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明末之兴汉 > 第148章 拜尔尼归降
    鲁若麟接到这个报告的时候也觉得很新奇,鞑子里居然也有这样的异类。

    虽然他一直相信汉文化的魅力,但是现在鞑子在与明朝的争斗中占据绝对的上风,而且战争不断,汉化鞑子这种事情难度无疑非常高。

    这可不是后世满清夺取天下的时候,因为大量汉人的归附,汉人通过人口和文化上的巨大优势将满清从上到皇帝下到旗丁的所有人都同化了个遍,满语和满文在后来甚至到了需要保护,只有极少数人会的特殊技能。

    现在的满清凭借对明朝的巨大军事优势,将大量汉人女真化,汉文化在满清里面处于绝对的弱势。而且汉人在满清政权里也属于少数派,地位低下,无法发挥引导的作用。

    更关键的是满清现在的国家政策主要集中在军事斗争上面,汉文化比起满清的文化没有什么太大的优势。只有到了和平年代,需要治理庞大的帝国时,汉文化的优势才会真正显现。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拜尔尼的汉化才显得有些稀罕,也说明梁夫子确实厉害,能够从一个奴隶变成主子的老师,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这个拜尔尼有没有收服的可能?”鲁若麟突然有了新想法。堡垒往往从内部攻克是最容易的,是不是可以尝试建立一个伪·满洲军?鲁若麟为自己的想法点了个赞。

    “目前来看拜尔尼还是非常配合的,而且他的家人也都在我们手上。鞑子刑法严酷,拜尔尼丢失旅顺,这样的责任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即使放他回去,估计他都不敢,那些主子们的脾气可不太好。”卢千奇阴测测的说道。

    “那就将他争取过来,还有那些俘虏的鞑子,筛选之后,有弃暗投明的都收下,用鞑子来打鞑子,应该比较有趣。呵呵。”鲁若麟只是想想就为这样的画面感到开心。

    “可以尝试下,我看拜尔尼也不是对鞑子死心塌地的样子。”卢千奇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那就尽管去试,反正也没什么损失,大不了最后把他们送到明廷,还能卖个好价钱。”鲁若麟倒是无所谓,能成最好,不能成也没有什么损失。

    “大人是准备投靠明廷吗?”卢千奇小心翼翼的问道。作为前明朝的锦衣卫,他对明朝的感觉是非常复杂的。即有留恋,也有痛恨,还有不甘。

    “虽然明廷已经没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很有实力的。兴汉军想要继续发展壮大,人口、资源缺一不可,而这些明廷都有。与其让明廷放在那里浪费,还不如交给我们来打理。所以与明廷改善关系就很好必要了。”对于卢千奇这样的高级官员,鲁若麟倒是没有什么避讳的,迟早要公开的事情。

    “那我们岂不是要受朝廷管辖?”卢千奇有点不甘。

    朝廷官员都是些什么德行他是深有体会,可以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兴汉军有如今大好的局面是多么不容易,卢千奇在其中也是出了大力的,怎么会甘心被那些朝廷官员拿来糟蹋。

    “想什么美事呢?就凭他们也配来指挥我们?我们能够投效朝廷给他们一个大义名分他们就应该笑醒了,还想拿我们兴汉军给他们糟蹋,那是做梦!听调不听宣明白吗?”鲁若麟冷笑道。

    “也就是说除了名义上我们归朝廷管,其他的什么都不变?”卢千奇问道。

    “差不多是这样吧。如今我兴汉军兵强马壮,钱粮不缺,无须仰仗朝廷鼻息,反而是朝廷需要我们打鞑子,对我们所求甚多。只要他们不想逼反了我们,就只能由我们说了算。”鲁若麟傲然的说道。

    “有了朝廷的名义,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在朝廷各地招收流民?买卖货物了?”卢千奇眼睛一亮。

    “聪明!而且还有其他人才一样可以正大光明的招募,只要进了我们兴汉军,还怕人跑了不成?”鲁若麟一副黄鼠狼进鸡窝的表情,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大人说的是,朝廷贪腐成风,有才之人不得重用的多如牛毛,正好为大人所用。”卢千奇也被美好的前景所陶醉,到时候情报司岂不是要迎来大爆发。

    “这事不急,等我们平定辽南的消息传到大明,该急的就是那帮朝中大佬和皇帝了。你先把拜尔尼的事情搞定,看能不能用鞑子组建一支人马,在以后与鞑子的战事中绝对用的到。”鲁若麟打断了卢千奇的幻想,将他拉回到了现实中。

    “是,属下这就去办。”卢千奇立马领命出去了。

    卢千奇先找到了梁夫子,将鲁若麟的想法跟他说明,希望他能够做说客说服拜尔尼投降。

    梁夫子听闻后眼睛一亮,将弟子转化为汉家武将无疑让他的成就更上一层楼,也更符合儒家大义。弟子老是与汉家作战,身为老师还是很别扭的,也没有颜面,死后都会被人唾弃。而劝说弟子弃暗投明就要光鲜高大得多了,足可以名留青史啊。

    这一刻梁夫子想到了班超,想到了王玄策,心中的热血前所未有的沸腾了起来。唯一可惜的是兴汉军代表的不是朝廷,效果打了些折扣。

    “敢不从命!”梁夫子神情神圣而又肃穆,拱手一礼。

    拜尔尼在接受了审问后一直心绪不宁,虽然自己表现得非常配合,也没有受到什么折磨,但是前景依然灰暗。大清对俘虏的汉人有多残酷,汉人对俘虏的满人就有多痛恨。

    听说那些被送给朝廷的满人俘虏,很多都会受到千刀万剐的酷刑,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还有他的妻儿老小,不知道城破之后受到了怎么样的对待,是否还活着?还有他的老师梁夫子有没有抛弃他回到汉人的怀抱。

    心中所想太多,恐惧加上担忧,拜尔尼一宿没睡,神情非常憔悴,连看守送的饭菜都没有心情吃了。

    “拜尔尼,有人要见你。”知道拜尔尼懂汉话后,看守也不需要通过通译来传话了。

    这次没有去审讯室,而是直接来到了一间会客室。

    刚刚踏进门,拜尔尼就见到自己的老师梁夫子坐在里面等他,身边还有上次审讯的官员。

    深陷牢狱的拜尔尼见到梁夫子眼睛都红了,立刻上前跪倒在地,声带哽咽的说道:“弟子拜尔尼给老师请安了。”

    “痴儿,受苦了。快快起来吧。”梁夫子连忙扶起拜尔尼,两眼也是通红。

    说起来梁夫子以前也是有收过弟子的,但是说到侍师之诚反而是拜尔尼这个异族人为最。也许是缺什么就想要什么,精神世界缺乏的拜尔尼对儒家的那一套反而更加推崇和遵守,比一些汉人还要虔诚。

    所以拜尔尼与梁夫子之间的感情还真没有虚假,对拜尔尼来说,梁夫子就是他精神世界的导师,父亲一般的存在。拜尔尼真正的父亲在拜尔尼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拜尔尼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梁夫子很好的替代了这个角色。

    “你且安心,马尔佳和孩子们都很好,卢大人特意给她们单独安排了住所,安全得很。还不快谢过卢大人。”梁夫子知道拜尔尼关心什么,赶紧先告诉了他家人的消息。

    拜尔尼听到家人安全,也是大喜,连忙给卢千奇跪下磕头:“多谢卢大人活命之恩。”

    “不必多礼。也是你和家人无甚劣迹,又有梁夫子作保,本官才会特事特办予以照顾。若无你之前的善举,也不会有今日的福报。一饮一啄之间皆有因果,以后还要以多行善事为念。”卢千奇劝诫道。

    “都是老师教导有方,拜尔尼才能潘然醒悟。”拜尔尼将功劳都归功与梁夫子。

    “拜尔尼,如今兴汉军大都督反攻辽东,锐不可当。大明一旦缓过劲来也必定进兵辽东,假以时日伪清必定灭亡。何去何从你该做个决断了。”梁夫子开口劝道。

    “还请老师指点迷津。”拜尔尼心中也有了预感,但是也不敢肯定。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兴汉军军纪严明、善待百姓,凡事都依法度而行,人主也不能肆意妄行。比之伪清视人为牛马,生杀予夺皆操他人之手,高下立判。兴汉军蒸蒸日上,前景可期。你何不弃暗投明,追随明主建功立业,他日也可青史留名。”梁夫子真切的说道。

    “我本女真野人出身,以前也曾与明军作战,手上也有汉人的鲜血,兴汉军能够接纳我吗?”拜尔尼忐忑的说道。

    “两军交战,各为其主。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些明军死在你手上怨不得谁。下了战场,你没有肆意杀害汉民,就没有罪孽。孔有德、尚可喜之流手上有多少女真人的性命?还不是一样被皇太极接纳。我主胸怀大志,海纳百川,比之皇太极不逞多让。何况你有心向汉,又如何不会重用于你?”卢千奇为鲁若麟吹捧了一把。

    其实拜尔尼根本没有其他选择,现在如此纠结不过是希望能够打消心中的顾虑。

    “如若贵军不嫌拜尔尼粗鄙无能,拜尔尼愿效犬马之劳。”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人,拜尔尼没得选择,只能投效兴汉军。

    “好!你能够弃暗投明,想来心中仍存大义。兴汉军必定有你的用武之地。”卢千奇如此顺利的完成任务,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好!好!好!你能与那些女真野人划清界限,心向光明,为师心中甚慰。既然你已投身汉家军伍,为师给你起的汉名也可以拿来用了。向汉,你要用心做事,用此有用之身,助兴汉军平定天下。”梁夫子更加高兴,显得非常兴奋。

    “哦,拜尔尼的汉名是什么?”卢千奇也来了兴趣。

    “老师为我取名白握理,掌握的握,道理的理,字向汉,心向大汉的意思。”拜尔尼骄傲的说道。

    “白握理?拜尔尼?梁夫子好心思。字向汉,好字!好字!”拜尔尼的名字和字梁夫子也是花了点心思的,非常恰当和有意义。

    “向汉虽然心怀归化之心,但是我也希望他不要忘本,记得自己原来的名字。”梁夫子对于这个名字也比较得意。

    “既然向汉已经归顺,那就是自己人了。来人,将他的镣铐去掉。”白握理既然是自己人了,也就没有必要再配戴镣铐了,对他的态度也大变。

    “向汉,旅顺现在还有三千余满人俘虏,里面有多少愿意弃暗投明归降我们的?”卢千奇并不会满足白握理一个人的归附,那些鞑子士兵才是他最大的目标。

    “大人,这个我不清楚,有些士兵的家眷还在清国那边,是否愿意真心实意的归附还不得而知,不过我可以去试一下。”白握理也不肯定会有多少士兵愿意投降,只能尽力争取。

    “好。这些归降的士兵以后还会归你统领,招的越多对你越有利,你可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卢千奇提醒道。

    “大人,我还可以领兵?”白握理有些不敢相信。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你真心实意的归降,自然不会亏待你。我兴汉军有许多外族将领一样得到重用,有朝鲜人,也有日本人,也不差你这个女真人。只要愿意与我们同心协力,共建功业,心向汉化,大都督都会唯才是举,不会在意出身。”卢千奇解释道。

    “是我多虑了,在下愿意出面招降那些满人俘虏,还请大人允许。”既然还有领兵的机会,白握理心中又充满了斗志。

    “还要稍等些时候,那些俘虏正在进行甄别,罪大恶极的要先处理掉,其他的才会让你招降。向汉,你要明白,兴汉军虽然不在乎出身和族群,但是那些对汉人犯下大罪的人,不论是外族人还是汉人,都会严惩不贷。一定要牢记这个规则,大都督虽然大度,但也有不能容忍的事情,这个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卢千奇半是解释,半是警告道。

    “向汉明白。那些人如果真有行过残暴之事,也是他们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白握理点头应是。

    “你能明白就好。”卢千奇也比较满意白握理的回答,点头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