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45章 初战告捷
    在向沧州进军的路上也有遇到一些清军的小股部队,同仇敌忾的卢象升部队毫不示弱的冲了上去,面对一拥而上的卢象升部众,跑得慢的鞑子都被就地剿灭了,小有斩获。

    沧州城外的李家庄是清军建立的大型营地,里面有大量的缴获和撸来百姓,守将是岳托的副将杜度。留守清军达到了五千,加上一些阿哈和蒙古八旗,总兵力接近一万,是附近最强的清军力量。

    本来沧州城是更好的驻点,不过沧州城惨遭鞑子屠戮,城内尸体遍地,到处都是残垣断恒。为防瘟疫发生,反而不如在城外方便。

    本来这些清军有不少人都分散在四周劫掠,得知卢象升领军前来,杜度不敢大意,召回了全部的人马,并将卢象升来袭的事情飞马上报岳托和多尔衮,自己则准备迎击卢象升大军。

    虽然多尔衮和岳托对卢象升和黄济非常重视,但是对于卢象升部的战斗力究竟如何没有明确的认识。都以为他们应该比其他明军强悍一些,至少敢出来与清军野战。但是面对满清的铁骑,应该依然不够看。

    杜度同样抱有这样的想法,清军几次入关就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所有明军都被轻易击败,清军满万不可敌的口号再次甚嚣尘上,气焰嚣张的一批。

    拥有上万人马的杜度不觉得躲在营寨里是个好的选择,主动出击才是满清铁骑应有的风范。

    探得卢象升部的动向后,杜度随时都在准备发动进攻。知道卢象升把进攻目标定在了自己身上,杜度因为有些窃喜和愤怒,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卢象升一个好看。

    既然迟早要与卢象升碰面,杜度决定以逸待劳,坐等卢象升送上门。

    卢象升越是靠近沧州越是谨慎,清军的哨骑越来越密集,明显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行踪,想要偷袭就是个笑话,不被清军埋伏就不错了,稳妥才是最重要的。

    当卢象升他们来到沧州五十里外时,就不再前进了,直接安营扎寨,进行休整,再向前进就有可能会遭到清军的进攻了。

    其实杜度一直都在观察卢象升他们的动向,寻找破绽,想要一击必杀。但是哨骑回报的情况并不理想,卢象升部非常谨慎,行军之时阵型也非常严密,没有偷袭的机会,所以杜度只能等待卢象升到达合适位置后再发动进攻。

    这时多尔衮的命令也到达了杜度这里,多尔衮命令杜度严守城寨,拖住卢象升主力,等待他的大军到达。岳托的命令也是大同小异,总之就是要他小心行事,不要放跑了卢象升。

    杜度对多尔衮和岳托的命令有些不以为然,但又不敢违抗,全军出击剿灭卢象升的打算就此破灭。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决定带五千人马先去试试卢象升的深浅,视情况再做决断。

    第二日,当卢象升他们拔寨起营的时候,哨骑传来了杜度出军的消息。

    “来了多少人马?”卢象升问道。

    “目测五千余骑。”哨骑回答道。

    “再探。”

    “是。”探骑领命而去。

    “五千余骑,呵呵,这个杜度还真是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啊,这是准备把我们当猪羊来宰吗?”杨国柱冷笑道。

    “敌军骄横,岂不是正好。手底下的儿郎早就忍不住了,是时候放出来过过手了。”虎大威也是眯着眼说道。

    这段时间因为黄济带来的大量补给,杨国柱和虎大威手底下的士兵日子过的是相当滋润。每日三餐,还有鱼或者肉供应,和以前的待遇完全是天壤之别。士气自然是高涨,求战之心强烈,卢象升对此景象也是非常高兴,大感军心可用。

    “杀鸡焉用牛刀,这仗就让我来打吧,两位老帅为下官压阵就行了。”黄济主动请战。

    “可有把握?”卢象升问道。

    “如果连杜度都对付不了,干脆找个城池当乌龟算了。督师放心,下官敢立军令状,必败此寮。”黄济信心满满。

    “好!那这一仗就以你部为主,我和国柱、大威为你压阵。务必灭了鞑子的锐气!”卢象升他们也想看看黄济部的具体实力,毕竟还没有真正见过黄济部作战,心里还是有点没谱,正好借这个机会看看。

    杜度兵力不多,即使有什么意外也容易补救。

    卢象升将大军成品字型布置,黄济部独立突前,杨国柱和虎大威分别保护左右两翼,自己帅亲军居中策应。

    大军不徐不慢的前进,探骑不断汇报杜度大军的位置。

    三十里,

    二十里,

    十里,

    五里,

    杜度的大军最终出现在了卢象升等人的视野中。

    几名主将都竖起了元戎车,登高观察敌情。不同的是黄济手上多了一个单筒望远镜,观察的更加清楚一些。

    望远镜的制作还没有批量化,所以产量很少,黄济手上也不多,平时根本就舍不得拿出来,所以卢象升他们都不知道。

    卢象观因为与黄济已经混熟了,被卢象升安排过来观战,顺便作为联络人联系各部协同作战。

    卢象观见黄济拿着一个圆筒望来望去,心中好奇心大起,忙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千里镜。观察敌情用的。”黄济知道自己既然拿出来了,就瞒不过身边的卢象观,干脆说了出来。

    “给我瞧瞧。”卢象观也不客气,伸手就抓了过来。

    “你小心点,别摔坏了,这东西精贵着呢。”黄济吓了一跳,生怕摔坏了。

    卢象观也有点天赋,只是看黄济用了一会,自己捣鼓几下居然就会用了。

    “我的妈呀!竟然可以看这么远!难怪叫千里镜了,这简直就是千里眼啊!”卢象观被望远镜里的景象吓得差点把望远镜都扔了。

    “老黄啊,这就不够意思了。有这样的宝贝不早拿出来,还藏着掖着,你这是防谁啊?”卢象观不乐意了。

    “防的就是你!这玩意我都没几个,哪有你的份。拿来,我还没看清楚敌情呢。”黄济要回望远镜继续查看对面的杜度大军,一点都不顾卢象观一副依依不舍的表情。

    “哎,可怜我大哥身为督师居然都没有千里镜,这敌情不明,会不会影响作战啊?”卢象观哀怨的说道。

    黄济无语的回头看了卢象观一眼,转头对亲兵说:“将我的备用千里镜送到督师那里去,顺便教督师怎么用。”

    “这下满意了吧?”黄济对卢象观说道。

    “嘿嘿,这还差不多。”卢象观这个时候也不作妖了,战事要紧。

    鞑子大军也停了下来,在做整顿和观察,顺便恢复战马的体力。骑手都是弯腰抓出一把把加了盐的豆子,喂往战马的嘴边,轻轻的抚摸战马的脖子,为即将开始的大战做准备。

    鞑子不愧为这个时代最强悍的陆上部队,战马高大,令行禁止。除了蒙古八旗和阿哈,满洲旗丁们人人着甲,有些人甚至有几层铠甲。

    纯骑兵的部队给人的压迫感会更加强烈,这就好比后世的机械化装甲部队一样。

    黄济他们在观察鞑子,杜度也在观察他们。

    看着看着杜度也皱起了眉头。

    对面的明军绝对和他见过的明军不一样。不是人数多寡的问题,而是那种气势。以往明军见到满清大军,都会引起骚动甚至自我崩溃。卢象升的部队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连前进的脚步都加快了不少,这明显不是想赶着送死,肯定是有所依仗或者有信心能够打败自己的。

    “主子,这些汉狗太嚣张了,让奴才带队击垮他们吧。”杜度手下的甲喇章京索拉尼说道。

    如今的满清军队就是有这样的自信,哪怕对面的明军比自己多得多,在野战上一样不怵。这是有以往太多的战绩证明过的,一旦冲破了明军不同阵线,再多的人也是土鸡瓦狗。

    “别急,让他们再靠近一点,吩咐下面的人做好出战的准备。你压阵,让额伦多带队冲一下。我倒要看看这卢象升是有真材实料还是仅仅是个样子货。”杜度也不傻,那怕是试探性进攻,也不会让满人上的,手下的那些蒙古人不就是这个时候用的吗?

    “喳。”索拉尼同样不笨,打头阵这种事情还是让蒙古人去好了,等到这些蒙古人消耗完了明军的火炮箭矢,自己再带队冲进去是最好的选择。

    额伦多也没有反驳,同样领命下去做准备。

    这就是蒙古人命运,谁让现在满人是主子,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就要有为主子牺牲的觉悟。好在这些年满清的上升势头明显,蒙古人虽然也有一些战死了,但是总的收获还是不错的。

    反正草原上哪年不死人,无论是灾荒还是战乱,死的人就没有少过。现在死在抢劫明朝的战斗中,反而是收益最高的。虽然大头都被满人拿走了,但是这些蒙古人的收获同样不小,比在草原上抢那些穷苦牧民强多了。

    所以每次满清征召蒙古人入侵大明,这么蒙古头人们才会如此趋之若鹜,反正死的都是底层牧民,收获却是这些头人们占大头。而且由满清带队比蒙古人自己攻打明朝战果大的多,每次都能深入明朝腹地,抢的盆满钵满,还能全身而退,没有比这更好的买卖了。

    随着两军接近,出击的蒙古骑兵和鞑子也开始打马慢跑,让马匹预热,为最后的冲刺做准备。

    对面的黄济部依然是重装步兵在前,后面是火枪兵和弩箭兵,弩炮和火炮也准备就绪,随时准备开火。两翼则是骑兵提供保护,骑兵背后同样有远程兵种提供支持。

    见鞑子开始出动,黄济部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原地结阵准备迎接鞑子的冲锋。

    鞑子在进入到最佳冲锋距离后,开始猛打马鞭,突然加速。队形也开始分散,以减少远程打击受到的伤害。

    黄济部的火炮首先开火,但是获得的战果寥寥无几,更多的是起到恐吓和阻挡的作用。

    接下来就是弩炮的表演了。弩炮从天而降的密集箭雨从鞑子进入弩炮射程后就没有停过,硬木钢头的重箭杀伤力非常惊人,无论是人还是马,只要被击中了,断没有活命的。

    而且兴汉军对弩炮的应用越来越熟练,通过调整炮口角度控制射程,虽然命中率不高,但是对敌军的心理打击是非常巨大的。毕竟随时都要防范从天而降的死神,再心大的人也会恐惧。

    也是满清军纪森严,悍不畏死,一般军队在这样威胁面前早就崩溃了。

    好不容易穿过了弩炮的打击区域,接下来就是弩箭和火枪的攻击范围了。

    比起大炮和弩炮,弩箭和火枪的杀伤效果才是最强的。密集和不断的弩箭、子弹在明军前面仿佛建了一堵墙。交替射击让攻击没有间断,被命中的无论是人和马都会瞬间失去战斗力。

    额伦多手下的一千蒙古骑兵还没有冲到明军面前就损失了起码一半人,心痛得额伦多眼睛都红了。只是半途放弃这些人就白死了,无论如何也要继续冲下去。

    跟在后面的鞑子一百多满清勇士损失倒是不大,有蒙古人在前面做肉盾,他们除了一些倒霉的被弩箭和火炮击中,基本没有什么损失,士气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见明军军阵就在眼前,凶悍的鞑子猛然打马越过蒙古骑兵,直扑向对面的黄济部。这些鞑子很多身披多层铠甲,仗着防御优势,彪悍异常。以往只要被他们近了身,很少有攻不破的明军军阵。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兴汉军,弩箭和火枪异常犀利的部队,再多的铠甲在钢制弩箭和子弹面前都没有什么卵用。

    除非做好大量骑兵牺牲的准备,否则根本就近不了黄济部的身前。区区一千骑兵,在几千弓弩手和火枪兵面前,除了变成刺猬,没有其他下场。

    最后只有几个异常彪悍的鞑子冲到了黄济面前,造成了一点小混乱,最后被长枪步兵围殴致死,其他人都倒在了进攻的路上。

    如此悬殊的战果对此让整个战场都为之一静。无论是杜度还是卢象升他们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黄济部的恐怖战力开始露出冰山一角。

    杜度的脸变得阴沉无比,周围的手下也都不敢发话,这样的结果也让他们有些心凉,生怕杜度恼羞成怒继续进攻。

    好在杜度头脑还比较清醒,咬牙切齿的说道:“撤退!”

    手下的一众军官偷偷的舒了一口气,立马指挥手下撤离。一些骑术高超的鞑子和蒙古人甚至抢走了部分战场尸体,按照满清的规矩,这些尸体是可以换回钱财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