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34章 接风酒宴
    收了黄济这么多的好东西,卢象升等人都非常兴奋,黄济的到来不单单是增加了他们的实力,更是大大的提升了部队的士气,这是非常难得的。

    收完了东西,卢象升才记起来要给黄济接风洗尘,马上命人安排酒宴。

    现在不是作战的时候,少量饮酒可以烘托气氛,卢象升也不是那么死板,还是知道变通的。

    帐内诸人也是满脸兴奋,想来也是憋的久了。有了卢象升的许可,大家终于可以畅饮一下了。

    华夏人向来喜欢在餐桌上交流感情,因为上了餐桌,推杯换盏之间容易拉进距离,更加高效。

    等到火头兵将食物送了过来,分到各个将领的桌上,黄济发现只有几大块煮熟的猪肉,还有一些青菜,以及豆米饭和一小壶浊酒,可谓简陋的很。

    “食物粗鄙,还望黄将军不要嫌弃。”卢象升见黄济面有异色,以为是嫌弃食物不好,便出言解释。

    “督师以身作则,勤俭节约,下官佩服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而且下官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再差的食物也吃过,现在有酒有肉又如何吃不得?只是由小见大,既然中军宴饮都只能拿出这些东西,是不是大军的补给有什么问题?”黄济摇头解释道。

    “这已经不错了,平时我们根本一块肉都吃不上,而且储存的粮草也只够半个月消耗的了。朝廷答应下发的粮草根本都没有给足,狗日的昌平知县百般推诿,就是不给补给,还不让我们进城,实在是可恨。”说到这里,卢象观满腹牢骚。

    “象观,慎言!”卢象升听到卢象观抱怨,立刻呵斥道。

    卢象观没有再说话,只是愤愤的拿起酒杯猛灌了一口。卢象升见状也是非常无奈,刚迎来了援军,就让黄济看到了自己的窘境,让他很是没有面子。

    “看来还真被我家大人说中了,这些文官老爷们自大惯了,都不知道国难当头,还在玩以文治武的把戏,真是不知死活。”黄济恨恨的说道。

    黄济说这话的时候卢象升非常尴尬,因为严格说来他也是文官,只是领了武职。但是黄济说的也确实是实情,让他无从反驳。而且黄济的身份特殊,可以毫无顾忌的畅所欲言,他却不得不有所顾忌。

    所以卢象升开口劝道:“也许昌平知县那里也有难处,都是同僚,相互体谅吧。反正后日我们就拔营启程,再到其他地方征集粮草吧。”

    之所以后天出发,是卢象升考虑到黄济长途跋涉过来,最好休息一天再走,免得疲劳不堪影响战斗力。

    “听说粮草都给高起潜那厮了,昌平城里根本就没有粮草了。”杨国柱也是很气愤。

    “同样是杀鞑子,凭什么不给我们粮草?我们又不是小娘养的。”虎大威应和道。

    杨国柱和虎大威虽然是卢象升的部下,但是独立性是很强的,偶尔发下牢骚卢象升也不可能像对卢象观那样训斥,只能好言相劝道:“国柱、大威,国事艰难,他人如何做我们管不了,但是我们还是要紧守武人本分,尽心杀敌就是了。粮草问题我自会解决,尔等不必忧心。”

    “好了,今天是难得的好日子,不要再说这样的丧气话徒增烦恼。大家满饮此杯,为黄将军洗尘。”卢象升见气氛不对,忙把话题拉了回来。

    接下来大家尽量不提粮草的事情,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黄济说道:“诸位大人与士兵同甘苦令下官非常佩服,但是战事在即,肚子都吃不饱又哪有力气杀敌。不怕诸位笑话,我可是位老饕,什么都能吃亏,肚子不能吃亏,要是总督大人不嫌弃我让我的伙夫送些吃的过来?”

    “黄将军是嫌本督招待不周啊?”卢象升知道黄济没有恶意,所以自嘲道。

    “我家大人对吃那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所以对下面的士兵也是从来不亏待他们的肚子。说到能打下官不敢说是在场最强的,说到吃会,下官就当仁不让了。”黄济洋洋得意的说道。

    “哦,那本督倒要好好瞧瞧你的吃食到底有多好了,别藏着掖着了,都端上来吧。”卢象升听黄济这番吹嘘,对他说的吃食也开始感兴趣起来,毫不顾及面子,直接让黄济送过来。

    “早就等您这句话了。嘿嘿,要我说您的火头兵都应该开革了,这做出来的东西是人吃的吗?寡而无味,好东西都被他们糟蹋了。”黄济嬉皮笑脸的说道。

    “滚蛋!开革了你来做饭?有吃的就不错了,你还嫌这嫌哪的,当这里是酒楼,可以点菜啊。”黄济越是随意卢象升越是高兴,这代表黄济对他的亲近,卢象升也就不再摆什么官架子了,对自己人卢象升也是很随意的,毕竟谁也不喜欢老板着个脸。

    “那您就瞧着吧,我的火头兵还真是酒店里的大厨带出来的,手艺是绝对没得说。”黄济一脸傲然的说道,吩咐亲兵让厨子做菜。

    没多久,黄济的手下就将菜送过来了。

    有蒸咸鱼、梅菜扣肉,各色卤菜,有卤猪蹄、猪头、猪肚等许多猪的副产品,很快就摆满了桌子。更神奇的是,在这军营里面,黄济的火头兵居然做出来了海鲜粥。

    卢象升用瓢羹挑起一勺海鲜粥,里面还有扇贝肉、鱿鱼须,那个大大的鲍鱼在碗里特别显眼。

    “京师离海这么远,你是怎么做出海鲜的?”卢象升很是好奇。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都是提前做好的干货,要用的时候拿出来煮就可以了。督师大人近日辛苦了,多吃一点补补身子,您可不能累倒了。”黄济一脸关切的说道,卢象升最近因为战事不顺心情不佳,身形也有点消瘦了。

    “有心了。”卢象升听到黄济的话也是非常感动,这是子侄辈才会说的话,这是没把自己见外了。

    “我说老黄啊,你这山珍海味的大吃大喝,底下的士兵就不会有怨言?”卢象观是个自来熟,与黄济喝了几杯酒,关系已经非常亲近了,大家年纪相仿,称呼都开始变了。

    “我又不是天天吃,偶尔才会加下餐,要不是今天要招待督师大人,哪里有你的份。再说我底下的士兵吃的也不差,有鱼有肉敞开吃,有什么好抱怨的。”黄济不屑的对卢象观说道。

    听到黄济的话,卢象升都惊讶了,放下碗筷问道:“你底下的士兵有鱼有肉吃?是每天都这样吗?”

    “不是每天都这样。”黄济的话音刚落,大家都舒了口气,这才正常嘛。

    “是每餐都这样。”结果黄济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黄济一副无语的样子,不想说话了。知道你财大气粗,没想到你壕成这样,太打击人了。卢象升还在为一日两餐填饱肚子忧心,你们却每天大鱼大肉,实在太打击人了。

    “你部就物资充裕到这个地步吗?沈志祥就舍得花这么多钱?”卢象升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只是开始不熟悉,没好意思开口。

    “沈总兵收到的那点军饷自己都不够用,能分我多少?那点东西拿到手还要看别人脸色、塞红包,我就干脆不要了,懒得惯着他们。”黄济一脸不屑的说道。

    “不要了?那你哪来的钱粮供养军队?”虎大威插嘴问道。他们这些人虽然贵为总兵,一样在钱粮上受到文官制缚,憋屈的很。

    “还能有谁?肯定是兴汉军的鲁大都督了,我是听说了,鲁大都督富可敌国,你宝贝得不得了的镜子就是鲁大都督的产业,就是你家婆姨用的香皂也是。听说京师附近的羊毛布、毛线、成衣等都是人家的,每天赚的银子那是海了去,养老黄这点部队还不是小菜一碟。”卢象观明显打听的比较多,对黄济部和鲁若麟的情况比较了解。

    “我家都督虽然赚钱厉害,花钱同样厉害,不过是过手财神罢了。我这还是少的,在济州岛我家都督有几十万人要养,而且还要组织军队打鞑子,一样缺钱。只是他不好享受,对手下又好,把钱都花在我们身上去了。”黄济说道。

    “民间多义士,草莽多豪杰。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朝廷所用,实在可惜了。”卢象升遗憾道。

    “不在朝廷里也有不在的好处,至少不用看那些庸官的脸色,想怎么杀鞑子就怎么杀,快意的很。”黄济这话让在场众人都心有戚戚,想来受过不少这样的苦。

    “黄参将慎言,你现在是天津总兵麾下的参将,是朝廷正式任命的将官,这样的话还是少说为好。”卢象升作为在场最高级别的官员,肯定是不能赞同黄济这样的想法的,都像他这样岂不乱套了。

    “是,督师。”黄济也就是在熟人面前抱怨一下,他奉行只做不说的风格,低调才是王道。

    “老黄,你看我们都是苦哈哈,有没有什么发财的门路指点一下?”卢象观仗着自己与黄济年纪相仿,职位又最低,可以拉下脸皮说话。

    “现在是打仗,有门路也不好使,不过如今鞑子的脑袋值钱,朝廷也看重,多砍些脑袋,不仅朝廷有赏赐,还可以获得不少缴获,还可以升官,这是最好的门路了。”黄济想到移民也是条路子,不过现在顾不过来。

    如今战事又起,又有许多人流离失所,沦为难民,或者被鞑子撸为奴隶。要是能把这些人都救下家,又可以为兴汉军增添许多人口,这些都是兴汉军急需的。只要是兴汉军体系内的人都知道鲁若麟对人口的饥渴,是再多都不会满足的。

    “俺也知道鞑子脑袋值钱,不过鞑子脑袋是那么好砍的吗?现在朝廷一个鞑子脑袋就兑现三十两,但是根本就收不了多少,要是转手给其他人,100两一个都有人要。”卢象观一点都不避讳,直接在这里讨论脑袋买卖的生意,卢象升脸色很难看,但是这却是实情,即使是他也控制不了。

    上次因为鞑子入侵,很多官员被革职甚至砍头,那些手里有鞑子脑袋的都保住了位置,甚至升官了,而其中最大的供货商就是鲁若麟。现在大家都知道鞑子脑袋代表的不仅仅是军功,更可能是自己的脑袋,所以早就有各种风声传出来了,到处都是求购鞑子脑袋的信息,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我这里有一百多鞑子的脑袋,你真能卖100两一个?”黄济闻言也是两眼放光,没想到路上随手收拾的鞑子居然这么值钱。

    黄济的话让满场一静,全都死死的盯着他。

    卢象升高声问道:“你哪来的鞑子脑袋?”

    “来的路上有些鞑子不长眼,想打我的主意,被我顺手收拾了。后来鞑子学乖了,不再前来送死了,少了不少缴获。”黄济说的随意,在卢象升等人眼里却犹如石破天惊。

    鞑子的脑袋要是这么好拿,就不会这么值钱了。黄济说的轻松,对卢象升等人来说却是不小的功劳,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对于改善卢象升的处境作用非常大。只是这是黄济的斩获,如何处置还需要黄济同意。

    “哪些首级在哪里?”卢象升饭都不想吃了,还是首级重要。

    “就在营地里,已经硝制好了,随时可以查看。”

    “那就马上去看。”卢象升迫不及待的起身道。

    “督师请随我来。”黄济起身带卢象升回营。

    来到镇抚司专属仓库,一百余级鞑子脑袋整整齐齐的码在那里,非常醒目。

    卢象升不顾身份,直接提起一个鞑子首级,仔细一看就知道是真鞑首级,辫发明显已经剃了很久了,面容也与中原汉人迥异,十分明显。

    再从脑袋堆里随便扒拉了几个查看,都是如此,这份战绩没有虚假,确实属实。虽然卢象升心底里相信黄济不会谎报军功,也不会杀良冒功,但是没有亲眼见到还是不放心。现在战绩就在眼前,看向黄济的眼神更加热切。

    “黄将军真是勇猛,居然斩杀了这么多鞑子,本督非常欣慰。不知道你部伤亡如何?”卢象升问道,鞑子凶悍,并不是那么好杀的。

    “死了十几个,伤了三十几个,损失有点大。”黄济一脸的心痛的模样让卢象升他们想揍他一顿,这样的伤亡比例已经很逆天了好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