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44章 阑尾手术
    黄员外答应由韩权救治后,韩权立刻叫人去取手术需要的器械和物资,以及叫来了几个助手。

    黄家的一间向阳房间被临时改造成了手术室,助手们正在喷洒酒精消毒。房间里点满了手臂粗的蜡烛,保证光线没有问题。

    黄家公子痛的死去活来,脸色已经蜡黄,明显坚持不了太久了。因为没有麻醉药,黄家公子被强行灌了许多酒,醉的不省人事。抬上桌子改造的手术台,将四肢都绑住了。

    黄家人都被赶出了手术室,并严禁喧哗。看到儿子想待宰的猪一样上了案板,还要开膛破肚,黄员外和夫人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只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求一线生机了。

    黄家请来的大夫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听说这些军爷可以医治肠痈,都是不相信,都在手术室外等结果。

    韩权和助手都穿好了洁白的手术服,戴着口罩,手上是特制的薄羊皮手套,专业的一批。不过这身装扮在黄员外家人看来和送葬没什么区别,要不是士兵阻止,几乎要被叫停手术了。

    能够过来的医师学徒都来观摩学习,这样开刀的案例太少,是难得的学习机会。

    阑尾手术并不复杂,韩权尽量做的仔细些,让学徒们都有机会学习。除了没有消炎药,具体的流程与后世已经没有太多差别了。

    只花了小半个时辰,韩权他们就出来了。

    黄员外赶紧迎了上去,:“韩大人,犬子如何了?”

    韩权拉下口罩说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但是危险的还没有过去,后面的看护更重要,能不能活下来就看后面几天了。有几个重要的事情我要交代,你们一定要记住。”

    韩权将日常酒精消毒,减少人员进出房间,进去前消毒,只能吃流食,吃一些人参增强抵抗力,消炎的中药也可以喝一些等比较重要的注意事项一一做了交代。还把切下来的阑尾给了黄员外,古人对身体部位是非常重视的,不能随意丢弃。

    黄员外和夫人在喷了一身酒精后进去看了下儿子。

    如今的黄公子已经沉沉的睡去了,脸色明显好了不少,再不复之前的蜡黄,现在命已经保住了。

    黄氏夫妇喜极而泣,对韩权和黄济更是感激不已。也是命中有数,要不是黄济选中了黄家的宅子做驻地,安能有黄家公子命在。

    对于韩权这个神医更是恭敬得不得了,言听必从,丝毫不打折扣。没有酒精就用烈酒代替,一样有效果。

    在场的大夫见韩权真的救活了黄家公子,都感到不可思议。虽然韩权说了还要看是否发炎发脓才能确定能否活下来,但是这样已经很恐怖了。毕竟开膛破肚都能活下来,只有古时候的华佗才有这样的本事,韩权变成了可与华佗比肩的再世神医。

    这件事的影响力比黄济想的还要大,很快全城都知道了黄济手下有个可以给人开膛破肚的神医,黄家公子的肠痈都被治好了。

    本来门庭冷落的黄家很快就被各种人踏破了门槛,连黄济住在黄家都顾不得了。

    黄员外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虽然儿子还没有脱离危险,但是至少现在命是保住了,已经是万幸了。对于上门问候的亲朋肯定了儿子开刀的事情,说了不少黄济的好话。

    为了表示谢意,黄员外特意送了黄济一千两白银,对此黄济是收的心安理得。

    知州大人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特意派人上门问候了黄家公子,证实了消息,越发感到黄济的不一般了,千万不能得罪。

    韩权医治好黄家公子的事情让黄济部在涿州城的口碑大好,从豪门大户到普通的百姓对他们的态度更加友好,物资采购更加顺利。还有不少上门高价求医的,都被韩权应付过去了。

    有感于黄济部的友好姿态,约束士兵得力,城中的大户们主动捐赠了一批钱粮,也算额外的收获。

    临出发前,黄济还命令士兵将涿州城的街道和沟渠都清理了一遍,留下了一个干干净净的涿州城。

    这样的创举更是令涿州上下感叹不已,这样的军队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很多年以后涿州城里还有黄济部的传说。

    当黄济部追上卢象升时,携带的粮草物资之多亮瞎了卢象升他们的眼,至少后面几个月不用担心粮草补给了。

    杨国柱和虎大威甚至怀疑他洗劫了涿州城。

    “我老黄是那样的人吗?你们是不知道,知道我要走,满城百姓是极力挽留,要不是要给你们送粮草,我都不想走了。”黄济得意的说道。

    “你就吹吧。”杨国柱和虎大威一脸的不相信。

    卢象观神色很不自然,说道:“是真的,城中大户百姓都是极力挽留,后来连知州也出面了。只是老黄要追上总督大人,坚持要走,才得以成行的。”

    卢象观是卢象升怕黄济做事太过火特意留在黄济身边的,结果这两天黄济部的操作让卢象观大开眼界。眼看着涿州从上到下,从最开始的愤怒到最后依依不舍,发生了如此大的反转,不得不佩服黄济手段了得。

    “还有这样的事情?”卢象升顿时也来了兴趣,让卢象观一一道来。

    随着卢象观的解说,大家都知道了黄济在涿州的所作所为,感叹也只有黄济部才能做的到。换他们任何一部,只要进了涿州城,绝对做不到秋毫不犯,没有大肆劫掠就不错了。这也让他们对黄济的军纪之好又有了深刻的认识。

    卢象升他们对黄济的医护营居然可以给人开膛破肚治病很感兴趣。

    “黄济,韩权真的把那个黄家公子的肚子破开了?”卢象升好奇的问道。

    “嗯,按照韩权的说法,只要小心点,不伤到主要器官,不会死人的。就像战场上很多士兵拖着肠子一样杀敌一样。”黄济举的例子倒是很实在,确实有不少这样的情况。

    “只是后面一样要防范感染化脓,那才是最致命的,酒精也不一定好使,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做为好。”这也是韩权的劝告。

    “好了,既然黄济回来了,我们正好商讨下下步行动。”卢象升问完了黄济的事情,见没有造成恶劣的影响,还带回来了大量的物资,心情大好,开始将注意力放在杀鞑子上面。

    在卢象升南下的同时,清军也在大举南下山东,沿运河而下的清军一路势如破竹,多地城池被攻破,损失惨重。

    朝廷严令卢象升加快进击速度的公文一封接着一封,口气也越来越严厉,给了卢象升很大的压力。

    “督师,您在寻找鞑子主力决战,鞑子一样在等我们。说实话,凭我们这三万人不到的人马,能够击败鞑子主力就不错了,指望消灭鞑子肯定是不可能的。”黄济直言道。

    “我们不止有三万人马,高总监手上还有几万人,而且是实力强悍的关宁军。”卢象升纠正道。

    “不可能的,一头老虎率领的羊群可以战胜群狼,一头羊率领的一群老虎连狗都打不过。您只要看看他带着那么多军队却只敢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就不要对他们做什么指望了。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最后还是要靠我们自己。”黄济摇头说道。

    “黄济慎言,战事未开,不要诋毁同僚。我知道你对高监军有意见,但是不能把私人恩怨带到公事里面。你如何敢肯定高监军不会奋勇杀敌?如此扰乱军心的话以后休要再提。”卢象升有点生气了,他不相信高起潜坐拥大军敢怯战。

    “是下官莽撞了。”黄济马上低头认错,没有辩驳。这支军队的主心骨是卢象升,不可能是其他人。

    “鞑子如今正在沿太行山和运河,分兵多路,向西进攻。沿途所过六府城镇皆被攻掠。我部是兵进太行还是向东沿运河追击鞑子?你们说一下。”卢象升问道。

    对于行军方略卢象升还是比较重视手下几员大将的意见的,毕竟一旦开战,还需要他们出力。

    “鞑子骑兵众多,在野外我军并无优势,赢不能全歼敌军,败则无路可逃。除非据城而守,否则无法退敌。但是朝廷催促甚急,无法停留,情况不妙啊。”杨国柱皱眉说道。

    “诸位大人,下官建议沿运河南下吧。下官在天津还留有一些船只,可以为大军提供一些保护,鞑子无船,我军进退都有保障。”黄济劝说道。

    “哦,有多少船?”卢象升来了兴趣。

    “战船十几艘,上面还有一些大炮。不过这些船都不大,运河里也跑不了大船,否则下官还可以调集更大的战船。”黄济可惜道。

    “十几艘也不少了。既然如此,那就沿运河南下吧,黄济你尽快安排水师战船汇合。”卢象升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选择了黄济的方案,未料胜先料败,不是谁都想要破釜沉舟的,有条后路最好。

    卢象升的选择与原来的历史上截然不同,原来的卢象升选择了南下太行,最终战死在河北平原,不知道这次的选择是否会改变他的命运。

    鞑子在南下的同时也在关注卢象升的大军,得知卢象升帅军沿运河追了过来,清军也开始暗中调集兵马,准备给予围歼。

    高起潜见卢象升转头向东,也派人前来询问,责问卢象升是否避战。

    卢象升回文要沿运河南下,这让高起潜很是不满。高起潜手下有大量关宁铁骑,骑兵部队众多,运河一带并不是他们的理想战斗场所,犹豫之间没有跟上卢象升的步伐,而是跟在远处保持观望。

    自从通过控制粮草钳制卢象升的计划破产后,高起潜对黄济的不满更是高涨,大有一副坐看卢象升兵败的样子。

    卢象升无力控制高起潜部,只得继续独自前行。高起潜弹劾卢象升避战的奏折很快就到了内阁和崇祯手上,本来就对卢象升不满的中枢大佬们立刻下旨申斥,剥夺了卢象升总督天下兵马的资格,收回了尚方宝剑,让其待罪立功。

    对于其手下的兵马倒是没有继续分兵,黄济就是个刺头,内阁不想再遭羞辱。杨国柱和虎大威本来就是卢象升的嫡系兵马,再分下去就太难看了。

    卢象升的处境更加艰难了,好在他的心智异常坚定,又有黄济坚决支持,粮草不缺,队伍没有散掉。更加坚定了杀奴的决心,一定要证明给朝廷看。

    卢象升带着部队直奔沧州,那里是运河的重要节点,是清军南下北上的必经之路。更重要的是,黄济部探知清军在沧州设立了一个大型的驻地,里面汇集了大量抢来的人口、骡马、物资,是清军防守的重点,是非常合适的攻击目标。

    卢象升一路马不停歇,急于寻找清军作战。沿途的城池很多都被清军攻破,路上到处都是百姓的尸体,惨不忍睹。大量村寨都被焚毁,了无人烟。

    刚开始的时候卢象升还会派人收敛这些尸体,后来都麻木了,只能视而不见。这就是乱世,人命不如狗。

    卢象升心中满是悲凉,堂堂大明被鞑子欺凌至斯,京师之地都成了鞑子的猎场。自己空有一腔报国之志,却不被朝廷待见,英雄无用武之地,何其悲哀。

    黄济见卢象升情绪低落,忙劝慰道:“督师,鞑子只是逞一时之强,只要朝廷振作,必能灭此朝食,为父老乡亲们报仇。”

    “黄济,此次作战异常凶险,如果事不可为,一定要留此有用之身,以图来日。”卢象升频受打击,已经对于击败清军没有那么乐观,只是希望尽量多杀一些鞑子。

    对于黄济他是非常欣赏的,还有素未蒙面的鲁若麟,都是难得的人才,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是坚定的主战派,非常和自己的胃口。

    “督师,既然跟着您了,不把鞑子消灭,岂不是妄为男儿身。何况我们未必就会输,鞑子也是肉做的,也不是有三头六臂,当初能杀他们三千,今日就能杀他三万,看他有多少人命可以填!”黄济狠狠的说道。

    “说得好!想要吃下我卢象升,就看鞑子的胃口够不够好!”卢象升被黄济一番话重新激起了斗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