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39章 兄妹重逢
    “我哥哥?他还活着?”沈九妹捂住嘴惊呼道。

    “对,他活得好好的,就在我们兴汉军,现在在金州城里驻守,正在到处托人打探你的消息。你的爹娘呢?”白天桥追问道。

    “爹娘当初城破不久就死了。哥哥他还好吗?”沈九妹对哥哥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只记得小时候哥哥对自己非常好,总给自己弄好吃的。

    “哎,都是鞑子造的孽啊。你哥哥好着呢,就是惦记这你们。既然已经找到你了,我这边马上将消息传给他,相信他很快就会来找你的。耐心等待几日,你兄妹就可以团聚了。”他们都是见惯了生死的人,何况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有精力悲伤亡者还不如将注意力关注到活人身上。

    “民女多谢大人再造之恩,让民女可以与家人团聚,请受民女一拜。”沈九妹得到确认的消息后,眼泪就止不住的留下来,这个时候还不忘感激白天桥的牵线之恩。

    “小梅,这是喜事,应该高兴才对。”余安宁劝慰道。

    “嗯,我确实高兴,安宁哥,也谢谢你带白大人过来。小妹谢过了。”沈九妹脸上满是笑意,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哭着笑了。

    “你我之间说这些就见外了。”余安宁同样为沈九妹感到高兴,乱世之中还能够与家人再次团聚,真的是要感谢老天爷,哦,还要感谢兴汉军和鲁大都督。

    沈老九这回作为向导再次跟随刑天战队攻打金州,也可以算是衣锦还乡了。可惜金州城里早就物是人非,没有什么炫耀的机会。

    城中汉民被集中起来管理的时候沈老九就跑过来找过,不过那时候大家都比较忙,也可能是没有找对人,并没有什么结果。

    后来这些汉民被转移到了南关工地,沈老九只能委托其他人帮自己打听。

    拿下金州后,因为沈老九对金州比较熟悉,被留下来驻守。其实如今金州城里人都没有了,无论是汉民还是满人,都被转移到了南关工地。金州城成为了一个纯粹的军城,为在外面扫荡的第二师和骑兵第一旅提供后勤保障和接收缴获的物资和俘虏。

    金州城外的原野上,零星分布着满清的庄园,这些庄园都是由鞑子们建立或者通过抢夺汉人的村寨而来,通过奴役汉人和朝鲜奴隶,这些满人从以前的野蛮人直接变成了奴隶主,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正是因为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满人才会愿意跟随努尔哈赤造反,实在是收获太大了,简直就是一夜暴富。

    那些因为在大明不得志而投靠满清的汉人,虽然变成了鞑子首领们的奴才,但是在其他人面前他们又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可以说努尔哈赤创造的这套体系虽然落后,但是对人性的刺激是非常巨大的。大家都想当奴隶主过上好日子,自然要跟着他去拼命了。

    这些庄园也是满清统治的基础,平时为民,耕种和养马,战时就响应征召出去打仗。满清的军队是没有军饷的,还要自备马匹装备,收入全靠缴获。

    但同时他们又有严密的旗丁制度,上级对下级有生杀大权,关键时刻不怕他们不听话。所以满清士兵的战斗力是很彪悍的,因为对于一个以抢劫为生军队,只有打赢了才机会获得战利品。

    满清虽然野蛮,但是这套战利品的分配制度还是执行的比较到位的,正是这套制度充分保证了满清从上到下的利益,大家都充满了开拓的欲望,加上接连出了几个有远见的首领,满清最后才会机缘巧合下得到天下。

    没有前期的积淀,哪怕明朝灭亡了,满清也不可能获得天下的。

    金州城附近的庄园如今成了兴汉军的攻击目标。比起城池来说,这样的庄园要拿下来容易的多,但是也需要严密布控,防止有人逃脱。

    这些庄园一般都是好几个甚至十几个旗丁共同组成,他们相互守望,共同看守奴隶劳作。奴隶是旗丁们的重要财产,入关作战时抢夺奴隶是旗丁们的重要目的。

    每个庄园里奴隶的数量因为每个旗丁拥有的奴隶数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那些拥有奴隶数量比较少的,还需要自己劳作,而这样的旗丁在满人里是占多数的。只有那些身居高位,或者运气好拥有足够奴隶的人才可以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奴隶主日子。

    因为入侵大明的原因,满清动员了绝大部分的旗丁参战,庄园里留守的武装力量堪堪能够保证镇压奴隶劳动,面对兴汉军的偷袭根本不堪一击,都是一击而溃。

    因为兴汉军行动比较隐蔽,到现在金州陷落的消息还没有传来,各地都没有防备,为兴汉军的攻击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通过攻占满清的庄园,兴汉军缴获了大量的粮食和马匹,解救了大批的奴隶。这些物资都送到了空空如野的金州城,集中进行处理。

    沈老九目前的主要工作就是看守这些满人俘虏,维持城内的治安。他现在已经是二师的排长了,算是脱离了士兵的范畴,大小是个官了。

    “老九,有你的信,南关那边送过来的。”往南关运送人员和物资的人回来时给沈老九带来了一封信。

    “小树,过来,给我念下信。”沈老九连忙叫来手下的士兵小树帮自己念信。虽然他现在已经认识不少字了,但是还是有点吃力。小树上过学堂,认识的字比自己多多了。

    “好嘞。”小树接过信就打开念了起来。

    “老九,你上次拜托我打听你家人的事情有结果了。你妹妹已经找到了,在南关工地八号食堂做工,你可以去找她。记得你欠老子一顿好酒。水根。”小树念完,惊喜的对沈老九说:“排长,你妹妹找到了!”

    “找到了?真找到了?”沈老九一把抓过信,自己又仔细的看了几遍,里面有好几个字不认识,但是仿佛里面有花一样,怎么看都不够。

    “肯定是找到了,没看里面把地方都说的这么清楚吗?没影的事情敢这样说吗?排长,你是要去南关找妹妹吗?”小树问道。

    “当然要去,老子好不容易找到妹妹,一刻也不想呆了,现在就去跟连长请假。小树,你去把副排长叫过来,我交代一下后面的事情。”小树连忙去把副排长叫过来交接工作,对于这种事情,连长肯定会批假,无所谓先后了。

    虽然现在是战时,但是金州这边是后方,没有什么威胁,又是这样的人生大事,连长毫不犹豫的就给沈老九批了假,还给他安排了两匹战马。沈老九带着警卫员小树一刻也没有停歇,直接就去了南关工地。

    金州离南关工地不远,一个多时辰后沈老九顺利的找到了八号食堂。对看守士兵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士兵对一个排长还是非常恭敬的,连忙进去找人。

    自从知道哥哥在找自己后,沈九妹这几天一直处在兴奋中,在满心欢喜中等待哥哥来找自己。食堂的同僚知道她的事情后,都纷纷向她祝贺,这令她这几天的心情特别好。

    当士兵告诉她外面有叫沈老九的人找她时,整个人马上就冲了出去。

    当见到沈老九是,沈九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大叫了一声:“哥!”就冲过来抱住了他。

    当初沈老九一家被抓为奴隶时,沈老九已经成年,这些年过去了,虽然人更加沧桑了,但是容貌变化不大。

    但是沈九妹当时年纪还小,这些年过去了,已经长大成人,样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沈老九是认不出来的。

    好在有沈九妹主动相认,沈老九很快就与沈九妹抱头痛哭,互诉哀肠,场面非常感人。

    其实这样的场面已经发生好几起了,自从金州被收复后,陆续有不少人找到了亲人,当然更多的人毫无所获,毕竟在鞑子的统治下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接下来的几天,沈老九都留在南关陪沈九妹。不过现在是战时,大家都有任务在身,南关也不是团聚的好地方,虽然恋恋不舍,但是沈老九还是回到了金州继续执行任务。

    临走时沈老九将身上的所有钱都给了沈九妹,虽然这个地方有钱也买不到东西,物资都靠配给,但这是沈老九唯一能表达心意的方式了。

    沈老九叮嘱沈九妹任务完成后不要听从当地的安排,要跟他回济州岛。那里有他买的楼房,有了新家,而且济州岛的生活也更好。为此沈老九还特意找到食堂的负责人,告诉他沈九妹不是普通的新附汉民,而是兴汉军军队家属,在济州岛是有家的,不能就地安置。

    对于这些新解救的奴隶,不管是汉人还是朝鲜人,原则上都是就地安置,毕竟新占领的土地上也需要有人来开发和劳作。不过像沈九妹这样情况特殊的,还是会特殊处理的,法理还要考虑人情呢。

    食堂的负责人当然是没口子的应是,兴汉军里军属是有优待的,也比较受人尊重。有了这层关系,沈九妹在食堂的地位马上就有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兴汉军严禁以权谋私,但是规则内的一些通融是谁也杜绝不了的。

    沈九妹立马就被换了一个轻松的工作,每天帮忙接收清点物资,这是食堂负责人的活计,多一个人还是少一个人全由他说了算。

    找到妹妹的沈老九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精神焕发,工作的热情也徒然高涨,再也不复以前那种得过且过的心态。用他的话说,要多赚些钱为妹妹攒嫁妆,不努力不行啊。

    连长对这样的事情喜闻乐见,沈老九的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就是对什么都不上心,让他非常头痛。现在有了这样的变化,他当然是非常高兴的。

    趁着有部队轮换回城的机会,连长向上面申请将沈老九的排派出去作战。不是连长故意要整沈老九,而是只有多多参加战斗,才能积累功劳,获得更好的待遇,何况缴获还能有分成。

    可惜沈老九的排出战时,金州周边的满清农庄都被清理干净了,连残羹都没有给他们留下。除非继续向北攻击望海堡或者复州,否则沈老九他们难有收获。

    兴汉军对于是否继续向北进攻还没有定论,不过鞑子后方如此空虚还是出乎了鲁若麟的预料。也许是一直在胜利,让鞑子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在防守上有些松懈。

    再则以往这样的袭击都是东江军在做,毛文龙在时规模还比较大,现在真的只是小打小闹了。而且这样的跨海作战一般也是偷袭一把就跑,根本不敢久留,也不会深入陆地。

    鞑子也没有想到兴汉军会实行登陆作战,更加没想到的是会打定主意不走了,作战的规模会如此大。加上辽南地区本来就不是满清的核心统治地带,满清的主要聚居地在盛京一带,那里才是满清的中心。所以辽南地区守备力量不足,在被兴汉军打了一个突然袭击之后,直到现在复州那边才得知有军队袭击了金州的农庄。

    也是百密一疏,在袭击一个农庄时,有一个鞑子在外面打猎躲过了攻击。这个鞑子发现袭击的是汉人,而且从金州那边过来,长了点心眼,往复州那边跑了。

    复州那边的农庄得到有人袭击的消息,除了派人通知复州城之外,还组织了一个小队清军进行反击。

    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意识到兴汉军大举进攻,一直以为是小股明军偷袭。所以这支不到五十人的小股清军被兴汉军打了个埋伏,全军覆没了。

    军队出动后迟迟得不到回音的鞑子这才感到事情不对,马上将这个情报加急送往了复州城。并且连夜带着家当赶往最近的城池,农庄是不敢呆了,家里的主要男丁都不在,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

    哪怕是这样,也需要女人、老人、孩子都拿起刀箭才行,缺少男人镇压,那些奴隶们的眼神之中都感觉透露着凶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