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16章 解救奴隶
    忙起来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吃中饭的时候了。

    村里为了感谢士兵们前来帮忙,特意杀了头大肥猪。用大锅熬的骨头汤,还有大盆大盆的土豆炖肉,加上一些时令的蔬菜,士兵们吃的也是非常满意。

    下午继续干活,晚上的招待将更加丰盛些,还有联欢活动,士兵和村民都非常期待。

    士兵们会在村子帮两天的忙,所以还带有大量的帐篷。忙完下午的农活,士兵们开始在空地上搭建帐篷,然后到河流里洗澡,为晚上的活动做准备。

    在村子的晒谷场大量的桌椅已经摆好,除了对士兵们表示感谢,村子在秋收后也是有庆祝活动的,干脆就一起举行了。各色瓜果、零嘴都摆上了桌,小孩们是最幸福的,在各个桌上不停的讨要食物,不但嘴里塞满了,衣服口袋里都是鼓鼓的,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每个桌上都摆着村民们自酿的地瓜烧。自从有人用地瓜酿出酒来后,地瓜烧开始在济州岛流行起来。比起粮食酒,地瓜因为产量大,生产成本更低,虽然口感不如粮食酒,但是胜在价格便宜,非常受平民百姓的欢迎。

    平时军队里除了大型节日是不许饮酒的,外出干活的时候就不怎么限制了,但是会控制量,每个人只能喝一大碗。即使如此也令士兵们非常欣喜了,这也是外出干活的福利之一。

    晒谷场周围燃起了许多火堆,将庆祝的气氛渲染得更加热烈。

    上桌前士兵们列队给村民们演唱了《精忠报国》、《团结就是力量》、《一条大河》、《男儿当自强》。在这个严重缺乏娱乐的时代,军人们威武整齐的身影、雄壮嘹亮的歌声引起了围观村民的阵阵热烈掌声。

    年轻人看到了这样的场景都会对军队心生向往;小姑娘们更是看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年纪大的则是感叹有这样的军队咱济州岛再也不怕别人欺负了。

    这样的活动对加强军民联系,宣传拥军爱民是很有好处的,而且大家都非常喜欢这样的互动。

    周智义作为连队的门面单独站在前面领唱,很是吸引了村民们的目光。年纪大的村民都在夸奖真是个俊俏的好后生,小姑娘小媳妇们则是看得春心荡漾。白天那个被周智义打趣的小妹更是被姐妹们不停调笑,夸赞说你这个情郎不错嘛,你要不要,不要给我之类的话,羞得小妹不断跟姐妹们打闹。

    对于兴汉军里独特的军歌文化,沈老九从不解到深深着迷,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哼几句,感觉非常提气。不像那些青楼女子唱的靡靡之音,这些军歌听起来就大气磅礴,尽显军人的威武之气。或者像《一条大河》那样通俗易懂,充满了深厚的感情。

    这些军歌不但军人们喜欢,老百姓们也非常喜爱,传唱度非常高。这些歌外界都以为是文宣司的作品,其实是鲁若麟引导她们创作的。对于这种新颖的歌曲方式,柳如是从不屑一顾到慢慢接受,再到惊艳与着迷,也大大的激发了文宣司的创作热情。歌曲也从阳春白雪的文人专享变得朴实无华,面向百姓,广受大众喜爱,引领了文艺界的新方向。

    晚宴的气氛非常热闹,到处是欢歌笑语。沈老九深深沉醉其中,这就是太平盛世吧,即使以前没有满清鞑子的时候,辽东的生活也没有如此幸福过。这些济州岛的百姓真是好命啊,遇到了一个如此有本事又爱民的鲁都督。

    难怪军营里的那些杀材们老喜欢往外跑,这样的美日子,不想出来才怪。等老子退役了,也在这里寻块地安顿下来,娶个婆姨生堆娃。沈老九醉了,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被美好的未来陶醉了,视线渐渐模糊。

    等到醒来的时候,沈老九发现自己睡在帐篷里,身上裹着睡袋,使劲摇摇脑袋,终于清醒过来。这里不是美好的济州岛村子,而是鞑子占据的辽东,自己还在执行侦查任务。想要好日子,先得把鞑子干跑了再说吧。

    走出帐篷,队员们都已经起来了,队长甲一早就起来了,用弓弩打了几只野鸡和兔子,正在用头盔给大家煮汤。

    晚上生火不安全,容易暴露,白天才敢起火做饭。用随身携带的调料包熬的汤鲜美的很,里面的辣椒让众人都发了一身汗,把身上的湿气都驱赶出去了,浑身通透的很。

    辣椒已经是济州岛的特产,辣椒酱更是济州岛的拳头产品,特别受北方市场欢迎,供不应求。辣椒开胃驱寒,在寒冷的北方简直是过冬的圣品,价值极高。因为现在产量不高,还只能供应给有钱人家,以后产量起来了才能让老百姓也用的起。好在济州岛的价格还行,普通人家也用的起。

    吃完早饭,甲一将小组分成两拨,一队对南关进行侦查,一队对南关附近的地形和地貌进行简单的测绘,为后期建筑司施工提供依据。

    甲一亲自负责侦查,甲六负责测绘。对于画图甲六是专业的,人家就是有这方面的天赋,一手铅笔画连鲁若麟都夸奖过,羡慕不来。大家时常调侃甲六那天不当兵了,靠卖画也饿不死。

    甲一在山头找了个隐蔽点伪装好后用望远镜对南关的清军进行观察。

    清军在关口搭建了几栋木屋,旁边是马棚,里面有三十几头马匹,几个阿哈正在给马匹添加饲料。

    虽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但是关卡上只有两个阿哈无精打采的在那里坐着,满清老爷们一个也没有出现。都是阿哈们在忙进忙出,做饭的、清洗马匹的、做清洁的、洗衣服的,有约三十名阿哈奴才。

    等到快日上三竿了,那些清军老爷们才陆陆续续走出木屋,总数有十人。

    这些老爷们吃过早饭,除了留下两个鞑子和部分阿哈值守,其他的都上马出去了。甲一开始还以为他们是执行什么任务,后来到了下午看到他们带着猎物回来,才知道他们是去打猎了。

    也是,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又没有什么娱乐,作战任务又少,不去打猎还能干什么。鞑子们本就是渔猎出身,打猎的爱好是深入骨髓,一身本领也是在打猎中锻炼出来的。

    观察了一天,除了关卡的清军没有看到其他人,路上连行人都没有。

    连着两天都是如此,甲一甚至都怀疑这伙清军是不是驻扎在要道上了。甲六的测绘还没有完成,甲一也只能继续观察。

    到了第三天才看到有旅顺方向的人过来,单人单马,在南关更换了马匹后继续前行,大概是个信使,往其他方向传递消息的。

    第四天终于看到有大队人马经过,是从金州方向过来的。马车非常多,押运的人马也不少,有几十人,估计是给南关和旅顺运送给养物资的。

    果然,车队给南关留下部分物资后继续前行,往旅顺而去。

    旅顺本来是大城,人口众多,但是被清军攻陷后损失太大,人口更是凋零。加上驻扎的清军很多,很多物资都需要从后方供给,否则根本坚持不住。

    甲一他们的任务是侦查不是骚扰破坏,所以即使面对再可口的猎物他们也不会动心,以免打草惊蛇。

    第五天,甲六终于测绘完成,甲组立马转移阵地前去侦查金州城。

    金州城是以前金州卫的卫城,城池并不大,不过方圆几里。原本人口就不多,经过鞑子的荼毒,剩下的更是稀少了。而且鞑子对经营城池实在不怎么热心,也许是强大的野战能力赋予了他们超高的自信,加上国力有限,对于金州这种偏远的城市更加不怎么上心。所以金州城从外表上看破旧不堪,以往战争留在城墙上的印记清晰可见。

    本来就偏僻的金州城在鞑子的手里更加没有什么生气,除了一些奴隶每天外出种地、放牧、砍柴,每天进出城门的外地人很少,几乎没有什么商人往来,死气沉沉的。而且金州城守备非常松懈,至少白天的时候只有城门口和城头有少量士兵巡逻和值守,戒备并不严密。

    现在的汉人奴隶不是后世那些已经认命的奴才,还是有很多人想要逃跑的,所以每天外出劳作的汉人奴隶周围都有全副武装的鞑子主子在旁边看守,遇到不听话或者偷懒的上去就是几鞭子。虽然奴隶也是鞑子的财产,但是这些奴隶的待遇非常悲惨,有很多奴隶做着做着就没有了生息,鞑子也习以为常,直接扔到野外埋掉就完事了。

    至于城里的情况甲一他们没有办法去了解,除非他们能够把自己的头发变成金钱鼠尾。甲一他们决定救几个奴隶了解情况,每天外出劳作的奴隶这么多,有人跑掉了也很正常。鞑子会在发现有人逃跑后就进行追捕,一个人很难在野外生存,周围又都是鞑子的地盘,除非漂洋过海,所以很少有奴隶能够逃脱追捕。

    而且与他一起劳作的奴隶也会受到惩罚,所以奴隶之间相互也在防范着,谁也不想因为身边人逃跑而使自己被惩罚。鞑子的刑罚从来不讲究仁慈,鞭打是最轻的,剁手指、砍手、砍脚,直到砍头,奴隶们也被杀怕了,很多人都已经认命了。

    为了不引起鞑子的注意,甲一他们准备最后一天尝试解救几个奴隶回去。其实这样还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毕竟带着几个拖油瓶行动实在是不方便,特别是这些奴隶身体都比较弱,很难承受远行。但是甲一他们还是决定试着带几个回去,以便更详细的了解金州城的情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奴隶实在太可怜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接下来几天甲组对南关和金州周边的地形和道路进行了详细的侦查和测绘,很快就到了要去海边与接应船队碰头的日子,甲一他们准备顺手救几个奴隶。

    金州城外也有开辟大量田地,只是现在秋收已过,奴隶们正在采集一些野果野菜茅草之类的准备过冬。鞑子对奴隶苛刻的很,有很多奴隶就是熬不过冬天死去的,不是冻死的就是饿死的,所以这些野果野菜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救命粮。

    鞑子为了防止奴隶逃跑,不允许奴隶进入山林深处,只能在鞑子视线范围内的山脚下采集,奴隶们的收获其实也很有限。而且鞑子们为了确保万一,经常都是一起行动,这样即使有奴隶逃跑,也逃不过众人的追捕。

    甲一他们潜伏在奴隶们采集野果的山林里,一直找不到好的机会救下一个汉人奴隶。正当他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山林的另一边传来一阵惊呼,然后鞑子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很多鞑子都纵马跑了过去。甲一他们正在诧异的时候,沈老九告诉他们,那边发现了一头熊,鞑子们都过去了。

    沈老九是懂鞑子话的。

    熊瞎子对鞑子来说也是难得一见的猎物,完整的熊皮更是价值不菲,生性爱打猎的鞑子果然按捺不住了,这边除了少数几个人还在值守,大多数人都跑过去了。即使是留守的人,也像是被猫挠了心肝一样,眼睛不停的往那边望,戒备明显松了下来。

    机会来了!甲一他们趁着这个机会,潜伏到一颗栗子树下,几个奴隶正在奋力的打着栗子,这是难得的口粮。

    趁奴隶们的视线都集中在栗子树上,甲一他们同时将他们扑倒,捂住他们的嘴巴,迅速把他们拉进了草丛里,快速离开。

    这几个奴隶刚开始的时候非常惊恐,奋力挣扎,但是这些瘦弱的奴隶那里抵得过强壮的特战队员。当他们看清楚与鞑子完全不一样的队员们之后,恐惧变成了惊喜。要不是嘴巴被捂着,几乎要大叫起来。

    在队员们示意他们禁声,他们表示明白之后,队员们才松开他们的嘴巴,然后立刻拉着他们从密林里离开。

    在他们走后不久,终于有鞑子发现奴隶逃跑了,开始组织人马追捕。

    在这场你追我赶的游戏里,鞑子不愧为渔猎出身,追捕技术一流,有几次都差点被鞑子追上。中途要不是队员们给奴隶们补充了一些干粮和肉食,这些奴隶们根本就坚持不下去。鞑子们一直追到了海边,才失去奴隶们的踪迹,只有三个火堆在海边的夜风里摇曳。

    鞑子们也发现这次的奴隶逃跑不同寻常,明显有人接应,从脚印看起码多出了上十个人。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冒这么大的风险救这几个奴隶,难道是这几个奴隶身份不同一般吗?这是他们能想到的唯一解释,看来要回去好好审问一下这几个奴隶的同伴们了。对于那些突遭横祸的奴隶们,甲一他们也只能替他们默哀了,伤及无辜啊。

    终于逃出升天的奴隶们激动得眼泪都留下来了,在船上嚎啕大哭,发泄着自己的情绪。甲一他们也是心有戚戚,幸亏自己等人来到了鲁若麟治下,否则命运一样悲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