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38章 沈九妹
    余安宁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

    同样是干活,在鞑子那里是猪狗不如,这里的待遇缺犹如进了天堂一般。

    不但一天可以吃三顿,而且三顿都不带重样的,还可以放开了吃。

    这些饭菜即使是他当奴隶前都没有吃到过,用料绝对十足。他就看到过工地的伙夫将大把大把的雪盐往菜里放,还有其他的酱油醋之类的也同样不少,完全不像是在给他们做大锅饭,简直就像是在做酒席。当然,那口大锅和当锅铲用的铁锹有点出戏。

    余安宁最喜欢吃的是土豆炖肉,那个味道吃多少遍都不会腻。可惜工地上肉食比较少,补给不易,更多的时候肉食是烧鱼块。

    靠近海边,自然不缺海产品,为了保证大军和民夫的补给,后勤司将捕鱼船队直接开到了附近,就近捕鱼提供物资。

    良好的伙食让这些刚刚归顺的汉民非常满意,虽然干活比较辛苦,但是他们反而都长好了,以前枯槁的外形开始渐渐变得圆润起来。

    虽然活比较多,但是兴汉军也不是往死里用他们,该有的休息时间是不缺的。

    在休息的时候,文宣司就会把人员组织起来进行学习,主要是兴汉军的一些规矩,还有日常的注意事项。

    兴汉军待遇好,同样规矩也多,特别是各种卫生条例,稍微不注意就会违反,所以要经常教育。

    这些汉民里也有一些孩童,如果没有兴汉军他们也会成为鞑子的奴隶,永世不得翻生。

    兴汉军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在工地,兴汉军组织了一批妇女成立了托儿所,为那些需要工作的妇女提供托儿服务。至于那些半大的孩子,都进了工地的临时学校,即学习了知识,也免得他们在工地上到处跑发生危险。

    兴汉军对教育的重视从来都不大折扣,哪怕是在战时,又是刚解救汉民,但是兴汉军还是创造条件开设了学堂。

    这样的举动在那些汉民眼里简直就是菩萨再世,很多人都是激动的给老师磕头。

    这些老师都是临时客串的,教孩子们一些拼音和识字还是没有问题的。

    余安宁因为在工地表现比较好,被委任为一个小队的小队长,地位得到了提升。

    通过经常与主管自己的兴汉军官员打交道,余安宁知道了兴汉军的很多情况,对主管口中的济州岛更是充满了好奇和向往。

    “好好干,肯定有机会去济州岛的。不过以后这里也会发展起来,机会多得很。别看现在这里一片荒凉,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繁华无比。相信我,你绝对会亲眼见到奇迹。”

    主管自信满满的话语一直都在余安宁的耳边回荡,那种豪情万丈让余安宁非常羡慕,也非常渴望。

    “余队长,今天的工作安排我跟你说一下。”主管白天桥是建筑司的一个基层官员,余安宁的小队就在他的管理之下,也是通过他余安宁才知道了很多兴汉军的事情。

    白天桥也是辽东出身,但是他比较幸运,早早的就去了白翎岛,算是兴汉军里的老人。劳工出身的他,通过学习成为了建筑司的官员。因为同为辽东人,沟通起来更方便,被委任为管理金州汉民的官员。

    “白科长,您说,我记着。”余安宁立马恭敬的说道。

    余安宁对于兴汉军里很多人都识字非常惊讶,兴汉军里上传下达都通过文书,不识字根本连命令都看不懂。如果余安宁识字,白天桥就不会口述了而是直接给文书了。

    余安宁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要学习识字,这个要求白天桥也非常赞同。想要在兴汉军里面混出头,不识字是肯定不行的。好在兴汉军有提供扫盲班,在白天桥的指点和介绍下,余安宁已经开始学习拼音,相信不久之后就可以独立识字了。

    “你们小队今天的任务是搬运水泥,我们工段的水泥已经不够用了,必须马上补充,等会你叫齐你的队员跟我一起去转运站,先把水泥领回来。”

    相比起在工地干活,搬运的活计算是比较轻松的,来回都有马车,只需要搬上卸下就可以了,算是一个福利。

    而且因为水泥扬尘较大,除了每人发放一个口罩之外,干完活还额外有一份水果吃。不只是他们,凡是与水泥打交道多的都有这样的福利。

    虽然吃水果对尘肺的作用有限,他们也不怎么在意,也不会有人知道职业病。但是鲁若麟觉得不能违背了自己的良心,对这些人工作一段时间后就会调整岗位,并且成为水泥行业的规定,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余安宁自然知道这是白天桥在照顾自己,嘴里不断说着感谢的话,除了这个他也拿不出其他东西。白天桥则不以为意,他本就不图余安宁什么,只是单纯的对他比较欣赏。

    当余安宁对自己的小队宣布今天的任务时,不出所料的引来了阵阵欢呼。

    在前往转运站的路上,白天桥和余安宁坐在马车上闲聊。这些马匹还是攻占金州后缴获的驽马,战马什么的都被骑兵部队收走了,大量的驽马被发给了建筑司拉货。

    不得不说鞑子的马匹资源是真的丰富,仅仅是一个金州城及周边地区,兴汉军就缴获了五千多马匹。鞑子可以说家家户户都有马匹,一般还不止一匹,不过这些马匹如今都成了兴汉军的物资,为兴汉军提供了不少便利。

    “对了,安宁,你在金州城时间这么长,认不认识沈行四?原来就是金州人,被鞑子抓了做奴隶。”白天桥问道。

    沈老九对于找自己的家人依然不死心,委托了不少人帮忙打听,转来转去托到了白天桥身上。

    “沈行四?没听说过。是不是有人寻亲?”余安宁知道最近有很多人都在打听自己的亲人,这样的事情碰到很多起了,白天桥估计也不例外。

    “沈张氏、沈九妹呢?”这是沈老九的娘和妹妹。

    “沈张氏也没听过,沈九妹好像在哪里听过。”余安宁摸着下巴回忆道。

    “哦,在哪里听说过?”白天桥顿时来了兴趣。

    “应该就在玛尔塔的府里,是谁对我说过。让我好好想想。”余安宁扰了扰脑袋,一时找不到头绪。

    旁边的汉子也是玛尔塔府里的奴隶出身,这个时候插嘴道:“是不是厨房的小梅啊,她以前好像就叫九妹,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姓沈。”

    “对!对!我好像听人叫过她九妹,后来被玛尔塔的老婆改了名字叫小梅。小梅就是姓沈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余安宁一拍脑袋,跟着想起来了。

    “这个小梅多大了?”白天桥追问道。

    “应该有十五六了吧,小梅人长的标志,要不是你们打进来了,玛尔塔估计就要收她入房了。”余安宁说道。

    “那就差不多了,老九的妹妹也是差不多大,应该差不离了。”白天桥一拍大腿说道,“这个小梅在哪里?”

    “她从玛尔塔府里出来后被安排到了厨房,她本来就是厨娘出身,正好不用浪费了这个手艺。回去后问问她就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了,不急,反正跑不了。白科长,可以问下这个沈九妹是你什么人吗?”余安宁好奇的问道。

    “一个朋友托我打听的,他本来就是金州人,后来逃到了皮岛,在东江总兵沈世奎手下当兵。前段时间被我们兴汉军要过来当向导,现在也算是我们自己人,自然要帮他找下家人。”白天桥也没有见过沈老九,不过这不妨碍他顺手帮一下。

    “白科长真是心善,希望这个小梅就是您要找的人。”余安宁也是希望小梅能够找到家人。

    小梅是个心很善的姑娘,因为在厨房工作,总能额外弄到一些食物,经常偷偷的给余安宁他们这些奴隶送些吃的。所以小梅在玛尔塔家的奴隶心中犹如天使一般,知道小梅被玛尔塔预定为小妾,余安宁他们还伤心了许久。

    “但愿如此,都是鞑子作孽,要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多的惨剧了。鞑子不灭,我汉人就不会有好日子过,诸位都要用心做事,修好南关,保卫我们未来的家园。”白天桥时刻不忘鼓舞士气,收拢人心。

    “确实如此,没有兴汉军和鲁大都督,我们永无翻身之日。我这后半辈子就交给鲁大都督了,哪怕是让我去死也不会后悔。”余安宁重获自由后,再也不想做奴隶了,哪怕是去死也不想了。

    在场诸人都是同样的说法,不管是否都是真心的,但是此时此刻他们的感激是不含虚假的。

    领取水泥的过程非常顺利,兴汉军囤积了一年多的水泥正在全力向辽南运送,用以满足南关这个超级大工程,和后续的相关建设。

    建筑司有丰富的工程建设管理经验,无非是南关的工程更大一些、人员更多一点。在度过了初期的混乱之后,很快就步入正轨,工程进度开始飙升。

    如今的天气正好,秋高气爽,温暖而少雨,非常适合施工,对水泥的干燥也非常有利。

    白天桥和余安宁回到工段后,将水泥放入仓库,让其他人去休息,白天桥带着余安宁跑到工地食堂去找小梅。

    南关工地光食堂就有十个之多,以便为工地的工人提供食物,食堂的工作人员自然众多。也得亏余安宁知道小梅的具体工作地点,否则光是一个一个食堂找就要花费好大的功夫。

    以余安宁这个施工小队长的身份是无法轻易去食堂的后厨找人的,这里的管理非常严格。为防有人破坏,食堂是有军队值守的,毕竟工地上有不少刚解救的汉人,里面是否有已经变心了的谁也说不准。此外还要严防鞑子渗透,投毒这种事情还是要重视的。

    好在白天桥的身份还是好使的,在说明来意后,守军进去将小梅叫了出来。

    小梅首先看到的是余安宁,开心的叫了起来:“安宁哥,你是来看我的吗?”

    自从被解救后,这些同样是从玛尔塔府里出来的人在感情上更加亲密了些。毕竟在陌生的环境里谁都希望身边的人是熟人,遇到麻烦也有个可以依靠的人,正是这种需求让他们都有点将彼此视为亲人的味道。

    “小梅,是这位白科长有事情要问你。别担心,不是坏事。”余安宁看着小梅,心情同样非常舒畅,满脸笑意的说道。

    比起在玛尔塔府里的时候,小梅身形上的变化并不大,毕竟她那个时候也不缺吃的,但是心情却是有了天壤之别。

    以前的小梅脸上总带着淡淡的忧伤,很少有笑脸,眉眼之间总有一丝忧郁。现在的小梅见人都喜欢扯开嘴角露出笑脸,就像现在这样,两个眼睛都成月牙儿了。

    见到还有外人,小梅来不及叙旧,先向白天桥施礼:“见过白大人。”小梅知道能够当科长的人肯定是兴汉军里出来的,怠慢不得。

    “不用多礼。你的原名是不是叫沈九妹?”白天桥没有客套,直接问道,用满含期望的眼神看着小梅。

    “回大人,是的。民女确实叫沈九妹。”沈九妹自从恢复自由身后,对外总是以沈九妹自称,小梅这个称呼只有府里出来的老人才会叫。

    “那你金州人氏?家里有个哥哥叫沈老九对吗?”白天桥追问道。

    “大人如何知道的,民女从来没有对外提起过。”这下轮到沈九妹惊讶了。自家哥哥的事情她从来没有对外人提起过,她一直以为自己哥哥已经死了,毕竟当初家破人亡的人多了去,自己又再没见哥哥出现过,早就死心了。

    “你父亲是沈行四?母亲是沈张氏?”白天桥继续确认。

    “对啊。”沈九妹有点愣了,这个消息知道的人更少,也没人在意过。当初金州城里活下来的汉人本来就不多,又都被贬为奴隶,自身难保,谁也不会留意当然还是小姑娘的沈九妹,何况她的父母了。

    “那就错不了了。你的哥哥沈老九到处在找你,天可见怜,你们兄妹可以重逢了。”白天桥非常高兴,这种通过自己的手重圆了一个家庭的事情,非常有成就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