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36章 攻陷金州
    在黄济投奔卢象升对抗清军的时候,鲁若麟亲自指挥的辽南战役也终于开始了。

    经过来回近一个月的紧张运输,终于将作战部队运到了三山岛。现在三山岛上挤满了人,几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要不是满清不重视海防,这么大的动静根本瞒不住。

    鲁若麟亲自坐镇雷霆号指挥战斗,三山岛已经不堪负重,承载不了这么多人,必须立刻发动进攻。

    按照最开始制定的计划,二师会率先发动进攻,骑兵一旅配合行动。

    为了保证袭击的突然性,鲁若麟决定先派小分队袭击南关,截断南北联系。而且南关守军稀少,比较容易被全歼,难度最小。

    侦查一团将负责执行这个行动这个行动。

    因为前期参与过对南关的侦查,刑天战队的甲组负责带队,参与行动的还有侦查一团的一百名好手。对于南关不到五十名的守军,这个力量足够了,何况还是偷袭。

    刑天战队带队队长甲一手里有专门配备的对讲机,有雷霆号坐镇指挥,这样实用的装备当然要用上。

    对于这种跨越了不知道多少层级的黑科技产品,只要是用过的人都会充满敬畏。现在鲁若麟已经很少向外人展示这些未来的产品了,尽量将影响控制在很小的范围,毕竟这些东西只能借鉴,无法大规模推广。

    甲一他们带领侦查团队员来到南关的时候,天色已经是深夜。在这个娱乐缺乏的时代,照明技术也比较落后,是很少有人熬夜的。除了城里的那些高档娱乐场所,大家都是天黑就上床睡觉。在南关,显然不具备发达的足以让鞑子挑灯夜战的欢乐场,他们都已经熟睡,只有几个阿哈在关门上依着城墙打瞌睡。

    对于这样的情况刑天战队和侦查团早有应对和训练,通过飞索、抓手很快就翻上了城头。一身黑衣的是最好的保护色,通过熟练的配合很快就将那几个大意的值夜阿哈干掉了。

    以有心算无心,加上实力相差巨大,兴汉军又准备充分,一点动静没有发出来。

    没有了守夜的牵制,剩下的清军很多都在睡梦中就被杀死了,只有马厩里的马和狗引起了一点动静,但是不影响清军被全灭。只有几个警觉的清军被惊醒反抗,很快就被围殴杀死了。

    一举拿下南关后,甲一立刻就通知了鲁若麟,鲁若麟立刻下令二师全员出动登陆,通过南关包围金州城。

    虽然夜色中登陆有很多不便,但是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二师和骑兵一旅的登陆还算顺利,甚至没有惊动清军。

    来到南关的大军来不及休息,立刻向金州城进发,决定趁着夜色和清军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偷袭金州城。只要打开了金州城的城门,剩下的就简单了。

    骑兵部队没有参与进攻,而是按照原定计划封锁周边道路。毕竟骑兵动静太大,容易惊动城内的守军。

    月明星稀,实在是个好天气,兴汉军连打火把的功夫都省了。长途行军对于其他部队来说或许是个挑战,但是兴汉军的日常训练中,长途拉练是必备科目,完全不存在问题。

    当二师部队到达金州城外时,天还没有亮,但是留给兴汉军的时间也不多了。

    同样是特战队先行出手,悄无声息的登上了城头。

    这里的清军比南关那里的强的有限,可能是长时间的安逸生活消磨了他们的警惕性,他们也没有想到会有人跑来攻打城池。虽然守夜的人比较多,但是大多都在打瞌睡,守备非常松懈。

    鞑子的军官早就入城楼里睡觉去了,剩下的阿哈没有人监督自然是在应付差事,很快就被特战队员摸到了身前。当匕首划过喉咙的时候,被捂住嘴巴的他们满脸都是惊恐和绝望。

    迅速肃清城头的特战队员来到了城门,这里也有两个清军依靠在城门洞里睡觉,特战队在夜色中差点错过了他们。

    当特战队员蹑手蹑脚向城门靠近时,一个队员不小心把睡在地上的清军踩醒了。这个清军被痛醒了,张嘴就骂:“谁啊?赶着投胎啊?没看到这里有人吗?”

    这个突然情况让特战队员一惊,好在他们的心理素质非常好,立刻就有人接话:“天快亮了,要开城门了。”

    “急什么,天还没亮呢。”只见一个身影站了起来,顺便喊道:“狗蛋,起来了,要开城门了。”随着这道话音,角落里又有一个声音传来:“让我再睡会,天不是还没亮吗?”

    这时特战队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人。

    起身的那个人看到身前的特战队员自身夜行衣,顿时一愣,顺口就问:“你是谁啊?”

    这个特战队员立刻就扑上去捂住了他的嘴巴,手中的匕首顺势插进了他的心窝,在他耳边轻声的说道:“送你见阎王的人。”

    其他队员也同样料理掉了剩下的那个,虽然出现了意外,好在顺利的打开了城门。

    当城门打开瞬间,一直埋伏在城外的二师官兵立马蜂拥而入,留守部队则封锁了周边的道路和剩下的一个城门,严防败兵逃出去。

    冲进城内的兴汉军首先扑向了军营和城守府,消灭可以抵抗的力量。

    终于这么大的动静惊醒了城内的清军,但是仓促的抵抗无法抵挡士气高昂兴汉军,纷纷被剿灭。

    军营里留守的士兵并不多,很多在城内有家眷的都住在了家里,在突然袭击下,军营的陷落自然顺理成章,兴汉军的伤亡不过十几人。

    城守府则稍微麻烦些,发现情况不对的驻军首领玛尔塔带领亲兵关闭府门,在做最后的抵抗。

    玛尔塔是在睡梦中被手下叫醒的,当他得知有敌人进城的时候几乎以为自己还没有睡醒。明明旅顺的明军已经被消灭干净了,辽南已经没有成建制的抵抗力量,难道是东江军打过来了?什么时候沈世奎这么有魄力了?

    玛尔塔也是个彪悍的主,当即就披挂好铠甲带着家丁奴隶杀了出去,随便敲响了府内的大鼓,号召全城的鞑子起来反抗。

    满清实行全民皆兵的政策,那些普通的百姓也都是战士,家里也都备有刀兵铠甲,随时可以参战。当这些鞑子出门后,发现大街上都是一队队的敌军,这些敌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小范围的配合更是精妙。面对一个个不断从各个房宅跑出来的鞑子,没有的丝毫的犹豫,立刻就包围剿灭。

    这些清军虽然个人战斗力强悍,但是散兵游勇的状态下十分的实力也发挥不出五成。很多跟随主子跑出来的奴隶见到敌军势大,立马跪地求饶,大喊自己是汉人,请手下留情之类的话。

    面对全城出动的鞑子们,很多已经须发皆白的老奴都跑出来了,战斗力还不弱,兴汉军开始全城大喊:“汉人回来啦!杀鞑子啦!不用做奴隶啦!”

    那些鞑子的奴隶们听到大军已经攻进城池,以为是明军反攻回来了,开始蠢蠢欲动。这些奴隶在鞑子的统治下过的生不如死,日夜干活不说,待遇还奇差,经常有人饿死、病死、累死,或者被暴躁的主人打死,很多人都有反抗之心。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立刻就有人开始响应。

    现在轮到鞑子陷入到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了,城里的奴隶比鞑子多的多。很快那些鞑子就无力外出了,不是被起义的奴隶杀死全家,就是忙着在家里平定内乱。

    冲上街头的玛尔塔发现敌军根本不像印象中的明军,仅仅几个回合,自己的手下就伤亡惨重,连忙调转马头跑回城守府,希望凭借那里的院墙进行抵挡。

    玛尔塔堵死了大门,给家里的所有人都发放了兵器,并当场承诺只要打败了敌人,所有的奴隶都可以抬旗,从此不再是奴隶。

    不少奴隶都被玛尔塔的承诺打动了,开始帮助防守。只能说满清的制度对于奴隶主来说真的是太舒服了,只要成为奴隶主,立刻就可以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对那些奴隶来说,他们是最深刻体会到奴隶主权势的,只要抬旗了,就有机会咸鱼翻身做主子,诱惑不可谓不大。

    只是他们的主子梦还没有做多久就被无情的扼杀了。兴汉军用炸药包直接炸开了大门,冲进城主府的兴汉军只要看到手拿兵器的人一律无情的杀死,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留。

    彪悍的玛尔塔更是被弩箭射成了刺猬,憋屈得连一个垫背的都没有。

    随着城主府被攻陷,金州城内的主要抵抗力量被消灭,随后就是平定全城的其他鞑子百姓。

    也有一些鞑子趁乱打开了另外一个城门,想要从另一边逃跑。可是兴汉军计划的这么周详,怎么会留下这个漏洞呢?城外早就埋伏好了大量的士兵,只要是出来的鞑子都会被射成刺猬。

    即使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翻城墙下来的鞑子,一样有游骑在城墙周边巡查,城外一些隐蔽的地方还有暗哨,专门就是抓这些零散跑出来的鞑子。

    等到天亮的时候,大街上已经看不到活动的鞑子了,只有兴汉军的士兵在巡逻。城里的所有人都被兴汉军从房子里赶了出来,集中到军营里看管。鞑子剩下的几乎都是老弱妇孺,青壮都在昨夜的攻城战中被杀了。

    鞑子的抵抗心是非常强的,因为他们觉得落到汉人的手里绝对没有好下场,还不如拼死搏一把。

    对于这些鞑子的老人、小孩、女人,兴汉军没有进行屠杀。鲁若麟不希望麾下的士兵变成鞑子一样的野兽,泯灭人性。但是这些满人鲁若麟也不会这样轻易放掉,到时候会用他们来换取满清的汉人奴隶,鲁若麟不怕皇太极不答应。

    攻击金州的时候,船队已经把第三师和近卫师送到了岸上,他们的任务就是旅顺城。

    旅顺作为辽南的重要城池,在满清和大明之间几经易手,最后还是落到了满清手上。

    满清对旅顺也是比较重视的,驻扎了2500人,有8个牛录,由甲喇章京拜尔尼统领。还有部分汉人水师,整体实力是比较强的。

    所以兴汉军对他们非常重视,布置的兵力也是最多的。除了陆上,水上还有战舰封锁,防止鞑子逃跑或者传递消息。

    对于旅顺,偷袭的手段就不好使了,那里戒备森严,毕竟要防备明军进攻的,不是内陆的那些城池可以比的。

    所以兴汉军从北向南逐步向旅顺逼近,大张旗鼓的进军,没有遮掩行踪。沿途还将那些鞑子设立的田庄一一拔除了,解救了大量的奴隶,犹如梨耙一样将南关以下的土地梳理了一遍。

    这些田庄的鞑子并没有被消灭干净,有一些漏网之鱼跑了出来。往北跑的都被追上杀死或者俘虏,只有往南跑的才有机会逃脱追捕跑到旅顺去。

    于是拜尔尼得到了大批军队正在向旅顺进发的消息,虽然不知道为什有敌军从后方攻来,拜尔尼还是立刻将旅顺调整到了战备状态,并派哨骑出去打探消息。

    鉴于北上的通道可能被封死,拜尔尼除了抱着侥幸的心理分几路派出信使求援外,还让汉军的船只出海传递消息。

    可惜整个旅顺外海都是游弋的兴汉军船只,根本不可能跑的脱。当这些清军船只看到巨大的兴汉军舰队时,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心思,全都乖乖做了兴汉军的俘虏。反正都是汉人,相信不会被屠杀,投降起来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眼见送出去的几波信使都没有音讯,拜尔尼也感到情况不对,直到损失了不少人手才打探到的消息送到拜尔尼面前,拜尔尼才知道局势远比想象中恶劣。

    这次来的居然是兴汉军,这个大大出乎了拜尔尼的预料。印象中兴汉军一直都在海上活动,从来没有涉足过陆地。原来还以为是害怕大清的铁骑,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在憋大招。

    鞑子花费巨大伤亡抓捕的一个兴汉军士兵熬不住酷刑透露了一些信息,拜尔尼知道兴汉军这次出动了几万人攻略辽南,而且已经准备了一年多。南关和金州同样有其他部队在攻打,现在应该陷落了。

    局势如此恶劣,让拜尔尼如坠冰窟,将旅顺城里的所有人都动员起来上了城头,拼命的加固城墙,做出一副严防死守的态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