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22章 非诚勿扰?
    济州岛上的光棍们已经知道了鲁若麟帮他们找老婆的事情,整个岛都沸腾了。

    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就是这些光棍们的朴实想法,现在日子好过了,就差个老婆帮自己生娃儿了。听说已经有一批朝鲜女子在移民营培训,好多单身狗们跑到营地外面去偷看。每当从栅栏外面看到那些朝鲜女子出来活动,都会引起这些单身狗们大呼小叫。警察局的巡警们来赶了好多次都没有什么效果,反而前来偷偷看女人的人越来越多。

    民政部门看到这些光棍们实在太热情了,赶紧出台了娶妻政策,安定民心。

    政策规定,凡是兴汉军治下的单身男性,都可以参与相亲。因为兴汉军为了找来这些准新娘们花费巨大,所以每个参与相亲的男子都要出一半的钱,也就是5两银子的服务费才能获得资格。此次参与相亲的准新娘有一千名,民政司会放开一千五百个男性相亲名额,成功娶得新娘的服务费不予退还。如果这次没有娶到新娘子,五两银子就会只退还3两。

    之所以要扣下2两银子,是鲁若麟以龌龊的心思来想,这批女子里面有些相貌确实不佳,万一最后没人选就尴尬了。要是娶不到就会白白浪费2两银子,保不住有些心疼银子的会咬牙把那些不怎么好看的选走呢?而且以鲁若麟的了解,这样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至于为什么按照1:1.5的比例进行配对,是为了保证这些花费巨大代价引进的准新娘们能够都嫁出去。毕竟这些女子们不是个个都美若天仙,也有一些相貌不佳的,总要有人能够接手不是。不过这年头普通老百姓娶老婆的观念与后世也不一样,有很多人喜欢找五大三粗好生养的,或者踏实肯干的,实际的很,并不一定会选漂亮的。除非自己能力很强,完全不用在意老婆是否能干,找个好皮囊的看着舒服。

    鲁若麟也曾到移民营去看望过这些准新娘们,勉励她们好好学习,安心生活。按照鲁若麟的眼光来看,这批新娘子外貌真不咋的,除了少数几个入得了眼,其他的都只能算普通,个别的相貌确实不佳。难怪后世韩国的美容行业如此发达,原来是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啊。

    民政司还承诺,这次的相亲只是第一次,以后还会陆续有很多女子来到济州岛与岛上的男子组建家庭,这次没有轮到以后一样有机会。

    五两银子看起来很多,但是对于那些高收入的,或者大家庭,都是能够拿出来的。即使是单身一人的,省吃俭用一些,几个月下来也可以攒得到,所以对于那些渴望娶老婆的人来说,这个门槛并不高。参与报名的男子很快就达到了几万人,场面甚是吓人。最后民政司从这些人里面抽取了一千五百人作为参与相亲的幸运儿,一个月之后在移民营举行集体相亲。

    这次的抽签活动成了济州岛的热门话题,鲁若麟有意将这种活动娱乐化,一来展示兴汉军一直在为老百姓办实事,二来可以通过这次活动丰富民众的娱乐生活。没错,鲁若麟将这次的大型相亲变成了一场大众化的选秀节目,为民众们匮乏的精神世界注入了一股滚滚浊流,好不好先不说,至少不干枯是不。

    民政司司长黄临山感觉自己跟不上鲁若麟的节奏了。鲁若麟的要求实在太奇葩了,普普通通的一个相亲被他硬是玩出花来了。有太多地方不明白,黄临山不得不再次找鲁若麟请教。

    “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把对面的相亲对象过一遍,上千人啊,看得过来吗?即使有人想看也不可能有时间给他看,真当自己是皇帝选妃子啊,美不死他。分组,每组50个女人配对75个男人,全部用抽签来决定。分组的时候抽签,组与组配对的时候抽签,选中哪组与自己的组配对全凭老天,谁也怨不了谁。”有着后世丰富电视相亲节目观看经验的鲁老爷非常恶趣的说道。

    “把场面搞大一点,可以允许亲友在一旁观看,毕竟是喜事嘛。这次我们以那些女子为主,先由她们来选。要是有看对眼的,成一对先走一对,手快有、手慢无,看剩下的急不急。”

    “让会化妆的女子们帮那些准新娘们好好打扮一下,特别是那些样貌不佳的更是要多花点功夫,七分天生,三分打扮,好看点被选走的机会也高啊。”

    “大人,何必搞得这么麻烦,直接让他们自己选不就行了吗?”黄临山本来就很忙,平白的被鲁若麟增加了这么多工作,心中很是有些怨念。

    “我们要让每个人都是自己选择的,哪怕选的不好,那也是自己的问题。临山啊,月老不是那么好当的,没问题还好,日子过的不好肯定会埋怨我们的。所以,尽量把事情做的完美些,少些抱怨,哪怕多花费点功夫也是值得的。”鲁若麟见多了后世日子过的不好抱怨媒婆的,所以想尽量减少这方面的麻烦。自己选的老婆,含着泪也要过下去。

    “让那些家属也参与进来,把声势搞大点,这人一多,生意就来了。以前大家穷惯了,舍不得花钱,但是婚丧嫁娶可是人生大事,再怎么舍不得,该花的还是要花的。衣服、首饰、家具、布匹、肉食、酒,哪个少的了。这么多人结婚,对市场的刺激作用有多明显你知道吗?交易多了,税收不就来了。”对于鲁若麟用大规模婚事来刺激经济的想法,黄临山表示自己看不懂。

    “会场可以搞大点,时间可以拖长点,比如一天安排十组,也可以持续进行十天。这十天里大量人群都会来到会场,会场周边可以安排一些摊位,卖些吃的、玩的、用的,绝对不比过节的时候差。想想去年过节的时候有多热闹,你就能知道这次相亲绝对差不了。这可都是生意啊。”鲁若麟回想起了以前在城市里大型会展中心的情景,那可是一个产业,养活了一批人。

    “这么一想也确实是这样啊,去年庙会的时候广场上的摊位可是收了不少租金的,如果这次相亲也这样操作,摊位费也可以收一些,也不至于贴钱。”黄临山觉得出租摊位是个不错的注意,要是以后这样的活动很多的话,可以考虑在会场周边建设一批门面,这可是一大笔财源。

    济州城可以说是鲁若麟的私产,所有的东西都是鲁若麟的,只是具体的运作交给了属下的各个部门,其中民政司就有一些门面。这些门面的所有权是鲁若麟的,租金的收入一部分上交鲁若麟,一部分交给了民政司,是民政司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门面这个东西非常挑地段,热闹的地方租金就很高,偏僻的地方就要差很多。如果操作的好,把相亲的会场安排在偏僻点的地方,一旦人气起来了,民政司就会多一批繁华地段的门面,很有搞头啊。

    黄临山一想到这样的情况,心头就立马热了起来。

    “大人,民政司想出钱把城东那边的玻璃作坊买下来,会场就设置在那里,您看怎么样?”黄临山舔着脸说道。

    “怎么,看到有财路了,想要吃独食吗?”鲁若麟自然知道黄临山打的什么主意,无非是不想给鲁若麟分红,想要独自吃下来。

    “大人,民政司很难啊,到处都要用钱,特别是移民安置,那是再多的钱都不经花啊。光靠财政司的拨款,那里够用啊。”黄临山开始叫苦。

    “是财政司的钱没有给足吗?联席会议的时候可以提嘛。”民政司的经费肯定是足额按时支付了的,只是哪个部门不想给自己留个小金库,用起来方便,鲁若麟对此心知肚明。

    “你民政司有钱买地吗?玻璃厂虽然搬出去了,那个位置可不差,稍微整理一下,无论是盖小区还是做商业,都非常有前景,有很多人都想要那块地,你确定买的起吗?”玻璃厂最开始出于安全考虑是放在城内的,后来规模扩大,再在城内就不合适了,只要加强安保,城外一样合适。所以玻璃厂搬到了城外,厂区更是大了不少,原来城内的厂区就成了香馍馍,被很多人都盯上了。

    “这不是有大人您吗?反正卖地的钱也是给您,您又不差这点钱。您先把地给我们民政司,等后面赚到钱了我们分期还给您,无非就是晚些时候,绝对差不了您的。”黄临山嘿嘿的笑着说。

    “我不差那点钱?我是差很多钱!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是吧,造船要花钱、养军队要花钱、官员要俸禄,还有修路、开荒、移民,哪个地方能少了,就是这些准新娘都是我花钱运过来的。我容易吗我?要不是我花心思到处赚钱,大家都要喝西北风了。”虽然鲁若麟赚钱的手段很高明,但是花钱的地方同样非常多,要不是有工商业做支撑,兴汉军早破产了。

    “民政司有钱了又不是进了我自己的口袋,还不是花在了公务上。说到底还不是帮大人您做事,您也应该体谅一下下面的实际情况,什么事情都等财政司批款很耽搁事情的啊。”黄临山是最早来兴汉军的文人,与鲁若麟已经非常熟悉了,知道他对待下属是非常平易近人的,所以说话也比较随意。其实只要是兴汉军的老人,都知道鲁若麟的秉性,有时候非常严肃,但是平时都是一副笑嘻嘻的面容,甚至会有些逗逼,完全不像位高权重的大都督。

    “不是我说你们,老想着从我这里抹油水,你们也要自己想办法生财。多动动脑子,赚钱的地方多的是。你只看到了门面的事情,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赚钱的?”鲁若麟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黄临山想了会,讪讪的说:“收门票?”

    “简直是榆木脑袋,收门票怎么聚拢人气?广告!广告!!要有商业意识,合理的赚钱,实现双赢。那些与结婚相关的商品马上就会迎来爆发,哪家的质量好名气大,卖的肯定就多。怎么提高名气?打广告啊。会场外面最大最显眼的地方把招牌打起来,找最好的画工来制作宣传画,相亲的时候主持人帮忙说几句话,这都是来钱的地方啊。”想想后世的那些套路,真的是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

    “独家冠名的商家只有一位,比如啊,可以叫‘金凤楼鹊桥会’,金凤楼是做首饰的,首饰这东西结婚就少不了,或多或少会买一点的。用它来冠名你觉得金凤楼应该给你民政司多少钱?这是做首饰的,还有做布匹的、做家具的,有多少行当可以做广告。这些可以是特约赞助商嘛,在会场内外给他们竖牌子,只要他们给钱。”鲁若麟的话让黄临山呆若木鸡,脑袋里嗡嗡的,好像有好多银子在飞舞。

    “而且这种相亲不是只有一场,以后还有很多场,越往后广告的效果越大,就看谁有魄力拿下这些广告位了。你要是不知道该收多少钱,完全可以进行招标嘛,时间也可以定的短一点,方便以后调整。我觉得吧,要是操作的好,这种相亲会不但不会亏钱,而且可以大赚特赚。”后世的热门综艺广告费有多贵是众所周知的,兴汉军的相亲会完全有成为济州城最热综艺的潜质嘛。

    “比如明镜斋就可以给每组最先配对成功的五对和最后配对成功的五对新人一块小型梳妆镜,既可以打广告,也可以促使那些人尽快选择新人,不会造成新娘无人问津的局面。就凭相亲送镜子的事情,你觉得会造成多大的轰动效应。那些胭脂水粉之类的完全也可以这样做啊,商家得了名气,新人得了实惠,相亲会的影响得以扩大,几方都受益,何乐而不为啊。”黄临山已经被鲁若麟的骚操作完全震惊了,原来还可以这样玩啊。

    “所以啊,到处都是生意啊,只看你能不能够想的到了。回去后你组织你们民政司的人好好开会商议一下,尽快拿出一个成熟的方案出来,搞得好就是一个长久的买卖。所以玻璃厂那块地可以给你们,我也不是既要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的人。既然你们费心费力,那里的收益可以给你们六成,就算是民政司和都督府合伙的买卖,怎么样?”鲁若麟就像狼外婆一样诱惑着黄临山。

    黄临山已经被美好的“钱景”冲晕了头,幻想着这到底可以赚多少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扭头立马回民政司开会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