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40章 旅顺大爆破
    旅顺城在被包围一天后,兴汉军终于发动了进攻。

    兴汉军的攻击首先从炮兵部队开始,大大小小的炮有上百门。这是炮兵部队第一次大规模亮相,卢宪非常重视,亲临战场第一线指挥。

    旅顺城头也有大炮,是清军缴获的明军装备,炮手也都是投降的明军。在兴汉军开始炮击的时候,清军的大炮也开始反击。

    本来清军大炮居高临下应该在射程上更占优势,但是清军的大炮缺乏保养,炮手技术也参差不齐,加上兴汉军的大炮制作更加精良,反而在射程压制了清军,令清军的反击根本没有效果。

    城头本来就不多的清军大炮很快就被兴汉军的弹雨淹没,丧失了反击的能力。没有了火炮的威胁,兴汉军的投石机和弩炮也开始上前开火了,鞑子是彻底体会了把兴汉军远程打击的犀利。

    为了防止兴汉军攻破城墙,拜尔尼干脆将城门堵死了,连出击和逃跑的机会也没有留给自己,准备与旅顺城共存亡了。

    面对兴汉军疾风暴雨般的远程打击,拜尔尼心如死灰,也怪他没有经验,将大量士兵布置在了城头,准备抵抗兴汉军的攻城。结果在这一波打击下,很多缺少掩护的士兵被打死在了城头,让本来就紧张的人手更加雪上加霜。

    鞑子不缺与人对砍的血性和勇气,但在这种远程打击下却非常无助和无奈,只能龟缩在女儿墙下将命运交给老天爷,连头都不敢冒一个。

    至于攻城梯,实话说,兴汉军根本就没有准备。那种用人命堆、往上爬的攻城方式,兴汉军并不感冒,所以鞑子的很多准备注定要落空了。

    从一开始兴汉军就准备用爆破的方式打开旅顺城的乌龟壳。

    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将城门前的壕沟填平,为坑道作业扫除障碍。

    在今天大战开始的时候,施工队就已经开始挖地道了。地道口上有帐篷做掩护,挖出的泥土也被隐蔽的运走,城头上的清军完全没有发觉。

    在火炮和火枪兵、弩兵的不间断打击下,敢于冒头射箭还击的清军寥寥无几,为兴汉军填平壕沟扫除了威胁。

    早就准备好的土袋被步兵们飞快地扔进了壕沟,本来就不宽阔的壕沟很快就被填平了,通往城墙的通道被完全打开。

    鞑子正准备迎接兴汉军的蚁附攻城,兴汉军却如同退潮一般缩了回去,让鞑子摸不到头脑。

    拜尔尼不知道兴汉军后续有什么手段,在等待了一会见兴汉军没有动静,立马安排人员救治伤员、搬运尸体,趁机修复受损的设施和城墙。

    而兴汉军的主要工作转为了地下,顺带加固包围圈,防止鞑子狗急跳墙。

    战事进行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多少悬念了。清军完全没有防爆破的准备和心理,即使知道兴汉军在挖地道,更多的也只是防备兴汉军进城偷袭,这也是以前常用的攻城手段,只要有地瓮,不难发现挖地道的动静。

    连着两天,兴汉军都没有动静,每天都是用大炮狂轰一阵。炮兵阵地如今成了教学的现场,老兵们手把手的教新兵如何开炮和瞄准,机会难得。

    越是这样拜尔尼越是觉得兴汉军有什么阴谋,心中越是不安。汉人就是狡猾,尽是使些阴谋诡计,还不如干脆攻上来血战一场来的痛快。

    “大人!大人!汉狗在挖地道!”有个鞑子飞快的跑到拜尔尼身边,大声说道。

    “地道?原来是在打这个主意。走,去看看。”拜尔尼精神一震,找到了兴汉军的攻击方向,再做出应对就容易多了。

    古代的城墙边都会有一些地瓮,就是用来防备敌军挖地道的。

    “大人,就是这个方向,你听。”士兵把拜尔尼带到一个地瓮面前,拜尔尼附耳一听,果然有咚咚的挖掘声从里面传出来,兴汉军在挖地道是没跑了。

    拜尔尼又跑到其他几个地瓮里听了下,还是最开始的那个声音最清晰响亮,那个方向是没得错了。

    拜尔尼立马将附近的房子都拆光,留出大块的空地,又新挖了几个地瓮,准备等兴汉军地道挖成后来个突然袭击。

    做好防备的拜尔尼心情大好,不停的在士兵中宣传这个发现,鼓舞低迷的士气。现在拜尔尼只能想办法多坚持一段时间,期望皇太极发现兴汉军的进攻,领兵来解救他们。虽然这个希望渺茫,但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可惜兴汉军不会如他们所愿,在挖到城墙脚下的时候就停止了继续挖掘,让清军都等的有些心急了。可惜他们永远也等不到了,兴汉军已经开始往城墙下运火药包了。

    为了保证爆破成功,兴汉军准备的火药有几百斤,装到了一个密封的木头箱子里,确保爆炸的威力。

    在准备炸药的同时,兴汉军的出击部队也整装待发,他们都往后退了一里地,防止被爆炸波及到。兴汉军的这一怪异举动让清军摸不到头脑,但是又害怕其中有诈,反而更加担心,大量士兵被赶上城头,以便及时做出应对。

    拜尔尼也扒在城头观察兴汉军的动向,他不会天真的认为兴汉军是要撤军。攻城战到现在,兴汉军一次都没有攻城过,除了炮击和射箭,甚至士兵的伤亡都没有几个。如此诡异的攻城战,饶是拜尔尼身经百战也没有见过。

    突然拜尔尼看到现场中间那个突兀的大帐篷里有一个人冲了出来,飞快的向远方跑去,仿佛身后有什么恐怖的猛兽在追他一样。这是兴汉军后退后,唯一出现在原地的人,而且画风是如此的诡异,让拜尔尼心顿时一紧,有了不好的预感。

    还没等拜尔尼多想,轰隆一声巨响,有地道的那段城墙轰然倒塌,砖块、泥土漫天飞舞,上面的士兵都不见了踪影。拜尔尼幸运的不在那段城墙上,但是依然被爆炸震的晕倒在城头,这样的士兵还有不少。

    剩下还能保持神智的清军士兵也都是懵的,两只耳朵已经失聪,望着巨大的城墙缺口发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

    即使是早有准备的兴汉军士兵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已经不是人力可为的了,只能归咎于鬼神之作了。

    “旅顺已破,众将士给我杀奴!”三师师长朴正焕准备多时,一声令下,抽出佩剑,直指前方,回过神来的兴汉军将士士气大振,嗷嗷叫的冲向了城墙缺口。

    面对兴汉军的冲锋,逐渐回神过来的清军不是想着抵抗,而是疯狂的冲下城墙逃命,已经彻底崩溃了。

    城破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城内的众人,所有人心如死灰,惶恐不安。有人冲上街头准备拼死一搏,有人在疯狂的找地方躲藏,还有人在砍杀自己的家人奴隶,不想把他们留给兴汉军,一副末世的景象。

    以前这样的场景只会出现在大明的城池中,现在轮到鞑子享受这种绝望了。拜尔尼将南北城门堵死的后果开始显现,城内的清军连逃跑都做不到,成了瓮中之鳖。

    即使是满清这样的强军,一旦崩溃了,失去了组织和士气,面对有组织的军队就是待宰的羔羊,何况是训练有素的兴汉军。

    冲进城内的兴汉军主要的任务成了抓俘虏,和消灭那些还在试图反抗的鞑子。鞑子擅长的马上功夫在城内没有了用武之地,再强的个人武勇面对结队的兴汉军士兵也是枉然,火枪、弩箭、长枪,有的是手段对付他们。

    城内被看管的奴隶和汉军也开始躁动起来。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敌军打进城了,鞑子大势已去。就连看守他们的鞑子都开始惶惶不可终日,直接逃走了。

    营内被关着的汉军士兵都面面相觑,心中同样惶恐不安。他们这些投靠了鞑子的汉人同样被汉人所痛恨,一旦被抓,被杀的几率也非常高。

    “王大人,我们该怎么办?”王超群是这些汉军的头领,大家都把目光看向了他。

    “都是尚可喜那厮害的,我们本来就不想投靠鞑子,在坐的哪个不是与鞑子有血海深仇,要不是尚可喜胁迫,我们怎么会落到如今的地步?”王超群首先给自己等人定位,自己等人和鞑子不是一条心,当初投降鞑子完全是迫不得已。

    “对对,谁tmd想做奴才啊?鞑子杀了我全家,现在还要我去给他们做奴才,老子早就不想干了!”

    “尚可喜自己当了大官,我们这些兄弟却被他害惨了,做奴才都要被鞑子怀疑,这tmd哪里是人过的日子!”

    “反了吧,现在咱们汉人都已经打进来了,再不起来反抗就晚了。”

    “对对,鞑子不把我们当人看,再不反了更待何时?”

    …………

    王超群刚刚起了个头,底下的人都纷纷开口抱怨讨伐鞑子的暴行,蠢蠢欲动起来。

    “坐在这里就是等死,打进来的是兴汉军,当初就是他们把我们打的大败,连尚可喜都因为他们在鞑子皇帝那里受到了不少冷落。要是我们还在这里无动于衷,最后只能任别人宰割,不如搏一把,还能有一线生机,兄弟们,你们说怎么样?”王超群见气氛起来了,站起来振臂高呼道。

    “反了!反了!”这些汉军士兵都站起来高呼道。

    “好!兄弟们,都操起家伙来,哪怕是用木棍我们也要杀鞑子!”王超群高呼道。

    因为要防备汉军倒戈,他们的武器都被收走了。这些汉军只能把营寨内的房子、院墙所有能够拆下来的东西都用上了,实在没有的就拿一块石头,虽然武器简陋不堪,但是士气还不错。

    当他们冲出来的时候,兴汉军还没有攻到他们这里,街上满是四处乱跑的鞑子。以往高高在上的鞑子如今都成了受惊的兔子,看到这些奴才们气势汹汹的扑过来,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惊恐的喊道:“你们想干什么?要造反吗?”

    “老子早就看你们这些蛮子不顺眼了,就是要反了,你又能如何?”这些汉军阴测测的说道,一拥而上,很快就将这些鞑子打死了。

    很多奴隶同样跟着汉军起来造反,声势越来越浩大,鞑子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威风,全都成了落水狗,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当兴汉军与这些汉军碰面的时候,这些汉军倒是乖巧的很,马上就将双手高高举起,大声呼喊:“军爷,军爷,我们都是汉人!我们都是汉人!”

    “跪地!双手抱头!否则格杀勿论!”兴汉军也没有时间仔细分辨,只能暂时先将他们俘虏了再说。

    “是,是。”这些汉军本来就心虚,根本不敢反抗,乖乖的做了俘虏。

    “军爷,军爷,我们也杀了不少鞑子咧。”有几个胆子大的还在那里跪着邀功,满脸都是媚笑。

    “我们自会分辨,休得噪呱!”这些汉人后面还需要甄别,只能先控制住。

    因为鞑子已经丧胆,这次抓到的俘虏特别多,很多人已经放弃了反抗,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这次光是鞑子青壮兴汉军就抓了三千多人,除了原来的驻军,还有不少驻军的家属,在攻城时被杀死的鞑子也有一千多人,而兴汉军的损失则是微乎其微,可谓全胜。

    鲁若麟在雷霆号上看到爆破成功的时候就知道大局已定,剩下的无非是收拾残局了。对于几百斤火药产生的威力,鲁若麟还是有点不太满意的,毕竟黑火药的威力还是有限,只能通过数量来增加威力。

    不过现在也不能要求太多了,后世的大威力安全火药以目前兴汉军的科技水平也造不出来,三酸两碱是这些炸药出来的前提,目前兴汉军有专门的部门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只是还没有出结果,鲁若麟还需要耐心等待。

    不过能有这样的效果已经很不容易了,至少兴汉军的火药纯度比大明和鞑子高的多,威力也要强不少。如果不是硝石的产量和进口有限,鲁若麟也不会打硝化甘油的主意,要知道因为肥皂的生产,兴汉军是有不少甘油的。

    前路依然任重而道远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