲,列着队一路高歌,喜气洋洋的前往目的地。沿途的百姓见到了都会热情的打招呼,很多还没入学的小屁孩则跟在后面瞧热闹,引来大人们的一阵呼喝。一些比较热心的还会给士兵们端些水喝,和谐的很。

    沈老九的印象里,只要军队出动,沿途的百姓那是神鬼辟易,恨不得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这样受百姓拥戴的军队沈老九只在话本里听说过,那就是岳爷爷的岳家军。一次简单的行军给了沈老九很大的触动,原来军人也不是人憎狗嫌的啊。

    到了目标村子,村长老早就到村口来迎接了,安排人准备好了茶水。连长简单的寒暄了几句,让士兵们喝了点茶,就直接开始干活了。

    村里这两年主要就是种植土豆和玉米,因为田地多、产量大,人手又不足,前年还发生了来不及收获,粮食烂在地里的情况。如今村长学乖了,老早就向镇里申请人手帮忙了,他们是第一个村子,其他有困难的村子镇里也会酌情安排部队帮忙。

    连长把人分成两组,一组帮忙挖土豆,一组帮忙收玉米,大家是忙的不亦乐乎。

    在军营里训练久了,那种枯燥乏味确实让人很难受,现在到农田里干活就当是郊游了,大家都非常放松,还搞起了收割比赛,场面非常热闹欢快。村里的人也都在地里忙活,大家与士兵们有说有笑的边干边聊,气氛非常融洽。

    那些下了地的小姑娘俏媳妇更是受欢迎,身边围着的士兵格外多一些,干活也格外卖力气。农田里的这些女人们也格外放的开,时不时的主动逗弄下这些士兵们,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很巧的是连队里的一个班长就是这个村的,平时难得回家,乡亲们也就格外热情。这个班长还有一个妹妹,跑到哥哥身边就没离开过,看得周围的士兵眼睛都是发着亮光。有胆大的士兵还问这个小妹许了人家没有,被这个班长一脚踢过去,骄傲的说道:“俺妹十里八乡一支花,想要娶俺妹的人多了去,一般的人想都别想,你小子啥时候当了排长才有资格开这个口。”

    那个小子也是硬气,张口就说:“这可是班长你说的,俺拼了命也要做个排长,你可别把小妹许出去了哦。”

    班长眼睛一瞪,“尽扯蛋,俺妹小着呢,都督府有法令,不到16岁不许出嫁。再说了,排长是那么好当的。周智义,别整天想着一步登天,老实训练,把本事练好了自然有你的造化。”

    在班长旁边的小妹不干了,哪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婚事的,娇嗔道:“哥,你瞎说什么。”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小妹偷偷打量了下刚才开口的周智义,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皮肤特别白,个子也高,长的也挺俊的,虽然说话痞痞的,但是并不让人讨厌。正好这时候周智义也望了过来,小妹忙红着脸把头转开了,引得周智义得意的一笑。

    这个周智义的身份并不一般,他是商业司司长周智孝的弟弟,从小也是在江南读书的,后来周智孝出事后被一起带到了白翎岛。随着年龄渐长,周智义因为有从小学习的基础,在济州岛学堂里进步非常快,很快就结业可以出来做事了。

    只是没有想到从小习文的周智义不想做文职官员,反而要去当兵。周智孝当然是极力反对,但是抵不过周智义态度坚决,并且偷偷前去报名。兵役厅在审核周智义资料时发现了这个情况,上报给了鲁若麟。鲁若麟把兄弟俩一起叫来交流了一番,明确告诉周智义即使他是周智孝的弟弟,进了军队也不会受到特殊待遇,只能从最低的士兵做起。周智义是真的铁了心要在军队干一番事业,所以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对于周智义这样的举动鲁若麟也非常欣赏,反而劝周智孝,好男儿志在四方,他既然主意已定,做哥哥的该放手就该放手,应该支持他的决定。周智孝这才发觉自己那个年幼的弟弟终于长大了,满心欣慰的同意了周智义的决定。

    话虽然是那么说,但是作为兴汉军目前唯一一个从军的官二代,私底下鲁若麟还是交代了主官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给予关注,只是底下的官兵并不知道罢了。

    周智义也挺硬气,从来不打自己哥哥的旗号,只说自己是普通家庭出身。训练和学习也非常刻苦,对人非常和善,经常向老兵们请教各种问题。仗着自己嘴巴甜,会来事,还因为知识水平高混了个文化教员的差事,很受老兵们喜爱。

    班长也很看重周智义,他看得出来,只要不出差错和意外,以后周智义的前途肯定在自己之上,所以对他也格外偏爱,两人的关系其实特别好。如果自己妹子真和周智义看对了眼,自己也乐见其成。

    沈老九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干农活也可以这么爽,看着周围不断说笑的男男女女,再想想单调枯燥的军营,沈老九也悟了,比起训练,干这点活算个屁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