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35章 造反也不是不可以
    “黄将军准备如何处置这些首级?”卢象升看似随意的问道,其实想看看黄济是否服从自己的指挥。

    “我是懒得和那些文官打交道的,既然有督师在,就由大人处置好了,反正您不会让我吃亏就是了。”黄济看似憨厚的说道,其实也是心存狡黠,首级可以让你处置,好处也不能少了我的。

    “好!定然不会没了你的功劳。”卢象升闻言非常高兴。

    “军功什么的就算了,我也不稀罕,赏赐和银子不少我们的就行。”黄济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官位是很难升起来的,朝廷也不会允许,还不如多捞点实在的。

    “是你的功劳就领着,朝廷不会亏待有功之臣,要是朝廷赏罚不公,我自会帮你理论。”卢象升对黄济无所谓的态度并不认可,虽然黄济实际上是鲁若麟的部下,但是依然是朝廷挂名的参将,该有的待遇不能少,否则队伍就不好带了。

    “下官全凭督师安排。”黄济没有争辩,反正在他眼里一百多个鞑子脑袋太少了,根本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像上次跟随鲁若麟那样一次砍几千鞑子脑袋才过瘾,黄济的胃口已经被鲁若麟带大了。

    卢象升把鞑子脑袋带回了中军大营,连忙写请功的奏折,如今他明面上被委以重任,其实在中枢没有后台,很受排挤。这份功劳他相信内阁不敢隐瞒,也不会隐瞒,大明局势糜烂,内阁也需要好消息。

    跟随黄济的鞑子游骑见他与卢象升汇合,连忙将这个消息传回到了多尔衮和岳托处。

    对于卢象升这个主战派兼军队的最高统帅,鞑子绝对是想要除之而后快。放着这支军队在身边环伺,怎么能够放心抢劫呢?

    现在又多了一个黄济,对于这支打败过谭泰的部队,多尔衮和岳托都非常重视。谭泰虽然战败了,并不代表他的能力不行,只能说黄济部确实是劲敌。

    现在两军汇合,正好一网打尽,反而省事。多尔衮和岳托本来兵分两路,分别入寇,现在面对卢象升和黄济,居然合兵一处,显然是准备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消灭明军的抵抗力量。

    到了这个级别的战事,阴谋诡计能够起到的作用已经有限了。都是积年的老将,那点花花肠子谁不知道,现在只能凭硬实力来对抗了。除非卢象升避战,否则逃不过与清军大战一场。

    清军汇合后,声势非常吓人。十几万的清军简直遮天蔽日,汇合的地点通州早就被清军轻易拿下,成了清军的大本营。

    在清军大营内,清军的高层正在开会,商讨接下来的战事。

    坐在主位上的正是皇太极任命的奉命大将军、正白旗旗主多尔衮,下面有杨武大将军、正红旗旗主岳托,还有正蓝旗旗主贝勒豪格、贝勒阿巴泰、镶白旗旗主多铎-、贝勒杜度,都是满清中的绝对高层。

    “这次本王奉命讨伐明廷,一路势如破竹,破城数十,现在明军已经丧胆,缴获也甚多。但是还远远不够,皇上对我们的期望远不止这点收获。京畿之地除了大明京师,其他地方已经没有多少油水了,所以我们必须走的更远一点,去山东攻城略地。”说到这里多尔衮看了下在场诸人,都是一副了然的表情,显然非常赞同。

    大明的京师左近被满清屡次劫掠,已经非常残破了,哪怕攻下来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收获。除了大明京师,那里有大量的财富。但是京师防守严密,城池坚固,想要攻破京城难度太大,很有可能会失败,得不偿失,所以满清每次都是避开京师进行作战。

    “既然要去山东,后路不能不靖,其他人都不足为虑,唯有卢象升和黄济部才是心腹之患。他们与其他明军不同,还是有些胆略的,至少敢出城与我大清勇士野战。”对于敢与自己野战的敌人满清还是佩服的。

    “为了安心攻略山东,我决定先歼灭此部,你们有没有意见?”多尔衮问道。

    “睿亲王,卢象升部情况如何?”杜度问道。

    多尔衮看了眼多泽,多泽立马接过话头:“根据游骑侦查得知,卢象升部现在驻扎在昌平,兵力不到三万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战斗力不弱。”

    “这个卢象升不是总督天下兵马吗?怎么才这么点人?”阿巴泰问道。

    “本来还有一些关宁军的,不过被汉狗的皇帝交给太监高起潜统领了,什么狗屁的总督天下兵马,连个太监都不如,尽是糊弄人罢了。要不是黄济跑去投靠了他,只怕只有一万多人,还不够我大清勇士们塞牙缝的。”多泽不屑的说道。

    “既然只有这么点人,干脆去把他们灭掉,好安心南下,山东我们还没去过,一定有很多钱财女子。”杜度说道。

    “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南下山东缴获钱粮奴隶,西去昌平攻打坚城即使胜了也不划算,我大清的勇士最好还是在马上作战。这个卢象升不是总督天下兵马吗?我们直接南下,只要打到山东,还怕卢象升不跟着追过来?与其疲师远征,还不如等着卢象升来攻,只要把他们引出来,有的是机会歼灭他们。”多尔衮倾向南下调动卢象升部,一举多得。

    “睿亲王高见!”阿巴泰应和道。

    “岳托,你怎么说?”多尔衮问道。

    岳托作为右翼军的统帅,多尔衮还是很重视他的意见的。

    “我觉得这样最好,就按睿亲王的想法办吧。”岳托也不想攻打坚城,清军擅长野战,攻城战损失太大,耗时也太长,除非必要,清军一般不会攻打坚城。

    “好!既然如此,那全军南下,引卢象升前来。我部先行,岳托你帅部稳定后方,一旦发现卢象升的踪迹,立刻飞马来报,全力灭掉他。”见意见统一,多尔衮命令大军开始执行。

    先锋部队收获肯定更多,不过岳托也没有反对,论辈分多尔衮是叔叔,论爵位多尔衮是亲王,虽然同为统帅,多尔衮还是要高岳托一头的。

    随着清军大举南下,各地告急的奏报如雪片般飞往京城,心急如焚的崇祯连忙下令卢象升追击清军,全然不顾卢象升兵力薄弱,此举犹如以卵击石。可能在他的认知里,卢象升是可以调动天下兵马的,全然不顾卢象升能够指挥得动的就只有区区一万多人,黄济的部队根本不在内阁的计划之中。

    收到命令的卢象升没有抱怨,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高起潜的关宁军同样开始南下,不过速度比卢象升慢的多,不紧不慢的追着卢象升的脚步,小心的很。

    内阁也收到了卢象升的报捷文书,对于卢象升部斩杀一百余鞑子的战绩,崇祯也非常高兴,下旨表扬了一番,赏赐了一些银两。但是实际的好处根本就没有,而且这些功劳还要等到战后再核算。

    显然内阁在这中间做了手脚,让卢象升重掌关宁军的希望落空,而且内阁甚至下令将黄济部划拨给高起潜统领。因为内阁的说法是,既然卢象升这么能打,那就应该将黄济部调给高起潜统领更合适。

    当传旨的太监说出这个命令时,卢象升的脸都僵住了,整个大帐内所有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卢象升没有想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内阁还在分他的兵,心中充满了悲凉,前途一片灰暗,只能一死以报国了。

    杨国柱等人也觉得前途渺茫,不知道跟随卢象升是对是错,心中坎坷不安。

    黄济好似早有预料一般,随手接过内阁的命令,看了一下,对着卢象升抖了抖公文,嘲讽的说道:“我家大人一直告诉我们,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看来我们很不幸遇到了猪队友了。”

    黄济的这句俏皮话让整个大帐内的人都目瞪口呆,这是在骂内阁大佬们是猪吗?

    “我哪里也不去,只会跟着督师杀鞑子。”黄济接着说道。

    卢象升的眼睛都红了,对于黄济的誓死追随非常感动,但是上命难为,他也不想黄济跟着自己送死。

    “黄济,上命不可违,何况跟随高监军一样可以杀鞑子。”卢象升直接叫上了黄济的名字,显然已经将他视为自己人,不需要客套了。

    “高起潜?虽然我不歧视太监,太监里也有好人,但是对高起潜这样没卵子的货色,指望他去杀鞑子,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想让我去追随他,做梦去吧。”黄济不屑的说道。

    这次出兵之前,鲁若麟特别叮嘱过,绝对不能与高起潜为伍,只能跟随卢象升。对于高起潜,鲁若麟是非常不屑的,这样的人带兵打仗完全是草菅人命。

    “你敢抗命不遵?”传旨太监听到黄济辱骂高起潜,顿时像被踩着尾巴一样跳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指着黄济厉声喝道。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再说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有命令让我去高起潜手底下了?”黄济边说边把手上的命令公文慢慢的撕掉,直到成了碎片。

    “空口白话可不能调动大军,这个规矩你们不会不懂吧?”黄济戏谑的看着传旨太监说道。

    传旨的太监和锦衣卫们都惊呆了,不要说他们,就是卢象升等人也是同样如此。卢象升他们知道黄济是个另类,对朝廷也算不上有多忠心,但是如此公然抗命还是让他们没有想到。

    “你……你……”小太监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你什么你,话都说不好就不要张嘴。”黄济猛的一巴掌把小太监指着他的手指打了下去。

    “你是想谋反吗?”小太监尖叫着喊道。

    “本来不想反的,不过既然内阁要把我安排到一个没卵子的货色底下,反一下也不是不行啊。”黄济摸着下巴做思考装。

    小太监吓着了,以往用谋反的借口随时就可以镇住其他的武人,因为他们绝对不敢背上这样的罪名,很快就会乖乖就范。现在真遇到说想造反的,他就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杨国柱他们见黄济一个造反也不是不行就把传旨太监吓着了,犹如鹌鹑一般惊恐的看着他们。虽然他们知道黄济绝对不会造反,但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很爽,但要他们也这样做是万万不敢的。

    黄济有鲁若麟做靠山和退路,随时可以跑路,而他们的家小亲眷都在大明治下,根基也扎在了大明这块土地上,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敢有造反的心思的。

    “黄济!休得胡言乱语!”卢象升是传统的文人,对造反是最敏感和深恶痛绝的,哪怕是开玩笑都不行,影响太坏了。

    “卢总督,看你带的好部下,难道你不怕朝廷怪罪吗?”小太监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将矛头对准了卢象升。

    “公公勿怪,黄济只是一时昏了头才胡言乱语,本督定会严惩,还请公公恕罪。”卢象升为了收拾残局,不得不向小太监赔罪。

    “公然撕毁内阁公文,抗命不尊,简直是无法无天,这是要造反吗?”见卢象升服软,小太监气焰顿时嚣张起来。

    这个问题确实很严重,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根本无从辩驳,卢象升也无法圆场。

    “鞑子大军十几万,就我们三万人不到,前去攻击鞑子本来就是九死一生,我们都是把棺材都准备好了的人,你用造反来吓唬一个死人,你觉得我需要怕吗?”黄济淡淡的说道。

    小太监闻言顿时哑然,因为黄济的举动确实与送死无异,总之都是一个死字,就是给他安个死罪又有什么区别。

    卢象升等人闻言也是沉默了,这次的任务确实九死一生,而朝廷还在背后捅刀子,确实让人心寒。

    对于黄济哪怕是送死也要跟着卢象升小太监无法理解,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卢象升已经被皇帝和内阁抛弃了,否则怎么会不断的分他的兵?黄济明明可以到高起潜那里安全的呆着,却非要跟着卢象升送死,简直不可理喻。

    小太监恨恨的甩了下袖子,头也不回的走了,临走时还抛下句狠话:“你们等着弹劾吧。”连通常都有的好处都不要了,可见气到了什么程度。

    卢象升想要留下小太监继续做下工作,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督师不用烦恼,要是我们战死了自然万事皆休。如果我们侥幸打败了鞑子,还怕这些宵小搬弄是非?世人皆以成败论英雄,我们唯有死战才有一条活路。”黄济劝说道。

    “是啊,死中才能求活,是我着像了。既然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大军立即开拔!”卢象升也是果断的人,直接下令继续南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