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42章 秋毫无犯的黄济部
    “不要出声,我们就是想进城买点东西,不会害你们的性命,要不然你们也不会活到现在了。”向乔轻蔑的说道。

    守城的官兵都被这个变故吓呆了,为了防止他们喊叫,都被捂住了嘴巴。

    剩下的士兵立刻前去打开城门,早就埋伏在城外的黄济,见城门终于打开,大手一挥,手下的士兵立刻冲向了城门。

    这么大的动静最终惊动了城墙上的值夜士兵,他们吓得连忙敲响了示警的大钟,当当当的钟声立刻划破了涿州城的夜空,引起了骚动。

    当黄济的部队冲进了城门,守城的士兵才发现城门已开,已经骇的面无血色,手脚都发软了。这仗还没开打,城门就已经失守了,涿州城是要完了吗?想到这里士兵们都手脚发凉。

    当黄济部冲上城头的时候,守城官兵才发现对面的军队根本不是鞑子。

    “放下武器,我们是天津参将黄将军部下,现在由我军接管城防,不要让我们为难。”带队的黄济部军官大声说道。

    守城的官兵也知道今天在城外差点跟这个黄将军的部队干上了,对方连大炮都摆上了。后来城内送了些粮草,黄济就退走了。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是虚晃一枪,直接就偷袭了。都是大明的军队,黄济居然如此大胆,这是要造反吗?

    可惜面对杀气腾腾的黄济部,这些官兵无论是士气还是胆气都差远了,在沉默中放下了武器。好歹都是汉人,还有活命的机会。

    城内军营的守将听闻示警的钟声,连忙整顿兵马准备迎敌。但是当城内传来“城破啦”的喊声时,这名守将的心顿时沉入了水底,什么迎敌全都抛到了脑后,带着士兵就往另一边的城门跑,连老婆孩子都顾不得了,先保命再说。

    涿州知府和一众知府官员都被城破的消息吓破了胆,都以为是鞑子打进来了,各个府邸里哭喊声响成一片,一副大难临头、世界末日的景象。

    实在是鞑子破城后太凶残了,不是被杀就是被抓为奴隶,断没有其他可能。

    这些官员都组织奴仆家丁紧闭院门,做最后的抵抗,不少官员还在自杀和投降之间做着艰难的心理斗争。

    很快城内就响起了:“天津兵马进城,毋须惊慌!”“天津兵马进城,秋毫无犯!”的呼喊声。

    预料中的屠杀和火光并没有出现,街道上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只有黄济部巡逻的声音。

    军营、仓库、衙门等重要区域都被黄济部接管了,城内的守军都被缴械关起来了。

    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黄济将指挥部设在了这里,当然是征得了主人“同意”的。

    “黄员外,实在是对不住了。事从权急,多有打扰了。”黄济有点不好意思,手下强行征用了人家的房子,无论怎么说都有点过分。

    “无妨,无妨,将军为国杀敌辛苦,小人能为大军出力也是深感荣幸。只是家中还有众多女眷,这个……”黄员外不停的抹着脑门上的汗,口是心非的说道。

    “员外放心,我军军纪甚严,断不会骚扰贵院女眷,还请放心。”黄济宽慰道。

    “那是,那是。”黄员外不敢反驳,但是心里担心的要死,如今军队的军纪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祸害百姓那是一个熟练,匪过如梳兵过如剃不是开玩笑的。

    “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黄员外家的后院,否则格杀勿论!晓谕全军,敢违反军纪的,就地正法!”黄济随即下令道。

    黄济马上手书命令一封,让亲军出去传令。

    “是!”亲军接过手令,立刻就出去传令了。

    这时黄员外的脸色才好看了不少,舔着脸夸奖道:“将军治军严谨,小人佩服。”

    “我部与其他明军不同,时间长了员外就知道了。”黄济解释道。

    “确实如此,将军的部下自从进来后,行止有矩,对小民家中的东西分毫未动,将军治军有方啊。”黄员外是真心佩服,当兵的是什么德行他是知道的,进了自己家里还不是老鼠进了米缸,开始的时候他可是做好了家破人亡的准备的。

    “将军辛苦了,我安排两个侍女来伺候您休息。”黄员外讨好道。

    “不用,军中有规矩,不能亲女色。黄员外的好意我替我家将军心领了。”黄济部的镇抚官蒋田华在一旁开口道。

    “老蒋啊,你是一点空子都不给我留啊。”黄济好笑道,蒋田华一副生怕他接受的样子,像防贼一样。

    “我是怕你犯错误,是为你好。”蒋田华理所当然的说道。

    “说的我就想要是的,”黄济瘪瘪嘴,“员外别介意,这是我军镇抚蒋大人,这些军纪的事情都归他管,就是我也得听他的。你的好意我就心领了,确实军纪不允许。”

    黄员外见黄济确实不是客套,不得不感叹:“贵军确实与众不同,要是大明的军队都像你们这样,又何至于此啊。”

    黄员外回到后院的时候,家里的女眷都惶恐不安的聚在一起,等待命运的审判。

    久久不见那些士兵踏入后院,这些女人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以为是黄员外交涉成功了。

    “老爷回来了!”有下人见黄员外出现,连忙前来通报。

    黄员外的夫人连忙迎了出来,“老爷,情况怎么样?”

    “没事,这个将军很好说话,已经严令士兵不得踏入后院,你们只要不出去就行。”黄员外安慰道。

    “阿弥陀佛,这是造了什孽啊,让我家遭此劫难。”夫人依然伤心,被军队进了家门,哪里能落得什么好,哪怕人没事,也会变得清洁溜溜了。

    “夫人宽心,我刚才去库房还有其他地方看过了,什么东西都没少,这些兵丁一分一毫都没拿。”管家连忙上前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夫人连抹眼泪都忘了,诧异的问道。

    “这支军队确实与其他人不一样,我刚才还说安排两个侍女服侍一下那个将军,被拒绝了,人家军纪不允许。”黄员外说道。

    “爹爹安知不是人家有意客套的?”黄员外的女儿歪着脑袋问道。

    “你爹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是不是真心的我会瞧不出来。人家旁边还有镇抚司的官员监督,规矩严着呢。”

    “你们是不知道,前年京师斩杀三千鞑子的就是他们,战力非常彪悍。这次也是奉命前去杀鞑子的,要不是朝廷不给粮草,也不会破城而入了。只是没有想到军纪还这么好,简直就和当初的岳家军一模一样啊。”黄员外感叹道。

    “朝廷怎能如此做?如此勇士前去杀敌,居然不给粮草,这不是让人送死吗?”黄家小姐捂着最惊呼道。

    “这是朝廷的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小民可以操心的。好了,安心睡吧,让管家派人盯着就可以了。没事的。”黄员外也是心力俱疲,大半夜被一群士兵闯进家里,真的不是一个好的体验,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

    整个涿州城有很多人一夜没睡,提心吊胆了一宿。天亮之后,陆续有高门大院的人偷偷出来打探消息,巡逻的黄济部士兵也没有阻止,只要他们没有攻击的意图,就当没看见他们一样。

    渐渐这些人也看出了端倪,开始明目张胆的相互串门沟通起来。大家知道这是天津来的兵马,是大明的军队,但是现在他们做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举动,擅自攻打大明的城池,简直形同造反。大家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最终会是什么下场。

    坐在府衙的知州大人正在坐立不安,大骂黄济的时候,有黄济部的士兵敲响了府衙的大门。

    府衙的军丁们如临大敌,根本不敢开门,知州大人更是吓得瑟瑟发抖,叛军不会是想杀了自己祭旗吧?都是该死的杨嗣昌和高起潜害了自己,自己当初怎么就信了他们的话呢?

    好在预料中的攻击没有到来,敲了半天没人开门的士兵将一封公文从门缝里塞了进来,并大喊:“这是我家将军给知州大人的公文,还请转交知州大人。”然后就走了。

    守门的士兵不敢怠慢,连忙将公文送到了知州的手上。

    知州诧异的打开公文,居然是一份提领物资的往来文书。里面详细列明了黄济部从府衙仓库里拿走的物资,有粮食三千石、草料豆子一千石、成药和药材一批,其他的倒是全都没动。

    知州大人非常惊讶,不知道这个公文上写的是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损失倒是不大。黄济还是没有赶尽杀绝,只拿走了一半的粮草,银子没有动分毫。

    知州大人不放心,连忙派人前往仓库核实。

    当这个官员战战兢兢来到仓库时,镇守仓库的士兵态度非常好,主动交接了仓库的管理权。与这个官员核对了仓库的物资的,让官员签字画押后,还把暂时控制住的看守士兵放了出来,正式完成了仓库的交接,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个官员与看守士兵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对黄济部的做法完全看不懂。

    知州大人收到回复后也是愕然,没想到黄济部还真是不多取分毫,不仅让他刮目相看。同时庆幸事情没有坏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还有回旋的余地。

    城中的一些药铺也被黄济的士兵敲开了大门,在这些药铺掌柜的胆战心惊之中,提出要购买药材。这些药铺的掌柜一副死了爹的模样,说的好听是买,最后还不是强征了,这样的事情见多了。

    负责采购药材的是医护营的韩权。

    “掌柜的,将你铺子里的伤药都拿出来吧,还有些头疼脑热的药也都拿出来。”韩权没有二话,直接提出要买光他们的疗伤药和常用药。

    掌柜的眼睛一黑,这是要大破财的节奏啊,又不敢反抗,只当是破财消灾了。

    接着他就见韩权直接拿出几锭银子,每个都是五十两的,韩权豪气的说道:“按市价来,不够我再加。”

    “好!好!军爷稍等,小的马上就去准备药材。”这哪里是要命的阎王啊,简直是财神降世啊,掌柜的眼睛都亮了,世界重新充满了光彩。

    韩权本身就是医馆药铺出身,对各种药材的价格熟悉的很,虽然地方不同,时机也不一样,价格存在不小的差异,但是讨价还价之下交易的还算比较顺利。

    “没想到军爷对药材也这么熟悉,倒是让小人没有想到啊。”掌柜的完成交易,心情也好了不少,虽然这些紧俏药韩权给的价格偏低了一点,但是因为量大,赚的也不少。而且是现银交易,银子的成色也非常好,掌柜的已经很满意了。

    “我家大人家里可是世代行医的,现在更是医护营的营长,朝廷正式任命的官员,医术更是一流,开膛破肚都能不死人,厉害着呢!”韩权的手下闻言插嘴道。

    “要你多嘴。”韩权喝道。

    “老朽失礼了,原来是位官人。”掌柜的连忙重新见礼。

    “掌柜的不必如此,什么大人不大人的,还不是一个大夫,一样是给人治病的。”韩权谦虚道。

    “还有件事情要劳烦您一下,这点药材远远不够,我军还要采购许多,想来您对城内的药铺非常了解,还请帮忙介绍一二。”韩权知道每个城市都有各自的行会,找掌柜牵线会少很多麻烦。

    “没问题,大人买卖公平,童叟无欺,老朽愿意帮大人牵线搭桥。”掌柜的对韩权印象非常好,这样好说话的官员可不多见,非常愿意帮这个忙。

    “有劳了。”韩权施礼道。

    “不敢,不敢,大人请随老朽来。”掌柜的带着韩权就去了另外一间药铺。

    同样的采购在涿州城里四处上演,有买蔬菜的、酱料的、布匹的、肉食的、牲口的,大把的银子撒下来,沉寂的涿州城立马变得热闹起来。

    大家都知道了昨夜进城的军队秋毫无犯,做起买卖来更是童叟无欺,公平的很,关键的是都是现银交易,没有赊欠。

    很多人甚至开始主动找到黄济部兜售商品,一点都没有城破的样子,市场交易诡异的繁荣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