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20章 光棍太多是个大问题
    对幼军营的整体情况鲁若麟还是比较满意的,在与刘浩然和一众幼军营高层吃过便饭后,鲁若麟回到了府邸。

    警察总局的何大成向鲁若麟汇报了一个情况,引起了鲁若麟的警惕。

    在人人有工作的济州岛出现了暗娼和地下赌场。

    在繁华的济州岛是没有青楼和赌场的,除了鲁若麟本身对这两个场所厌恶之外,出于社会稳定的原因,鲁若麟也对这两个行业进行了禁止。毕竟这两个行业对社会风气和治安影响太坏,容易败坏人心、破坏家庭,是兴汉军严厉打击的对象。

    前两年济州岛还非常贫困,生存困难,大家忙着求生也没有时间和金钱来浪费。加上兴汉军给每个人都安排了工作,一定程度上遏制了这两个行业的发展。

    但是随着济州岛经济繁荣,对于服务行业的刺激也是很大的,一些原本在大明就是城市居民的移民并不喜欢进工厂,在济州岛开始重操旧业,充实到了城市里的酒楼商铺之中。

    虽然兴汉军对青楼和赌场进行了禁止,但是这方面的需求一直存在,有人看到其中的商机,开始暗地里从事青楼和赌场的生意。

    俗话说的好,饱暖思**,逐渐富裕起来的兴汉军民众有人开始变得躁动起来。兴汉军里目前也有一个突出的问题,那就是男女比例失衡。乱世时最容易受到影响而大量消亡的就是老人、妇女、孩童这些弱势群体,来到济州岛的移民也是这样的情况,大多都是壮劳力。这对于发展生产当然是好事情,人口结构优质的很。

    刚开始还好,大家刚刚从死亡的边缘挣脱,首要目的是求生存,也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但是时间长了其他的需求也开始显现,这些青壮们开始希望组建家庭。虽然济州岛上也有大量的女工,但是相对于适龄的男性来说就太少了,很多条件不错的男人目前也只能单身。

    一些心思不正的女性从中看到了机会,开始利用身体赚钱,获利还颇丰。其实她们也是有工作的,只是上班哪有干皮肉生意来钱快、来的多,加上她们本身就好逸恶劳,济州岛特殊的环境使得她们成了稀缺资源,根本不愁生意。

    她们一般只做熟人生意,非常隐蔽,不是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她们在从事这样的勾当。因为不存在强迫行为,警察局和妇联开始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一般人都会以为有工作,生活安定,没谁会去干那种丢脸的事情。但是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乏希望赚轻松钱的人,那些自愿失足的女性就是这样的人。

    对于这个问题鲁若麟也非常头痛,哪怕是到了后期那样发达的社会,管理更是严格,依然有大把的人从事这种特殊行业。何况在这个青楼合法化,甚至有官办机构的时代。

    其实大家对鲁若麟禁止青楼和赌场也是有争议的。文人墨客没有青楼酒馆衬托哪里能展现文人的风流不羁呢?没有青楼红牌去追捧,文人贵公子们岂不是失去了灵魂。还有赌场这么暴利的行当怎么能不干呢?如此巨大的空白市场早就令那些商人们垂涎三尺了,不是没有人旁敲侧击的试探过,都被鲁若麟一棍子打回去了。

    鲁若麟正在竭力提升妇女地位,让她们走出家庭的缚束出来工作,解放生产力,为此连人口买卖都被严厉禁止。那种家庭出现变故就卖儿卖女卖妻子的事情想都不要想,兴汉军不但不会承认这种契约,而且发现一起抓一起,直接蹲大牢修马路去。

    青楼不管怎么洗白对妇女而言都是一种摧残和伤害,鲁若麟是绝对不会让其合法化的。那些失足妇女可以不懂事,但是兴汉军作为治下百姓的家长不能不懂事。任由这种好逸恶劳的事情在治下蔓延,影响到其他人。

    至于赌场或者赌博行为鲁若麟更加深恶痛绝。与赌场和赌博相伴随的往往是家破人亡、黑帮恶势力、官商勾结等恶性事件。对社会风气的败坏、社会秩序的破坏能力更强,是统治者严厉打击的对象。

    即便是后期,赌博合法化也仅仅是少数地方。更有甚者,有些赌博合法化的地方禁止本地人进赌场,说明他们非常清楚赌博的危害,只是赚外地人钱的一种手段,死道友不死贫道而已。

    像青楼和赌场这样的特殊行业,只要鲁若麟敢开一条门缝出来,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可以把口子拉大到像长江一样宽你信不信?

    何况兴汉军中高层官员有太多的女性,甚至本身就是青楼出身,对青楼和赌场,女性的厌恶程度比男性更甚。哪怕仅仅是出于稳定这些女性官员,鲁若麟也不会对这两个行业放开禁制,那点对税收完全比不上造成的各种隐患,得不偿失。

    对于地下赌场,鲁若麟给何大成的回复是严厉打击,对于组织者给予劳教修路,要是有命活下来,再送到大明去。参与者依照程度不同分别是罚款、监禁、劳教,并且实行公开审判,务必震慑其他蠢蠢欲动的人,给民众也提个醒。

    民众如果发现有赌博行为,也可以向警察局举报,按照缴获赌资的多少有不同的奖励,发动群众坚决打击赌博行为。

    对于发现的暗娼,进行拘留教育后遣返大明,不能使她们败坏了兴汉军的风气。

    但这只是治标的办法,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如果济州岛男性的婚姻问题得不到解决,类似的问题将会继续存在,所以当务之急是引进女性群体,平衡兴汉军的男女比例。

    大明方面一直是移民的重点,是兴汉军人口的主要来源,移民的男女比例矛盾主要就出在这里,典型的男多女少。鲁若麟肯定不会因噎废食,为了解决性别失调就减少从大明移民成年男性,那就需要从其他地方想办法。

    为此鲁若麟将目光放到了离济州岛最近的地方:日本和朝鲜。

    话说日本和朝鲜的女人在本国地位是非常低的,这种情况不是他们所独有,全世界的女子地位都不高,有些地方甚至将女子视为财产。之所以选择日本和朝鲜,除了地理近的因素,还因为无论从外貌还是文化习惯来说,日本和朝鲜女子更符合汉族男子的审美观。

    前期在移民的时候,为了保证汉人的主体地位,对日本和朝鲜的移民只是作为一种补充。当然也有大明人口基数更大,战乱频发造成流民众多,更容易移民的因素。

    如果只是移民女子,与汉人男子结为夫妻,这些女子是很容易被转化为汉民的,毕竟这是一个男权社会,家庭也是以男人为主。

    对于日本来说,女子那真的是干的比牛多,活得比狗惨。想想后世日本为了筹集资金大规模组织日本女人去南洋从事特种行业,还有二战时的慰安妇,就能知道日本社会对女人的态度了。

    朝鲜女人活得也不好,本身就比较穷困,深受传统儒家思想影响的朝鲜社会,女人一样活得很苦。应该说在这个物资极度匮乏的时代,穷人占据人口的大多数,就没有活得轻松的,处于男人之下的女人更是如此。

    济州岛女人真的是特例,不仅因为经济比较发达,女人的地位还很高,活得比其他地方的女人滋润多了。如果济州岛想要移民女性,以兴汉军目前的条件,有的是人愿意过来。问题是怎么才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并能够得到朝鲜和日本的配合和同意,否则想要大规模移民女性还是有难度的。

    但是鲁若麟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能达成目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钱没给够。

    鲁若麟把金忠义叫到了都督府,与他商量移民朝鲜女性的问题。

    自从鲁若麟脱离朝鲜自立以后,金忠义曾经有点惶恐不安,生怕鲁若麟将自己赶走,或者断了自己的货物供应,那自己只能灰溜溜的回汉城去了。失去了兴汉军这个大财主,金忠义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即使回到汉城也不会有个好位置。

    好在朝鲜对鲁若麟还有用处,没有断开与朝鲜的贸易联系,原本的利益关系鲁若麟也没有做调整,令一众朝鲜权贵松了一口气,对鲁若麟的观感更好了。李倧对鲁若麟也心有愧疚,特别是鲁若麟还曾救了他的儿子和妃子,虽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但是私下里对济州岛的支持更大了,即有利益上的考量,也有补偿的心思在里面。

    面对鲁若麟提出的要求,金忠义有点诧异。鲁若麟希望朝鲜向兴汉军输出女子与岛上青壮婚配,数量少还好说,金忠义自己就可以答应下来。但是鲁若麟要求的数量太大了,已经超出了金忠义的权力范围,必须得到汉城的同意才行。

    说实话如果朝鲜女子可以嫁到兴汉军,对那些女子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情。兴汉军的生活有多好没有比呆在岛上的金忠义更清楚了,毫不夸张的说,即使是普通的平民百姓都比朝鲜的地主过的还好。而且这些女子嫁到兴汉军,日子过好了肯定会帮衬一下娘家人,对朝鲜也是有一些好处的。问题只是数量太大,对朝鲜来说有些肉疼。

    鲁若麟甚至承诺对每个愿意嫁到兴汉军的女子提供十两银子的补偿。这笔钱兴汉军出一半,想要娶老婆的男人出一半。听到有钱拿,金忠义眼睛都亮了,十两银子朝鲜起码可以从中拿有一半,心黑点拿走大半都有可能。这可不是送她们去吃苦,是送她们去享福的,收取些费用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对鲁若麟来说,这些女子来到济州岛即解决了社会问题,还是可靠的劳动力,是可以创造价值的,五两银子完全划算。

    金忠义走的时候脚步飞快,这可是一笔大生意,要是向兴汉军输送一万人就是十万两的生意,十万人就是一百万两,妖兽了,鲁若麟这是有多少银子可以这样糟蹋啊。操作好了,发财就在眼前啊。

    至于整个朝鲜也只有一千多万人,金忠义想要往济州岛输送十万适龄妇女的想法有多脑残,鲁若麟就不会多管了,反正来多少收多少,是个长久的生意。

    至于日本方面,鲁若麟委托郑家帮忙移民。郑家家大业大,其实并不怎么看得上贩运人口那点利益,无论干点什么别的都比这个赚钱,还省事。但是面对鲁若麟的要求,郑家犹豫过后还是答应了。

    如今的兴汉军实力愈发强大,特别是敖广级战舰的陆续下水,给郑家带来了很大的压力。特别是兴汉军能够自己制造火炮,质量还非常好,比起郑家主要依靠西洋人获得要强太多了。郑家舰队现在的主要作战方式还是靠接舷战,就是因为火炮对郑家船队来说依然是紧缺武器。

    对于敖广级战舰的威力兴汉军并没有刻意隐瞒,大大方方的向其他势力进行了展示。对于兴汉军展示出来的造船和制炮能力,其他势力感触不深,郑家是非常忌惮的。

    郑家就是吃海上饭的,能够雄霸华夏南海,垄断对日贸易,靠的就是自家强大的海上实力。如今兴汉军海上力量的崛起,令郑家感到了很大的压力。虽然兴汉军一直与郑家保持默契,没有插手日本和南下的意图,但这种默契是要有实力做保证的,一旦兴汉军翻脸,对郑家来说绝对是大麻烦。

    更主要的是兴汉军有强大的基地,陆军的实力同样强大,哪怕郑家与兴汉军鱼死网破打败了兴汉军的舰队,也没有可能占领济州岛。凭兴汉军的深厚底蕴,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过来。而郑家一旦损失过大,底下的力量就会分崩离析。说到底郑家是一个松散的力量联盟,跟兴汉军的统治模式完全不同。

    郑家其实也想仿效鲁若麟在台湾建立自己的基地,但是除了移民一些福建百姓过去开垦田地外,其他方面的收获甚微。仅仅是在热带雨林里开垦农田就已经举步维艰了,至于建立兴汉军那样的商业和工业体系就是妄想了。

    现在郑家从与兴汉军的贸易中赚得盆满钵满,很多兴汉军的特产商品为郑家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更加不敢轻易得罪鲁若麟。对于鲁若麟要求郑家帮忙从日本移民的事情自然不好拒绝,好在其中还有一些利润,也还做的过,无非是麻烦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